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窥视帝后之位(五)》。

他甚至没有听到孙小红的声音。解这种感觉是多么珍贵,所以他

現在時間才剛過四點,還在上課時間,校園里的學生不是很多,大都聚集在教學樓。

王翼正好細細的看了下陽光中學的建筑,等到了冰球館跟前,他總算看清楚了冰球館的全貌。

陽光中學冰球館外觀簡約大氣,上方由兩個扁平的“M”型屋頂連接而成,墻壁則是由一半花崗巖一半半透明的鋼化玻璃組成。

冰球館的門前有一根紅棕色的標桿,示意入口在前方。

王翼慢慢走上一段平穩的臺階,冰球館的大門就出現在眼前。

推開大門門,門內還有一處門禁欄桿,王翼看了看,是需要刷卡進入的。

只是現在這個門禁根本沒有打開,欄桿是開著的。

王翼徑直走了進去,還沒到里面就聽到了里面傳來嘈雜的聲音,更是有冰刀鞋在冰面上摩擦的聲音。

“里面有人?”王翼心中疑惑,加快了步子走了進去。

從通道小門進去之后,入眼便是兩側密密麻麻的觀眾席,而中間則是一塊面積廣闊的冰場。

王翼一眼就看出來,這塊冰場完全按照標準要求建設。

30米乘以60米的國際標準人工制冷冰場,四周是高達兩米的擋桿以及防盜網,兩側還有將近四米的擋球板……

看到這些東西,王翼的眼眸之中亮起了神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這個冰球館也超出了王翼心里的預料。

有了這個標準的冰球場館,日后的訓練也能更好的展開。

這間冰球館除了面積比多倫多豐業銀行體育館小了一些,容納的觀眾量少了一些除外,其他的設施應有盡有。

深吸一口氣,感受著有些冰場有些冰涼的空氣,王翼心中多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這是在國外冰場完全感受不到的東西。

一種落葉歸根的感覺。

王翼目光移動,看向了冰場上一群正在滑行的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全身裝備齊全,跟職業選手也不遑多讓,正是霍英。

霍英手里握著一根冰球棍,正在做最基本的繞場滑行訓練。

他揮舞著手臂,雙腿大開大合,每滑一步,就會帶起不少的冰屑。

碩大的冰刀在冰面上劃過,霍英的身體在冰面上靈活的轉向滑動。

要知道,霍英身高將近一米九,能這么靈活的滑行,肯定沒少下功夫。

這個身高,一般人就算是在平地上滑旱冰都不太靈活,更何況是在冰場上。

“姿勢和動作都很標準,應該進行過長期訓練,不過在一些細節上還有點問題。”王翼心中暗道。

他可是老江湖了,霍英這種水平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思考間,他來到了冰場的入口,安靜觀看霍英的訓練。

每滑一圈,霍英都會經過王翼身邊,帶起一陣凜冽的冰風。

“訓練的時候心無旁騖,很好。”王翼心中點評道。

霍英從他身邊滑過,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霍英的表情,專注認真,完全不像在機場見到的那樣。

可以看出,霍英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冰球,而不是被迫的來訓練。

過了一會,霍英結束了滑行,踩著冰刀鞋來到了王翼的身邊。

“王教練,怎么樣?”霍英有些得意道。

王翼笑了笑,道:“還不錯,不過我記得林校長是讓你回學校上課,你怎么在冰球館,別告訴我你現在沒課。”

霍英神色一滯,臉上的得意煙消云散。

“你不提上課我們還能繼續聊。”霍英嘀咕道。

他雖然初來乍到,但在國外學校成熟的冰球隊,籃球隊,足球隊等等各個社團都需要極其嚴格的文化基礎。甚至很多學校,文化課不能到B或者A,再有天賦都不能參與社團。

所有比賽除了技巧還需要智慧。

王翼皺了皺眉頭。

吹下脖子上掛的哨子。哨聲打斷了所有訓練的學員。學員都看向了王翼,三三兩兩的滑行到了王翼的面前。

還沒等王翼說話,霍英清了清嗓子大聲說:“大家來來來,我跟大家介紹下,這是我們陽光中學請的王牌冰球教練王翼教練。國際上大名鼎鼎,回國前還在多倫多率領楓葉隊贏了紅翼隊。大家鼓掌。”

