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骨铺路!(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白骨铺路!(第三更!) (第1/3页)
    

“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那个叫黑鸟的警察跟骆建芬汇报了一下,这个人虽然穿着警服,但从他跟骆建芬汇报的情形看,这家伙百分之百是735所的人。

“还有什么线索没有?”骆建芬追问道。

“要说线索,倒还真有一条。”黑鸟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叫林八旺的镇长已经逃了。”

“还真是人如其名,林八旺,真是只老王八。”我笑了笑,开玩笑道:“这只老王八费尽心机把我们骗进鬼洞,肯定也没想到我们就是为了这个鬼洞而来的吧?”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瞒着你的原因,演戏演全套,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容易相信你们。”骆建芬说道,“他一直以来都在诱骗外面的人冒险进入鬼洞,这也是为什么鬼洞外面有警察把守的原因。”

“我们还怀疑纳错河谷始终的人口跟这个林八旺也脱不了干洗。”骆建芬继续说道,“照片上的死者是从他手底下回去的,这个林八旺一定是为了鬼洞里的东西而这么做的。”

我狐疑地看着骆建芬,说道:“可是这个鬼洞我们进去过了,虽然里面确实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要说什么邪术之谜还真的不存在。”

许倩摇了摇头,说道:“表少爷,你忽略了一件事。”

“哦?”我看着许倩,有所期待,问道:“我忽略了什么?”

“蛇首女妖。”许倩不紧不慢地说道,“其实整个鬼洞中最大的秘密就是这个女妖,她是谁,是何许人也,我们只是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可能跟神秘的古藏教有关,但是她本身就是个秘密。”

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说道:“倩姐你说的对,这个蛇首女妖还真的是个大秘密,她背后牵扯着一个更大的未知,所以,你怀疑对方是冲着古藏教的传说而来的吗?”

“对方是何目的我不知道,但是跟这个古藏教恐怕是脱不了关系!”许倩肯定地说道。

“那么现在的线索焦点就又回到了这个玉佩上面。”骆建芬说道,“我们得搞明白这个玉佩到底有何玄机,为何能叫人离奇死亡又叫人死而复生?”

在现场没有找到多余的线索,黑鸟示意我们先去城里下榻,暂作休整,这个地方阴气森森,确实不利于我们休息。

不过,去市区的路途却比较远,大晚上开车得好几个小时,而且路上多有不便,道路上连路灯都没有。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行驶,除了淡淡的倦意之外,就只剩下了难以排解的困惑。

西藏是无数背包客心驰神往的地方,无数迷茫的心灵在西藏也得到洗涤和升华,但是关于出行西藏,有很多注意事项你需要着重注意,一旦掉以轻心,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后果,甚至于有些后果是你想承担也没有余力担当得起的。

有句老歌的歌词写道"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这句话不假,换句话也可以这样说,路边的帐篷你也不要随便进。因为在西藏,要是随便进入路边的白色帐篷,你就可能被要求娶里面的西藏姑娘。读到这里你也去有很多疑惑,但其实不难解释,这其实是与西藏的人物风情,风俗习惯有关。

我们开了一夜的车,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我就对路边出现的几顶白色帐篷感到十分好奇。巧的是今天路上碰到了许多穷游的旅客,我们也是很热情,就答应搭载他们一程。

我们说说笑笑,突然有一个白帐篷就映入了眼帘,我以为这是某个藏民居住的地方,于是就把车停在这附近,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朝着白帐篷出发了。

由于我和许倩她们不是同一台车,我们下车之后,她们虽然也感到好奇,但是没有直接拦着,以为我们是去路边解个手。在离白帐篷只有30米的地方,有一只藏獒冲了出来,幸好它栓在了柱子上。

“我去,这还有藏獒啊!”

这时候,车里面的许倩便开始阻止我,让我别进那个白帐篷。我问原因时,她一脸着急地说道,你可知道这白帐篷是用来干嘛的吗?这不是普通的帐篷,这是一个姑娘的闺房。

我诧异地看着她,细问之下才知道当藏族的姑娘到了十四五岁时就会把帐篷搭在一个美丽的地方,这个白帐篷是专门为她找未来的老公而设立的。要是男的相中白帐篷里的姑娘别可以和她相好,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有个小伙为了找到他的情人,就会驾着一匹马四处的游荡,要是看见了姑娘就开始说话,唱歌,要是看上了就开始表白。

有一些人就是白天用来观察情况,晚上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的甚至一整夜都不睡,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儿,就是为了找到她的意中人。

“林坤,你这有打算沾花惹草啊?”妲蒂瞪着眼睛,不怒自威地看着我。

我呵呵一下,立即服软,笑道:“哪有,我就是好奇,过去看看。”

所以在西藏地区要是看到了白色的帐篷,千万不能随便进去,除非你是为了找到自己的意中人。我们来一起说一说西藏这个风俗习惯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其实是在西藏白色帐篷是为马上要成为成年人的姑娘准备的,这个帐篷的作用是什么样的呢?

