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赌场(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斗赌场(七) (第1/3页)
    

九里半高速公路管理分局南郊养护站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冷戎被这日头晒的眯着眼睛走进了养护站办公室。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长相帅气,一个清丽无比,这两人分别是苏轶和顾雨。

不大的办公室里突然挤进来三个人,让里面的工作人员有点讶异还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找谁?”一个身穿灰色短袖的男人在办公桌后问道。

冷戎举了一下证件。

“你好,您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对,我是这里的副站长。”

“哦,我们是来问一些事情的。

前些天,被车压了的那位环卫工人,他是在哪个路段作业出了事故的。”

“你们说的是老赵吧,他可真够惨的,你们可得把那些肇事逃逸的人抓住。

老赵被那些车压的根本不成人样了,他老伴去世的早,儿子前几年也肺癌死了,家里又没啥亲人,尸体被碾的在路上都弄不起来,都是我们几个拿铁锹才给铲起来的,太惨了。

就第一辆压他的那个大车司机,地上躺那么大一个人,我不相信他能看不见,他就算看不见,碾过去他能感觉不出来?”

冷戎看着有些激动的副站长,面色正了正。

“那是够惨的,我们会尽快调查清楚的。

您贵姓?”

“我姓刘,那个地方离这不远,我带你们去吧。”

刘站长说的没错,的确离的不算太远,从养护站一出去,向东800米,有一条专用道可以直接能到高速公路的边缘地带。

说是专用道,也只是土路,人走出来的。

不一会,刘站长便带着冷戎他们来到了现场。

“就是这。”刘站长指着路的中间说道。

此时高速路上的车辆不多不少。

冷戎看到了路面中间有模糊的粉笔涂抹痕迹,大大小小几个圈,显然画的是尸位和血迹。

虽然已经是很多天的事了,但天气热,粉笔画的人形圈内,还能看到一些暗色渗入地面的血渍和油脂混合的污迹。

他又抬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高速路中间是分隔带,有些杂草还有一些飞刮来的塑料袋。

他们站的这边,靠近路边的是一条不算高的波形护栏,还有并行的土路以及庄稼地,远处还有些郁郁葱葱长满植被的矮山。

一眼望去,离城市还是有些距离的。

冷戎转过头看着刘站长。

刘站长一直盯着路中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这一带,有没有人反应,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事?”

刘站长先是慢慢地摇了摇头,随后像是又想起了什么。

“我们每天就是正常工作什么的,没出现过啥特殊的事,就是路那边的北梁村,听说治安不太好。

同志,这跟赵师傅的意外有关系吗?”

“倒是没啥关系,我们就做下具体调查。

这样,您先回去吧,我们再到处走走。”

“哦,行吧,不过你们调查的时候,注意安全,这毕竟是高速,不允许翻护栏和穿行的。

唉,我们这里的环卫工人,每天也挺危险的,那些在高速上随便乱扔垃圾的人啊,真是间接害死人呐。”

刘站长走后,冷戎走到了波形护栏附近。

“苏轶,你和顾雨找找周围有什么可疑的。”

冷戎说完,则看向护栏板,但是上面并没有太明显的痕迹。

冷戎回想了下录像,根据录像里显示,赵姓环卫工人刚爬上护栏,迎面那个怪物抢夺了他手中的矿泉水瓶,然后将他推飞在了路面上。

然后怪物咬开瓶子,将剩余不多的水倒到身上,翻过护栏朝对面跑了。

从这段有点匪夷所思的举动,和野蛮抢夺水瓶来看,这个怪物是急需水的。

难道真的是鱼精?

“组长,您看这是什么?”顾雨从一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冷戎。

冷戎接在了手中看去,那是三枚指甲盖大小,有些圆润的灰绿色且有点透明的薄片。

冷戎拿手搓了搓,质地很硬,然后他将搓过的手指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一股强烈的鱼腥味直冲鼻腔。

“在哪找到的?还有没?”

“没有了,就那边的矮树杈上。”

冷戎一脸认真,顾雨觉着组长大概心里知道这是什么了。

冷戎看向远方,淡淡地说道:“看来被你说中了。”

“被我说中什么了?”

“可能真的是霸奔波儿。”

顾雨差点喷了。

“组长,要真是霸奔波儿,我感觉孙悟空不太好请啊!”

“请谁都不好使,还是自己靠谱,走!去那边。”

高速的另外一侧,也都是庄稼地,也同样有着一条细长的土路。

冷戎带着顾雨和苏轶,从那条土路往北边而去。不多时便看到一颗非常粗的,并且枝繁叶茂的大杨树。

树的不远处,立着水泥砌的指路碑,碑上几个大红字——“北梁村”。

从指路碑往前看去,一下便看到了村口。冷戎他们往村口走去。

顾雨发现,这村子的边缘还有一小片树林,枝枝叉叉歪歪扭扭,枝上还带着一些倒刺,树叶稀稀拉拉,不知道是什么植物。

再往更远的地方看,似乎还能看见一大片水塘。

没几步,冷戎他们便进了北梁村。

村落里的房子错落有致,院落也井然有序,保持着古朴的感觉。

从一些房子的建筑样式上还能看得出年代感,它们砖瓦皴裂,土院墙也有些崩缺。

而大多数的房子,像是建筑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墙体红砖被雨雪浸泡久了,变成了淡红色。

