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日云端相见!》。

这推测的确很合理。合理的推测睛也未瞧着赵香灵,他那锐利如

说完,他灵动的眼睛转了转,笑嘻嘻的说道:“我叫华冰”

“滑冰?”傲天故意装模作样的说道,“这么奇怪的名字?”

“不是滑冰,是中华的华,华冰,哼。”华冰好像对傲天故意说错他的名字有怒气。

说完,他转了另一边不理傲天,而是笑嘻嘻的对着谢拉说道:“这位美女姐姐,你贵姓呀。”

“我叫谢拉。她叫红焰,她叫夜月,他叫傲天。”谢拉看上去喜欢上了这个灵动的华冰,她分别指着其他三人,介绍了他们。

“谢拉姐姐好,红焰姐姐好,小月妹妹好!”华冰热情和三美女打了招呼,然后对着傲天来了一个“哼”,让傲天顿时哭笑不得,心中纳闷我那得罪你啦。

然而,不按牌理出牌的华冰又对着傲天问道:“小天,刚刚见你很轻松就把那三个大汉打出去了,你功夫好强啊!”

“马马虎虎吧。”傲天回答道。

这时饭菜已经上来,华冰也不再追究傲天的问题,马上拿起筷子夹了饭菜就往嘴里送,“稀里哗啦”虽然傲天四人很饿,但是桌子上的饭菜最少三分之一是被华冰解决掉。谢拉很心疼看着华冰,笑着道:“看不出你瘦瘦小小的样子身板,还挺能吃啊。”

华冰嘴中有菜,含糊不清的说道:“那是,我已经有两天没吃饱饭了。”

傲天疑问道:“那你的家人也不管你。”

华冰猛然咽下一口饭,道:“我呢,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

傲天不禁赦然,怪不得呢,接着问道:“为什么不在家好好呆着,何必跑出来受苦”

华冰道:“你不知道,在家实在太枯燥了,除了修炼,就是修炼。父母又不让我出来玩,所以我就跑了出来,结果前两天钱全花光了,又在森林里迷了路,转了两天才出来,因为太饿了,就来这找点东西吃,结果碰到了你们。”

说罢脸色一红。

傲天心中恍然大悟,怪不得在腾龙森林看见华冰的时候,他是心急如焚的样子,原来是饿肚子饿的呀。

这时傲天正色道:“你难道不知道偷跑出来你父母有多担心”

顿时,华冰没了言语,神色也有些黯然,跑出来这么些天,又受了些苦,娇生惯养的他那能不想念自己的父母。

谢拉想了想说道:“好啦,别难过啦。你暂时跟着我们把,我们会送你回家的。”

华冰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高兴的对着傲天四人伸了伸舌头,做出调皮模样,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一般。

吃过饭后,由于埃克森城太小,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但古灵精怪的华冰硬是撒娇,硬拉着谢拉逛街,傲天、红焰、夜月只好陪着,在城里瞎转悠。

玩到快半夜,才找了间酒店入住。

酒店是华冰挑的,光看看那金碧辉煌的装修,豪华的气势就说明这家酒店入住的价钱绝对不会便宜。

从这点可以看出,华冰的家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家庭,不然也不会入住这么豪华酒店。

五人进了酒店,也许是商人入住的多,一问酒店空房只有三间,只好两人一间。

办理手续后,进了房间,傲天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精壮身体,华冰愣愣地看着,面色大红,赶忙低下头去。不过傲天没注意,说道:“卧室不算太小啊,但好像只有一个小床这样,你睡床上,我去睡客厅的沙发。”

有些紧张的华冰听到傲天的话,暗地里舒了口气,他明显没和傲天睡在一起的意思,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傲天继续说道:“你先去洗个澡把,先把衣服脱下来。”

这时候,华冰有些紧张的说道:“我……我……,那我先去洗了,你不准偷看。”心里却无奈之极,不洗澡怎么行?说罢一阵风一般的跑进了浴室。

傲天不禁有些无奈,

熄灯道长显然不太明白,赵亮所说的那个“未来”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大惑不解的看着对方,一时间却也不晓得该从何问起。

赵亮既然已经把话挑开,也不管熄灯到底会作何反应,便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秦末,现在又是什么地方,以及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古代与现代的种种关联,都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最后他说道:“熄灯道长,我心里很清楚,戳破这样一个美好的幻境,或者说是善意的谎言,对你来说,可能会非常......

