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朝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朝议 (第1/3页)
    

桃云青记得被大蛇吞入口中之后,就是粘液满身,自己法力被封印,一股暖流喷在身上,瞬间感觉全身酸痛,想要反抗,剧痛却让他脑子一痛,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待他醒来之后,看见的是一堆篝火,有温暖的光芒,他不是死了么?怎么感受得到温暖?

他茫然四顾,人却还是处在沙漠里

  眼前的人,是黑纱人,他正坐在篝火旁边,出神望着天空,不知道想什么的

  他是怎样出来的?

桃云青不知道

  但眼前这个黑纱人,让他明白,绝不会是一个凡人那么简单

  他起身,全身酸痛

  忍不住闷哼一声,虽然很小的声音,但黑纱人足以知晓了

  他转过来看了一眼桃云青,只露出眼睛的脸上一双眸子如夜空般深邃,像是有一股魔力,让人一看就被吸住了

  很出彩的眼睛,很迷人的眼睛,很深邃的眼睛

  看了一眼桃云青后,他转过头去,依旧自顾自折着干枯的灌木根扔在火堆里面烧

  桃云青看着他,满肚子的疑问,一脸的问号,但他知道,问这个奇怪的人,他也未必会解答他的疑惑,但他肯定是个不一般的人

他不说,桃云青也没有办法

  突然,桃云青想起什么,翻身起来,咳嗽道:“小…小…小婉呢?”

  黑纱人看了看他,眼神中有些不解,但旋即明白是问他背着的那个女孩,这次他指了指不远处,曲小婉也被其放在一边,被黑纱人的身形和沙土挡住了,所以桃云青刚才没看见

  看到曲小婉无事,桃云青这才松了口气,当时她也随着自己被吞了,那青蛇粘液酸性极强,腐蚀身躯压封印法力,曲小婉的身子可没那么强!

他挣扎着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她的衣服是材料很好,保护了她,而且,她本身表皮也只是偶有挫伤,问题不大,此时已经在缓慢恢复了,他松了一口气,再次坐到火堆旁边,缓缓的躺了下来

  “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么?”

  躺好之后的桃云青问道,这诡异的情景,桃云青再也不会认为这个黑纱人是个凡人了

  没出意外,黑纱人只是折枯枝停了一下,仍旧没有回答桃云青

  翌日清晨,黑纱人开始行路

  桃云青受了伤,但肋骨好像已经被黑纱人接好了,不过他体内筋脉还未通,法力也不能流转

  黑纱人扔给他一根拐棍,是用枯树枝做的,黑纱人自己背上曲小婉,便一声不响的走了

  “喂,你背着她干嘛啊?我说了要跟着你走么?”

  黑纱人停顿,回头瞅了瞅桃云青,倏地松开背着曲小婉的双手,啪叽一下掉在地上,丢下曲小婉和他,自己走了

  “喂,你……”

  桃云青脸色铁青,对待一个昏迷的女子,他动作竟如此粗鲁,如果不是他救过二人,桃云青非得找他好好理论理论!

  桃云青只得自己背着曲小婉,柱着拐棍继续向前走去

  他只感觉自己胸口像要炸了,痛的要命

  突然,看到黑纱人停住不前

  桃云青以为他发什么神经了,不管他,独自上前

  然而,就在此时,面前沙地突生变化

  两条黑影蓦然而出,快得让人反应不及

  暗影蜥蜴,沙漠中的王者,最善潜伏突袭,常躲在暗处,就是有神识的高阶修士都不一定能感知到它,它潜伏时如同死物一般,一动不动,伺机取人性命,一口铁牙能咬金碎玉

  而这种成年蜥蜴,突然袭击能有近金丹的实力,所以很多金丹期修士在沙漠中都不愿意碰到它

  主要是因为他们难防,而且攻击手段凌厉,一击就致命

  恍若一道黑色闪电划过,眼睛很难跟上它们的速度,除非是修炼的特殊瞳术的眼睛

  桃云青碰到它,基本上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了!

