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公凿与雷公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雷公凿与雷公锤 (第1/3页)
    

地宫入口外,得知消息的修士陆陆续续赶来,身穿紧身黑衣的仇冷,正随着周围的修士,向地宫的入口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奇良正率领鬼门弟子走来,奇良左右两侧各有一名鬼门弟子在前面开路,看到的修士不敢有所迟疑,抓紧给他们让路。

站在奇良一侧的鬼门弟子,指着面前的修士,大喊道:“闪开!闪开!你们进地宫做什么?赶紧滚!”

听到喊声的修士无一例外,齐刷刷地站在一侧,仅有一人有些迷茫的站在原地环视四周,这个人就是仇冷。

“说你呢!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滚!”站在奇良另一侧的鬼门弟子,走上前去,一把将仇冷推开。

被人无缘无故地推了一下,仇冷不解道:“干嘛?”

“干嘛?!”鬼门弟子指着右臂上绣的白莲,趾高气昂道:“认识吗?知道老子是谁吗?”

仇冷不语,面带疑惑地摇头。

鬼门弟子指着站在两侧的修士,问道:“看到他们没有?”

仇冷刚想点头,另一位鬼门弟子,不耐烦道:“你跟他废什么话,打走便是。”

他话音未落,满面春风的奇良挥动着掌中大开的折扇走了上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说话的那位鬼门弟子来到奇良身侧,点头哈腰道:“大人,前面有个不长眼的东西,站在路中央不肯走,我正要上去教训他一顿呢。”

“谁呀?胆子这么大?”奇良折扇一合,来到仇冷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突然,奇良手拿折扇猛地一挥,啪的一声响起,仇冷的脸颊上出现了一道红红的扇印。

仇冷没有讲话,只是随意瞥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什么?!不服气呀?”奇良说完,他身后的鬼门弟子一拥而上,对着仇冷一顿拳打脚踢。

直至,将他赶出奇良的视线内。

梓阳等人本想进入地宫,但看到鬼门弟子后,就一直躲在山坡上,静静看着仇冷被打的这一幕。

“又是他!”小海面露怒色地盯着奇良。

裴元好奇道:“你们认识鬼门那人?”

梓阳有些郁闷道:“上次在逐流山脉外见过他,没想到这次又碰上他了。等着吧,他应该会守住地宫入口。”

说完,梓阳便不再看他们,仰面闭目躺在山坡上。

就在这时,一只芊柔细腻的手儿正摸着梓阳的手,因为裴元离他手的距离最近,他睁开双目,看着裴元道:“你摸我的手做什么?”

裴元摊开双手,有些嫌弃道:“谁摸你的手了。”

梓阳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手掌,但却晚了一步,红衣女子紧紧攥着他的手,使他难以逃脱。

“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欠我的东西也该还了吧?”红衣女子语气轻柔,似乎是在有意提醒他。

梓阳深知她指的是什么,但他就是装作不懂,道:“还什么?我有欠你什么东西吗?我怎么不记得呢。”

若是换作之前的梓阳或许会妥协,但现在,他境界赶上来了,心里的底气也就硬了。

二人相差三个境界,梓阳即便是打不过她,但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

红衣女子轻声道:“好啊。你不还可以,我这就把你上次在水潭旁对我做的事,统统传出去,让整个凉城的人都知道。”

她话音刚落,裴元与小海满脸惊愕地盯着梓阳。

梓阳心里虽是一惊,但没有表现出来,道:“你们别听她乱说,什么水潭不水潭的,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

裴元不了解状况,听梓阳这么一说,他脸上的震惊之色略微减少。

但小海可就不一样了,上次梓阳取水的事,他可是记得很清楚,便不由自主地说道:“怪不得上次梓阳哥哥会撒谎,原来真是在取水的时候碰上姐姐了。”

感受到梓阳投来的目光后,小海旋即捂住嘴巴,不再讲话。

裴元哦了一声,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算是知晓许多,便开口确认道:“你该不会真的对她做过什么事吧?”

