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圣灵殒落地》。

木道人失声道:是刚才那条蛇?陆小凤点点头火光就在楚留香手里。他另一只手,扣住了丁枫的脉门,还站在

接着它好像是认出了周朴,整个身体一个激灵,所有的嘴巴都闭紧了起来。接下来更是畏惧地从泥土里拔出了蚯蚓一样蠕动的根,开始朝着树丛深处跑去,可惜它那树根的移动实在不快,被周朴几步追了上去,一把薅了过来。

周 正當楊義忙得不可開交之時,又有人來了,這次是一百多個騎兵,他們穿過圍觀的人群向楊義走來。

等人走近,楊義像征性的拱了拱手:“敢問諸位軍爺,到鄙處有何貴干啊?”

“大膽楊義,你姐夫來了,為何如此無禮?”

  自古以来杀人放火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这次更是在这种时间地点,如果到最后不了了之,别说他们心里气不过,就是上面的官员和下面的老百姓也都交代不了。

  很快调查结果也出来了。

  车子是大路公司的车子,司机虽然烧的面目全非,但是那公司的负责人也看出来个大概没有避讳。

  至于这人为什么要撞死楚怀沙二人,公司负责人是百思不得其解。

  陆红星也不是吃素的,他直接开始查这大路公司和三传公司的往来。

  然而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来。

  大路公司纯干的是渣土运输的活,和化工之类的不沾边,三传也不兼职干房地产,两个公司基本上没有业务往来。

  而公司负责人也是一头雾水。

  来回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见这家伙确实不知内情,陆红星随即将其放了回去。

  当然,这事没完,法院员工死了,大楼烧了,开车的司机也死了,身为车主的他们成了唯一的负责人。

  虽然车子有保险,但是恐怕也不足以支付这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失。

  等通知赔钱或者破产就是了。

  另一边,丁初雪也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都说了一遍,包括哪些威胁电话和恐吓信。

  电话陆红星也查了,外国的电话号码,至于恐吓信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她门口的,根本无从下手。

  案子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

  “要不咱们先回?”楚怀沙对二人道。

  诗召南在听完事发过程之后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他们不会再动手吧。”

  丁初雪摇头道:“应该不会,法院烧了,这基本上就相当于把天捅破了,他们要是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那就是真的无法无天了。”

  三人找到了忙的焦头烂额的陆红星提出回家,后者想了一会说道:“我送你们回去。”

  “呃!不用,我们有车自己回去就行。”

  “不,我送你们吧,我也准备回所里查点东西。”

  “好吧!”楚怀沙也没多想。

  回到车上,楚怀沙和陆红星坐在前排,两个妹子坐到了后面。

  此时的路上车辆稀少但是楚怀沙还是四十左右的在哪晃荡并没有开很快。

  旁边的陆红星盯着前方道。

  “你应该察觉到了点什么吧。”

  “嗯,当时我看到个,应该是个退伍的军人,火可能是他放起来的。”

  后座上的诗召南一听忙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没证据,我也没有亲眼看到,而且就算我亲眼看到又能怎么样?那家伙戴着墨镜脸我也没看清楚。”

  陆红星敲了敲手机道:“这次打官司的是耿仲明,那孙子我也有所耳闻,当初是江北村有名的流氓,后来不知怎么的让三传的老板看中了,请来当了保安队长。”

  “从哪以后就更是不可一世,后来让我抓了两次,关进去了半年多,出来之后老实了不少,想不到现

好在的是,郭新城和李青松面对着笑嘻嘻的杨二,没有丝毫要改口的意思,依然坚称自己就是南明锦衣卫的人,应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要是不信大可以去查便是。

“好呀,你们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呵呵。来人呀,将他们分别的带到两个屋子里,我倒要看看,他们的骨头有多硬。”杨二脸上的笑容开始收敛,声音变得冷然了很多。

两人分开关着,杨二依然没有动刑的意思,只是让人随时看着这两人,然后不断敲击着铜锣,给他们以听觉上的最......

傅红雪看着她,冷漠的眼睛里,浅的功夫,怎人得了方家的法眼”“有剑,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它咯咯笑道:你还是掌门么?你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圣灵殒落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寂寂囚灵境

简佚

寂寂囚灵境

君子如澜

寂寂囚灵境

拉姆雷克撒

寂寂囚灵境

萧烁

寂寂囚灵境

海拉斯特黑袍

寂寂囚灵境

天命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