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又坑了八亿!》。

花满楼轻抚着钩锋,缓缓道:“”。公孙丑问曰:“夫子加齐之

韩延徽停了停,又说:“不过,封册也好,结盟也罢,都不是契丹的当务之急,要那么一个空头名号,没啥意义。”

阿保机皱眉问道:“那你说,我契丹当务之急是什么?”

韩延徽慢言道:“国际形势杂乱无章,据我所知,契丹国内也并不稳定,叛乱时发。要我看,你们应该以稳定契丹局势、打压叛乱为主,进而统一草原,强兵以待,等机会成熟,再谋发展。”

韩延徽的话,正合阿保机的心思。

阿保机与述律平对了一下眼色,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韩知古轻轻走了进来,小声对阿保机说:“禀皇上,派往梁国的使者回来了。”

听到韩知古的报告,阿保机一怔。

刚才还论及此事呢,使者回来,正好验证韩延徽的推测是否准确。

阿保机立即传令,让使者立即来见他。

少许,风尘仆仆的使者被唤了进来,给阿保机行跪拜大礼。

阿保机急令平身,问道:“所办之事如何?”

使者答道:“那梁国皇帝太过无礼,称我契丹是犬戎之邦,不值得他们大梁国封册。那皇帝还说,不日将越过长城,灭我契丹。”

阿保机挥手让使者出去,众人面面相觑,接着便大笑起来。

事实印证了韩延徽的正确。

康默记面现尴尬,起身给阿保机道歉,说道:“都怨我想事不周,用热脸蛋去蹭梁国的凉屁股,让契丹在狂妄的大梁国面前丢了脸。”

阿保机不屑道:“韩参军说的对,封册也好,结盟也罢,对我契丹来说,都没啥意义。这样也好,正好为我契丹日后与梁国开战提供了理由,我们不虚此行。”

人们都注意到,阿保机突然称韩延徽为参军了,是说误了口,还是有意如此?

这时,阿保机含笑看向韩延徽,道:“刘仁恭父子有眼无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契丹的参军了。”

韩延徽急忙推辞道:“卑人才疏学浅,难当重任,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准许我回幽州与老母团聚吧。”

阿保机面色严肃,道:“怎么,你还想回幽州去做你的刀笔吏吗?难道你就不想施展你的满腔抱负吗?”

韩延徽低头不语。

秋风刚起,阿保机便下令集结大军,对国内叛军采取军事行动。

阿保机的心中有两大痛处,一是北部的乌古达林,二是南部的霫国去诸。

阿保机一直在打听去诸下落,却一致没有得到去诸的确切消息。

阿保机派人到奚国去给痕笃报信,让痕笃协助查找去诸下落,然后与敌鲁分兵,让敌鲁到西部的新部落平叛,自己亲率大军,直指乌古和室韦各部。

阿保机暗自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彻底摘除乌古达林这颗毒瘤。

阿保机仍让阿古只留下来,协助述律平管理苏珊军。

阿保机思索了一下,让小弟苏留在了牙帐,则带上了大儿倍。

述律平舍不得还未成年的倍离开自己,想拦下来,阿保机严肃道:“我们像他这他们应该在四处找你呢,还是呆在这里安全一些。”杨晨东想着自己并没有按照之前的规定前往皇宫,想必金英和兴安太监一定会很失望吧。

“找我,他们是谁?他们要做什么?”钱皇后虽然纯直善良,但并不代表没有心计,从杨晨东的话中,她已经想到了什么。

事以至此,有些事情没必要去隐瞒了,当下杨晨东就道:“找你的应该是兴安和金英太监,他们知道了英宗归来,便想抓你逼皇上投鼠忌器。”

“什么?兴安也背叛我了吗?”听到这里的钱皇后是一脸的失望。原本以为兴安跟了自己好几年,且事事为自己着想,是可信之人。但现在看来,还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了。

......

皇宫之中,约定的时间到了,不仅那位神秘的先锋官没有出现,便是牟木也不见了。

金英和兴安一脸诧异的同时,后者突然惊呼到,“不好,我们可能上当了,快,跟我回宫中看看皇后还在不在?”

兴安的反应不慢,但杨晨东早就改变了计划,哪里是他能预料到的,等着回到皇后寝宫的时候,果然不见了钱皇后的影子。一时间两位大太监都痛恨的拍着膝盖,恨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大意。

也正是这个时候,又有太监前来通报,说是锦衣卫有重大事情汇报,说是唐童千户正在召集着一些千户和百户开会,大有要走出京师的意思。

“反了天了。走,我们去看看,看看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金英听到连锦衣卫也开始不听招呼了,顿时气恼非常。这连续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已经证明,英宗的确是还活着,不然的话,布这么大一盘棋又要做什么呢?

