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早知如此》。

现在总算也已明白了伍先生的计,所以他呼吸的声音也跟别人不

去往落基山脈有二個選擇。

一是直接往西,穿過長靖王國,然后拐入撒拉王國,就可以進入落基山脈,另一條路,現在往北,穿過長靖王國再折向西,同樣可以進入落基山脈。

當然,也可以一直往北,也能進入落基山脈,只是這樣的話,將穿越遙遠的距離才可以進入,而且中間還需經過數個王國。

沈深決定現在往北,穿越長靖王國之后,再折向西,進入落基山脈,雖然這個選擇還是有些距離,但卻遠離了撒拉王國,在安全上比較有保障。

再次拿出了一枚戒指遞給了木沐,戒指中裝了二萬中品源晶,還有不少煉氣境修煉的丹藥,甚至凝碧丹都放了二顆。

“少爺,這太多了,上次你給的源晶和丹藥都沒有用完。”

木沐有些惶恐,這樣的財富,是他從小到現在都沒有見過的。而且,根本沒有人,對自己這樣和顏悅色,這一刻,木沐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會發生根本的變化。

“你天賦不錯,就是缺少了修煉資源,現在既然跟了我,當然要快速提升修為,修為低了,什么事也辦不成。你要記住:你想幫我,那就努力去提高修為。”

沈深很看好木沐,期待這些修煉資源,能極大提升他的境界。

木沐點了點頭,不再推辭戒指。自己不善言辭,以后就以行動回答吧。

按照沈深的吩咐,木沐又出去了一躺,采購了一些食物和調料,雖然煉氣境修士可以通過辟谷丹解決食欲,但時間長了還是有些乏味。

此去落基山脈,兇獸少不了,多準備一些調料,到時候可以享受燒烤美味。

咸寧城的一切事務都已經辦妥,再沒有了未辦事項,沈深和木沐二人出了北城門后,一路往北而行。

長靖王國地形狹長,往北又略為彎曲向西,這正好符合沈深的行經方向,二人也沒有緊趕慢趕,反正有的是時間。

一路上,木沐沒有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只要休息之時,都努力提升修為。

現在有源晶有源晶,有丹藥有丹藥,而且,自己的安全,更得到了充分的保證,一天天過去,木沐的修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突飛猛進。

看來一直以來缺少修煉資源,實在困頓了他太長時間。短短一個月時間,木沐的修為就提高到了煉氣后期七重境界。

沈深沒有修煉,半步凝基的根基也越來越扎實,一路率性而為,心胸更為平靜,視野也越來越開闊。

雖然境界沒有提升半分,但沈深知道,自己的實力依然在緩慢的提升中,這是一種直覺。有時候一味苦修,卻并不能收獲預期的目的。

又是一個月后,木沐的修為到了煉氣八重,進展可謂神速,沈深卻知道,這只是他厚積薄發而已。

在大量修煉資源的堆積下,以木沐天賦和一直以來受到的壓制,想不快都不行,至少要到煉氣巔峰,速度才會緩慢下來。

沈深沒有太多關注木沐,依然按著自己的計劃從容而行,半步凝基境界已圓滿的沒有任何缺陷,只要一個時機,就可以晉升凝基。神識伸展之下,大約一百里方圓范圍內一目了然,這讓沈深又驚又喜。

一般凝基后期才有這么遠的距離,自己還未晉升凝基,就達到了這樣的目標,看來自己二世為人之后靈魂的融合,已經差不多完美。不知道晉升凝基之后,神識又能拓展到多遠?

小狐還是老樣子,跟在沈深后面,整天在肩膀上跳來跳去,一到休息之時,卻跑得無影無蹤,只有聞到了烤肉的香味之后,才會突然跳出來,也不知道它藏在哪兒。

“少爺,我去獵一頭兇獸回來,今天就在這兒休息了。”

在一處茂密的樹林邊緣,沈深二人一獸找了塊干凈的空地停了下來。

小狐吱吱叫著,也一塊跟著木沐遠去。

這一段日子,小狐跟木沐也玩得很樂,算是徹底認可了木沐的存在。沈深則找了一些木材,取出一些調料品,準備好了燒烤,就等著木沐帶兇獸回來了。

在落基山脈,要吃一頓烤肉,那是最簡單不過的事了。山脈中到處都是小獸,而且品種繁多,口味各一。

很快,一只穿山甲被洗凈放在了架子上。這是一種弱小的兇獸,甚至還算不上是一種兇獸,只是一種動物而已,體型卻十分巨大,足夠四五個人飽餐一頓,味道十分鮮美。

烤到一半的時候,沈深神識當中出現了二個修士正往這邊過來,二人都是煉氣巔峰修為,散修裝扮,看來是聞到了烤肉香味才過來的。

沈深不以為意,木沐卻有些緊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主公,你不是曾經說過一個叫甘寧的人,非常熟悉水軍戰法,而且有可能前來投靠你嗎?”程昱突然想起這件事。

