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不知》。

萧少英道:所以这种暗器一定是来就像是雪橇,却是用极坚韧、

狂风过后,九彩流光蝶庞大身躯的前方,只剩下了还在“呼吸”的蝶蛹,它羽翼上的九色光芒也渐渐亮了起来。

九彩流光蝶要苏醒了。。。。。。

轩一将酒壶扔给逐风,之后缓缓拔出腰间剑鞘内的长剑,可能是周围气氛太过压抑了,他对几人笑道:“有我在,别怕。”

梓阳看了他一会儿,便向逐风问道:“他不是刀府的人吗?”

逐风点头道:“对呀,是刀府的人没错。”

“刀府的人不都是用刀吗?他怎么喜欢用剑啊?他腰间的刀该不会是件摆设吧?”梓阳对刀剑并用的轩一,感到很是困惑。

逐风刚要开口解释,轩一笑谈道:“我平常是喜欢用剑,因为剑比较轻便,灵活用起来很顺手。”

“至于刀嘛,是被人给逼的。但我又不能为了学刀而放弃自己喜欢的剑,所以,只能两样都学了。”

轩一笑着摇头,看上去是有些无奈,但他对单崖当初送他进刀府的这件事,感到十分庆幸。

当初,如果不是单崖,他可能会进入剑阁修炼,这一辈只会用剑而不去碰刀,也就不会掌握刀剑并用之法。

单崖那个正确的选择,提高了轩一整体实力的上限,成为了刀府第一位可以左手持剑,右手持刀的人。

当然,若是只用一柄武器,他还是喜欢用右手。

“这样啊,那太好啦!”梓阳望着生轮回二境的轩一,欣喜道:“你愿意离开刀府吗?我想邀你加入我的小队,你觉得怎么样?”

轩一迟疑片刻,细细说道:“刀府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们管不了我。至于加入你的小队,你要先说服斗神楼单老板才行,他只要点头同意了,我随时可以加入你的小队。”

自从他明白单崖的良苦用心后,对于这种关乎一生的大事,他选择全心全意的相信单崖,让他替自己做出选择。

他知道,那个待自己如亲子般照顾的老板,是永远不会害自己的。

梓阳毫不犹豫道:“好!你我就这么说定了,斗神楼老板要是同意了,你就得跟我走。”

“可以。他只要同意了,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轩一也不拖泥带水,当即答应下来,丝毫不在乎梓阳境界高低。

他在乎的是一个人的心境,想要提升自身境界并不难,但要想提高心境,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梓阳敢于在实力弱于轩一的时候,向他发出邀请,这就表明梓阳的心境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他冒着被人羞辱的风险,也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先不说梓阳人怎么样,单单这份心境就超越了许多人。

轩一之所以没有当面拒绝他,也是因为看重了他的那份心境,想给他一次机会,看看他能不能过得了单崖那关。

总之,有单崖替他把关,他就会很安心。

就在几人交谈之际,一道强光闪过,九彩流光蝶的羽翼已然张开,光彩亮丽的光芒闪的他们有些睁不开眼。

轩一手持长剑踏空而去,剑锋直指九彩流光蝶脑袋上的一对粗壮触角,他深切明白,这对触角是九彩流光蝶感应外界气息的关键。

九彩流光蝶每次挥舞羽翼,都会有一道强光闪出,而轩一也没能如愿地斩掉它的那双触角。

“好哇!你们俩原来是躲在这儿啊!我看你们现在还能往哪儿逃?!”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正是率领散王殿弟子的煌羽。

逐风的目光扫过梓阳与裴元,立即站在二人面前,道:“别别别,别别别。他俩是我朋友,看在轩一救过你一命的面上,你看。。。。。。”

“给我抓起来!”

他一声令下,散王殿的弟子刚想出手,坐在一侧的潇雨盈突然起身,冷声道:“我看你们谁敢!”

潇雨盈的声音一响起,散王殿的弟子止步不前,唯有煌羽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他看着潇雨盈,尴尬问道:“雨盈,你怎么在这啊?我都找你好几天了。”

潇雨盈再次坐在地上,问道:“他们是我朋友,你想做什么?”

