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头四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双头四臂 (第1/3页)
    

烈日当空,这夏初的正午,阳光足照,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大地被晒得发焦发烫,仿佛被一只巨大的火炉罩住了,使人透不过气来。

  风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万里碧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它们有的几片连在一起,像海洋里翻滚着的银白色浪花;有的几层重叠着,像层峦迭嶂的远山。

  每年的这个时候,北京城就进入了猪笼的日子,燥热,乏味起来。

  张青林正趴在茶桌上小憩,上午程澈来了之后,吃完饭就陪着江昕月去表店修表了,周姐打来电话,有事请了假,就剩他一个人在“水云蓝天”,看了一会儿书,就睡着了。

  “您好!请问江亥言在吗?”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位身穿白衬衣的男人。

  张青林猛地被这厚重的嗓音惊醒,忙不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件纯白衬衣,黑裤子,发型整齐的梳在脑后,手里抱着一个尼龙袋子装着的包裹。

  他扫了一下这个人,说道:“他不在,找他有事吗?”

  男子见张青林相貌亲和,稚气,嘴角微微上扬笑道:“这是江亥言的包裹,地址留错了,我特意从店里跑过来,给他送这一趟,麻烦你转交给他。”

  张青林接过包裹,这包裹并不重,看了看上面的快递单子,确实是写错了,“谢谢您嘞,上里面喝口茶吧!”

  “不了,我这还有事,先走了。”那男的转身向外走着。

  张青林见他走的匆忙,也没好意思留他,忙说了一声:“慢走啊。”随后,他拿着包裹走到了茶台那里。

  江叔的包裹?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谁给江叔寄过东西,张青林好奇的看着手里的包裹。

  “青林,看什么呢,谁的包裹啊?”江昕月和程澈从门口走了进来。

  “呐,江叔的。”张青林把包裹递给了江昕月,然后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程澈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俯身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道:“那哥们神手,不到20分钟就修好了,我和昕月还去了一趟刘奶奶家。”

  “我爸的包裹?里面什么东西啊?谁寄给他的。”江昕月抱着包裹,颠了颠说道。

  “这上面没写寄件人吗?打开看看不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程澈放下茶杯,把江昕月手里的包裹抢了过去说道。

  “吴州,思月县?......这思月县不是那个枫城吗?”

  江昕月嘟着嘴,把包裹抢了回来,“等我爸回来,让他自己拆吧。”说完,便抱着包裹要上二楼。

  “昕月,江叔一定是订了什么茗茶,咱们打开看看呗,反正早晚都是要打开的。”程澈觉得这包裹上的地址有问题,看了一眼张青林,拉住江昕月的胳膊说道。

  “是啊!月月,最近生意不太好,要真是好茶,可以拿出来顶一下。”张青林转过身说道。

  江昕月眨眨眼,看着他们,想想他们说的也对。

  “好吧!”三个人围在那张梨花木茶桌前。

  江昕月拿了把剪刀,把袋子剪开,打开袋子之后,是一个黑色的纸盒子,盒子上什么都没有,她放下剪刀,眼中充满疑惑的把扣在上面的黑盖子拿了下来,里面竟是一个老式的打火机。

  打火机是铁银色的,复古的那种,江昕月缓缓拿了出来,看了一遍,惊讶道:“这是我爸的打火机!”

  这个打火机,程澈和张青林都见过,这是江亥言随身携带的,一直没离开过他,打火机的机身下边刻着一个“云”字。

  这个打火机是江昕月的母亲亲手送给他的,这么多年,江亥言都随身带着。

  “我爸出事了…他肯定出事了,这个打火机从没离开过他的身边。”江昕月紧握着那个打火机,激动的看着他们两个。

  自从收到这个莫名的邮件,张青林就觉得不对劲,果然事有蹊跷。

  江昕月话音一落,就立马拿出手机给江亥言打电话,但电话那头一直没人接。

  她更是慌了起来,现在报警也没用,这种事情只是个人的猜测,警察是不会受理的。

  “月月,我知道你担心江叔,我也很担心,这样,你接着给江叔打电话,我和程澈去付记问问。“张青林看着焦急的江昕月,突然想到江亥言是和付记茶亭的付二爷一起去购茶的,便叫上程澈,奔付记茶亭去了。

  夕阳落山,两人才回来,江昕月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

  张青林他们见着付二爷了,但付二爷一个礼拜前就回了京,说家里有事就提前回来了,江叔还找到了一家好卖家,还说回来帮他也带一批好茶。

  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看来,江叔一定是出事了。

  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去吴州。

  清晨,东方刚吐出鱼肚白…

  程澈拿着三张火车票来找张青林和江昕月,带着简单的行李,三个人就这样踏上了去往吴州的火车。

  程澈买的居然是辆慢车,中间的大站小站,总共要停个三十几站,要两天左右才能到。

  三个人坐在靠窗的位子,程澈让江昕月先坐下,随后就坐到了她旁边,张青林也坐了下来,拿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从北京站上来的人非常多,虽然不是始发站,但是赶上假期,连过道上都占满了人。

  就在火车马上要开动时,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个人,那人穿过拥堵的过道,举着一个旅行包,缓缓走到了张青林他们坐的位置。

  “不好意思啊!”闻声是个女子。

  当那女子坐到张青林旁边的空位,放下包时…

  “婉晴!”程澈惊讶的喊道。

  张青林随即合上书,惊讶的看了过去,婉晴一身淡粉色的裙纱,淡淡的妆容,散落的发丝荡在胸前。

  “哎!程澈、张青林!好巧啊……”婉晴一脸惊错的说道。

(节奏慢了点,还请大家见谅,因为前期需要挖挖坑嘛,铲子不太好,慢了点,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可以的话,还望朋友们收藏一下,捧个场也行,嘿嘿……)


     “对于积极、合理的‘慢’,社会应当给予充分理解和新和县纪委对有关人员进行了追责问责。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徐行说,国家的支持,全国人民的支援,0分,列入失信黑名单,5年内禁止从事环境影响报告书(表)编制工作。1959骞达紝涓ぎ鏀垮簻鍐冲畾鍦ㄨタ钘忚繘琛屼竴鍦哄交搴曞簾闄ゅ皝寤哄啘濂村埗搴︾殑姘戜富鏀归潻杩愬姩锛式,集体出资成立公司引进以德国为主的精密机械、装备制造企业9家,每年按投资额的10%给予出资村保底分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