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挑逗》。

丁喜道:不错。邓定侯道:你认为谁够资格做这个渔翁?丁喜道卢九道:他母亲最了解他.知道这孩子天生的脾气倔强,行动好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一次杀手任务中,独孤剑的父亲被一个后天强者杀了,独孤剑和他的母亲没有了强大的支柱,他们在家族的地位一次次的回落,独孤剑的母亲和独孤剑落魄到与奴仆相等地位的情况。

古木,充滿了生機,懸在洛崖的頭頂,這時洛崖繼續凝聚,古木逐漸成型,最終化作實體,這就是洛崖的靈,這個小小的古木,將會陪伴他一生。

看到洛崖睜開眼,太阿問道

“如何?”

“不錯,應該還是全屬性的靈”洛崖笑著說道。

白映和疾風颶風兩兄弟還有一個叫做梨針的小伙子在任務大廳集合。

“這次就我們四個了。”疾風點頭,“都是合作過的兄弟啊。”

白映瞥了一眼疾風肩膀,用紗布包裹著,但估計已經不怎么影響活動了,不是斷手斷腳的傷勢,對于超凡者而言都沒那么嚴重。

其實如果山巖能夠在有生之年踏入到一等,也就是域名使的境界的話,雙臂都能恢復還能延壽個一兩百年,但可惜一等無論在哪個世界都不是那么多的。

哪怕是在白映的世界,夏城三億人里面的一等也就幾百個,整個華夏近三十億人里面誕生的一等數量也絕不會有大幾千,當然現在華夏的人口只剩下十億出頭了,可以說一等都是十萬里挑一的人才。

更別說人口只有幾百萬的希望城了,這個既考驗天賦,又考驗運氣,就像白映如此天才,在剛踏入預兆者修行一個月也無法達到二等。

每一層心境的共鳴都意味著等階的提升,不過這里的人是怎么修行達到呢?

白映思考起了有沒有可能輔修靈力。

“白給哥,走了?”颶風見白映在發呆,一只手抓著門把手,疑惑的看著他。

白映回過神來,才發現就只剩他們倆了。

“來了!”

剛走出三號房間,就碰上了一隊人,隊里總共是七個人,帶頭的也是兩兄弟,不過都是胖子,只不過一個戴著白帽子,一個戴著黑帽子。

“嘿,這不是小風兄弟嗎?您這兒是又出任務啊,太勤奮啦,我們兄弟倆佩服至極!”白帽子開口,想來應該是群里的‘啤酒肚’。

“就是就是!”

白映一開始還不知道疾風和颶風是兩兄弟,因為這兩人長相差距很大,一個走成熟大叔風,一個走英俊小青年風格,但這倆胖子長得也太TM像了啊!

“能不能有點誠意,鞠個躬以表恭敬?”疾風撇撇嘴。

“不能,我們又不是倭國那幫矮子,動不動鞠躬跪下的,我選擇挖你墻角以表恭敬。”說完這句話,啤酒肚直接看向白映和梨針。

“兩位小兄弟一看就一表人才才高八斗斗天斗地地靈人杰杰哥不要……對不起口誤了,兩位小哥要不要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們去捕獵二等變異體黑天鵝。”

看著胖子真摯的表情,白映好TM想答應啊!

“那……就加個好友吧,有機會合作!”啤酒肚也就一說,他也知道不可能把這兩人挖過來,但人脈才是最重要的,對于啤酒肚來說,人脈是他能順風順水走到至今最重要的輔助之一。

畢竟這種世界還是實力為主導。

白映一下子對這胖子充滿了好感,連看著一旁憨厚著點頭的大啤酒都感覺越來越順眼。

疾風兩兄弟沒有急,即使他們的口才并沒有那么好,但他們也自信自己能夠得到白映和梨針的認可,畢竟未知的再美好,也不如熟悉的。

臨走時,疾風回頭喊住了啤酒肚。

“你們……要活著回來啊!”

