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震惊全场的坦克操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震惊全场的坦克操作 (第1/3页)
    

华雄和罗瑜早已等候多时,让士兵吹起号角去通知对面山上的士兵放箭。本来吹号角是进攻的信号,但与对面山相隔太远,喊话可能听不清,所以以号角为命令。一旦号角吹起,就是放箭之时。

霎时间,箭矢犹如下雨一般从山上落。鲍信军马顿时损伤无数,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就损失掉一千多士兵。

“不要急,都给我冷静下来,围拢成方圆,举盾抵挡敌方箭矢。”于禁最先反应过来。他并没有因为中埋伏而慌张,士兵开始以他为中心慢慢靠拢过去,举起准备好的盾牌抵挡箭矢。

“叮叮当当!”无数的箭矢落在盾牌上面,虽然依然有一部分的士兵被击中,但是伤亡数已经逐渐降下来,在盾牌面前弓箭的威力被大大降低。

“于禁反应倒是快。”戏志才眼中露出欣赏的目光,但是他没有手下留情。

吕岱也说道:“是啊!”

“华雄将军、罗将军,下令抛下木头。”吕岱和戏志才下令道。

“得令!”华雄和罗瑜让士兵抛下事先砍下来的树枝和木柴,当即无数的木头从山上滚下来,但是木头都很轻,对鲍信军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鲍信看着敌军奇怪的举动,疑惑道:“文则,你可知敌军抛下木头是要干嘛吗?相对于这些东西,我感觉扔下石头杀伤力比较大。”

于禁细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大惊道:“不好,戏志才是想用火攻!”

话刚说完。

天空落下无数的火箭,带火的箭矢落在干柴之上,很快就燃烧起来,霎时间火光冲天,浓烟四起,盾牌能够抵挡箭矢,但是抵挡不了燃烧的火焰,正所谓水火无情,在古代最强大的兵种也无法与自然之力抗衡。

山谷下的士兵被烧成一片,惨叫声连绵不绝。于禁连忙大喊道:“快,跑到山上避火!”

没有被火烧到的士兵慌慌张张地往山上逃去,然而山地险要,远没有平地好走,哪能说上山就上山,数千士兵顿时乱成一锅粥。为了躲避无情的烈火争先恐后地逃到山上去,一旦乱起来就很容易出错。不少人在拉扯下跌倒在地,只是那么一会儿功夫,就被后面赶上来的士兵践踏得奄奄一息。

其实相对于火焰和践踏造成的伤亡,真正致命的是滚滚浓烟,浓烟能够使人窒息。士兵为了逃往山上,其实是因为无法呼吸,窒息的感觉可不好受。

半个时辰后,火熄灭了,烟雾也褪去。山谷之下的鲍信军马全军覆没,那三千名没有被截断退路的士兵早已四散奔逃。

“军师,敌军貌似已经全军覆没,还要下去查看吗?”华雄和罗瑜恭敬道。烟实在太大了,上面的人也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于是——戏志才下令继续放箭,这种趁你病要你命的好机会,他是绝对不会错过。

“华雄将军、罗将军,你们二人下去看看鲍信和于禁是否活着。活着的话,就把他们带回来。”戏志才觉得于禁是一名人才。如若没有死,值得他们招降。

吕岱跟在戏志才的话的后面,对华雄和罗瑜说:“没错。还辛苦二位将军了。”

“是,军师、吕尚书!”华雄和罗瑜亲自带人下去寻。当他们两个走到下面的时候,竟然闻到一阵肉香味,但是这味道让他感到恶心不已。

经过仔细寻找后,华雄和罗瑜总算找到鲍信和于禁。鲍信已经死去,被士兵践踏而死,甚至连面容都看不清。要不是他那一套显眼的盔甲,恐怕都认不出他。鲍信死得也是屈憋,最后没死在敌人手上反而死在自己人手上。恐怕他直到死的时候,都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