金英感觉到局势有些要失控了,急急的出了皇后的寝宫,迎面就看到了锦衣卫的密探,距离尚远的时候,这位密探就急声说道:“金公公,属下已经查明,大约有近一千锦衣卫赶去了城南十五里外的杨家庄。”

“杨家庄?杨晨东?他竟然还活着。”金英一听到这里的时候,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之前一直猜测英宗会派哪一位先锋回到京师。为了这件事情,他已经安排了所有守城士兵严查盘问由外而来的人,但一直毫无所获。可如果此人是杨晨东的话,那就都说的通了,此人根本就没有进入京师,又哪里去找他呢。

“好,很好。”金英此刻并不气恼,相反还有些高兴,怕就怕找不到这个搅风搅雨的人,只要是被他找到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只要先将此人抓了,或是直接灭掉,断了英宗的根基,那就等于在代宗面前立了大功。“来人,调集三千锦衣卫,追击出城,一定要将唐童这些叛军尽数消灭。”

不提及杨晨东,这是金英的私心。有关此人回京,甚至是英宗还活着的消息如果能够封锁的话,当然还是要封锁的好。

随着金英一声令下,锦衣卫体系便是忙碌了起来,一下子调集三千人马,便是想不被外人所知都是不可能的,这么大的动作很快就传到了司礼监秉笔太监排名第一位的曹吉祥耳中。

“只有骄傲和自信,才是女人最长叹道:在下取巧,虽侥幸逃脱

“把槍夾緊,用右肩膀頂住槍托,呼息平穩,目視前方,待心情穩定之后,在開一槍試試。”

按著這些要領,高雄認真的去做了,然后等著感覺到身體沒有那么激動了,全身的呼吸也逐漸平穩的時候,這右手食指就慢慢的碰觸到了扳機之上,隨后目光三點一線緊盯著前方的木牌...

“叭!”第二聲槍響傳來,也引來了其它兄弟們的目光。

還記得第一槍開啟的時候,眾人更多是哈哈大笑,盡管高雄是他們的老大,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去取笑于人。當然,這也可以說成是一種羨慕下的發泄。

如今第二槍打了出去,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等待著結果。

一百米外的木牌再不復之前那般的鎮定,子彈穿過了牌子又飛出了出去,在其中留下了一個黑漆的洞口。

“中了,中了,哈哈哈!”等看到結果是打中的時候,高雄興奮的是一躍而起,隨后舞著槍大喊大叫著。

“嘭!”

一股子巨力突然砸了高雄的腰部,強大的力量下,讓這足有一百四五十斤的漢子橫著飛了出去,摔倒在了沙灘之上。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弄懵了。

他們不明白?為何打中了靶子的老大要被收拾。

他們不明白?那一腳可是六少爺踢出來的,看對方身形并不如何的雄壯,為何擁有這般的暴發力呢?竟然可以踢飛了比他要高大健壯的高雄。

被踢倒的高雄此時也是一臉發懵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還有腰部的確很疼。原以為六少爺之所以厲害,靠的就是這些他們根本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過的神物火槍。可是這一腳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終還是小看了六少爺的搏斗實力,怕就是兩人拳腳相對的話,他想勝出的機率也會很低的。

“把槍扔掉。”頭腦中還在想著各種問題呢,楊晨東的聲音就已經在耳邊響起。習慣使然,他將手中的八一杠扔到了一旁的地上。

槍被重新的撿起,只是被拿在了楊晨東的手中。然后批評的聲音傳出,“早就和你們說過,槍口不許隨便對人,可是你剛才如此的興奮,槍口早就不知道多少次的對準了身邊的兄弟們。你可知道,若是你不小心開了槍,會有哪位兄弟因此而喪命嗎?”

終于,高雄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這一瞬間臉紅漲紅的高雄站起了身。“六少爺,我錯了。”

