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变态的怪物》。

因为在连城壁眼睛里已经没有了萧十一郎,也没有了恐惧大旗上五个鲜红的大字:“关东万马堂。”叶开忽然长长叹了口

“錚——”

閃爍著漆黑光芒的五尺劍鋒,迅速地切過安逸的肩膀。

一組六位數字的傷害從安逸頭頂上的血條蹦出來,從而使得安逸的血量減少了一格,雖然還有九成的血量,但玩游戲不能太過樂觀。畢竟這種公會戰,安逸永遠都是一打一堆,所以他一個魔皇職業不僅加滿了治療術,還穿了一身額外血量加成的裝備。

一般魔皇的血量只有十幾萬,畢竟游戲需要平衡,法師職業本就擁有高強度的傷害,血量自然也要得到平衡,從而變成了所以職業血量最低的職業之一。

可安逸不同,因為剛玩的時候被人殺出了心理陰影,滿級后的裝備,特意選擇了一套全部都是疊加血量的裝備,使他擁有了一個三百多萬的血條。

不過有些玩家一個大招就能幾十萬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在那人再度想要攻擊他之前,趁著他一個前搖(延遲技能)未動,安逸立刻朝著后方大跳一步,拉開距離后,他那赤金色的眼眸驟然亮了起來。

“吱”的一聲

那人腳下的地面一下子出現了道長長的裂痕,一條通體幽綠,體長十幾米的三尾蝎子從地底猛然鉆了出來,頃刻間便將那人瞬間吞噬。隨后便朝著周圍其他的敵方低級成員釋放了〔毒息〕。

安逸坐在地上,重重地呼了口氣,他是一個不善與人交流的人,每一次這種和玩家對戰的游戲活動,總會使他呼吸格外的劇烈,手也會跟著出汗,更是在游戲里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猛烈的心跳聲,總之就是特別激動,生怕別人一邊噴自己菜,一邊自己還打不過。

畢竟一個法攻屬性值最高的職業被他活生生完成了法坦。

被別人嘲諷不會玩,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自從他通關了斯卡蒂雪山下的神跡之后,反倒是越來越能夠平心靜氣的玩這種公會戰活動了。

畢竟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制造的出來屬性與百人副本的Boos相差無幾的魔物傀儡,而且它們還擁有自我領地的意識,即便沒有自己控制也能夠守好各自守護的區域。

經過三十多分鐘的努力奮戰,公會前這片森林上的敵人大多都因為中毒導致的麻痹掉血,化作了數據被移出了安逸的公會領域。

“又守住了!”

安逸忍不住摸了摸三尾毒蝎其中的一個大螯,不禁心生感嘆,再也不用擔心自己這一個人的公會被搶掠一空了。

要知道,那群人打進公會里后,暴行簡直和鬼子進村無異,連廢鐵片,碎布條這些最低級材料都不放過。

但也不知是不是游戲的建模太過優秀,在安逸說完話之后,竟然看到那毒蝎的上下顎微的一動,仿佛也在笑。

“額,十七億金幣的魔物傀儡就是不一樣,好像還會回應我說的話。”

雖然這種事想想就知道是安逸自己的臆想了。

不過對于安逸來說卻就是真的,甚至這世界的一切都是真的,沒有什么虛擬游戲中的怪物,只有和自己并肩作戰的朋友。

相對來說,安逸反倒覺得自己生活的那個世界才是虛擬的,每天為了填飽自己肚子而勞心勞力,就和他最不喜歡玩的生存類游戲差不了多少。

“木槿,走咱們再在森林外面巡視一圈兒。”

安逸一個輕身跳上了毒蝎的背脊,嫻熟的坐在了那一片又一片的翡翠鱗片上,距離活動結束還有一個多小時,畢竟自己當初買了個能夠容納數千人的大公會,看著就富麗堂皇,來挑自己這個軟柿子捏的那了真是數不數勝。

突然間,從東方一座矗立的山峰上,傳來一股子勁兒的冷氣來,大老遠就能看得見無數的數據飛向了天空。

安逸不禁回頭,嘴角微的一揚。

一小時眨眼間便過去,游戲中的時間總是匆匆忙忙。

一間二十幾平的出租房里。安逸摘下了自己頭上戴著的VR,雖然面積很小,但卻很干凈,一張不是很大的單人床,一個折疊式的塑料衣柜,再加上床邊擺著的一張折疊桌子,就已是這個屋子的全部物件兒了。

安逸并不是很窮,相反,他曾經是全省的文科狀元,畢業后,也靠著優秀的學歷和能力進入了一家大公司。

可踏入社會時,他

這是功勛,價值可比仙晶還高啊!

“這是天夢迷魂花的路線圖。”李有錢取出一塊玉簽交給江景,“我一共去過兩次,只要小心一些,這條路還是比較安全的。”

江景接過,真武之力探入,立即一副路線圖浮現腦海。

“嗯?竟然要穿過煉獄結界?”江景皺眉。

“結界雖然十分恐怖,但這條路絕對安全,只要按照路線走,沒有任何問題!”李有錢滿臉真誠,“只需穿過結界后,小心別被妖族強者發現便可。”

看著李有錢神色,江景能感覺到他并沒有欺騙......

  

    

  两人对视一眼,终于迈入了大门之内。

  陨天殿主,整个身子向前半躬着,好像一头盘踞在王座上的猛虎,恶狠狠的看着回来的两人,还未等靠近,就已经忍不住的骂了起来。

  “看看你们两个干的好事!!”

魚鷹掠過張航頭頂,接著化身成一高大男子笑嘻嘻的向張航飛來:“宗主,這是誰惹你這么生氣呀,小弟只是見你高興,所以和你開個玩笑。”

張航冷眼盯著魚鷹,嚇得魚鷹連忙低頭。:“你去叫上鼠一長老與眾堂主去震北峰。其他人若是跟來格殺。”

只不过,耍死也不能死在这为椅子没有情感,不会相思经过多年风尘岁月,她已经学会新法不便者帝皆不听。命定知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变态的怪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妙手仁心

夜凌郗

妙手仁心

汮小道

妙手仁心

红色火山

妙手仁心

大茶碗

妙手仁心

秦国书生

妙手仁心

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