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氏一族》。

臘八節,周家嫁女,鮑守彥家娶兒媳婦,包文春都去參加酒宴。原本不想去的,怎奈包景群來邀請自家突路霸擔任迎親婚車,人家開口了,自家有閑,何況距離不到五百米,人家講究的就是面子,不去一下不好。

今年是白頭年,不適宜婚嫁,這是傳統說法,哪一年沒有婚嫁的?更何況他們是特殊情況,孩子都有了,屬于補辦婚禮。所謂白頭年,就是農歷年兩個春節之間沒有立春節氣,把歷法和婚嫁結合起來,也就只有中國農村人有這講究。

嫁女待客,都是頭天晚上。包文春寫字頭昏腦漲,出來轉轉,二嬸就讓他去送禮,和伙伴們見見面,交流一下。

發現自己隨禮五百塊是最大的一份,還被尊敬地推到堂屋正座,包文春堅持不去,說那是人家娘舅姑父的座位,自己是鄰居,本該幫忙端菜倒酒的,哪能當客人。

村小里有個老教師,是周家娘舅輩的,也來隨禮,就拉著包文春坐下,說:你是傷員,應該優待一下,等你好了,再幫忙端菜吧!

包文春只得勉為其難,坐在姚老師下手。

人們私下議論說,大姐二姐沒有出閣,倒是三女先嫁了。男方也是,上面幾個哥哥姐姐沒成家,也是老小先娶親,這是怎么回事?哪有大麥不熟小麥先熟的道理?

包文春不去管他們,看著大家喝酒,只是吃點對口味的菜。

桌上有自家大棚的新鮮蔬菜,西紅柿豆角青椒黃瓜很受歡迎,人們就轉移話題,說冬季蔬菜價格一塊錢一斤,投入和收益的時間問題。包文春只得解釋說:“其實,咱們農村的消費水平相對低一些,這樣的蔬菜運到城市,三塊錢一斤也賣得快,廣州的豬肉是分割賣的,純瘦肉和豬排骨都在六塊錢左右一斤,你不能拿它和肉相比,人家講究的是健康,一座一畝大棚投資六七千塊,這種莧菜韭菜二十天采割一次,一次不止割五千斤吧?三兩個月賺回來沒問題。所以說,種地的收效最慢,你到城郊承包二畝地,一年交五百一千承包費,能干三五年菜農,帶個十萬八萬回來,玩似的。”

“那自家的土地怎么辦?”

“分地時不是爭著要么?轉讓給他們啊!回來還給你。那一小塊一小塊的,機器都轉不過來彎,爭著往中間扶,一溜地弄得跟魚脊背似的,一下雨就兩邊兩溝水,舍不得上化肥,一年掙不了五十塊錢,當初分地我就說,叫你們分大塊,就是沒人聽!現在村里有幾家買機器的?”

有人說:“買了!柳家就買了臺小四輪,年后還有兩家要買三輪手扶的,已經去問過了,兩千六一臺。”

周二姐端來一碗米飯,說:“春子不喝酒,先吃飯吧!”

包文春接過來,發現碗底有大塊炸肉,這個太肥太膩,自己可享受不了。就起身說:“我去澆點熱湯哈!”轉身把肥肉夾到三爺碗里。

鮑守彥家,自家親戚客人不多,除了本村鄉鄰,大都是父族老少來捧場。包文春到來,叫他覺得有面子,把他推到主桌,和老天牌包瀾府坐在一起。包文春推辭說:“爺爺伯伯輩坐不下了,哪能輪到我個孫子輩的?”

包瀾府按住他說:“你當得起!坐下吧!”

于是,一片恭維奉承之語不絕于耳。包景福在端菜,包文春見他腿部還是乏力,身體微不可查的帶著晃動,就站起來說:“三叔!前年的事,我很后悔,對不起!不嫌棄的話,過罷十五,你去清水河那邊的廠子里上班吧!”

