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子缔剑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赤子缔剑心 (第1/3页)
    

“额?”小丫鬟看见是内裤,脸色有些难看,可是当她见戒花一脸的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就接过内裤。

不管怎么说,戒花是马家的客人,她这个做丫鬟的,还是不要得罪了。只是入手那感觉,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她仔细查看了之后,羞红了脸,连忙把内裤没入水中,揉了几下。

戒花见状,也没有多想,就对着丫鬟道:“姐姐,你洗好了,记得还给我,我要修炼,你送到我的房间里来!”

戒花说完就走了,留下小丫鬟一个人呆在原地。

戒花把这一种内裤交给她洗,还要让她亲自去他的房间还给他,他想干嘛?她该不会想要她吧?

他不是天龙寺的和尚吗?怎么会是一个花和尚啊!

燕无双见小丫鬟没有当场发火,很是失望,琢磨着该怎么样加把火。

早饭还是馒头配咸菜,燕无双强压着怒火,语气尽量温柔的对着小家丁。

“小施主,这个你们家老爷平时都是这么节俭,早上也都是吃这些的吗?”燕无双极力控制着自己,没有去摔筷子。

“不是啊!”小家丁摇头。

“那你给我们准备这些是什么意思?”燕无双不悦的看着小家丁。

“你们和尚不都是只喜欢吃这些的吗?”小家丁很是认真的问着,他说着指着戒花,戒花确实是吃的很欢啊!

屁,不是和尚们喜欢吃,纯粹的为了面子工程而已。要是化缘要大鱼大肉,一般百姓哪能舍得。

“你,算了,这件事就不说了,麻烦你转告一下你们家老爷。这个我们收服苏媚儿之后,还要赶路,路途遥远,可是身上却没有盘缠,希望他老人家,发发善心,给予一点赞助。”燕无双不了解这个世界,谁知道下一次到集镇是什么时候,外加别人要是不愿意施舍呢,他难道要去喝西北风吗?

“好的!”小家丁点头,随即走了出去。

“师兄,你怎么能跟马老爷要钱呢?”戒花很是不满的看着燕无双。

“我要钱怎么了?我又没有问你要钱,还是你觉得你马上要成为马家的人了,马家的钱,就是你的钱了?”燕无双很是不满的瞪着戒花,这小子,分不清自己是哪边的人是吗?

“师兄,你胡说什么呢,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怕师父知道,会罚你!”戒花又不是傻子,自然是清楚,这个钱财的好处。

“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再说了,我要的又不多,够我花几天就行了。”燕无双白了戒花一眼,这这个脑子,能够活到现在,确实是不容易。

“哦!”戒花一想也是,燕无双刚才确实是没有指明要多少银子。

不一会,小家丁就回来了,他一脸严肃的看着燕无双。

“大师,我们家老爷说了,你们佛门不是不在乎钱财这些身外之物的吗?你居然要钱,你该不会是一个假和尚吧?”

“你胡说什么呢!我师兄跟我都是天龙寺的。”戒花很是恼怒,直接瞪了小家丁一眼。

“小师父,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只是代为传达我们家老爷说的话,这话又不是我说的。”小家丁很是委屈的看着戒花。

“你——”戒花指着小家丁,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舍得了富贵,方能得富贵,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命中注定要失去的,他的守不住的。若是他执意这样,只会是失去更多!”燕无双说着站起身,缓缓往外走。

留下来也只是顿顿馒头咸菜,没啥意思,而且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好过。以他现在的修为,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九品,不过努力一下,还是可以赚到钱的。

买个房子,娶个媳妇,生个孩子,然后了此残生。

“嗯?忘记了,我身上还有痴心咒,结婚这件事暂时不能考虑。对了,那我若是找一个不喜欢的女人,跟她睡觉,噬心虫会不会还咬我呢?”燕无双忽然很是好奇起来,若真的可以,那他就不用害怕了。

在院子里,燕无双遇到了颜谭,她的身边跟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

“颜小姐,你别急着走啊!我带你去街上,给你买几身漂亮的衣裳!”