“没事,没事。我之前跟他二人有些小矛盾,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那之前的事就算了。”

煌羽被打这件事,他也不好跟潇雨盈提起,更何况她都已经发话了,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潇雨盈望着梓阳,问道:“你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也没什么。就是上次在树林里,他看我不顺眼,想打我,就被我跟朋友联手打了一顿。”梓阳也没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潇雨盈眸光一寒,盯着低头的煌羽,道:“他们是我朋友,我警告你,你可别在私下里找他们麻烦。

要知道這八荒秘境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而且天才還是那么多,到時候都會前往失落之城,到時候的失落之城絕對會是非常的可怕。

而且秦輝簡單的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地圖之后秦輝發現在這個地方要想從這里繞過八荒秘境,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這八荒秘境但還是非常廣闊的。

單單是通過這方面恐怕就要花上幾年的時間如此一來的話,想要到達那個地方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現在的氣溫還是有準備的。

想起了自己先前所得到的那幾個神器......

却又听另一个声音笑道:你别说十一郎还不能忘记那一战的凶险

“嗡...”魔法陣將牛仔直接拉回了游戲,角色的所有狀態也全部回復了50%,等后續加了些血與藍,牛仔也總算松了口氣。

“剛才那個是什么?那么耀眼?”牛仔果然問到了遠航。

“我的「異我」。”;“你解鎖了?”;“對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的事情。”;“呵,那也真是有趣了。”

轉身看向了注視著自己的兩人,牛仔問了問青柚和欣欣情況,兩人貌似都沒有什么事情。

遠航也才發現,精靈法師真的是很夸張的角色,如果剛才沒有秒掉那兩位,那絕對就是場糟糕的戰斗了。

因為法師不止可以回復自己或者隊友的血藍,還能施加護盾或各種BUFF,且精靈同族擁有1.5倍加成。

剛才的傷害也是在長矛極限速度才達到的275,如果稍微低一些,那兩位精靈必定會秒回血加套盾,這樣就直接成了500血的角色。

或許精靈一族全是脆皮的原因,就是魔法沒有詠唱時間吧?

等一群人聊的差不多了,那些被擊殺的玩家也貌似都退出了游戲。

正好,一伙人也開始朝著青柚找到的密道走了過去,路上遠航則是在讀著村長手冊里的信息,只要設置科技裝甲自動導航它便會跟隨一伙人了。

路沒走多久,遠航就翻到了神跡的部分,“手冊里有提到神跡。”

“怎么說?”牛仔拿著燈在前面帶著路,并問道遠航。

“說的很神話,就是神拿手一揮,這里就生成了一個山洞,溫度會保持在適合谷物生長。”遠航讀的牛仔都笑了起來,青柚倒是好奇的走到了遠航的身邊,想要看看書上寫了什么。

密道也很快就到了,就在主廳邊上房間的一個衣柜后,推開便能看到一個很工整的洞。

洞里貌似四通八達的,能去往二樓的不少地方,甚至有梯子往三樓。

而朝向主廳樓梯那邊的方向便是下樓的方向,牛仔也忍不住想要吐槽,“如果這些都是他挖的,這個弟弟絕對是屬鼴鼠的。”

“怎么會,這里肯定是一開始設計好的。”青柚也很快就反駁了牛仔。

“呵,或許吧。”牛仔很隨便的回答了,一群人也開始往樓下爬去。

爬進了下層走廊,一群人一路往下走去,找到了那個地下湖,湖水清澈見底,但是卻只有很小一塊。

遠航因為嫌麻煩,直接拿裝置掃描了村長手冊,這樣一了百了。

結果有了不少的發現,不少的書頁中有著隱藏的夾層,里面藏著給后人的一封信。

信上也是唯一提到城堡下的地方,也就是這座山里藏了千百年的秘密。

“「最初的水」?”一群人一起讀到了這個詞。

根據信上所述,前代的人類有著與現代人不少的區別,而他們將最初能創造生命的水埋藏于此,在表面水被改變之前。

遠航越看越激動,迫不及待的就去舀了一壺水放進背包,還要將其密封保護好,說不定這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很快,遠航就好奇起來了,這不是精靈世界嗎?書上剛才是不是提到了人類?