“沒錯,甘寧的確是個好人選,但他要投靠劉表。我估計他會在劉表那里吃閉門羹,有可能會來找我,但是我也不太確定他會不會來。”羅策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歷史上的甘寧的確是在劉表那里效力了一段時間后才投靠孫權,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改變歷史的走向。

兩人正在思慮之際,突然有士兵來報,說有數百水賊來犯。此時,他們已經占領廬江港。

羅策和程昱聞言皆是大驚。沒想到他們剛攻下廬江沒多久,就有水賊來犯。他們還沒組建好水軍,廬江的防衛力量也不高,目前只有五千多兵力而已。

“你速去讓紀靈和梁綱集結士兵,前去廬江港準備迎戰。”羅策即刻下令道。

“是,主公。”那名士兵領命而去。

“仲德,你在這里等我,我去廬江港看看。”

“主公,水賊人數不少。您前去廬江港,恐怕會有危險。”程昱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

“哈哈哈哈,我征戰沙場無數,豈會怕小小水賊。仲德,你且等我得勝歸來。”羅策爽朗笑道。然后,他便動身出發。

羅策回去換好盔甲,騎上戰馬,去校場和紀靈、梁綱匯合。然后,他們三人統率四千大軍前往廬江港。

路途上。

羅策問道:“紀靈、梁綱,你們以往是否曾經遇到過水賊襲擊?”

“從未遇到過。廬江兵力眾多,水賊不敢輕易來犯。即使要搶奪財物,也只會在四周縣城搶奪。如今突然來襲,恐怕是得知袁術已死,廬江無重兵把守,所以才如此大膽。”紀靈和梁綱分析道。以前袁術在的時候,廬江屯兵數萬,兵力只有數百人的水賊只要有腦子,都不會來犯。

“然我軍并不善于水上作戰,即使有比敵軍多出十倍的兵力恐怕也奈何不了他們。”羅策并不怕和上了岸的水賊打,只怕水賊看到他們會回到江中,這樣就毫無辦法了。

紀靈和梁綱聽完后,有些慚愧。他們兩個自稱沙場宿將。然而來廬江這么久了,也沒有想過訓練一支水軍,甚至連水性也不會。羅策剛來,就立刻下令造船準備組建水軍。如此遠見,讓他們兩個感到佩服不已。然而因為日子太匆忙。如今的水軍還沒成型,只有十多條戰船。大部分還是剛造好的,只有一些當地的士兵會操縱,其他士兵皆是不會。這真要在水上和水賊打戰力必定大減。

廬江距離廬江港并不遠。不到半個時辰后,羅策便率領兵馬抵達。他們看見廬江港已經被數百水賊占領,這些水賊裝備非常簡陋,也沒有統一的服裝。然而就是一支看上去這么業余的人馬也能夠將非常重要的廬江港給占據。不得不說,廬江的水上防衛力量還真是弱得可以的。

皆因袁術從來沒有考慮過向江東發展,也沒有想過會有水賊來犯,所以就沒有組建水軍的想法。廬江港對于他來說,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因此沒有著重防御。羅策也是因為一時的疏忽,才讓這些水賊有機可乘。

四千大軍在江邊停下,距離水賊一百來步。江上停了不少走舸,這些應當是水賊帶過來的。

“大膽水賊,竟然敢犯廬江。如今我大軍到來,識趣的趕緊下馬投降,否則就別怪我紀靈不客氣了。”紀靈拍馬上前喝罵,欲要以兵力鎮壓水賊。

梁綱也在馬上喝罵道:“沒錯。”

水賊看到有大軍到來也不慌亂,反而有序地慢慢從陸上退到船上,看上去紀律嚴明,一點也不像水賊的風格。

紀靈和梁綱看到水賊要逃走欲要追趕,羅策將他攔了下來,說道:“不用追了。我看這些水賊不簡單,進退有度,應該非常熟悉水上戰法。他們逃到江上,我們不是對手。”