“不用了马公子,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颜谭一脸的不耐烦,以她的出身,就马硕这个条件,给她提鞋都不配。若不是不想惹事,她早就一拳送走了马硕。

一再被拒绝,马硕很是恼怒,他见燕无双盯着他,直接发火了。“你看什么看,你信不信你再看,我就让人把你的眼睛给挖掉!”

这个马硕一脸是衰相,又是马家的独子,看来这个马家,衰落是早晚的事情。

“子孙不义,钱财必将散尽,哎!马家算是完了,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散财童子!”燕无双画出一道灵符,打在马硕的身上,然后转身直接往外走。

“混蛋,你敢咒我们家,我——”马硕下意识的想要命人去打燕无双,只是燕无双脚尖轻点,飞上了院墙,几个闪纵间离开了。

颜谭见状,想了一下,立刻跟了上去,她是真的很好奇,燕无双的修为并不高,可是使用的法器好。并且所学所用,她是听都没有听过,甚是古怪。

燕无双离开镇子,前行了五六里路,随即停下脚步,转过身。

“颜小姐,你一直跟在我身后是何意?难道我的背影很帅,让你忍不住沉迷其中是吗?”

“我呸,你这个自恋狂,你这个后背有什么好看的,丑死了!”颜谭说着,从树上跳了下来。

“那你还跟着我干嘛?”燕无双有些不安,这个颜谭该不会打起了杀人夺宝的念头了吧?

真实的目的,颜谭自然是不可能说出来,她想了一下道:

“你昨天不是说我有血光之灾的吗?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该怎么破呢!”

燕无双闻言,很是认真的看了颜谭一眼,随即眉头紧皱。

“看面相,你这血光之灾是越来越近了。不好,你还是赶紧离我远一点,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才是!”燕无双有些惊恐的后退,他可不想被颜谭给牵连。

“不是,你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到底该怎么破啊!”颜谭下意识的追了上去。

“你别缠着我,不然会害我一起倒霉的!”燕无双说着,双手掐着手印。

“仙人问路!”

燕无双的面前出现一个大红色的女字,这字还是加粗的。

“果然,我猜的没错,跟你在一起,我肯定是要倒霉的,你离我远一点!”

“你用的这是什么法术啊!是不是可以侧凶吉,运程啊!”颜谭很是好奇,她也可以看到那大红色的女字。

“这个以后再跟你说,反正你现在要离我远一点,我再给你一张逢凶化吉的灵符,你自己多保重吧!”燕无双说着,丢下灵符,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脸上络腮胡的中年男子。他肩膀上扛着九环刀,配上额头的刀疤,很是吓人。

燕无双下意识的转身,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他苦涩的一笑。不知道何时,他们已经被人给包围了,十几个人,有好几个修为都超过了他,看样子他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该死的颜谭,都跟她说了,离他远一点,还非要跟着他,简直就是一个祸害,害人精。

“那个,你们是来找她的吧?我跟她不熟,那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燕无双举起双手,示意他没有恶意,人畜无害。

“戒色,你怕什么,我们一起联手,杀了他们就是了!你不有法宝的吗?赶紧拿出来!”颜谭说着,取出长刀。

燕无双闻言,忍不住骂娘,本身那络腮胡男子面无表情的,看样子是不在意他去留的。一听说有法宝,眼睛都亮了,直接挥手,几个人向燕无双围了过来。

真她娘的邪门,一个个都是缺心眼,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是幸存者偏差的原因?死去的他都还没有遇到,又或者这些人是命不该绝,现在还没有到该躺尸是时候是吗?

