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巫皇?》。

百烈宗地底極深處。

一個巨大的赤紅洞府里熱鬧而忙碌。

這些修士松大興他們都認識,他們都在老奶奶給的絕密資料里,這資料隨后被東游鳳傳遞出去,可以說血影宗入侵的隊伍過半都知道他們。

這里是百烈宗的最面,除了金銀之外,還有布帛、茶葉、絲綢、甚至是各種玉器字畫等,林林總總,不勝枚舉。

眼下粗略估量,價值不下百萬兩,這還是因為,很多愿意投降的官員家中,不可搜刮太過,不然還能再多一些。

比起趙光......

萧十一郎的神情终于渐渐平静,却更浓,他举起右手朝对面墙壁

面對著一群可能算是還有點心腸的孤魂野鬼,其實王長生也沒決定要怎么處理呢,畢竟這種事對他來說,不在管轄的范圍內,這事得是茅山道士或者正一的天師來處理才比較妥當,他觀下行走的身份是用來監察這片大地上那二十幾條縱橫交錯的龍脈的,至于降妖除魔一類的事,只要對方沒有惹到他腦袋上,王長生基本不會多管閑事。

而他來這里的原因,其實是沖著五帝錢來的,從老頭家里一共搜羅了七枚五帝錢,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要是能再多幾枚的話,也是個好事,以后能用到這東西的時候會有很多,簡而言之的講,你會嫌棄自己的銀行卡里的余額太多么?

兩盞大紅燈籠晃來晃去,兩個穿著普通家丁服飾的老人走在前面,后面跟著一眾男女老少,中間是那位剛剛唱戲的女子,這一大家族上下粗略一看,差不多得有四五十號的人。

王長生背著手,面對如此之多的孤魂野鬼也沒什么在意的,等著那一群人走到近處,他身后那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嗖”的一下就躥了過去,然后來到那唱戲女子的身旁,伸出小手拉著她的衣服,仰著腦袋可憐兮兮的說了一句。

“姐姐,這個人他在嚇我……”

“小女子閩越見過這位先生,想來您不懼怕我等,那應該是有些道行在身上了?”穿著大紅衣裳的女子忽然翩翩的行了一禮,一派十足的大家閨秀做派,她直起身子后楚楚可憐的說道:“先生見我等不走,難不成是存了想要收了我等的心思?我們雖然為人間孤魂,可卻也從來都沒有害人之心,不信先生去打聽打聽,這十里八鄉的相親,可曾聽說過有哪戶人家是沖了邪而被害致死的么?”

“呵呵,你在跟我煽情呢啊?”王長生歪著腦袋,很平淡的說道:“但我只能告訴你,人鬼殊途,陰間有陰間的規矩,陽間有陽間的律法,你們不管是怎么死的,留在陽間就是你們的不對,雖然你們可能沒有傷人的心思,但要是在陽間耽擱的太久了,難免會嚇到花花草草什么的,再一個,你自己不想著去輪回?”

“那先生,是想要以正道人士自居,要拿我們除魔衛道了?”叫閩越的唱戲女子聽著王長生的話,一身戾氣忽然大盛起來,本來挺漂亮的一張臉蛋突然就變得焦黑一片,面孔猙獰,七竅都在往下滴著血,除了她以外其他的那些男女老少也是一并如此。

王長生瞇著眼睛點了點頭:“這才是你們該有的樣子”

王長生話音剛落,他伸出一手,兩個手指“啪”的打了下響指后,手心上突然“噗”的一下就跳出了一簇火苗,王長生隨即輕輕一甩,深吸口氣猛地朝著那簇火苗出了一口。

“呼……”一股炙熱的陽火瞬間就蔓延開來。

天下間不管是任何的鬼物,肯定懼怕所有一切至陽的東西,特別是上神经不断抽搐,显然“眉目之情”之毒已然发作。

甘十长叹一声,已然一步跨出阵法,但也只是到了阵法边缘的外围,并没有离开太远,他心中对李言所布之毒也是忌惮不已。“苗兄,别来无恙。”他平静的望着前方之人,此时球体之内空间正在迅速扩大。

“呵呵,甘十!果然是你,我就说谁有这般高明阵法,甘兄好手段,兵不血刃就伏杀了我等,只是……嘶……只……只是我有一事不明,我在这里所中之毒与在球体之外几名弟子无端中毒倒毙之上,我……感应到了一丝熟悉气息,但……但……不知是否乃一人所为。”

他一边说话,一边双手死死攥住胸口,仿佛心脏要爆裂出来一般,艰难的问询着。

“是的”甘十望着这位昔日的对手,淡漠的说道。

“果……果然,但是你们如何能够进入我的通道,这不……可能。”苗征衣双瞳更加雪白,腰已慢慢躬下。

“那你们又如何能合并二条道路上不同之人呢?”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缓缓说出,然后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甘十身边,正是李言。

李言话虽平淡,但心中却是十分震惊,“剑修感觉竟如此强大,能通过根本不是一种类型的剧毒,感应判断出来是一人所为。”由此,李言以后对剑修充满了万般谨慎,但此刻他并不担心,因为刚才的苗征衣在劈出最后几道剑气后,已然毒入脏腑深处,已无再战之力,除非他有元婴循出,舍了这具肉身。

“呵呵,是啊……是啊……”苗征衣听闻李言之言,神识扫了一下李言,稍一沉默,然后呵呵一笑,竟然不再追问是谁做的手脚,而是慢慢坐在了地上,然后再次用雪白的双瞳盯着李言一会后,一语不发中慢慢的头颅垂了下去。一代天骄自此殒落,悄然无声。

望着眼前之人,甘十不由楞楞出神,似乎在追忆着往事,那个挥手之前,几百柄寒光四射的光芒之剑,令人头皮发麻的苗征衣……

而李言并没有立即上前拿取苗征衣之物,他知道苗征衣的蓝色菱晶和青色葫芦就在储物袋中,并没有来得及销毁,或在听了李言之话后已然知道不用再销毁了,李言要确定此人真的死亡后,才有可能上前。

这时,阵法之内的四人也已走出,但是有了甘十之前的叮嘱,他们并不敢乱走,看着前方的二人不出声,他们一时间看着地上的四具尸体,尤其是苗征衣尸体,那可是一名筑基修士,就这样殒落在了一名凝气期修士的手中,不管李言用了什么手段,能置于死亡就是好手段,这是魍魉宗一贯的认知,对于一名能让筑基修士都无法解除之毒和这种越阶杀人之能让这几人心中对李言忌惮不已。

过了良久,怔怔出神的甘十身形这才动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一侧的李言“李师弟,接下来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巫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系统六毛六

木瓜黄

我的系统六毛六

笔下生滑

我的系统六毛六

酒壑盛人

我的系统六毛六

梓同

我的系统六毛六

凉煦

我的系统六毛六

轻墨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