花满楼谈谈的微笑着道:他说没己打造这孔雀翎?为什么要卖给

通信電纜廠門口值班室里的掛鐘剛剛指向5點,工人們下班時間到了,只見陸陸續續走出一些人,大多數人由于最近任務繁忙都在加班加點。

車間副主任劉書長瘦小的身材,鼠眼濃眉,還是剃著那個招牌式的板刷頭,往常脖子里一根換燦燦的金項鏈今天沒有戴,穿了件米色夾克衫晃蕩晃蕩,嘴里哼著小曲從廠區走了出來。

門口的保安很客氣與劉書長打個招呼:“劉主任今天怎么這么早就下班啦,最近不是車間工人一直在加班嗎?”

“哎,今天約了幾個朋友去喝點小酒就早點開溜了,車間里大伙還都在加班呢。”劉書長說著,在出廠門前拿出手機看看是否有信息,看到是徐春榮發來的微信,打開一看‘最近注意自己活動,小心有人跟蹤,手機不要關機,定位掛件放在自己的身邊,隨時保持聯系。’

劉書長看完拿出一個像車鑰匙一樣的東西放進褲袋里,出了工廠大門,乘假裝蹲下系鞋帶的時候悄悄往前后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可疑人員跟蹤,拿出香煙點燃后,與門口的保安揮手大搖大擺走出了廠門。

昨天晚上徐春榮已經與劉書長見過面,告訴她孫雅秋的照片發到網上已經產生效果,有人懷疑是徐春榮幕后策劃,可能會對劉書長進行跟蹤,并給了他一個車鑰匙模樣的東西,上面有個開門的按鈕,其實是個對外發出報警的裝置,并會把坐標位置向外發送,以便有人來救援。

劉書長剛聽到有點害怕,徐春榮對他說了:‘就是有人綁架也不用怕,估計對方不會加害于你,你發出告警的坐標位置信息我們收到后馬上就會過來營救你,萬一有人逼供,你就咬定是他... ...

走出廠門口就是一個公交汽車站,劉書長遠遠看到一輛公交車剛開走,邊抽著煙抬頭看站臺上的電子信息屏幕,后面車輛還要15分鐘才到站。前面有一輛空閑的共享自行車,劉書長走了過去拿出手機彎腰掃了車上的二維碼,‘滴’的一聲,共享單車鎖自動彈出,劉書長剛要上車。

突然一輛白色的面包車來了個急剎車停在了馬路邊上,車門一開沖出兩個彪形大漢,面戴黑色口罩,兩個大漢朝劉書長撲了過去,一個黑頭罩把劉書長的整個頭都包住了,一把抱起劉書長就往面包車里塞了進去,車門一關,車輛已經開出去很遠,融入了道路上的車流。

劉書長雙手綁住被丟在了面包車的后排,兩名彪形大漢坐在前面,劉書長試著想把手伸進褲兜里,按下了報警按鈕,但是雙手被緊緊綁住根本無法移動。

下午5點多,實業公司紀委會議室臨時指揮部還是一片繁忙,很多人都在打電話,落實各個分子公司對于孫雅秋照片清除和員工宣傳引導的工作是否落實。

徐春榮坐在會議室的大桌子旁,正在與大家分析各個單位報上來的匯總情況,王海杰進門后看到大家都在忙碌著,就在徐春榮的旁邊找了個空位置坐下,聆聽徐春榮正在幫大家做情況分析。

徐春榮說道“各位,現在還有兩個單位沒有把今天的處理情況上報,分別是光華招標監理公司與東升進出口公司,馬上打電話下去,務必在傍晚18點以前把處理的統計數據報上來,有問題我直接與他們公司領導通電話。”