再回到了一群人身邊查看,書上還真就這樣寫的。

雖然這些看起來都很奇怪,但是遠航意識到了更被割肉飲血的巨大痛苦呢?收了對第五王女的通緝吧,現在廢除帝國境內種族共處條例才是重中之重。”

涌進屋內的強烈陽光緩緩灑在克勞德的全身,將那雍容華貴的皇袍普照的更加金煌。

【幽珥福斯帝國·尤雅尼恩】

天邊的烈陽照耀在一片廢墟與冰雪交錯城鎮上,從城門口望去,只有數不清的倒塌房屋與被爆炸的余火燒的焦黑的尸體。好在這個時間,漁民獵戶都已經出了城,冒險家也去調查南部海域了,至少也算存活了一大半。

在一條被廢墟遮住陽光的黑暗角落里,常年不受陽光照射的土路上沒有一棵植物,時不時地會有趕過來幫忙搜救和清理廢墟的冒險家,背著還有呼吸的燒焦民眾從這里經過。

此時此刻,在黑暗角落的最深處,正上演著一幕慘絕人寰的場面。

內向的蘭娜懷中輕輕緊抱著之前受了重傷的精靈少女,澄澈的眼中滿是驚恐與害怕,輕輕地朝著安逸說:“安逸哥哥,你這是... ...”

“啊,沒事兒,我們救了她的命不是么,蘭娜。”安逸用沾了點血跡的袖子擦了擦頭上的汗,然后狡黠的笑著,此時他的臉上,完全就是一副貨真價實的惡人相,“之前我聽別人說過,精靈血不僅能延年益壽,還能增強力量,咱們救了她,讓她放點兒血,她不虧吧!”說話的空閑,只見得安逸一手抓著克洛哀纖細的手腕,一手拿著把鋒利的小刀。

從克洛哀手腕里流出的血,滴滴噠噠的落進傷口下放置整齊的小瓶中,等血液流到瓶口的位置,蘭娜又出手使用中等治療術,讓傷口瞬間愈合。

這種事,蘭娜已經做了三次,明明自己學的是救死扶傷的牧師,但總感覺被拿來,用在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方式上。

蘭娜澄澈的眼眸滿是疑惑,看著安逸又微微抬起右手的小刀朝著那只纖細的手腕比量,蘭娜實在忍不住了,“安逸哥哥... ...還是算了吧,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給我們洗髓丹也是,這個也是,可這種方式太殘忍了,我就不要了,你們三瓶也夠了。所以就別折磨她了,幽珥福斯和別的國家不同,雖然皇帝頒布了新法令,但這里很多地方還是崇尚種族平等的。”

“那好吧... ”

安逸拿起地上那瓶剛接滿還沒有封口的血瓶,赤金色的眼眸細細打量著血瓶里的液體,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來。他輕輕地搖了搖,依舊沒什么變化,隨后遞給蘭娜,說:“喏蘭娜,本來我是打算再接一瓶的,給你們做小白鼠試試有什么副作用的,既然你于心不忍,你們就直接喝了吧,艾塵他們去幫忙了,你先喝,盡管放心,出了事兒,我會瞬間為你治療。”

“可是... ...”望著眼前紅晃晃的鮮血,雖然作為一個冒險家,血什么的見了不少,但蘭娜畢竟是個人類,直接喝血這種東西,還是太發怵。

安逸又鼓勵了鼓勵,說:“喏,我們千萬不可以讓這位精靈小姐姐白白流血哦。”

聽了安逸的話,剛才放血的殘忍場面依舊歷歷在目,蘭娜心一橫,接過那個血瓶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安逸則是蹲在另一邊,仔仔細細盯著蘭娜的屬性面板,確實在緩緩增長,看來那個傻得傻弟說的沒錯,精靈之血對人來說確實是有妙用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不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归于匿

呆呆呆呆呆

终归于匿

悟三生

终归于匿

细鱼

终归于匿

九霄梦渊

终归于匿

执笔生仙

终归于匿

花雨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