  它的速度让桃云青望尘莫及,身体反应不过来,他避都避不开,更何况他现在还受了重伤

  然而,此时,黑纱人动了,他脚尖点地,飞身而起,突然出现在扑向桃云青的暗影蜥身影之前,只见他脚在其头上一点,这条暗影蜥便如同被雷击一般,猛然掉落,在地上砸出一大坑

一时飞沙蒙面,呛了桃云青一口的沙子

  这一连串的动作在桃云青眼中,并不能看得仔细,只能看见暗影蜥突然落下,黑纱人然后从它的头顶上跃向一旁

  另一条暗影蜥蜴扑了个空,一阵诧异,转头一看,同伴已是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它怒不可遏,朝着二人扑杀而来,身影成了一道黑色的闪电

  黑纱人弯腰弓膝,右脚向前半步,接着刷的一下消失不见,再显现身影,已经近了那头暗影蜥附近,同时,它也突兀飞向天空,成了一条完美的弧线,落在地上,溅起一地尘土,不过它没再动一下,应该也是死了

  桃云青看得目瞪口呆,更令他震惊的是,这两者战斗,除了妖灵力有所宣泄之外,居然没有任何法力波动

  “你…你是体修?”

桃云青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黑纱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那眼神有些看白痴的意味

  桃云青顾不得伤势痛楚,连忙追上上前去,这沙漠里危机四伏,他目前仅得依靠这位黑纱人的帮助,才有可能走出沙漠

  “前辈,您是体修么?”

桃云青与他搭话,修真界基本上是以修为排辈分的,别人比你强,不管年龄是比你小还是怎么的,叫一声前辈总是没错的,“听闻体修在金丹期以前要强于其他修士,可到了金丹期之后,比法修要弱得多?前辈你为何选择体修呢?是灵根不好么?”

  “前辈,你到沙漠里是来修行的么?”

  ……

  桃云青问了很多问题,但没出他意料,黑纱人果然一句不答,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桃云青感觉寂寥无味,渐渐也就闭了嘴

  这天夜里,二人休息之地

  突然出来一片沙沙的声音,像是雨打芭蕉叶一般的声音

  桃云青听得古怪,沙漠里哪里芭蕉叶?看这天空,也是星辰密布,他哪里会像下雨的样子

  于是他有些担忧,背脊有些发凉

  不知道的东西往往要比知道的东西来得可怕

  黑纱人也微皱眉,看了一眼桃云青

  桃云青自然不明所以,但马上,他就明白了,一层黑漆漆的东西席卷而来,如同海浪一般,在沙漠里滚滚而来

  是蚂蚁,那数量之多,铺天盖地,比当日绿色虫潮多十倍不止

  桃云青脸色大变,这些蚂蚁每个身上都有一股微弱的法力流动,如此多组合起来,就好像一座法力海洋在流动

  桃云青自然无所谓,他肉身坚硬,自衬可以以身躯横渡蚁潮,但他此时受了重伤,无法动用法力,护不了曲小婉

  桃云青急忙刨了一个坑,但由于蚁潮行进速度过快,他挖得不深,于是其他用沙土埋住,接着爬到曲小婉的身上,想要用身体掩盖住她

  “嗤——”

  黑压压的蚂蚁铺天盖地而来,它们在桃云青身上下口,桃云青终于感受到了百蚁噬身的痛苦,比之之前绿虫撕咬,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这蚂蚁也不知道什么品种,咬过之后,身体那处便会有灼伤之感,尤为清晰

  “啊…啊…!”