“徐總,剛才我們電話催過了,他們兩家公司都說下面各個部門的處理的數據剛報上來,他們公司層面還要做匯總,估計半小時就可以報送上來了。”臨時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向徐春榮報告。

徐春榮見王海杰坐下說道:“海杰,今天一天處理下來的情況很好,公司各個信息平臺上有關孫總的不實照片已經全部清除,下面各個公司的紀委發揮了很好作用,按照我們這里臨時指揮部發出的指令,把處理不良信息作為一個政治任務在落實,工會組織也深入各個生產面,在群眾中廣泛做好工作,現在大家基本思想都統一了,認為這是一起不實的錯誤輿論引發的事件,大家紛紛把平臺中與個人手機里的照片信息主動刪除,這次行動從昨天下午開過緊急會議以后,我們行動迅速達到了預期目標,這也是一次考驗我們干部隊伍素質,令行禁止的一次很好實踐啊!”

徐春榮說完臉上流露出了笑容,王海杰非常感動說道:“這次徐總帶領臨時指揮部的同志們夜以繼日的工作令我感動,大家對公司領導確定的目標不打折扣的堅決執行,確實反映出我們實業干部是經得起風雨考驗的一支隊伍,上下政令暢通,敢于打硬仗。敢于堅持原則的精神值得我們發揚光大。”

徐春榮說道“海杰啊!企業的未來還是在你們年輕人的肩上,再過幾年我們這些老同志都要退下來了,公司的發展重任就由你們擔當,我作為一名老同志,希望你們年輕干部迅速頂上來,挑大梁啊!”

王海杰沒有繼續往下說,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徐春榮看見王海杰的臉色有點沉悶問道:“海杰,你今天好像有心事吧,你是特意過來找我反映什么情況的吧。”

王海杰點頭朝徐春榮看了看。

徐春榮畢竟在干部崗位上時間長了,小年輕心里有事就放在臉上,只要注意觀察就能猜出,徐春榮看會議室里還有很多人在工作說道:“海杰,要不到我辦公室去,我們好好聊一聊。”

徐春榮的辦公室就在紀委的旁邊,這也是徐春榮特意安排的,一方面自己分管紀委工作,自己的辦公室放在隔壁,紀委同志匯報工作比較方便,另一方面有些干部群眾到紀委反映問題,如果問題重要,紀委的干事們就可以馬上聽取徐春榮對事件的看法和處理方法。

王海杰在徐春榮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腦門上已經冒出了汗珠。徐春榮倒了杯水,然后拿過餐巾紙盒放在王海杰的面前說道:“海杰,我知道你剛剛接手工會工作,現在還在與呂樹城做工作上的移交,一定發現了什么問題了吧,沒關系,我分管紀委工作這么多年了,再難的問題都處理過,只要我們本著對事業的忠誠與坦蕩,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徐春榮說完,打開自己的小本子開始做記錄。

王海杰說道:“徐總,正如你說的,在我當選為工會主席后,昨天下午開始與呂樹城老總做工會的財務移交工作,發現了一些問題,我自己很難把握,想聽聽你的意見。”

“哎,你是分管實業公司財務

虞淵向灰鴉大人提出,欲要前往赤火大漠。

替代虞蛛暫時坐鎮遺地的灰鴉,以妖魂隔空征詢金象古神的意見,在金象古神答應之后,給虞淵痛快放行。

灰鴉只是告知虞淵,詹天象和趙雅芙兩人,也將要從魔月帝國歸來,讓三人并肩。

之所以留虞淵在蕪沒遺地,妖殿一是為了虞淵考慮,怕他走出遺地后,被其它宗派勢力針對,被人輕易帶走禁錮起來。

妖殿,因為虞蛛的原因,還是要照看虞淵一番。

畢竟,虞淵也是因為妖殿,闖入的荒神大澤。

留虞淵,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日云端相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世随缘

吟游大诗人

三世随缘

子纹

三世随缘

v彼岸花v

三世随缘

行走深夜的猫

三世随缘

幻羽呀

三世随缘

天妒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