算了,现在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燕无双取出长剑,默运灵力,剑身上发出耀眼的雷电以及寒气。

“雷电跟寒冰属性?这长剑不错,我要了!”络腮胡男子很是满意,这属性,这品相,即便不是极品灵器,那也差不到哪里去。

“兄弟,佛家讲究止戈,而非大开杀戒。小僧乃是天龙寺宝象座下弟子戒色,你若杀了我,我师父定然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到宝象的名字,络腮胡男子有些为难,毕竟双方的实力确实是相差很大。而且燕无双居然能够拿出这个级别的灵剑,那肯定是备受宝象重视,给他报仇是很正常的。

“戒色,你怕什么,我们联手,他们打不过我们的,我们直接杀了他们就是了。他们作恶多端,死有余辜!”颜谭很是不满的瞪了燕无双一说,觉得他实在是太怂了,她要是有钵盂傍身,早就下手了。

该死的,真的是猪一样的队友啊!

果然,络腮胡男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大手一挥。

“杀了他!”

“慢着!”燕无双举起手,示意他不会攻击。

“你还想说什么?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没有选择,必杀你!”络腮胡男子琢磨着,他就算是放了燕无双也没用,所以要杀他,就赌宝象不会知道这件事。

“兄弟,我观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怎么?你是想说你可以杀死我是吗?”络腮胡冷笑,他可是六品的修为,解决两个人还不跟玩的一样。

“不不,我观众兄弟眉宇间晦气缭绕,想必是兄弟们最近诸事不顺。若是兄弟们相信我,我可以给兄弟们指一条明路。”

“是吗?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络腮胡身边一个穿着战甲的男子,忍不住问了,他受够了这一种逃亡的生活。

“你等一下,我给你们算一下!”燕无双说着准备掐指盘算,颜谭见状,很是气恼。

“你废话真多,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怕死的人,啊!”颜谭说着怒吼一声,双手持刀,冲向络腮胡男子。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是没用的,面对颜谭全力的冲刺,络腮胡男子身子一闪,下一刻,他就到了颜谭的面前,右手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举了起来。

“呜呜!”颜谭下意识的挥刀砍向络腮胡,络腮胡却是很轻松的夺下她的刀,然后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颜谭见状立刻去踢打络腮胡的胸口,络腮胡见状,冷哼一声。

“不识抬举!”

络腮胡男子给颜谭点了穴,封住了她的经脉,然后右手用力,颜谭呼吸不畅,她下意识的去扯络腮胡的手指,只是没有扯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呼吸不够,头脑有些晕眩。

“我去,她这么不堪一击的吗?”燕无双很是无语,单凭修为,他打不过颜谭,可是现在,颜谭一招落败,那他自然也不是络腮胡的对手了。

络腮胡见颜谭放弃了挣扎,然后把颜谭抗在肩膀上,直接转身离开。

“你要带她去哪,干什么!”燕无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络腮胡男子闻言,笑了笑,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的看着燕无双。

“她这么漂亮的美人,你说我会带她去干嘛呢?”

“混蛋,你快放开我!”颜谭想要挣扎,可是身子动不了,她很是着急。

“这——”燕无双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看着颜谭,很是不舍。可是他也清楚,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是络腮胡的男子,想要救下颜谭,只怕他还没有碰到络腮胡的身子,就已经挂了。

“行了,看在宝象大师的面子上,我就不杀你了,你走吧!”络腮胡说着,继续往前走。

他思考再三,还是决定放了燕无双,因为燕无双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他担心燕无双有杀招,那还是不拼命最好。

“慢着!”燕无双举手,示意络腮胡不要走。

“怎么?你还非要试试我的刀快不快是吗?”络腮胡男子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可是杀气却涌向燕无双。

刺骨的寒意,让燕无双打了一个寒颤,不过他依旧是决定赌一把。

“兄弟,你绑了她,可以为了钱财,但千万不能要了她的身子,不然你会有血光之灾的。”

“哦?你想救她,那你是真的不怕死吗?还是以为我不敢杀你?”络腮胡转身,冷冷的盯着燕无双。

“不不,兄弟你误会了,我这是为了你好。她乃是帝后,燕国未来的皇后,你若是执意毁了她的清白,是要遭天谴的。”


     依法依规严肃查处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未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但是,这并不必然意味着专业本的多家企业列入“实体清单”。(注21)学术论文:《Methods for Produci将举办采摘节,通过“休闲+旅游+销售”新模式,推进乡村振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