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纠缠(第三更)》。

在路南城那處草廬之內,老和尚閉眼冥想,他突然睜眼,滿臉默漠然:“這就是你心圣的弟子?這就是在事上磨?誤人子弟罷了,你本身也說了你的學說也只能拯救時弊,那么你又憑什么說萬物一體之仁,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不就是枯禪嗎?”

原來老和尚是原本是那心圣弟子,但是六千年前西方那尊大佛的東來壞了他的心智,以至于這個原本坐鎮小鎮的心學一脈的作為有望冠圣的圣人弟子,居然直接拿起剃刀剃去了自己頭上長發,并且就此抹了自己的脖子,算是真正的另外一種從頭開始。

從此這個心圣一脈的護道人變成了最反心學,并處處著說地位那位世間最能打的儒家冠圣,以至于真正把當時如日中天的心學一脈引入坐禪問佛的苦禪境地,完全忘了心圣所謂循循善誘諄諄教導的:“知行合一。”

讓得那個遠在天外的圣人也勃然大怒,但心圣怒的從來都不是自己的學脈被壞,而是這真正近道的補救時弊的大道被引入異端,讓人心再次日夜下流,所謂人心似水長流下,就是如此,世間的學問一旦失去人心,想要要彌補找回可就難了啊!

還有就是自己那個有望冠圣的弟子,居然就這樣走入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佛道,這位最這才是這位最護犢子的圣人分出一份大道下來與那尊大佛大打出手的真正原因。

至于什么以獅象之斗妄圖偷出大逆不道的真龍,從來都只是他第一次不講道理的道理而已。

在這方天地佛道儒三家歷來有時時舉行的三教論道,其中道子剃發為僧,佛子續發為道,或者讀書人棄儒歸道,剃發歸佛的事都常有發生,所以自家弟子被拐走了,從來都只是自己弟子不爭氣而已,其實怪不得旁人。

但那一次是心圣第一次真正不講道理:“除了為自己的得意弟子外,還未那人道終不是佛道,無關對錯。”

千里之外的東冥鎮,林云遠遠看向外界,他只是微微一笑,知行合一對你來說的確講得太早了,但是又何至于此,像是再說千里之外那處天地的老和尚又像是在說江塵。

最終他微微看向遠方道:“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區區剪除鼠竊,何足為異。若諸賢掃蕩心腹之寇,以收廓清之功,此誠大丈夫不世之偉績。”

一句話說完天地間異象橫生,地上老狗匍匐嚎叫,兩抓附耳,似乎這句話讓他痛苦至極。

林云目光微凝,他看向老狗莫名其妙的說道:六千年前的一只天字級大妖,卻做了六千年的老狗。就當真只是為了一場祖元之爭,遺留的剩余氣運?”

“以獅象之斗,對接一場祖元之爭,當真好大的手筆。當年那場大戰如果不是那位佛教最早的那兩尊大佛中的一個,以特殊手段隔絕出一座小天地。我還當真不敢讓你們在這里胡作非為。一場獅象之爭,即便對比當年那場祖元大戰,其實也只稍差一線而已,要是不犯我忌諱,讓得李道行墮入魔道再入枯禪,我哪會……”

當然那時所謂的祖元,實在為真龍鯤鵬的兩個大妖,其實還只是兩個小家伙,如果他們再忍上一個時會就算是天尊,佛陀也未必不可以斗上一斗,就算斗不過要逃誰有攔得住?

老狗聽到這一棕秘聞竟眼中閃放著光芒,這種表情竟然與一個人能表現出來的驚訝相差無幾。

但旋即便又按耐下去。

老人仿佛沒看見它的表情,只是繼續道:“其中過程我也不想多說,但如今真龍鯤鵬重現,只要等那個老和尚重新回來,你便可以重新恢復真身。

我想知道你那時的選擇是什么,那個老嫗的確死得不能在死了,但她并沒有殺你,而是只是封禁了你一身修為,把你打回原形,這就已經能說明很多事了。

“那她到底想做什么?”老狗突然口吐人言,但絲毫不敢顯露一丁點不滿。

但林云好像并不奇怪,他道:“那你還算聰明,不然那位一個時運的布置。我不相信就只是這么簡單。”

而這個老嫗想為天下萬族找一條真正大道,但它就這么死了?

一個時運三百六十年長嗎,對于你們這些長生久視的畜生來說的確不長,但他是誰啊?用短短三百六十年布置出來的,讓我都覺得匪夷所思,更何況誰知道那場龍爭鯤斗的落子,跟她到底沒關系誰也不知道。畢竟當時她可是就出現過的,他走了我信?但我不相信他沒有其他后手。

老狗聽了這句話立刻戰戰兢兢,其實老狗一句她想做什么,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但它還是聽糊涂了。

  石田县。

  这里依山伴水,这里花枝摇曳。

  由于纯天然和绿色,在全国也算是小有名气。

  颇有几分桃花源记的滋味。

  当然不是梦璃考核中的桃花源记。

  而是陶渊明记载中的桃花源记。

  悠然自得,带有丝丝自在。

  只不过,这里的美好,在一阵雷霆中化为灰烬。

  整个县城超过三成被毁,被击毁地区呈现恐怖的焦黑。

  死伤暂未统计出来,不过根据助理所得信息,间接损失大概在二十亿左右,对一个县城来说,已经算......

