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砸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砸楼! (第1/3页)
    

“空袭!”疲惫不堪的赵小南刚好合上眼皮,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名士兵凄厉的嘶吼,她下意识地伏低身子。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响,一枚钨合金棒精准地落在不远处的一个隐蔽火力点处,将那个坦克改造的堡垒彻底摧毁。

几天来,联盟舰队的轨道空降兵一直想向城市中心渗透。

白山和尼达姆的人虽然损失惨重,但还是利用层层街垒和路边布置的诡雷,一次次阻断敌人快速渗透斩首的企图。

尼达姆的确是一名巷战天才,他充分利用天港市的城市纵深、地形和士兵的生命为代价,阻挡了联盟入侵部队的多次渗透行动,成功将这场突袭战拖入僵持。

在损失了四台机动装甲后,联盟指挥官终于又增派一个ODST小队,并开始为入侵部队提供有限的空中支援。

从尼达姆那里,赵小南了解到,南方战场已经陷入一团乱麻,所有部队都在向前线集结,试图阻止敌人高速前进的步伐,所以,他们可能等不到更多援兵来围剿这只战斗力极其强大的空降部队了。

目前对方占据了城市西南郊的一处种植园,并不断蚕食新罗松人控制的城市区域,虽然自己和尼达姆成功地粉碎了他们的斩首计划,但似乎也始终拿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

ODST战斗力极其恐怖,但第十七舰队似乎也没法派出更多。

虽然南方的前线打得一塌糊涂,首都圈还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反轨道防空体系,这也是敌人始终没有办法大规模空袭的主要原因。

但根据这几天的经验,只要空袭过后,那些机动装甲就会开始进攻。

果然,她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就听到一阵呼啸声。

那是ODST集群冲锋时的火力准备。

于是她再次低下头,从一辆坦克履带的缝隙中看向敌人袭来的方向。

在视野尽头,一排机动装甲正在向她所在的街垒高速前行。

火炮过后,守军和雇佣兵从各自的掩体中走出来,向冲锋中的白色钢铁巨人倾斜着弹药和电浆。

“太远了。”赵小南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在这个距离上,他们手里的武器机会不会对机动装甲造成任何伤害。

这些天以来,尼达姆从北方山区中带出来的坦克是敌人突袭时的第一顺序目标,加上不时的空袭,机会已经消耗殆尽,唯一剩下的两辆坦克,被安排在身后三公里的地方,严密防守前往旧总督府的关键位置。

直到机动装甲群突击到距离街垒不到三百米时,一枚电浆弹突然从远处的高楼射出,赵小南抬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只在高出观察战场的鹧鸪。

被袭击的机动装甲抬起左手,似乎轻描淡写地用最厚重的臂盾挡住了这发致命的子弹。

赵小南突然觉得,这台机动装甲有些眼熟。

那些白色联盟装甲开始反击,但那台装甲却始终没有开火,直到距离一百多米时,她才终于看清那台装甲的编号和机身上的徽记。

赵小南脸色大变,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台白色机动装甲了。

准确地说,她没有亲眼看到,但却在韩兼非的要求下,在全息影像中看了那台装甲的战斗不下百次。

她所看的那场战斗,是发生在摩西监狱平台中的战斗,战斗的双方,正是韩兼非和这台装甲的主人——联盟王牌机师,威廉·格莱斯顿。

只是她没想到,敌人这次竟然直接把他给派出来了!

“撤!快撤!”赵小南对白山雇佣兵的首领大吼道。

但枪炮声太响,他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赵小南冒着弹雨冲过去,把正在射击的雇佣兵队长拉回掩体。

“什么事!”队长吼道。

“让你的人快撤!”赵小南焦急地说,“我们打不过他。”

队长用有些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这些天的战斗中,他对这个疯子一样的女孩有了深刻的认识,知道她绝不是那种因为敌人强大就丧失战斗意志的人。

“快去旧总督府,把梅姐带走!”赵小南用沙哑的声音嘶吼道,“这里守不住了,不管她说什么,只管走,如果她拒绝,直接打晕!”

队长看她不像开玩笑:“为什么?”

他探出头来看向对面,很快就有了答案。

在为首那个白色机动装甲的带领下,机动装甲已经杀入守军的阵地,那台装甲始终没有开过一枪,却直接使用两把拳刃,轻而易举地将一辆装甲车撕裂成几片。

士兵们试着用各种能量枪械和反装甲武器对这个白色幽灵还击,但几乎没有一次能够命中。

那台装甲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机动性在阵地中穿梭,淡蓝色拳刃所到之处,如同死神镰刀一般收割着士兵的生命。

“那是谁!”自从加入白山以后,这名雇佣兵队长第一次在战场上感受到恐惧。

“格莱斯顿!”

赵小南没有时间向他解释更多,直接转头向阵地后的车辆跑去,这里距离旧总督府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距离,她只能寄希望于守军能够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鹧鸪,我们在总督府集合!”她压低声音,对着通信器说。

雇佣兵队长很快想明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那是足以和所有白山雇佣兵心中最强大的雇佣兵王韩兼非一较高下的机师,是联盟舰队王牌中的王牌。

他本能地想要后撤,却在下一秒钟停下脚步。

“你快去总督府,”他在公共频道中喊道,“我们替你拖住他!”