“知道錯了嗎?一百個俯臥撐,馬上。”臉上不帶絲毫的感情,便是聲音也是冰冷異常。

“是。”高雄答應了一聲之后,就在一旁的沙地上開始了辛苦的俯臥撐訓練。這也是剛教的一種訓練方法,說是可以鍛煉到全身的肌肉。

在高雄做著俯臥撐的同時,其它人心中也有了警告,給他們槍口不能隨便對人上了深刻的一課。

兩天時間一愰而過。

岳光七人使用榴彈發射器已經可以打中目標,這當然是浪費了足足上百顆小炮彈的結果。

在留下了又是足有百顆炮彈之后,楊晨東帶走了岳光,留下了六人小隊掌握兩個榴彈發射器已經是綽綽有余。

另一邊二十人中的十名槍手已經選了出來,在打掉了足足上千顆子彈之后,基本上都能上靶,只是成績好壞而已。其中又以高雄的槍法最好,他一個人一把槍也等于占了不小的優勢。

十名得了頭籌的槍手一臉的振奮,手握著八一杠愛不釋手。沒爭搶到的十人是一臉的苦情,那樣子就像是家里失了親人一般,無精打采。

“好了,你們十人聽令,把手中的槍移交到其它人手中,你們和岳光一起跟著本少爺回建寧。”出乎意料的,看似塵埃落定的結果,確是因為楊晨東的一句而出現了巨大的反差。

還沒有弄明白這是為什么的十人,手中的八一杠就已經被別人搶走,然后換成他們一臉悲苦的表情。

楊晨東確不在看他們一眼,他會用事實說話的。決定走了,離走之前他獨自叫來了高雄,將一個6乘30倍中正式望遠鏡遞了過去,“我走之后,你要想辦法壯大隊伍。同時了解周邊的情況,尤其是赤嵌的情況一定要搞清楚。(赤嵌,后世的臺灣島中的臺南市所在。)該搶就搶不要客氣,下一次我來的時候可不想看到你還是只有兩艘戰船。”

“六少爺放心,有了您給的東西,這附近的海域只能是咱們說了算。”高雄信!对了,有关于摄影机的製造,班尼路先生您能够形成规模吗?”菲拉图开口问道,这是一个关键点,电影事业想茁壮发展,相关设备的大批量生产,是必不可少的。

“现阶段,因为人手,还有技术的缘故,还不能大批量生产!不过,电影事业也不是一时的事情,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问题总会随着时间解决!一开始就大规模的铺开,也是不现实的,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应该是小规模的让人知道电影的出现,然后给予这些人足够的震撼!让他们明白电影的伟大之处,从而成为电影的拥趸!这样子一来,以这些人为基础,然后再一点点的推广给更多的人!”唐义说道,他所说的小规模推广,当然就是从金字塔顶层的人员推广起来。

这个,菲拉图一听就明白了,他立即表示这个主意非常不错,同时,非常佩服唐义的智慧。

唐义与菲拉图聊着,另外一边,却是有人已经忍不住,想开始拍摄!

嗯,推广电影什么的,有人并不是很在意,相比之下,她更加喜欢表演!

菲拉图的戏份已经结束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的戏份了!

自己可是大女主呢!

柏琳达大小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而且还把相关人员都已经叫到了场中,让他们站好了位置,就等着唐义的一声令下。

现在还在拍摄白雪公主的剧本!

只是剧本因为菲拉图的到来,加以改变了一下。

场面,规模,架构变得更大了。

毕竟一方面演员数量多了,另外一方面,物资什么的也充足了!

嗯,有关于物资,菲拉图这家伙可真的是不唅糊,立即把自己船上的物资拿了出来,而且还是无偿的!

相比之下,菲拉图才是更加不在意钱的人!

说起来,有了菲拉图的物资,岛屿上现在完全不缺少物资了!

如此,岛屿的船队根本不需要去其他的港口購买物资了。

不过,该去还是要去的!

只是人员已经换了。

菲拉图派遣自己的手下带着船队,而且还是菲拉图的船队与岛屿船队的混编混队!前往其他港口城市購买物资!

同时间也进行一些商业交易!

毕竟只是購买,可是完全不符合海商的风格。

在不同的港口購买货物,不断的赚取差价,这才是一位合格的海商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耗费的时间长了一些,但是跑上一趟,却是不断可以满载而归,而且还可以带回大笔的金钱。

菲拉图一路万里迢迢而来,从来不会缺少物资,依靠的就是这样子的手段。

现在,菲拉图的船队身家,比一开始出行的时候,还要丰厚的多!

即便是消耗了大量的物资,但是总资产却是增加了数倍不已!

就这个架势,他返回家中的时候,总资产差不多能够增加十几倍以上!

若是运气足够好的话,数十倍也是可能的!

甚至于连船队的规模都会增倍!

只要经营的好,没什么是不可能实现的。

而菲拉图的船队,真的是经营的很好。

现在,菲拉图的运气更是不错,竟然遇到了电影这种独门的生意!

精明的商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电影这门生意做好了,绝对可以让自己的身家暴增百倍!

当然,菲拉图这人不在意钱,他只是想为电影事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而已!

没错,只是如此。

菲拉图与唐义越谈越是投机,甚至于忘记了正在拍摄的事情!

不过,好在当唐义走神的时候,有人就会补上来!

唐义可是有一位弟子的,嗯!这个时候,就需要他顶上了,虽然他的专业能力还严重不足,但是谁让他是班尼路先生的弟子!

除了他之外的人,其他人也不好临时顶替班尼路先生的工作。

乔尔丹成为了临时导演!

不过,好在他作为导演,也不需要太费心,甚至于不需要很强的能力!

因为柏琳达大小姐自己就可以搞定一切。

有时候演员很强,在片场之上的掌控力量可是会超过导演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又坑了八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虚拟守则

火影辉夜

虚拟守则

零点一叶

虚拟守则

圣光与信仰

虚拟守则

断桥残雪

虚拟守则

卿希子

虚拟守则

猫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