包景福看他一眼,沒有回答,他老子聽見了,連忙陪著笑說:“好啊!好啊!過完年我叫他過去。”

鄰座的都是鄉族鄰居,都知道兩人之間的過節,見包文春已經明確表態了,包景福還在斗氣,就紛紛相互低聲議論起來。

周小妹見到包文春時,還是有些難為情。包文春不喝酒,她在敬酒時就含含糊糊過去了。

孫小六就被派來擔任接親司機,也被推到上席位置,他沒有包文春這樣堅決,被勸著喝了幾杯酒,就有些上頭,在眾人鼓動下,開始吹噓包文春的戰績。包文春一看他迷糊了,連忙告罪退席,拉著他上車離開。

十二號早晨,一隊載重十輪卡碾壓者冰碴子,停在農場大門外,帶隊的司機是軍人,進來報告情況,還帶來盧平的信件。

看看輪胎在冒熱氣,包文春知道他們是晝夜兼行,就讓十幾個司機進來吃飯。然后叫周小粒包大林帶路,領到清水河找汪玉梅安排地方,找老任派裝載機卸車。

這批物資很多,三四十輛重型卡車運回來,大件設備需要機械卸車。

包文春去郵局,給藤井打了電報,說收到貨了,請他找廠家在二月十八號之前派工程師來指導安裝、培訓工人。越洋電話只能到縣級以上電

祖龍沒有發飆的一個原因是金錢。

另一個原因,恐怕也是林肖這一會兒功夫體現出來的強大實力。

陸天龍確實夠囂張。

剛到德瑟部落,就在門口直接弄死一個。

進來之后屁股沒坐熱,又是菜刀砍西瓜一樣直接爆頭十余個。

甚至德瑟部落首領兒子發難,他照樣強硬還擊,揚言在口出狂言就直接弄死他。

不但囂張,而且還真有這樣的實力。

祖龍不得不忌憚。

“行了,今天天色不早,坐了一天飛機有些疲乏,生意明天再談吧。”

“我們先回酒店休息!”

林肖......

这人竟是那神秘的罗九!小鱼儿的柔毛,已被血染红,鹰腹也几

拍卖师小蓝手中的暗影蟒的蛇皮温樊看着特别的眼熟,此时的温樊一阵后悔在陨龙谷的时候羽蛇羽白雪吃掉了一条将级的暗影蟒,温樊暗道:“可惜了那将级的暗影蟒谁皮啊!”

暗影蟒的蛇皮开始拍卖价格就直接飙升到了一万元石,断绝了大厅内众人的心思,一万元石的价格恰好是蒋兰的亲弟弟蒋家的少主蒋龙杰:“一万元石,这蛇皮看起来还不错!”

“这位贵客真有眼光,这么完整,这样好品质的蛇皮还是挺稀有的!”小蓝说道。

然后幽家的少主幽志和紧接着出价:“一万一,蒋少主近来可好啊?”

廖家少主廖运高、白家少主白思宇和陆家少主陆政相继出价直接将价格抬到了一万五千块元石,陆政出完价之后说道:“蒋家家大业大的肯定不缺这样一个块蛇皮,不如蒋家少主就此退出让给我们这些附属家族可好?”

廖家和幽家是封家的附属家族,白家和陆家是关家的附属家族,封家少主封尘和关家少主关天一脸笑意的看着蒋家少主蒋龙杰,这四家少主开口竞价就是封尘和关天指使的,目的就是想要给蒋龙杰戴一顶蛮横霸道的帽子,恶心恶心蒋龙杰

不等蒋龙杰开口说话颜家的两大附属家族尹家少主尹子和跟洛家少主洛创跟着起哄:“拍卖会上拍卖的东西从来都是价高者得,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元石就乘早放弃啊!”

蒋家的两大附属家族师家少主师明宇和汪家少主汪纬也给蒋家少主蒋龙杰口头上的声援:“就是!没钱就不要出价,又没有人怪你们!”

蒋龙并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两万元石,拍卖会上看得不是实力,而是财力,如果你们对自己的财力有信心的话大可以跟我竞争到底啊!说不定下一次出价我就放弃了呢!”

大厅内的观众抬头看着包间内蓝城大家族之间的神仙打架,幽、廖、白、陆四家少主和蒋家少主蒋伏龙轮流出价让大厅内的众多观众见识到了大家族是多么的富有,也让温樊感叹:“这些大家族真TMD的有钱,一开口就是几万几万元石的出价。”

温樊下意识的换算了一下他需要卖多少丹药才能筹够一万元石,不过由于数学成绩不是太好温樊果断的放弃了,温樊只知道需要非常多的丹药就可以了。

但是如果换成炼脉丹的话一万元石一百颗炼脉丹就可以了,出价还在继续不过拍卖价已经飙升突破了三万元石了,幽家少主幽志和开口出价到:“三万五,再高的话我就只能拱手相让了!”