赵小南跳上一辆悬浮摩托,没有升空,直接沿着公路疾驰而去。

雇佣兵队长目送她离开,用有些颤抖的右手拉了一下枪栓。

“就是今天了!”一串能量子弹从他的枪口喷射而出,向阵地中跳着死亡之舞的白色机动装甲飞去。

十分钟后,格莱斯顿中校停了下来,因为这处阵地终于再没有一个能够反抗的敌人。

他的脚下,是这些曾经阻挡了联盟ODST数日之久的顽强雇佣兵横七竖八的尸体。

他们或站或躺,全都死与自己悍不畏死的正面战斗中,没有一个人是背后中枪。

格莱斯顿的机动装甲默然肃立,似乎在向这些勇敢的战士致敬。

小队中其他装甲在他身边停下来,等待着这位王牌机师的命令。

“砰!”一团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子弹打在白色机动装甲的后脑上,迸射出一团火花。

格莱斯顿转过身,制止了举枪就要还击的队友。

那枚子弹是从侧后方的一处建筑中射出来的,普莱斯顿看到,端着枪向他射击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

老妇人使用的,是一把对机动装甲毫无威力可言的猎狐枪,那些火药发射的霰弹,也许只能对皮毛柔软的闪狐造成些许伤害。

“滚出我的院子,入侵者!”老妇人怒视这群白色装甲,脸上毫无惧色。

“她只是一个外来者,”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电子合成声音从白色机动装甲中传出来,“你们为什么要为她卖命?”

“我见过那个姑娘!”老妇人高声答道,“跟我女儿差不多大,她就是为了新罗松,而且说道做到,她就是我们新罗松人的执行官!”

她的声音很响亮,在已经平静下来的战场上,传出很远。

越来越多的天港市民走出自己的地下室,走到院子里,甚至有些胆子更大的人,直接走到街上,他们有些拿着武器,有些没有,很快,整条街道上站满了新罗松人。

“一群白痴!”格莱斯顿的单子合成声音继续说道,“她这是在利用你们来当做肉盾!被无耻的政客绑架还不自知!如果她不发动政变,又怎么会发生战争?”

“然后呢?”老妇人毫不客气地讥讽道,“新罗松的种植园、商人和人民,还要继续忍受你们这些联盟权贵的剥削?直到被你们榨干最后一滴血?”

格莱斯顿不再说话,他知道,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他没有办法直接说服这些耿直的民众。

“立刻散开,回到自己家里!”他转过头,对街道上聚集起的人群说,“不要试图阻止联盟的战争机器!否则后果自负!”

人群没有理会他的威胁,依然执拗地站在街道上。

在更远处,越来越多的市民听到或看到街道上的人群,开始走出家门。

很快,就连旧总督府门前的街道上,也站满了新罗松的民众。

梅薇丝站在旧总督府的露台上,身边放着那把反装备大枪。她微笑着向街道上的市民挥手,并接受他们的致意。

“所以,你现在让我在天港市几百万人面前,就这么灰溜溜的逃跑吗?”

梅薇丝回头看着刚刚冲进总督府,仍然有些气喘吁吁的赵小南说。

“那是轨道空降兵的机动装甲,”赵小南坚持道,“他们有短距离跳跃滑翔的能力,这些民众拦不住他们。”

梅薇丝摇摇头:“我亲眼目睹了格莱斯顿和韩兼非的战斗,对于他的恐怖,我比你更清楚,但我也从来没想过让民众替我阻挡敌人。”

说完,她转头看向一直被放置在她办公室中的直播无人机。

无人机飞起来,将摄录装备对准她,全球直播再次开启。

“天港市的市民们,我是梅薇丝·谢顿。”她的声音不光在电视中,还在天港市的市政广播装置中同时想起。

人群安静下来,静静听着她的话。

“感谢大家站出来,向联盟,也像所有反对我们的人发出新罗松人的声音。但我恳请大家,离开街道,回到自己家中,把战争交给应该承担它责任的人。”

“我恳求大家,珍惜自己的生命,无论今天过后会是什么结果,都不应该由新罗松的人民来承担!”

“所以,请大家回到家中,静静等待,我们每个人早晚都会死去,但绝不是今天!”

她的话音刚落,南方的天空中突然闪过几道明亮的光芒,紧接着,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在南方极远的天空中,四颗释放着璀璨光芒的流星划过天际,向着地平线下缓缓坠落。

流星的火光映红了整片天空,犹如无际黑暗中的一道曙光!


     其曾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经济报表”,亮点确实不少。三倡议是,倡议全行业进一步强化游戏防沉迷系统,控制未成年人游戏总时长;倡议深化对游戏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湖南环境生物职业学院学生 邹晴:现在跟妈妈住在这里,妈妈也比用几十年时间摆脱了绝对贫困,并且深刻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