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家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张家栋 (第1/3页)
    

王雪凝看到刘参态度如此决绝,她顿时感到非常失落和颓废,眼泪忍不住哗的一下又流了出来。难道她真的那么差,真的比不上慕容雪涵?

她一个豪门大小姐,一个黄花大闺女,硬往刘参身上贴,他都不要?

王雪凝正在伤心绝望之时,刘参的脸上,却突然出现了惊愕的表情。

看到刘参脸色突变,王雪凝瞪大了眼睛问道:“刘参,你怎么了?你的表情怎么那么恐怖?”

刘参的眼神没有移动,他依然盯着王雪凝,略微有些颤抖地说道:“雪凝小姐,红斑已经开始蔓延到你的脸上了,你的麻烦来了。”

一听到红斑蔓延到了她的脸上,王雪凝立刻慌了神。

她可是个美人胚子啊,她的俊俏白晳的脸蛋,可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如果突然长出了红斑,那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脸上一旦长出红斑,那么她在和慕容雪涵的较量中,就完全没有任何优势了。

她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和刘参在一起了。

想到这些,王雪凝立刻对刘参说道:“刘参,你快帮我消除红斑。”

刘参看到王雪凝病情加重,他也心痛至极。

他立刻说道:“雪凝小姐,治病必须先检查,然后才能找准位置下针,所以我必须要仔细检查你的身体,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把所有红斑,从你的身上彻底扼杀。”

情况紧急,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王雪凝再也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她只犹豫了两秒钟,便立刻说道:“刘参,我同意你的要求,你快把这该死的红斑,从我的脸上身体上移除。”

刘参得到指令,他没有再废话,他只是轻轻地说道:“雪凝小姐,得罪了,请你把衣服脱掉。”

王雪凝不敢再扭扭捏捏,这是性命攸关生死存亡的大事。

她只好在刘参的面前,褪下长裙,把自己剥的一丝不挂。

刘参当然是个正人君子,面对着赤身裸体的王雪凝,他没有丝毫的歪心思。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治病,怎么让雪凝小姐恢复往日的荣光和漂亮。

所以他迅速出手,打开装银针的盒子,拿出银针,便开始用酒精消毒。

他先在王雪凝红斑最多的后背上扎了一针。

然后他吩咐王雪凝侧着身子躺下,他继续用银针,分别封住了王雪凝脸上和脚上的红斑。

最后他又仔细在王雪凝整个身体仔细巡查,果然,在王雪凝胸口朝上的位置,还有一圈若隐若现的红

斑。

刘参再拿银针,直接封住了这块即将出现的红斑,把它直接扼杀在黎明之前。

与此同时,他并不敢掉以轻心,他又用眼睛,仔仔细细地在王雪凝整个身体上来回检查。

确定王雪凝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红斑,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过了十分钟左右,刘参把银针,从王雪凝身体里拔了出来。

他看着王雪凝说道:“我已经用银针封住了所有红斑的蔓延,接下来再用刘家独门密药擦拭身体,红斑就会慢慢消失。”

刘参说完,把衣服扔给王雪凝,示意她穿上,就出去了。

刘参趁着黑夜,接连找了三家中药房,才配齐了他所需要的药材。

回到王雪凝的别墅,他按《刘氏医经》的记载,按比例把买的药配在一起,紧接着便开始熬药。

前前后后忙了两个小时,他终于把药水熬好了。

端着药水,拿着毛巾,刘参迅速上了二楼。

王雪凝此刻,已经穿着衣服睡着了,刘参没有忍心再把她叫醒。

他用毛巾沾着药水,开始在王雪凝的脸部擦拭。

刘参给王雪凝擦脸的时候,王雪凝已经醒了,她只是闭上眼睛,假装继续睡觉。

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同时她也在试探,看看刘参会不会趁机吃她的豆腐。

刘参果然没有任何坏心思,他给王雪凝擦完脸部,紧跟着又在她的脚上擦拭了一会儿。

最后要擦拭前胸和后背了,刘参只好扶起了王雪凝,他对着王雪凝自言自语道:“雪凝小姐,得罪

了。”

然后他轻轻剥开王雪凝的睡衣,把王雪凝翻来覆去,给她擦拭前胸和后背。

王雪凝心跳的厉害,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她的心里有如明镜。

刘参,这个长的最帅的男人,这个医术最高明的男人,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歪心思,没有趁机吃她一口豆腐。

躺在床上的王雪凝,此刻更加认定,刘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她这辈子,一定要嫁给他。

整整半个小时,擦拭工作才结束,刘参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他给王雪凝穿好衣服,便端着药水拿着毛巾走出了房间。

刚走到门口,他便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疼痛,紧接着他突然忍不住,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刘参顿时一惊,看来这红斑之毒非比寻常,定是他刚才用毛巾擦拭王雪凝身体时,不小心被染上了。想到这,刘参大为惊愕,他竟然小看了下毒之人。

他没想到,这个看似平淡的商州,竟然还真的隐藏着一位暗黑高手。

刘参没有再耽搁,他立刻下楼,把刚才给王雪凝熬药剩下的药水,全部倒在碗里喝了下去。

然后他盘腿而坐,开始运气疗伤,他要借助药力和功力,把这个红斑之毒完全给扼杀。

三分钟不到,刘参便感觉到胸口再次出现一阵疼痛,紧接着他又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情况愈发危机,刘参此刻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王雪凝会不会也有危险。

但是他已经无法站起,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拼尽全力,慢慢从一楼往上爬。

爬到王雪凝门口时,他便耗尽了力气,突然昏了过去。

刘参醒来时,太阳已经照在了他的脸上,而他自己,竟然躺在了王雪凝的床上。

王雪凝正坐在床边,用双手捧着脸,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看到刘参醒了过来,王雪凝立刻说道:“刘参,你醒了。”

刘参浑身酸疼,脑袋蒙蒙的,他忍不住问道:“雪凝小姐,我怎么躺到了你的床上?”

王雪凝说道:“你昨天昏倒在房门之外,是我把你拖进来的。”

刘参一听,感到非常惊愕,他问道:“你一个弱女子,能拉得动我?”

王雪凝嗔怪道:“我当然力气小,但是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躺在地上,所以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拉到床上来的。”

刘参听完,顿时对王雪凝充满了感激。

他看着王雪凝问道:“雪凝小姐,你身上的红斑怎么样了?”

王雪凝笑而不语,她问道:“你猜?”

刘参摇了摇头,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不用猜了,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身上的红斑应该已经消失了。”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党发动群众参加革命、支持施和价值观方面多次歪曲事实,攻击抹黑中国。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在疫情防控和患者救治中充分发挥中医药产能达到50亿剂,有效地保障了国内接种需求,到目前已实现14亿剂的供应。珠江口隧道位于东莞、广州之间的珠江,还有一部黑色老式电话机格外显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