蒋伏龙嘴角上扬淡淡的说道:“穷鬼这就不行了吗?四万元石!”

四万元石的高价让大厅内的众多观众高呼,幽、廖、白、陆果断的放弃了继续出价,四家的少主的相继开口说道:“蒋家果然财大气粗我们这些小家族财力有限就不和蒋少主争了!”

封家少主封尘和关家少主关,我这么文明的高等生灵,会动粗吗?

眨眨眼,它飞到北冥玄眼前,用爪点点海灵手上的虫卵,又点点自己,意思能不能给它。北冥玄诧异地看着灵物,不知该怎么回答,这灵物及天地灵气凝聚并没有实体,要这虫卵干什么?再说虫卵已经和他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决不能破坏掉的。

灵物听北冥玄这么说,低下头,两只前爪互相一点一点,一脸沮丧的可怜模样。海灵见到这灵物如此灵性可爱,忍不住伸手抚摸,灵物一闪躲开,看了看海灵和北冥玄两人。突然双爪成圈,身体一阵地颤动,不一会灵物张口吐出一枚银亮的珠子,珠子的内部不时闪现出一道道的小闪电。灵物歪着头想想,似乎认为不妥,一爪拿着闪电珠,另一爪捏了一个法决,这次不是闪电能量,而是三滴纯净的银色能量珠。灵物吐出能量珠,将二滴滴在闪电珠上,银色的纯净能量,缓缓地包裹住闪电珠,灵物满意地点点头。剩下的一滴液态能量被它一甩,甩进海灵的小腹,众人一惊不知道灵物想干什么。奇怪的是小焱居然动也不动,不去阻止。灵物又将手中闪电珠一甩,丢向北冥玄的下腹部,北冥玄立即感到这闪电珠毫无阻碍地进入下丹田直奔青藤宝葫而去,在宝葫口的位置停下,缓缓地绕着宝葫旋转。现在北冥玄体内内气消耗太大,但这纯净的银色能量并不与他的内力相融,也不补充内力,仿佛是属性不同的物质,不可相融一般。

北冥玄无瑕再研究,忙抓起海灵的手,查看了一下。这一下他又惊又喜,喜的是他发现海灵小腹内珠胎暗合,有了身孕;惊讶是那银色能量滴正慢慢融入珠胎,不知是好是坏。

北冥玄抬头看向灵物,指手画脚地比划着问:“这能量不会损害胎儿吧?”

海灵惊异地问:“什么胎儿?”

灵物不屑地望了望北冥玄一眼,做出强壮和灵动的样子,表达意思很明显:你这傻小子,这能量会让你的孩子更健康、聪明。

北冥玄望向海灵:“灵儿,你怀孕了,不知道吗?”

海灵脸上一红,北冥玄又解释:“那滴银色的能量滴是这只灵物凝聚的天地能量,纯净无比,对咱们的孩子只有好处。”

灵物得意的点点头,绕着两人飞了一圈,停在海灵手中虫卵的上方。爪子指了自己,指指两人,又指指虫卵。北冥玄知道灵物的意思,它给了好处给他们二人,这虫卵能不能给它了。

北冥玄说:“你听得懂我的话,我已经给你解释过了,这个虫卵我已滴血认主了,再说你也没办法带走啊。”

灵物摇头,指指自己又指指虫卵,两只爪子合在一起。

北冥玄恍然:“你要和这虫卵融合?”

灵物大点其头,北冥玄说:“只要你不破坏这虫卵就行。”

话音未落,灵物一头扑向虫卵,海灵还没反应过来,灵物已钻进卵内,只在壳上留下了一枚灵物模样的印记,随后再无动静。海灵大惊,左右翻看龙蝶卵,没有其他异状。北冥玄意识海中,关于虫蝶的感应也没有丝毫变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氏一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流浪在大宇宙

落落之飞

流浪在大宇宙

幽默君

流浪在大宇宙

酆读

流浪在大宇宙

久岚

流浪在大宇宙

畅然

流浪在大宇宙

叫绝世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