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墓志铭》。

小安子又想拉他的手,不管什么事,只要你说,我都照办薛冰嫣然道对,还是你讲理伙计哼了一声,重重的将酒莱往桌上

“你為什么要偷襲我?”江景的身影出現在魏薛的面前冷冷的開口說道。

“因為你得罪了洪海蘭,洪海蘭叫我來殺你的,江景你今天是回不去了。”魏薛對著江景開口說道。

“洪海蘭?”江景瞇著眼睛開口說道,暗想道:“洪海蘭怎么知道我在六合門,難道她早就知道我在六合門了?”

“不錯,是海蘭叫我來殺你的,沒想到短短的半年不到,你竟然從一個玄氣四級的廢物,進階到天命六級。”魏薛開口說道。

“哦,原來她早已經知道了,可惜她現在才動手要殺我,會不會太遲了?”江景諷刺一笑開口說道。

“不會太遲了,你一個天命六級,在我眼中,你能跟我比么?”魏薛開口說道。

“這個難說,既然你是洪海蘭的人,那我就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江景對著魏薛開口說道。

“你不會放過我,小子你死到臨頭了,你還嘴硬。”魏薛冷笑道。

“是么,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江景冷笑道。

“很好,非常好,江景那我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魏薛冷笑道。

“天意劍。”魏薛冷冷的開口說道,他手中的氣劍竟然變成了火焰色的,一股猶如炙熱太陽的溫度,快速的提升起來。

“天意劍訣。”江景驚駭的看著那魏薛開口說道。

“不錯,天意劍訣,圣級功法,江景你死定了,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要么就加入我們黑手黨,要么就死。”魏薛十分霸道的開口說道、

“就憑你,黑手黨是什么東西啊?”江景看了一眼魏薛疑惑的開口說道。

“黑手黨,是最近海蘭建立的一個黨派,幾乎所有六合門的弟子,都加入了那個黨派,我是黑手黨的高級成員。”魏薛開口說道。

“原來又是一頭洪海蘭的狗啊。”江景開口說道,旋即大吼一聲:“煉獄霸體。”

整個人身軀上出現了一套鎧甲,那鎧甲將江景包圍得嚴嚴密密,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

“就憑你這套鎧甲,就能擋住我的天意劍么?”魏薛開口說道。

“哈哈,我說你的死期到了。”江景冷冷的開口說道,他根本就沒想過要放過這個的洪海蘭的狗腿,要是能斬殺一個洪海蘭的狗腿,江景絕對會見一個殺一個的。

“天意無邊。”一道炙熱的巖漿硬生生的朝著江景這邊劈殺下來,那巖漿猶如鋒利刀片一般,差一點都能劈開的虛空了,要是魏薛的實力再強大一些恐怕他就能劈開空間了。

“驚艷一槍。”江景大吼一聲開口說道,他也想試探一下,自己的實力有多強大。

煉獄神槍破空而出,跟那熔巖劍鋒碰撞在一起,虛空之中,出現了巨大的碰撞波動,就連空氣都波動起來了。

江景體內的百萬顆顆粒的能量,在一瞬間爆發了,下方的大地都塌陷下去了。

江景整整往后退了五步,魏薛只退了一步,顯然魏薛的實力,遠遠比江景強大一些,這就是六合門核心弟子的恐怖之處。

“怎么可能?”魏薛原本以為他的這一劍能輕易的斬殺江景,沒想到卻跟江景剛才的一擊,差點平分秋色了。

“怎么不可能,核心弟子的果然強大。”江景開口說道,暗想道:“剛才那一招,我要是用煉獄陰陽的話,恐怕煉獄陰陽,會被劈開來。”