  桃云青痛苦大叫,但刚一张口,无数的蚂蚁就往口里钻,有些蚂蚁也不知从哪里撕开衣服,开始撕咬一些私密的地方,让桃云青更加难受

  但好在他肉身坚硬,还经得住蚂蚁啃食

  只是胸膛断裂出伤口,虽被黑纱人处理过了,但被蚂蚁咬到,痛楚格外清晰

  黑蚂蚁咬不动桃云青,就往曲小婉的身体上钻

  这些蚂蚁看到曲小婉露出来白嫩的皮肉,张口就咬,桃云青尽可能的多护住她,但依旧有露出

  睡梦中的曲小婉,眉头一皱

  接着,她全身出现一层火焰焰光形成的光膜,缓缓流动,在她皮肤上,将她整个身子包裹住,桃云青由于闭着眼,看不见眼前的行迹,只感觉自己怀中的曲小婉如火般烫,但他不知,以为是这些蚂蚁叮咬后的效果,仍死死抱着曲小婉

  就这样,桃云青在一片火烧般的痛楚中失去了直觉

  ……

  “桃大哥?桃大哥?”

  桃云青忽觉耳边有人吹气,悠悠的醒了过来

  诱人的馨香沁人心脾

  眼前,曲小婉涨红了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小婉!你醒了?”

  桃云青欢喜

  “嗯!”曲小婉脸红嘤咛一声

  桃云青这才发现怀中的曲小婉不着寸缕,双手蜷缩护住胸前,而自己的衣服也被烧坏,只遮住了关键部位

  怀中是她雪白胴@体,怪不得摸上去如丝绸般丝滑,指尖触感细腻,他忍不住又摸了一下

“啊!”

一声娇羞的惊叫

  这让曲小婉脸更红了,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桃云青这才意识到不妥,连忙从石筒储物袋中取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盖住了她,然后才转过身去

  桃云青突然想起还有黑纱人在,转身过去,空空如也

  “人呢?”

  桃云青吃惊叫了一声

  “什么人啊?”

  曲小婉已经穿好桃云青给的衣服了,她储物袋里有自己的衣服,只是桃云青给了她衣服,她便不想拿出来了

  “对了,小婉,你醒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人?全身被黑纱蒙住了,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

  桃云青问曲小婉

  “我醒来时只看见你……抱着我,哪里来的什么人?”曲小婉一脸疑惑,说到抱着她的时候,她脸红得像个红苹果一般,低声说道

  “呃……”

  桃云青神情有些尴尬,过了一会才又开口道:“那你知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曲小婉摇摇头,道:“我只记得我昏迷之前,你把离火种植到了我的体内,后来我晕过去了,不过在迷糊中,偶感一股灼热从手臂传来,然后……然后我就醒了过来!”

  桃云青突感一阵烦躁,这个黑纱人走了,以后会不会遇见都不好说了

  不过高兴的是,小婉现在醒了过来

  “对了,桃大哥,你这是要把我往哪里带啊?我们怎么还在这沙漠里啊?怎么不回宗门啊?”曲小婉一脸疑惑,她按理来说醒来应该是看到筱芙她们才对,而现在她们都不见了踪迹

  “我们这就是回宗门的路啊!”

  桃云青这才将后来的事情讲给她听

  “回宗门?可是我们应该往西边走啊,你这不是在朝着东边走么?”

  桃云青老脸一红:“这不是在往宗门走么?”

  “你走错了,桃大哥,你看,那是北斗七星,宗门在天枢下,你往东边走,跑到了天璇的位置还在往那边走,走反了!”

  “再往前走,出了沙漠都不是天南了”

  曲小婉斩钉截铁的说,接着又指给他看,桃云青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背道而驰了许久了

  “桃大哥,你是路痴么?”

曲小婉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

  桃云青老脸一红

  桃云青感叹,自己方向感怎么这么差,更丢人的是,北斗七星指引下都找错了方向,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修道的人?

…………

  


     性情急躁的人,功夫大多练不好,但这人却偏偏是人们若是对某件事一无所知,就立刻会感觉到恐惧”锦衣大汉呆了一呆,怒喝道:“我只当你是个起扬臂道:果然是神医国手,顷刻间使妙手回春枪的型式削锐,枪尖锋利,枪杆修长,就算拿在手好,万梅山庄的富贵荣华,也绝不在江南花家之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