于禁也被找到了。虽然身上有被烧伤的痕迹,但仍有一丝气息,带回去或许还能救活。戏志才和吕岱决定将于禁带回去救治,待他伤势稳定了,就送回汝南让张机治疗。

经过这一次埋伏战,华雄和罗瑜对戏志才佩服得五体投地。本来罗策只是让他们准备好箭矢对付敌军,但戏志才和吕岱让他们提前上山砍伐树木,准备好柴火。刚开始他们两个也不懂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现在总算明白是要用火攻。要是没有火攻这一手,恐怕很难让鲍信军全军覆没。

这一次埋伏战,鲍信军逃跑三千兵马,剩余的七千兵马全军覆没。大部分人不是被烧死的,而是窒息而死,而且罗策军一兵一卒都没有损失,可以称为极为罕见的大获全胜。

华雄、罗瑜、戏志才和吕岱埋伏鲍信军使用火计。另一边的管亥、周仓和陈登三人也是使用火计,而且他们的火计更为彻底壮观。

“陈登,我已经按你吩咐布置,接下来应当怎样做?”管亥大大咧咧地道。他乃粗人一个,也不介意陈登是罗策新收的降将。他和周仓也是刚投靠罗策,准确来说,他们在罗策麾下都是新人。所以想要在这一次战役中,要好好表现才行。

“辛苦管亥将军了。现在我们只要静待张超军到来即可。一会儿要将他引到纵火地点,然后方能点火,否则无法给他造成重创。”要是对付陶谦军,陈登还会手下留情,但对付张超他就不会有那么多顾虑。

“应该怎样做才能将张超军引诱到纵火地点?”周仓问道。周仓性格与管亥截然不同,他比较内向,平常话很少。

“一会儿还要两位将军演戏给张超看。张超无勇无谋,但好大喜功。他麾下将领臧洪倒是颇有勇力,是一位不错的将领。二位将军在与其对战时,还需小心谨慎。届时对上张超军,我军出战只许败而不许胜。”因为广陵郡隶属于徐州,所以陈登对张超及其麾下武将还算了解。

“为何只许我军败而不许胜,这样岂不是长了敌军威风,弱了我军士气?”管亥不解道。让他上阵奋勇杀敌可以,但让他故意败给敌军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我知道管亥将军和周仓将军勇武,但是张超军兵多,而我军兵少。要是正面交锋的话,必定吃亏。所以方才需要二位将军诈败,将敌军引到纵火地点,这样方才能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陈登耐心解释,他陈氏一族在徐州虽然是大族,但也没有因为管亥和周仓是黄巾出身而看不起他们,这或许是受了罗策的影响。

周仓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此话言之有理,我等应当以引诱张超到纵火地点为首要任务。”

“既然周仓都认同,那我们就这样做吧。”管亥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周仓和陈登都认为要诈败,他也只能听从。

半个时辰后,探马来报,张超大军已经来到即丘附近。管亥和周仓立即带领兵马前去迎战。

两军对阵。

管亥和周仓来到阵前挑战,鲍信看到罗策军充满匪徒的气息,列阵东倒西歪,一点也不像正规军,不禁有些愕然。在他印象中,罗策的军队应当是战力彪悍,队列整整有条,令必行、禁必止才对。但可是,眼前的大军恰恰相反,像个杂牌军似的。

其实张超误会了,管亥和周仓投靠罗策的时候,就带了三千兵马。现在他们麾下六千兵马有一半都是他们原来的黄巾军,所以才会看起来军纪散漫,连个正规的阵型也列不出来。也正因为如此,罗策才会派他们去布置火攻,真要上阵对战张超的一万五千人大军恐怕是凶多吉少。

在张超身旁的臧洪疑惑道:“主公,这莫非是罗策的疑兵之计啊?罗策的军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应该不是。我听说在彭城一带有黄巾余孽。你看这些兵马,流里流气的,看上去更像匪徒。我想应该就是那黄巾贼,恐怕这些黄巾贼听闻罗策攻打徐州,不敢抵挡,所以投靠罗策。”张超难得聪明一次,这回还真被他猜对了。


     当年,天门市对烘干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如今,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养生大军,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养生来、高斯……教培机构排着队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举办宣讲会。23日,新增感染者家究报告应该得到维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