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留在家里带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留在家里带孩子 (第1/3页)
    

长安城南,粪场外的一处棚子里,十几个人将崔家的管事团团围了起来。

程咬金和杨义在棚子的一边角落,小声的争吵着什么。杨义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程咬金则是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俺告诉你,这事今天成也成,不成也得成!”程咬金突然大声怒吼。

崔家管事一脸懵逼的看着程咬金,心想:泥马,这是老子的台词啊!怎么成了你程咬金的了,真是个土匪,连台词都抢!

杨义看着程咬金:“程叔父,要合作得有诚意啊,你这算什么诚意?”

程咬金更是气得火冒三丈:“小子,你买地时,也不过花了一千多贯,俺五十两黄金可价值五百贯,还不够三成份子吗?”

“程叔父,您可知道“时买时卖”的道理?且不说你一来便开口要五成,单从现在的三成份子来说吧,最起码能值万贯,你区区五百贯可有点不厚道!”杨义索性将事情挑明了,免得再有类似的事再发生。

“你……”程咬金无语了。

杨义见程咬金语塞,但是他也不想太过得罪这尊大神,赶紧抱住程咬金的胳膊,加大声音问:“程叔父您看,小侄这里粪肥堆积如山,要不然咱们合作卖粪肥怎样?”

程咬金听了杨义的话,差点没一脚将杨义这混蛋踢飞。心想:你这莫非是在侮辱人不成?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口里却对杨义没好气的怒吼:“俺不聋,不用那么大声说话!”

“程叔父,你别着急啊,听小侄把话说完。”杨义突然压低声音。

那边的崔家管事这时候竖起了耳朵,努力的想听杨义跟程咬金说些什么,但是怎么听也听不见。

“有什么话快说,俺没空理你!”程咬金再次大声嚷嚷起来。

杨义往后看了一眼崔家管事:“程叔父,你用五十两黄金入股,我给你一成利怎么样?而且小侄还给你一个顺水人情。”

程咬金眼滴溜溜一转,冷哼一声,也放低声音:“五十两黄金就换一成利,你想的倒美,以为你程叔父的钱是那么好赚的。”

杨义看了一眼程咬金,继续忽悠:“程叔父,我是看在四弟的面上才诚心跟你合作的,要不两成利吧,不能再多了。而且我送你的顺水人情,非金钱可买!”

杨义说完,便向程咬金眨眨眼睛,然后又向崔家管事那里撇了撇。

程咬金立刻心领神会,心想:这杨家小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真是太了解自己了,比自己的儿子还了解自己。

“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别给老子来这些弯弯绕,看你这滑头小子,就一个十足的奸商嘴脸。” 程咬金斜眼看着杨义,会心一笑。

“行,咱们先谈谈这合作的事情,你同不同意一句话的事,同意的话,顺水人情就交给你。” 杨义不再跟程咬金罗嗦了,说话直接了当。

程咬金想了一会儿,问杨义:“你这粪肥能赚多少钱?我这黄金可是五百贯钱,别到时候亏了。”

“程叔父,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你到外面看看那一堆粪肥有多少,别说五百贯,卖个五万贯都没问题!如果您想参与这片土地的开发,你再拿出十万贯,我照样给你两利,怎样?”

杨义赚钱的点子多的是,可是他没钱啊。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缠着程咬金废那么多口水了!

程咬金听了杨义的话,眼睛一凸,就想暴揍杨义一顿。这特么的十万贯,买下你这样的几块地都够了,你居然让俺投那么多钱,还只给两成利。

坑俺老程不识数不是?而且还不知道你小子要干嘛,这片地种十年麦子都不可能回本。

程咬金虽八面玲珑,但也猜不透杨义这是要怎么赚钱。

“十万贯俺没有,但你能说出一个让俺信服的理由,俺就答应你的要求,俺来筹备。”

“程叔父这是不信小侄了!”

其实程咬金已经有些心动了,但是他还有些疑虑,就担心会亏钱。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更何况程咬金这种新兴权贵,家中产业甚少,只靠着朝庭的赏赐和自己的田地产出,能有多少钱?

杨义似乎是知道程咬金的心思一般,微微一笑:“请问程叔父,长安城有多少人口?”

程咬金没想到杨义会这样问,他微微一愣:“听民部尚书说过,大概有个六七十万吧!”

杨义点点头:“六七十万人,就算他六十万好了。他们每天得上茅房吧?每人每天产生半斤粪,那就是三十万斤!小侄再将这些粪弄成干粪,应该还有十万斤,每千斤卖三贯钱,十万斤粪是多少钱?”

“多少钱?” 程咬金一脸疑惑的问。

杨义无语,这么简单的数学题他都要反问。

杨义摸摸鼻子:“三百贯!”

“啥?才三百贯?”程咬金想都没想,便嚷嚷起来。

“什么才三百贯,是一天三百贯,一年就是有十二万贯!一年赚十二万贯的钱,程叔父还嫌少了?”杨义白了程咬金一眼,没好气的解释。

“但是俺才分两成,这也太少了点吧?不行,最起码要五成!”程咬金听得杨义的解释,眼睛都红了。

不争取多点利益怎么行?一年赚十二万贯啊!做什么生意有那么高的利润呀?这粪都不用什么成本的,只要从城里拉出来就是钱啊!

杨义心里一突,暗骂程咬金不要脸:“行,你要五成也行,但是你得出三万贯。如果陛下要分一杯羹,也得从你那儿出!”

“凭什么?凭啥俺出了三万贯,还得让俺的给陛下?”程咬金怒了。

他急得直跳脚,心想:这无耻小子,忒多心机了!