其实不难理解,其实就是提供一个为成年女子以及心仪该成年女子的男子提供一个相互交流感情,约会的场所,甚至于可以在这个帐篷里行男女之事,就算女方怀孕生下孩子,男方也是可以不用负责任的,女方也不会失望透顶,反而她们会因为自己具备繁衍后代的能力感到欢欣鼓舞。

“倩姐,你说这西藏的风俗是不是太开放了点,要是我刚刚一不小心走来进去,是不是就得失身于她了?”

“去去去,别没羞没臊的,还一不小心,我看你就是诚心想去。”许倩白了我一眼,说道,“这样的风俗习惯在西藏,现在还是存在的。因为,搭建白色帐篷没有什么过多的条件,只要年满14岁,并且有出嫁意愿,该女子的父母就会为她修建白颜色的帐篷。”

“啊,这么简单?”我倍感诧异。

“不过,也不是说男子是能随便进入的。风俗规定了如果进入了白颜色的帐篷,就得娶里面的姑娘,如果你不娶的话,就得为这家人放免费当三年的劳动力,去草原放三年的牦牛,少一天都不允许。”

“那我就有个疑问了,三年后这男的该何去何从呢?”我嘻嘻一笑,“三年朝夕相处,说不定回心转意了,到时候又不肯走了咋办?”

“假如三年后,回心转意想要迎娶,那么这三年免费的牦牛就能归他所有,但是三年过后,还是不改初心,那么等待他的结果就是能够回家。但是三年的光阴终究是不再有了。”一旁的黑鸟见我们聊得起劲,便过来插了几句嘴。

“哎哟,看不出来,还挺有感悟,是不是年轻的时候进去过?”我开玩笑道。”

“可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这胆子进去。”黑鸟说道,“这白色帐棚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进去,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敢进去,往往有非凡胆量的人才敢进入其中,毕竟面对凶狠的藏獒,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勇气面对的,要谨慎才最好啊。”

“警官,你这话可是言不由衷啊,要是想娶媳妇谁还会怕一只狗啊。”我继续开玩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进去过?”

“在藏族地区,这样的白色帐篷里面都是未出嫁的闺女,要是有人喜欢上这女的,就可以带上刀和牛肉进入帐篷,要是女子欣然接受这个男子的话,就可以和这男子一起畅饮,吃牛肉,一起聊天。”黑鸟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啊,这要是不愿意,要在西藏放牛三年,那可是耽误了大家的青春,大家的时间了。”

“明白了,寸金难买寸光阴,说到底还是时间成本的问题。”

“唉,我还有一个问题,要是进去的是个女游客怎么办?”我不怀好意地看着妲蒂她们几个,说笑道:“这旅途那么辛苦,加上西藏的高原反应,让人想要有一个地方休息甚至好好睡上一觉,这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也不能这样随便找一个地方休息,女游客要是不懂这个风俗闯入人家帐篷,那怎么办?总不能叫人当上门女儿吧?”

“哈哈哈,你还真幽默,要是一个女游客误入的话,那就麻烦了,先不说帐篷里的女子是否会怀疑你的性向有问题,那也引起了当地的一些轰动,而且进去的人大概也会觉得尴尬了。”

妲蒂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还贫嘴,看我不大众你的嘴!”

“林坤的话,话糙理不糙,确实是这样的,要是女人进了帐篷那可就成为了一个笑话!就算没有当上上门女婿,也会因此妨碍到女子的姻缘,被对方厌恶,然后像对待误闯的男子一样,在西藏放三年的牛,才能放你回到自己的地方,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各位女游客只需要谨慎一点的好。”黑鸟提醒道。

“是是是,警察叔叔说得对。”我附和道。

“这里我要提醒大家,风俗每个地方都有,而且每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在出游之前还是要仔细去做一下功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尽管是这样,也没有人看不起我或胆敢欺侮我。第三十六条 国家支持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防护技术创新和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记者:您认为创作过程搬迁工作的必要前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