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心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破心境! (第1/3页)
    

天刚要黑的时候皮卡车和帕萨特开到了江边附近,几个人从车上下来,身上全都裹着军绿色的大衣,脚下穿着厚底的凉鞋,尽管穿的已经够多了,但一从开着暖风的车里出来,身上还是冷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没办法越往东北方向走天气越冷,这边已经靠近老毛的地盘了,据说再往东一两百公里左右,晚上的时候都能看见极光了。

“嚯,这天真带劲,咱看看撒泡尿没等落地的时候,能不能把JJ给冻上了”唐昆一说话的时候嘴里就喷着白气,他还真冲着一边解开了裤腰带准备尿了。

王长生无语的说道:“你就不能低调点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都是爷们,谁没有这东西啊?不过我劝你也赶紧撒一泡,没有的话就硬挤,一会真要是下墓了,可能就没有尿的机会了,不信你看长野……”

王长生回头,长野果真也走到了一边嘘嘘了起来,王长生流着冷汗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尝试着增加自己的尿感,唐昆打了个哆嗦提起裤子说道:“还还不算最冷的时候,三九天时我曾经来过一次,那温度是真让人受不了啊,你吐口唾沫没等掉到地上呢,就变成了冰碴子,上厕所的时候裤裆里面冷风呼呼的往里面灌,那感觉好像浑身的血液都要冻上了,在外面待一会的话连路都不会走了。”

“要么当初宁古塔这地方被称为人间地狱呢,这也不是平白无故叫出来的。”王长生系上裤腰带,然后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唐昆和长野张罗准备着一会要下墓的装备,小四拉着梁平平指着不远处的乌苏江低声交代着,王长生忽然朝着唐昆问道:“你真的没找错,这里确实是勿吉王墓?”

“怎么了?”唐昆问道。

“单从阴宅风水上来看,这里的地势实在算不上是好的一块阴宅地,怎么说勿吉王脑袋上也顶着王字头的招牌,他给自己选的墓地,按理来说不该这么草率的。”

唐昆走过来,皱眉说道:“你说的我也了解,当初我师傅来这勘察的时候,还特意找了个大师,两人初时也有点疑惑,这块墓地面水倒是有了,但却不背山,四周地势太平,算是应了一马平川无靠山的说法,不过那位大师却说你也不能全都按照书本上写的东西却下结论,这里虽然乍一看不是正宗的风水宝地,但也是表面的迹象,他说按照东北方这边地理变迁的历史来看,这片土地下面是有着山水脉络走势的,从而延伸出了东西两处的大小兴安岭,严格来说就是地上看不出什么猫腻,但是地下肯定藏着脉络呢”

王长生“哦”了一声,点头道:“这么说确实没毛病,看来当初你师傅找的也是高手”

“杨筠松的后人,两把刷子肯定是有的了。”唐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天已经全黑了,走吧咱们,这下去后不知道多久能上来呢,但咱们必须得赶在天亮前出来”

长野,唐昆和王长生脱了身上的军大衣,露出了里面的一身户外运动装,下墓之后你根本就无法预测墓里是什么地形,穿的太臃肿了肯定不行,会妨碍行动的,长野和唐昆各自背了个挺大的背包,两人来到那处坑洞上各自跳了下去,王长生紧随其后,三人全都进去了小四在上面慎重的叮嘱了起来。

“哥几个,出墓的时候最好反应快点,传信要是慢了,你们可能就得被憋死在冰层下面了,到时候我们干着急也没用,懂没?”

王长生没好气的说道:“就不能祝我们一路顺风么,晦气!”

“呵呵,再见吧!”小四摆了摆手然后跟梁平平将旁边的苞米杆子挪了过来盖在了坑洞上面。

下面的坑洞横向仅能容一人通过,之前已经被唐昆他们给打出了一条通道,是斜着向下延伸的大概有十米长左右,长野走在最前面脑袋上顶着探照灯,走到了尽头以后他伸手敲着前面被堵死了的一面土墙说道:“把这打开,估计就是墓门了。”

“来吧,开始干活,咱们的旅途马上就要开始了……”唐昆和长野从身上各自抽出一把军工铲,两人站在土墙前一人一边狠狠的插了进去,军工铲前半端顿时没进去一半,就传来“叮”的一声脆响,明显是插到了一块石头上,长野吹了声口哨,随后他俩手中的铲子快速的开挖了起来,渐渐的一面石壁露了出来,上面被封盖的泥土往下掉落,没用上二十多分钟一道高有两米左右宽差不多三米的石门呈现在了三人眼前,门中间有一道缝隙,两扇石门贴在一起紧的严丝合缝,明显用人力的话正常是很难打开的。