一陣陣的掌心此起彼伏,這小子很有帶動性啊。

王翼意味深長的看了霍英一眼說:“霍英出列。”

霍英一臉欣喜的站了出來,沖著身邊的幾個少年還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出去跑20圈操場。”

“是。啊?教練,你說什么?”霍英一臉懵逼的看著王翼。

“逃課訓練是很嚴重孙况、扬雄,世传所称大贤,其著书皆以成名乎后世。而孙卿书称说春申,《法言》叹安汉公①之懿,皆干世论之不韪,载而以告万世者,世以此颇怪之。吾则以谓凡著书者,君子不自得于时者之所为作也。凡所以不自得者,君子之道,不枉实以谀人,而当世贵人在势者,必好人谀已。十人谀之,一人不谀,则贵人恶其傲己,十人者恶其异已。贵人与贵人比肩于上,十人与十人比肩于下,上恶其傲,下恶其异,虽穷天地、横四海,而无与容吾身,吾且于书也何有?于此有一在势者,虽甚恶之,而犹敬乎其名而不之害伤,则君子俯嘿②而就容焉,而以成吾书。而是人也,虽敬乎其名,固前知其不谀已也。闻有书则就求而亟观焉。察其褒讥所寓,得其疑且似者,且曰“此诗我也,此怨非我也”,则从而齕之矣。盖必其章章然称道叹羡我也,大乃始慭置而相忘焉。彼君子也,其志洁,其行危。其不枉实而谀人众。著于天下后世。及其为书,则往诡辞谬称谲变以自乱,以为吾意之是非,后有君子读吾书而可以自得之矣,安取彼訔訔察察者为?嗟夫!此殆君子所遭之不幸,其用意至可悲。而《诗》三百篇所为,主文而谲谏,孔子之《春秋》所为,定、哀之际微辞者也。孔北海、祢正平之徒,背而易之,乃卒会祸殃。至死不悟,岂不哀哉?二子之书,意其在此。吾既推而得之,会吾友张廉卿北来,乃为书告之。复书曰:“子言殆是也。”盖自廉卿之北游,五年于兹,吾与之岁相往来日月相问讯有疑则以问焉有得则以告焉见则面相质别则以书每如此。今兹湖北大吏走书币,因李相国③聘廉卿而南,都讲于江汉。廉卿,今世之孙扬也。见今贵人在势,皆折节下贤,不好人谀己,其所遭,孙、扬远不如。其北来也,自李相国已下皆尊师之。老而思欲南归,而湖北君所居乡,其大吏又慕声礼下之如此。吾知廉卿可以直道正辞,立信文以垂示后世,无所不自得者。独吾离石友,无以考道问业,疑无问,得无告,于其归不能无怏怏也。因取所意于古而尝质于君者,书赠之,以为别。

陆小凤只有苦笑。丹凤公主却生胪丞差有禄,能作不?”修曰:

  梦境。

  陈默看着好久不见的余若水有些感慨。其实也没有多久,也就一个星期吧。

  从上个星期一开始接受第一次梦璃的考核,到如今才7天。

  真的很短,但如果算上梦师在梦里的时间,其实已经过去一个月之久了。

  余若水睁开了双眼,看着面前的陈默脸上有些红润,像是一个可爱的苹果一样,忍不住想让人咬一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陈默的眼神有些躲闪。

  陈默摇了摇头,浑然没有看见这个事情,现在正在自顾自的思索。

  “这下该怎么办?没想到试试还真的出现了,现在可是在考试啊。无数双眼睛盯着呢!”

  和某些渣男一样,看到女生来了之后,就想要别人滚蛋。现在陈默也是这样。

  好奇心趋势下召唤出了余若水,现在已经有些希望余若水快走了。

  本着直男的性格想问就问。“你可以回去么?”

  “啊?”余若水有些惊慌失措,脸色从粉嫩变成煞白。“你不要我了么?”

  “没有,我只是问你能回去么?”陈默耐着性子说道。

  “你要亲我就来…来吧,能不要我回去么?”余若水祈求道。

  这下陈默有些懵逼了,亲?什么时候?