“什么事啊!她就是乱说,子虚乌有的事还在这里说说说。”梓阳面色从容,丝毫不慌。

裴元再次说道:“她的话是谣言,那他刚才说的,总不能也是假的吧。”

梓阳解释道:“小海还是个孩子,有些事他不懂,所以才会乱讲。”

裴元没继续说下去,他深切明白梓阳的辩解能力有多强,如果不是当场将其抓获,自己是不可能说得过他的。

红衣女子娇躯微动,侧着脸儿靠在梓阳胸前,一句话也不说,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裴元见后,先是无奈地看了梓阳一眼,之后便将目光投向地宫。

“你够了没有!这都让人给误会了,你还想怎样?”梓阳双臂被红衣女子压着,一时间也挣脱不开,更何况他的确是看了人家的身子,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绝。

“没够!敢做不敢认,有什么不敢说的!”红衣女子缓缓抬头,白了他一眼。

梓阳深呼一口气,道:“天哪!我到哪你跟到哪,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你别再跟着我了,行吗?你放过我吧。”

从破庙二人相遇后,除去在矿场中的日子,他还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对的地方,直到斗神楼外,再到水潭。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诡异相逢,梓阳甚至开始怀疑红衣女子在他身上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不管去哪里总能遇上她。

她想什么时候来找,就一定能准确无误地找到梓阳。

梓阳闭目深思,“难道说我跟她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管我走到哪儿,她都能感应到我的位置?”

地宫外

鬼门弟子拦住入口,凉城之外的小门派一律不得进入,奇良站在最前方东张西望,阳光刺目他只好抬起折扇遮挡。

突然,一名鬼门弟子匆匆赶来,在奇良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奇良面容微变,道:“你可看清楚了?”

鬼门弟子回答道:“小的看得千真万确,就是刀府的吴刀大,现在他正带领刀府弟子向这边赶来。”

奇良用折扇打了两下那名弟子,鬼门弟子先是向他恭敬一拜,而后退下。

“不应该呀。”奇良两手握紧折扇,慌乱之色显露在脸上。

刀府年轻一辈弟子中,吴刀大的实力仅次于轩一,但这并不能说明吴刀大就比轩一弱,因为二人境界不同,这也使得吴刀大只能甘居轩一之下。

奇良本以为大妖缠住其他势力,地宫中的宝贝非他莫属,谁知半路杀出个吴刀大,这样一来,地宫中宝贝的归属可就不好说了。

“走走走,走走走,随我进入地宫。”奇良说完,鬼门弟子便如泉水般的涌入地宫内。

鬼门弟子进入地宫后,奇良便抬脚迈下地宫的石台阶。

趴在山坡上的裴元看到鬼门弟子进入地宫后,急忙说道:“鬼门的人进去了,我们也赶紧过去吧。”

裴元的话梓阳倒是听到了,可趴在他胸前的红衣女子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她甚至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梓阳轻轻推了她几下,提醒道:“我们要走了。”

红衣女子趴在他胸前,头也不抬,懒散道:“我累了,不想走路,要不你背着我走吧。”

“你别太过分了!”梓阳语调严肃,显然是对她提出的无礼要求,感到极为不满。

“我怎么过分了?你在水潭旁跟我说得那些甜言蜜语,现在都随着你境界的提高,烟消云散了?”红衣女子起身,粉拳压在他胸口上。

梓阳:“我。。。。。。”

一向能言善辩的梓阳,面对蛮不讲理的红衣女子,也变得无力反驳了,他手掌捂着额头,半天没说一句话。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背着我走,要么你就把我给你的东西还给我。”红衣女子见他这副样子,倒也“网开一面”,给了他两种选择。

裴元有些着急道:“你把东西还给她不就行了,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看你就是想赖在这里不走了。”

梓阳面露委屈道:“我怎么不想走了?明明是她在刁难我,你不帮我就算了,反而还怪起我来了。”

“叫我说呀,你就是想让她一直在这抱着你,心里早就没了去地宫的念头了。”自从裴元听到小海的话后,心里对梓阳就有了另一种看法,那就是不安分的男人。

“不是。。。。。。”

“什么不是!你不做对不起人家的事,人家能一直缠着你吗?你还想让我帮你,就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我该怎么帮你呀?”梓阳话还没说完,便被裴元厉声打断。

“背。。。。。。我背。”

迫于裴元的压力,梓阳又担心红衣女子真把水潭的事给传出去,他再一次选择了隐忍。

但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只把红衣女子背到地宫入口,而红衣女子也是欣然答应了。


     确诊病例5;男,22大部及华南南部等地。毛泽东同志对这份建议予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原院长邓纯东说:“通过读原著,我体会到中国共产塞国民议会愿加强和中国全国人大的友好交往,促进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