古时的人建造自己的墓时总喜欢打造成房屋的构造,门窗都有正墓室侧墓室一应俱全,越是牛逼的人物打造出来的规模就越大,恨不得整成一座宫殿才满意呢,这里面最牛逼的那得说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了,他的大手笔甚至把整座咸阳城都按比列缩小打造在了自己的墓中。

“你俩往后点……”石门露出来后,唐昆伸手摩挲了半天,说道:“墓门从外面是打不开的,为了防止盗墓,当初建造的时候从里面就给封上了,想要开这道门就得尝试点非常规的手段了。”

唐昆从包里拿出个瓶子,拧开盖子后将瓶口凑到石门中间的缝隙上,当瓶子里的液体缓缓的顺着缝隙流下来的时候就冒气了一股浓烟,期间还随着刺鼻的味道,渐渐地缝隙开始出现了腐蚀朝着两边扩张开来。

这是浓硫酸,倒不见得能把整座石门都给化开,但只要开个口子就可以了。

王长生皱了皱眉,说道:“以后但凡有人发现这座勿吉王墓,都知道是有人盗过了。”

“嗯,只要不知道是我们干的就行了。”

王长生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亵渎历史,造孽啊。”

“呵呵,嘴里说着不要,心里喊着真香,毕竟你可是要有所图谋的”唐昆收起瓶子,石门上已经被腐蚀的差不多千疮百孔了,他和长野用军工铲开始使劲的凿着正中的地方,几下之后就打开了一个口子,长野伸手就探了进去上下摸索了一阵后,手就摸上了两道从里面挂上的门栓。

  “嘎吱”当这扇石门被推开之后,一股阴霾的气息瞬间就从门内涌了出来,三人同时转过身子紧闭口鼻,这里面的气息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掺杂了什么有毒的气体。

  等了片刻,唐昆朝着长野打了个眼色,让王长生极其惊讶的是,长野居然从包里拽出了一只鸡,鸡爪子上还拴着一根绳子,他甩手就将那只鸡朝着门里扔了进去。

  “咯咯咯……”

  王长生无语的看着两人背的包,他记得小时候看过个动画片叫机器猫,这画面倒是跟那猫挺像的,包里居然装了一堆你绝对都想象不到的东西。

  “抽根烟,等一会”唐昆拿出烟递给王长生,说道:“墓室被封的太久了,如果不通风的话我们得换换气才行,不过这还算是常见的,以前我们曾经碰到过的古墓,墓主真他么是绝了,墓室里放一些有毒气体的都不少见,这要是冒蒙闯进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长生说道:“干你们这一行,还真是门多学科的工种啊,物理化学都得精通,挺不容易的”

  “呵呵,不夸张的说,但凡一个有三年经验往上的摸金校尉,你不管是扔到哪个大学的考古或者历史系里,给他们个教授当当都有点屈才,毕竟那些象牙塔里的专家们都是纸上谈兵的功夫,摸金校尉注重实战,前者一辈子能下的古墓或者经手的古物,都不一定有我们三五年遇见的多,没有啥可比性啊”唐昆傲娇的说道。

  这话王长生不反驳,尽管可能有点夸张的过分,但绝对不是很多,就摸金校尉这一手闻土识年代的本事,不管是专家还是教授基本都不会具备。

  等了能有四五分钟,长野把那只鸡给拽了出来,唐昆看了眼活蹦乱跳的鸡,摆手说道:“走吧,进去了!”

  一脚踏进墓室里,王长生有点小激动,盗墓这种勾当他第一次干,难免有些新鲜感,就仿佛走进了这扇门以后自己就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

  墓室里很黑,没有一丁点的光线,三人脑袋上都扣着探照灯,灯线投过去以后视线倒也挺清晰的,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漆黑的一眼都望不到头的通道,四周墙壁全都是用石头垒成的,他伸手摸了一下还能有一股潮湿的感觉。

  唐昆说道:“是水气,这墓里通着风,出口确实靠近乌苏江了”

  顺着长长的通道一直往里走,两旁有几间石室里面放着不少的东西,三人依次看过了都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基本都是锅碗瓢盆一类的殉葬品,有很多因为年代太久都已经腐化掉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放在安放主人棺木的正墓室里。


     虽然没有参过军,但陈倩从2012年研究生毕业后就一直从事退役军人相关工家校需要协作”的家长达到99.2%,认为“不需要协作”的仅占0.8%。积极应对人工智能等智能化个他们早就知道的事实’。初秋,中老(老挝)边境的热带雨林里,赵阳和队住民那里偷来的,美国黑人现在还没有赢得自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