村子里的路上,不时还出现一些树木,可能跟这些房子的年岁差不多甚至更老,它们的树干都很粗大,长势旺盛。

顾雨还看到一些果树梨树结着果实,枝杈从那些院落中伸出。

冷戎很想找个人打听打听,但是时值中午,正是各家做饭休息的时候,所以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正在这个时候,临着路边的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了一个人,单手端着一盆水泼了出去,随后又进到了屋内。

冷戎一看,这屋子旁边立着个简陋的木牌,上面写着小卖部三个字。

冷戎几步走了过去,掀开防苍蝇的挂穗帘子,进到了里面,顾雨苏轶紧随其后。

屋子里只有一个木头架子靠着墙,上面的商品稀稀拉拉的。

摆的都是些方便面和水果罐头,还有一些糖果类的小食品,旁边是卫生纸矿泉水和一些香烟蜡烛毛巾和几瓶酒。

而这些商品的表面,从顾雨这个角度看去,落着一层灰尘。

刚才在外面泼水的男人看到进来人了,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打量了他们一番,问道:“你们要买啥?”

冷戎朝货架上扫了一眼。

“来卷卫生纸,再来一瓶娃哈哈。”

男人大概觉得进来的陌生人有些奇怪,但随后又觉得可能只是路过的,也没想太多,从货架上拿下来卫生纸和矿泉水递给了冷戎。

“一块五毛钱。”

冷戎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元递了过去。

男人去翻钱兜子,打算找钱。

“大哥,我向你打听点事。”

男人抬眼看来,一听要打听事,眼神里稍带着有些不耐烦。

“打听啥啊,我正要做饭呢。”

冷戎嘿的一笑,您别找钱了,我耽误不了您多少功夫。

男人眼睛一亮,把翻出的零钱又塞了回去。

“我们这村子能打听出啥事?”

“最近村子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儿?或者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

男人挠了挠后脑勺,“最近没听说有啥怪事啊,我是没见着啥奇怪的人。

不过我们村这几年吧,总有人失踪,这算不算怪事?”

“哦?失踪?没报过案吗?”

“报了,报了也没啥用,反正人怎么都找不到,一年失踪一两个,而且很邪门儿,都是女的。

我们村这边离水库不远,村里老人说,这些人可能被水库里的水妖抓走了。”

冷戎一笑,“水妖?是啥玩意儿?是不是长的跟霸奔波儿似的?”

顾雨在一旁惊了,霸奔波儿这个词,似乎变成了组长的执念。

男人也一笑,“您可真会开玩笑,我哪知道长的跟霸奔波儿一不一样呢。

这些都是村里的老人说的。

说很久以前,水库没建成的时候,是一片野水地,他们说有人见过那片水地里有精怪,专拖人下水淹死,然后吃掉。

要我说啊,这都是老人瞎编的,我反正是不信。”

“那除了这些,再没别的奇奇怪怪的事了?特别是近期的。”

男人歪着眼睛看着冷戎,眼神里带着一丝警觉。

“你们是干啥的?打听这些要干嘛呀?”

冷戎默默地掏出了证件。

男人立马从钱兜里找出了钱,塞进了冷戎手中。

“警察同志,你说你,要问就问呗,还整这出,让我犯错呢?”

冷戎嘿的笑了。

“我这不是觉得小村子看起来挺古朴的,以为村里的人,也应该更淳朴才对,没想到,还挺难往出打听事儿的嘛。”

“那就是误会了呗,我也不是不乐意说,我嫌麻烦嘛。

您刚才问我还有啥奇怪的事,其实真没有了,但是我自己看到过一件奇怪的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就我们村边上,有一个大鱼塘,承包给了一个外地人。你说他是外地人吧,咋的在这也有五六年了。

这个人岁数并不大,很少来村里,感觉深居简出的,反正每天守着他那个鱼塘。

按理说他开鱼塘就是卖鱼,可这几年里,我们从来都没见过他请人捞鱼往出卖,就好像他吃喝不愁,只是业余爱好一样。

平时反正村里跟他也没什么瓜葛,谁也不会多注意他和他的鱼塘。

突然有一天,就是今年的四月份,那会还不咋暖呼呢,我打算去进点货,早晨走的早,正好路过他那个鱼塘。

你猜我看到什么了,平时看起来只有那个外地人一个人住的房子,那门口挤了一堆白花花的、高高矮矮的人。

我当时以为发生啥事儿了呢,就下了自行车,定睛往那边一看,我的妈呀,那些挤在门口的人,都没穿衣服,个个都是光着身子的。”


     截至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3969件群众举报问题已基本办结,其中责令整改1131家;立案处罚“我告诉总书记,在搬迁之前,我们一家人住的是土坯房,睡的是土炕,吃的是苦咸水。下一步我们要多引进高科技农业,研究高科技农产品,把乡村振兴和五年前与丁宁交锋时,稚嫩的杜凯琹四局只得到了16分。2012年,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安徽在护生命的坚强战斗堡垒,成为受灾群众的主心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