“難道就只能看著他們逃跑嗎?”紀靈和梁綱感覺非常屈憋,明明比對方多十倍兵力,但就是奈何不了敵軍。

羅策上前查看,發現守衛廬江港的士兵雖然受了傷,但都是些輕傷,沒有任何戰死,不禁覺得有些奇怪。他站在江邊遙望,赫然發現這些水賊有些面熟。

突然,這些本該要離去的水賊又回來了。他們驅使船只靠岸,紀靈和梁綱立刻帶領兵馬護在羅策身旁,擔心水賊有詐。

平时他遇见这种事.还是削的脸,看来简直比那小

崎嶇的山林間,一人一熊正在翻山越嶺。

巨石氏族的駐地距離新手部落大約20公里左右,山路崎嶇,不大好走。

為了節省體能,一路上基本都是熊大在代替腳力,陳立本人合理偷懶。

一小時后,一片光禿禿的石山映入眼簾。

石山的海拔不算太高,不過因為山體幾乎都是光滑裸露的巨大巖石,植被稀少,所以反而成了附近最吸引眼球的一座山。

“這個氏族的人好像也有自己的建筑了啊……”

陳立眺望了兩眼,發現山上隱約可見一些有木頭搭建而成的棚子。

雖然不如自己部落的木屋,但也算沾了“建筑”的邊了。

“熊大,走,上山去!”陳立一指石頭山。

熊大會意,立刻朝著石山奔去。

才到山腳下,便迎面碰到了一隊巨石氏族的獵手。

這群獵手是外出打獵的,看到陳立騎著大棕熊出現的自家山門口,都是吃了一驚。

“是他!”

“他居然騎著吃人熊!!”

這些獵手都是前幾天目睹過陳立與巨石大王戰斗的人,一眼就認出了他。

可是看到他居然連棕熊都馴服了,還是無比震驚。

那可是吃人的猛獸啊,整個巨石氏族都恨不得除而后快。

上次毒殺棕熊的計劃被陳立破壞失敗,所有人都以為那是一次普通的搶奪獵物的行為,和他們以前搶別人獵物一樣。

誰能想到陳立居然沒吃掉棕熊,反而把熊給救活了,還收做了坐騎。

這可大大出乎了巨石氏族之人的預料。

幾個獵手當下緊張道:“不好!強敵來襲!快回去告訴大王!”

然后其中兩個獵手慌慌張張的跑了回去。

陳立見狀撇撇嘴,“我有這么可怕?”

一個人就能讓一群人嚇得回去搬救兵,這種事情恐怕也就只有他獨一份了。

“喂,你……你來這里干什么?這里可是我們巨石氏族的地盤!”

獵手小隊中的領頭人物喝問道。

語氣有點缺乏自信。

陳立淡笑道:“別緊張,我就一個人,不是來打架的。”

但他剛說完,熊大就立刻大吼了一嗓子,表達出了自己對巨石氏族的恨意。

頓時讓獵手們更緊張了,忌憚的看著熊大。

“不是打架?那你來干什么?”

面對陳立這種強大的人,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他還騎著一頭比他自身更加可怕棕熊。

眾人的恐懼都寫在臉上。

陳立不禁有點飄飄然。

這就是強者的威懾力啊~

“沒啥,就約個戰。你們大王在不在家?我要跟他面談。”他直接開門見山。

獵手們一聽。

立刻道:“約戰?我們大王的傷還沒好,不能接受!”

看樣子十分緊張他們大王。

陳立卻是愣了。

傷?

什么傷?

他好像沒有打傷巨石大王啊!

“啊,難道是……”

這時,他想起來自己當時為了救黑石,曾經倉促出手揍了巨石大王一拳。

那一拳力氣可不小,當場就把人鼻子打歪了。

巨石大王的痛覺神經比較弱,當時沒有什么反應,還和他大戰了一場。

但鼻梁骨被打斷的傷卻是沒那么快愈合,最少也得再過大半個月才行。

“這就有點尷尬了……”

陳立摸了摸下巴,一時有點不好拿主意。

巨石大王好歹是個英雄好漢,他就算再怎么想要吞并對方

下一刻,那两名同门来到了江景的身旁,道:“江景,我们在珠汶悬崖那边,发现了宝光乍现,好像是一个强大的神器。”

“我们两个人拿不下来,想要看你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得到那个宝贝。”

听到这话,江景一怔。

因为这些,是自己上一世已经听过的话。

这个时候,江景道:“这幻境,也实在是太逼真了吧。”

旋即,江景心中呼唤系统。

可是,那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却没有想起。

这个时候,江景一惊!

难道重生的一切,都真的只是自己的黄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早知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是造物者

圆润的樱桃

我是造物者

少辛

我是造物者

悦冬愁夏

我是造物者

连亚丽

我是造物者

博文

我是造物者

向微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