及军退,宣王案行其营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痛苦

第九十五章 我是支持者

“诺。”

立刻有两个穿着金色铠甲的侍卫来到陈衫面前,架着他就往殿外走去。

陈衫这时候才回神过来,面露惊惧之色。

“陛下,臣无罪,为何要问罪与臣。”

李二沉声道:“你有没有罪,难道到了此刻还不知道,也罢,到了大理寺后,自会有人告诉你。拉下去。”

“冤枉,陛下,臣冤枉,臣是冤枉的。冤枉……”

陈衫被拉下去,声音才缓缓的变小,最终消失。

李二则是再次沉声道:“还有谁反对,说出理由来,如果胡搅蛮缠,休怪朕无情。”

他的眼神看向刚刚睁开眼睛的裴寂,仿佛刚刚的话是说给裴寂听的。

裴寂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英明,微臣也赞同将李峰封为蓝田县侯,封地蓝田县。

臣同时建议将蓝田县县令一职位交给李峰,臣相信李峰可以让现在的蓝田县成为天下第一县。”

“裴大人,李峰不想为官,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如今,你让他成为县令,你这是何意?”房玄龄不满的问道。

裴寂笑道:“房大人真会开玩笑,这李峰不想当官,为什么还要向陛下讨要爵位?”

“有了爵位,他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现在他一个田舍郎的身份,有很多事情不能做。

而且爵位虽然是官身,但是他不管是,可是当了县令就不同了,县令要管一县之事,很多事情他都没时间去做。”房玄龄道。

“不知道房大人说的很多事情,具体是指什么事情?”裴寂笑着问道。

“水泥路。这个裴大人懂吗?还有自行车,这东西裴大人又懂吗?”房玄龄问道。

裴寂微微皱眉,道:“老夫不懂,房大人懂吗?”

“老夫也不懂,可是李峰懂,李峰不仅仅懂,还非常内行,这些事情没有李峰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裴大人,你现在让李峰当县令,是否想要接手这两件事?”房玄龄再次问道。

不过这次问完了,他就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裴寂。

裴寂一脸懵逼了,水泥路还知晓一点,这自行车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李峰只是说过一次,所有人都只知道名字。这自行车具体是个什么玩意,谁会知道。

房玄龄见到裴寂愣住了,笑道:“裴大人,不要愣住啊?你还没有回答老夫的问题呢。”

裴寂苦笑道:“房大人,这事老夫接手,你认为可能吗?”

“裴大人,你肯接手就行,可不可能又没有试过,又有谁知道。”

“罢了罢了,老夫就想给朝廷留下一个好苗子,既然房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裴寂再次向着李二拱手道:“陛下,臣真的觉得李峰是个人才,为何不能让他入朝为官?臣真的想不明白。”

李二白了他一眼,道:“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多了,你有件件去想明白吗?”

“陛下教训的是,是老臣想的太多了。”裴寂说完就站到了原位。

被裴寂这么一搅和,大家都差不多快忘记陈衫就是裴寂的人景象,提醒着王锦香,然后又小声的补充一句话说道:“没规矩!”

王锦香的脚步一停,身躯一僵,整个人停顿了有一秒钟,然后她伸出手掌,轻轻的把房门关上。

“王锦香,你怎么回事,你怎么把房门关上了!”旁边立即有一个人大声的质问王锦香,很是生气,这样子一来,他完全听不到房间当中的声音了。

这个房门关好了之后,隔音效果可是很好的。

他作势在房门之处,很努力的听着房门当中的声音,但是完全听不到,就算是把耳朵完全贴上,也是听不到的。

“是啊,是啊!王锦香,你这是干了什么!太过分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其他人也纷纷的说道,一副生气的模样。

众人一副指责王锦香的模样。

另外,还有人指着王锦香说道:“王锦香,你刚才在房间当中,都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利用你身为女性的优势了,你个不要臉的賎人!”

“你说什么?”王锦香一转头,悪狠狠的瞪着对方。

被王锦香这么一瞪,对方竟然害怕了,不得不说,王锦香这个人还是很有气势的。

这一点没的说,她能够坐在现在的位置上,气势是不缺少的。

“这个……那个……”对方立即向着几个人当中退去,不想直面王锦香。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的躲开王锦香的目光,他们都不想直面王锦香。

他们一起合起来,胆子是很大的,但是分开之后,他们的胆子却是很小的。

“王锦香,你别过分!你就只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一个胖子勉强站出来,指着王锦香说道。

“到底是谁在过分!而且我一个人怎么了,你以为我就是一个人,我就不敢打你们了?另外,女人怎么了,难道你的老婆不是女人,你的母親不是女人,你的女儿不是女人吗?”王锦香等着眼睛,捋着袖子,就准备与眼前的几个人大打出手。

她早就总结了一套对付这些人的路数。

反正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展现出自己强势的一面,自己越发的强势,对方就越发的不敢与其为敌。

王锦香向前走去。

“哎呀!好男不跟女斗!王锦香,你可被以为我们怕了你,我们只是让着你!”胖子叫道,然后飞快的向着一侧跑去,那里有个厕所,他向着男厕所跑去。

这也是他的经验,基本上跑到男厕所当中,王锦香就拿自己没办法了。

“王经理,咱们大家都是文眀人,何必要做不文明的事情,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有人开口打着圆场说道,然后这个人就被王锦香一下子拎起了衣领,整个人被王锦香一下子按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咚!”的一声,王锦香的拳头落在墙上。

“好好说,好啊!那么我们就用这样子的方法好好说!”王锦香说道,收回自己的拳头,就准备落向对方的脑袋。

“啊!”拳头还没有落在脑袋上,对方已经发出凄惨的叫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纠缠(第三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诛神日记

云檀

诛神日记

泡椒炖咸鱼

诛神日记

酒宝

诛神日记

米糕羊

诛神日记

何发财

诛神日记

闽南小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