  “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这个人,好坏啊。明明是……”余若水的声音犹如蚊蝇细语。不靠近根本听不见。“是刚…刚才在空间的时候说的。”

  说完这句话,余若水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哈?”

  这下陈默是真真实实的懵逼了,刚才还只是小懵。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现在用梦璃的评分机制来大致说明。刚才是出于e级懵逼,只是有些缓不过神但还能正常思考。

  现在则是处于s级别懵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进度突然这么快?

  还有她提到的空间是什么鬼?两样东西不都在自己手里么?自从拿到也没有召唤出去啊。再加上在空间时说的这句话。信息量大到根本想不出来。就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跟一位美女说,“帅哥,你的哈喽kt的钱包掉了。”一样会让旁人目瞪口呆。

  这句话有多少种意思?陈默光想也要许久才能想明白。

  “艹!渣男!”在妹子离开梦境之后f6的活跃程度高了许多。

  连艺术家都不放在眼底了,一副老子第一,谁敢第二的错觉。没错,第二都不允许有人。喷人都开始直接喷不走程序了。

  “扣分扣分!”f6嚷嚷道。

  艺术家被这一带节奏,也开始喊到。“扣分扣分!”

  云葛现在有些头疼了,打电话的事情怎么能叫妹子去,哦。不能叫别人妹子了。他已经知道别人的名字了。谭夭夭。

  谭夭夭一出门,他发现他压不住两个活宝了。在强势的地位差面前,他没得反抗。说白了就是不粘锅。

  云葛大叔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没学会,就是学会不粘锅。

  锅是什么?这种东西能出现在我云葛头上么?

  反正也是人到中旬,懒得更进一步了,苟住就完事了。

  拿起笔,在陈默的那一栏下面写下-2。理由?理由就是渣男!

  也不管这样做规不规,两位活宝说的,他就跟着做。到时候处分下来了,锅一甩,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只是一个卑微的记录员。

  “亲一口都还要故作矫情,扣分扣分!”f6又嚷嚷。

  云葛听到这句话,瞟了一眼电视机。发现陈默现在正在原地思索。又看了一眼艺术家,艺术家点了点头。

  于是陈默再次-2。理由是矫情

  接下来一刻钟就是陈默的扣分之旅了。

  什么左脚离得太近,想要扑倒猥亵女性。扣分扣分。

  什么眉头皱的太紧,想要………

  什么离得太远,渣的有些彻底。

  总之就是怎么扣分怎么来。一刻钟不到,f6居然找出十条理由去扣陈默的分。

  让云葛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年轻人想法真丰富。有一种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写本小说的感慨。

  另外一边,谭夭夭打了五次电话,等了二十分钟才等到梦师分会长接电话。弄得她有些恼怒了,什么分会,效率这么低?要是他们的市级分会。打电话就马上就接了。回去要狠狠的告上一状。谭夭夭想到。

  另外一边,早上欢喜的被请出去吃饭现在才回的刘老大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还有些不开心的被人叫回来接电话。

  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分会长就是用来接电话的。哦!专线啊。我马上接。

  “喂!这里是……”话还没说完。

  谭夭夭接了电话后就是一顿吼。“你们协会电话是这么慢的?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么?你知不知道考试有人作弊?你们协会还管不管?”

  一顿素质四连,问的刘老大措手不及。但还是耐着性子回复对面:“我出去吃饭了,抱歉。我不知道你等了多久。我也不知道考试有人在作弊。这个事情我肯定要管!”

<

這些新兵有的是自愿報名,有的是大勢力,大家族子弟來歷練,還有的像陸隱他們來自學院,個人戰力都很不錯,差的只是適應戰場。

“你們見過血嗎?”吉爾多突然發問。

新兵中,一男子大聲道“報告教官,我叫特里發,來自馭獸流界,屠殺過異獸”。

“報告教官,我叫科肴,來自馭獸流界,屠殺過異獸”。

“報告教官…”。

很多修煉者都是在殘酷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吉爾多這個問題很多余,這里每個人都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窥视帝后之位(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亦有神明

叶苒

人间亦有神明

蔡小雀

人间亦有神明

月揽初心

人间亦有神明

圣剑士

人间亦有神明

轩疯狂

人间亦有神明

霉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