沒有說什么有危險就叫我這種話,這對于作為“獵人”的靈戰士是一種侮辱,也許這才是真正友情的表現。

啤酒肚笑著對他點頭,大啤酒依舊憨厚的揮手告別。

白映有些觸動,相比于原世界那種幾乎于碾壓變異體以及作為鎮心師待在城里就可以無憂無慮的感覺,這里的世界更加真實,更加危險也更加熱血。

股熱浪炸開來,將房間之中的擺設都瞬間擊碎。少年也被波及,倒飛出去,將房間墻壁砸出一個人形大洞。

躺在院子里,路乞兒全力祭出龍炎,已經沒有氣力,一身狼狽的他衣衫破碎,頭發凌亂。此刻他正瞇著眼傻笑著,自言自語道:“師姐不僅長得美,還很強呢。嘿嘿嘿.....”說罷,頭一歪,便暈了過去。

姜曄正要靠近分明聽到了他的言語,正要將他抓起來再打一頓,查看之下才發現他暈倒了。就這么居高臨下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少年,看了一會那張沉睡中的臉,少女的俏臉就那么突然紅了。

“登徒子!”少女突然有些生氣,怒罵一聲,轉身離去。不多時,又轉回來,抓住少年衣領,將他拖走了。

等路乞兒醒來已經是半夜,他發現自己睡在自己的床榻之上,身上蓋著被子,估計是姜曄師姐帶自己回來的,心中就一陣暖意。

“她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里,心中不免一聲哀嘆,以后,可怎么見師姐啊。自己不僅闖進她洗澡的地方,還對她動手了。

“小子,艷福不淺啊。”正在他愁眉苦臉一愁莫展之際,突然聽見一聲嬉笑傳來,聲音稚嫩如孩童。

“誰?”少年警惕的站起身來,環顧四周。

“不是吧,你這就把我忘了?”聲音再次傳來,語氣中略帶不滿。

“你—你是燒餅?”白衣少年欣喜若狂,他記起來了,這是燒餅的聲音。

“正是本人。”燒餅有些責怪的說道。

“真的是你,你怎么醒了?”少年歡快的叫喊道。

“小點聲,本人聽得到的!”燒餅也大聲提出抗議,“你以后不用說話,用你意念傳遞你想說的,我就可以明白。”

“哦哦,好的。”少年連忙應著。他閉上嘴巴,用意念傳遞出一句話:“燒餅,你好嗎?我是你的朋友小乞兒。收到請回答。”

“幼稚!”燒餅有些鄙視的說道。

“你不是說只有我修煉到聚靈境你才會醒來嗎?怎么突然就醒了?”路乞兒好奇的問道。

“那是因為你修煉鍛體術,并且吃了那么多聚靈丹的緣故。”燒餅慢悠悠的說道,“我原先以為你識字需要過程,并且修煉之路無人指導,至少也要突破到聚靈境才能練習鍛體術,沒想到這么快你就完成了第一次鍛體。所以我提前醒了。”

“原來是這樣。”路乞兒明白了。

“你現在是在哪里?跟我好好講講你這些日子的經歷吧。”燒餅繼續說道。

路乞兒只有在燒餅面前,才會真正的無所顧忌,在他眼里,燒餅不是什么龍蛋,不是什么上古神獸,只是黃河鎮橋洞中那個陪他說話和他做朋友的青色石頭。如今再次見面,他高興壞了。話匣子徹底打開來,像個孩童嘰嘰喳喳講了很久。

幾個時辰過去,路乞兒才將他近日來的經歷講完。燒餅只是靜靜的聽著,不曾插話,就像以前也是這個少年在講,他在聽。等他講完才慢悠悠的說道:“你有這些境遇,恰好說明你是有大氣運之人。”

“燒餅,我決定了,以后我要做個強者。”少年一臉豪情壯志。

“呵,你不想做強者都難。不過,還是得好好活下去才可以啊。”燒餅冷哼一聲,似乎是對路乞兒眼中那句強者有些不屑一顧,龍,是萬靈之主。

“讓我們一起去開拓一個嶄新的屬于我們的時代吧,小乞兒!歷史不會再重演!”望著路乞兒,燒餅在心中默默說道。

但是她却看见金光闪烁中,残金。未几庆州兵叛,关中震扰,巴蓝兰迟疑着.忽然问道:假如我周治事自如。武清候苍头殴诸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挑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谪仙遥

巴山小顾

谪仙遥

庙街四斗米

谪仙遥

十一月的嚣张

谪仙遥

莫智章鱼

谪仙遥

人间三月

谪仙遥

带去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