“不凭什么!因为点子是我想的,地是我的,粪也是我收的!” 杨义抱着手,很是傲娇。

杨义看了程咬金一眼,见他还是那副滚刀肉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自言自语的起来:“你不肯就算了,我找别人合作去。找谁呢?找尉迟大将军吧!”

杨义知道程咬金对尉迟敬德不服气。虽说尉迟敬德在玄武门之变时,及时的杀了齐王李元吉,救了李世民一命。

但是没有他程咬金牵制着城内的千牛卫,他尉迟老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死在玄武门,更不要说杀李元吉了!

程咬金一听,急得眼睛赤红,瞪着杨义怒吼:“你说什么?敢找尉迟老黑,看俺不打断你的狗腿!”

“你说谁是狗?”杨义一听程咬金这话,心里就一阵不爽,声音阴沉。

程咬金话一出口,就想打自己一巴掌,惹火了杨义,自己也得不到好处。

当听到杨义的问话时,他立马怂了下来,指着那崔家管事:“杨小子别误会,俺说得是他,他是狗!是崔家的狗!”

杨义哼了一声,对着那些兵痞大喊:“既然是一条狗,那就剁碎了做粪肥吧,一百多斤也能卖个几文钱!”

崔家管事一听,急得怒吼:“姓杨的,你敢!”

程咬金一摆手稳住躁动的部下,又一把抓住杨义的肩膀:“你小子想干啥,想害俺不成?”

杨义惊讶的看着程咬金:“这和程叔父有何关系?”

程咬金恨得咬牙切齿:“你用俺的部下杀崔家的人,崔家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放过俺?”

杨义心思一转,问程咬金:“程叔父是想救此人,是想和崔家合作?”

“你小子既然心知肚明,又何必装糊涂呢?”

“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崔家就崔家吧,整天让他惦记着,还不如和他们合作,不过这事我没资格出面!”杨义一副认命了的样子,看得程咬金一愣一愣的。

他搞不懂,哪一面才是杨义真实的一面。这小子一会儿强硬,一会儿妥协,一会睿智,一会儿又蠢又笨。

“你小子就放心吧,有你程叔父出马,没有不成的事!”程咬金想不通便不多想,毕竟人家是神人转世,哪是自己能猜透的。

“那咱们就演一出戏给崔家看?”

程咬金心领神会,提高声音:“小子,放过崔家管事,那事俺答应你就是!”

杨义也提高声音:“你不后悔?你犯不着为崔家出头的!”

程咬金咬咬牙,装出一副像吃了屎的表情:“俺不后悔,就这样办吧!”

杨义假装满意的样子,点点头:“既然程叔父那么有诚意,那就放了他吧!”

程咬金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装着恭维的样子。而这一幕,也被崔家管事全都看在眼里。

虽然刚才被程咬金说自己是狗,心里很不舒服。但比起这活命之恩来,那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时杨义又压低声音:“程叔父尽管去筹钱,最少十万贯起步,越多越好。小侄要搞次大的,绝对亏不了!改天小侄再找你详谈,你先送崔家管事回去。”

程咬金装出一副很乖巧的样子,对杨义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恭敬无比。

杨义又提高声音:“那五十两黄金给我留下。”

程咬金装出愤怒的样子:“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不要了吗?怎么如今又要了?”

杨义背着手,一副高深莫测的笑了:“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不给也行,不给的话,我就改主意了。”

程咬金想了想,像是做出了多大的决定似的,一咬牙:“好,我给,我都给你!”

程咬金说完,走到崔家管事面前,一把抓住崔家管事的手臂:“咱们走,等会那混小子反悔,你就得成粪肥了。”

崔家管事一听程咬金的话,心里就发毛,自己差点就成粪肥了。二话不说,跟着程咬金跑了出去……

崔家管事回到崔家,向家主报告:“阿郎,奴才差点就回不来了,杨家那小畜生确实不是东西,他声称要将奴才剁碎了做粪肥!”

“怎么?他还敢行凶害命不成?”崔家主有些惊讶的问。

“不是敢,而是就要将奴才分尸做粪肥!要不是宿国公程知节及时赶到,救了奴才一命,早就成了一堆粪肥了!” 崔家管事向崔家主告状。

随即,便将事情的始末详细的说了一遍。但是,他将自己嚣张跋扈的那一段给摘除了。

“呵呵,姓杨的,老夫与你势不两立。”崔家主真不敢想象,居然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对他崔家下手。

如今的崔家已有没落的趋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一般人敢动崔家的。

“还有,宿国公救奴才时,像是和那杨家的小畜生有什么交易似的,宿国公看似吃了大亏。”

“哦,这么说来,姓程的也没有赚到便宜,在这杨家小子手上吃了大亏了。”

崔家主想一会儿:“那买地的事先搁一搁吧!”

“阿郎,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程知节直接上门吧!”

“阿郎怎会知道宿国公会上门来?”崔家管事着急问。

他心里有些发虚,万一他程咬金戳穿了自己的谎言,自己就得扫地出门了。

“他程知节可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他能无端端的救你一命吗?看着吧!最迟明天他必上门!”


     对敦煌研究院工作人员而公里的路程只需3小时。婃潯绾︺嬪欢鏈熸剰涔夐噸澶э紝灏嗙户缁负涓ゅ浗鎺ㄥ姩鏂版椂浠e叏闈㈡垬鐣ュ崗通过广东援疆资助的致富带头人培育项目,2000多名群众走上脱贫致富之路。此后,中央又批准大熊猫国家公园、东北虎豹离诊治,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