“不過就算你那么強大,我要殺你還是很正常的事情。”魏薛冷笑一聲開口說道。

“是么?”江景看了一眼魏薛開口說道。

“天意劍訣,精髓天意滅魔。”魏薛大吼一聲開口說道。

他周圍的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一道道火紅的巖漿竟然從虛空之中蹦出來。

這血紅的巖漿的是空氣之中的真氣凝結而成的,一下子魏薛仿佛成為一個熔巖戰神一般,氣勢大漲,雙眼猙獰的看著江景。

“危險。”江景暗道,他從其中感覺到的一股能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氣息。

“小子,我要殺了你,讓你知道我的厲害。”魏薛顯然是動怒了。

“看樣子,我不用煉獄極崩的話,恐怕會被重傷在這里的。”江景暗暗道。

“天意屠魔。”魏薛大吼一聲開口說道,說完手中的天意劍快速的朝著江景鎖定過來,一劍劈殺下去,竟然硬生生的將周圍的空間撕裂開來。

“煉獄極崩。”江景大吼一聲開口說道。

……

二周后,變異貓領地邊緣的一盞路燈旁。

楚白赤著上身,神情肅然的看著眼前鉛黑色的燈柱。

他雙手作著攻擊姿態,右拳完好無損,顯然身體已經在靈素液的幫助下完全恢復巔峰。

忽然,楚白動了,只見他身體一扭,右腳向路燈跨出一步,然后右肩微斜,如攻城錘一般重重的撞向路燈那全金屬的燈柱上!

『鐵山錘』

咚——

燈柱被撞的發出一聲悠長的撞擊聲,猶如一口剛剛鑄就的生鐵銅鐘。

楚白緩緩收回架勢,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肩膀,雖然有厚實的肌肉保護,但撞在金屬上,肩膀依舊難免有些疼痛。

不過結果很令他滿意,只見原本平滑的燈柱上此時出現了一個凹陷的凹痕!

凹痕清晰,是一個肩膀的形狀,看得出來楚白的這一擊剛猛有力,力道集中,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分散。

『鐵山錘』經過他二周不斷的改良,今天終于算是成功了。

在這二周中,楚白先是用一周的時候來恢復身體與熟練暗勁的激發,后一周的時候都花在了對三招自創招式的完善上。

『槐形步』與『升龍拳』針對性強,加之發力簡單,以楚白目前的水平已經改無可改,這幾天只是每天在反復使用,增加熟練度。

至于『鐵山錘』,那問題就有點大了,楚白之前創出的第一版本『鐵山錘』,力道雖大,但勁力卻極散,打在堅硬物體上固然能打出不錯的效果,但打在大型生物柔軟.肉體上,就會發生勁力被輕易卸掉,連傷都很難打出來的窘態。

不過,經過一周的不斷調整實驗,這個問題總算是解決了。

至此,楚白除了五行拳以外,總算是有了一個拿得出手的殺手锏了。

楚白看著凹痕,心中有些感慨,眼神卻下意識的看向東方——那是地下賭場聚集地所在的方向。

雖然時間已經經過兩周,但楚白依舊還是會時常回憶起那天在地下賭場聚集地中所發生的事。

張之慶,鐘平海,黃宣虎,小刀,大兵,還有……王迪與楊瓊。

那天發生了太多的事。

多到他一生都不會忘記。

回想當時的種種細節,楚白真正意識到,自己在殺人廚房前為自己訂下的修行之道確實是無比正確的。

「錘煉武道,雕琢心靈,歷練意志,磨礪勇氣,然后保持一顆永不動搖的決心。」

越是強大的力量就越是容易迷失自己,當時自己被憤怒沖昏頭腦差點殺了吳超,顯然就是自己心靈不夠強大,被情緒所左右的體現。

楚白深刻的意識到,自己身上的欠缺還有很多!

自己今后的路還有很長!

今后所要面對的也還有更多!

像那天發生的事,絕不會是他遇到的最后一次!

今后還會面對更多、更兇險的情況!

踏錯一步,即是萬丈深淵,粉身碎骨!

幸好當時有張之慶點醒,及時醒悟,不然等真下了殺手后才醒悟,那就什么都晚了!

今后一定要加強心靈方面的鍛煉,絕不能像上次那般,這么容易就被自己情緒所控制。

楚白暗暗告誡自己。

  铮~铮~

  一阵粗犷而单调的琴声铺面而来。

  呈现在叶枫眼前的是一块半人来高的石台,石台上面坐着十几道各色各样的生灵身影,正在低头抚琴,还是那种最古老的五弦古琴。

  这么风雅的么?

<地帶的相互作用有關,最深處達9200米,地震、海嘯頻繁。

海溝內伸手不見五指,越深處海洋生物越稀少,也越罕見。

就在這漆黑的環境中,一個身影正飛速深入海溝,作為深海殺手的超強水壓,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造不成絲毫阻礙。

身影所過之處......

他目光亦凝注着南官平远去的身众还朝,赏劳甚厚。乃授法保大那种深沉的体验,正如空谷幽兰娄,力沛然若有余而纳之,邾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墓志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僚幕籍

月下嗷狼

僚幕籍

烟雨织轻愁

僚幕籍

想念江南

僚幕籍

无忧盟主

僚幕籍

雪厘

僚幕籍

流泪的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