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狼形器灵》。

千神機看著滿臉好奇的洛崖,隨后示意他坐下說。“千老,我已經成為了輪脈境修士,為何不能鑄造法相?太阿可是天生法相啊!難道我的天賦比太阿弱嗎?”

“你在輪脈境內不會鑄造法相了!”千神機的話仿佛雷擊般刺激到了洛崖。

姑娘,他就感觉,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呆在这个宁静的小城里,连.呼.吸.的空气中都充实着祥和安逸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甚至有些.沉.迷.在了这个没有多少压力的环境里。

他看见藏花从树上“摔”了下来血和激情,更须难得的一份沉稳

【酆都中央廣場議事廳】

在數不清樣式相同的屋子擁護下,有一座巨大圓頂建筑,建筑內,空曠的大廳中空無一物,只有正對大門那一尊雍容華貴的漆黑王座,和六尊鑲嵌進左右墻內,由金紅色絨毯包裹著的鑲金坐榻,每一排左右對稱,一共三排。最靠近大門的區域位置,則是整齊劃一的擺放了十把椅子。

這便是酆都的議事廳,本能夠容納幾十人的大廳,但在安逸的公會里,卻格外顯得大材小用。

透明的魔法玻璃制作而成的橢圓形頂部,此刻鮮活的陽光正從上方傾灑下來,除了腹地區域那座魔皇城堡和西邊平原上搭建的吸血鬼宅邸外,這里的一切都充滿了希望與生機,可以說與酆都二字格格不入。

南燭作為酆都元首,一向親力親為,什么事都沖在最前頭,早早的便坐在了屬于她,右邊第一位的座上。角落里的十把椅子上已經按照位分坐上了七位魔王,空著的位置只有,二位魔王——風仙,與四位,五位魔王——白堊和伊蕾娜。

沒過多久,門就打開了。

走進來的是一位看似十四五歲年紀的小女孩,穿著淺藍色的紗裙,她的眼睛圓潤而清澈,長長的睫毛就像結了一層冰霜,把她的眉眼修飾的極為晶瑩剔透,宛如生于冰雪之中的公主一樣高貴。冰藍色的頭發像是流動著淺淺光澤的冰川下流動的絲線一般光滑且柔順的披在小女孩的肩上,在她的頭頂兩側還長著一對袖珍而可愛的龍角。

這就是五帝之一的龍帝——龍葵。雖然看著只是個小女孩,體內蘊藏著的法力卻是極為的精純。

“好久不見,南燭姐姐。從東方群山飛回來實在有些遠,實在抱歉!”

龍葵看著南燭,鞠了個躬,小小的面容上抱著歉意,輕輕微笑著。

“辛苦了,小葵。”

南燭一如既往的平靜道,示意她坐在屬于她的右側第三排的位置上。

還未等龍葵入座,只聽得門外一聲喊叫聲。

“變異鳳凰!你的失察,為何要帶上我?”

妖帝梔子隨后而至,還未進來,便聽其聲。“嘭”的一聲踹開房門,一邊走著一邊意味不明的質問南燭。

南燭火苗般鮮紅的黛眉微的一皺,眉下的赤紅之瞳不屑一瞥,面露冰冷道:“中央不是你管么?敵人可是都進腹地了... ...白——老——鼠。”

“那是九尾天狐。”

梔子神色一冷,抬起頭朝著南燭走過去,一股粉白色的妖力驟然包裹住她的全身。南燭身上涌現出來的黑紅火焰迎了上去,改口道:“多了幾條尾巴的地上老鼠而已,還總妄想上天不成?”

梔子說不過,只能怒意滿滿的看著南燭,“你!”

龍葵就像個不諳世事的孩童般,忙走上前去勸解。

而藏身于角落的魔王則是一動不動的看著,有的眼中閃過愁容,有的眼中竟還藏著興奮,可見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常事了,就在這時,一位比龍帝高不了多少的少女,漸漸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她穿著一件極具西方中世紀特色的黑色禮服,鎏金色的頭發傾在她纖細的腰間。宛如一位高不可攀的貴族公主。這少女便是血帝——紅曲,不僅負責酆都外整個西方平原的安全外,還是個有名的萬惡資本家,她那建在西方平原上公館一般的吸血鬼宅邸,每天都有無數人類和其他種族,不遠萬里,拿著金銀財寶,奴隸牲畜,祈求她能夠賦予其永生的權力或者滿足其愿望。

畢竟在人類的世界上,神明那種東西,只有低賤的奴隸與受苦的平民才會信奉,更多的聰明人反倒更愿意與魔鬼做交易。

鮮明的陽光照在紅曲那雪白到異常的臉上,一雙鮮紅的瞳孔被普照到熠熠發光。那是張格外美麗無瑕的面容,但是,卻也是一點血色都沒有,就仿佛是用雪白的玉石精雕細琢的一般。

“嘿呀,又要打起來了么?”

紅曲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模樣,見狀轉而望向魔王席一方,“要賭嘛?各位,就賭梔子能不能突破極限,打得過南燭。最近我的宅邸又進了一批鮮美無比的貨物哦。”

“那我們一定會輸得連靈魂都不剩吧!”

坐在首席的一位魔王,青瑯玕像是被騙過好多次,最后逐漸成熟地苦笑道。

紅曲撩了撩頭發,輕言笑道:“我又沒有惡意,畢竟有福大家一起享,總不能養成你們人類貴族那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的毛病吧。”

“我賭,好久沒有見到活人了。”

話音未落,紅曲便是心中一驚,抬起頭朝著自己的身后望過去,瞬間從門外傳進來了血腥的惡臭味,連身為吸血鬼的紅曲都難以接受。

而那散發氣味的源頭則是此刻正重步走進來的一位男子,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正邁著格外沉重的步伐,緩緩走近。

極為旺盛的濃厚眉毛,漆黑無光的深黑色瞳孔,古銅色的皮膚散發著剛毅與霸道,即便此刻面露淺淺的微笑,卻依舊渾身充滿著殺氣。

五帝中最為無情的一位,幽帝——禍不單行,守護著北方的蠻荒之地,因為骨子里便自帶著那份上古惡獸的心性,平時除了完成酆都下派的任務外,無時無刻都在屠殺,因為尤其喜歡撕碎獵物身體的那種快感,導致他渾身都散發著惡臭的腥味。

禍不單行的到來,卻也打破了僵局,意外的使南燭與梔子瞬間統一了戰線,那就是盡快結束這場會議,好逃離這格外醒神的味道。

一共四帝七魔王,各自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右側一排分別是南燭,紅曲,龍葵。左側一排則是梔子,禍不單行。正對著龍葵那個空著的位置則是蟲帝——木槿的位置,因為最近她所守護的幽焰森林頻繁出現人類的痕跡,最近一直與二位魔王風仙和五位魔王伊絲娜

鎮壓季遼的第十三年,漫天飛雪。

一個身穿乳白色長袍的女子在風雪中曼舞,她時而彎腰,時而躍起,時而翻轉身體,時而揮舞衣袖。

她身姿婀娜似水,以風雪作為陪襯,與這雪景融為了一體。

最后她躍向半空猛的扭轉身體,帶起一陣陣勁風,漫天飛雪圍繞著她周身飄舞,隨即她猛的張開雙臂,嘭的一聲,雪花四溢。

甄靈兒飄然落于地面,笑看著季遼。

“老師,徒兒這舞怎么樣?可還好看?”

“嗯!”

季遼看著甄靈兒的樣子輕嗯了一聲,笑吟吟的點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狼形器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十秒系统

小妖真人

十秒系统

西枫

十秒系统

杏皮水

十秒系统

苏夜北

十秒系统

昊鲤

十秒系统

超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