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有一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只有一份 (第1/3页)
    

走廊里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是谁?谁他妈敢在五洲歌城撒野?”

林骁看到走廊上,走来七八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人,当头的一个还是熟人,潘大少。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潘大少看到林骁在当中,什么话都不说,把手一挥,直接喊道:“打,给我往死里打。”

刘婷婷突然冲向前,伸开双手把林骁护在身后,“潘大少,是个误会,是个误会,我们认识的。”

潘大少上下打量着刘婷婷,淫/邪的目光仿佛要把她生吞了,说道:“婷婷,你走开,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潘哥今天和这小子要说的是另外一回事儿。”

见刘婷婷还不肯让开,潘大少阴恻恻的说:“婷婷,虽然我干爹看重你,但你也要明白你的身份,我最后再劝你一次,让开,要不然……”

刚才和刘婷婷一起的姑娘怕她吃亏,过来拉她,拉了几次都没有拉动,潘大少失去耐性,对身后的人喊道:“愣着干什么?动手啊,下狠手。”说完,身后的人一拥而上。

林骁把文婧往身后一护,做好了格斗的准备,没错,林骁护的是文婧。而刘婷婷,就这么置于人前,看样子林骁压根没想过管她的死活。

刘婷婷心里发酸,眼泪又掉了下来,木然的站在当场。好在这些人都认识她,没人敢对她动手,纷纷绕过她的身子去围攻林骁等人。

走廊上噼噼啪啪的开打,林骁单独一人对阵七八个小混混,简直是小菜一碟,拳脚翻飞,不消两分钟,潘大少一方就躺下三四个,后面的人也开始畏首畏尾起来。

突然,包间门打开来,夏琳露出个脑袋,惊呼一声:“林骁,怎么了?”

潘大少见这么多人都敌不过林骁,心生歹念,冲上去一把抓住夏琳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都扯出来,勒住脖子,裤兜里顺势掏出一把小匕首,对准夏琳的脸。用尽全力吼出来:“住手!”

……

歌城楼上,1号包房,这是专门用来接待贵客的房间,身着西装的大堂经理低着头,伏在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耳边小声说着话:“坤哥,潘少在楼下打架。”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这混蛋尽给老子惹事,对方什么人?”

经理回答:“普通客人。”

叫坤哥的男人浑身透出上位者的气势:“就说我说的,让他立马带着人滚出去,客人这边免单。”中年男人就是这五洲歌城的老总,南城一霸,齐坤。

屋里还有几个男人,都赞叹齐坤会做生意,齐坤摆摆手说:“兄弟托孤,偏偏老齐我教导无方,让各位老总见笑了。”

众人都是笑笑,潘大少的劣迹他们早有耳闻,因此更加佩服齐坤的仗义。

齐坤招呼大家继续谈生意,话还没打开,经理又匆匆返回,擦着满头的汗说:“坤,坤哥,出事了,潘大少挟持了对方一个女人,这会儿用刀低着别人呢。”

“啪!”齐坤把端着的酒杯狠狠砸到地上,脱口而出:“王八日的。”

经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王八日的”是坤哥气急了才骂的话,可见,坤哥是被潘大少给气的不轻。

齐坤脸色变换极快,对各位老总和煦的笑着说:“各位,家门不幸,待我处理完毕,再来商谈生意上的事。”大家都表示理解,拱手相送。齐坤站起身来,对手下说:“走,前面带路。”

齐坤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南城这边开了五六家娱乐场所,要的就是客人宾至如归,放心娱乐,是以安保这一块做得很好。加之人的名,树的影,都知道是坤哥开的场子,谁敢来撒野?

偏偏潘大少是个例外,歌城也好,会所也好,酒吧也好,没有哪一处齐坤的产业他没去闹腾过,偏偏齐坤碍于江湖道义,还不能把他如何,反而给他发放生活费,把他好好养着。是以更助长了潘大少的嚣张气焰。

楼下,仍然剑拔弩张,潘大少指着林骁说:“你不是很能打么?再来打一个试试啊?”

林骁说:“你把人放了,这事儿和我朋友们都没关系,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随你处置。”

“我信你个屁。”潘大少呸了一口,说:“等你朋友一走,你身手这么好,跑了怎么办?东昌市这么大,我上哪儿去找你?万一你躲到外地,我不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

想不到这潘大少也有聪明的时候嘛。

林骁也没有办法,只能服软:“那你想怎么办?”

潘大少说:“我想干的事情多了,现在先把本儿收回来。”随即招呼左右:“给我打。”

林骁不敢还手,护着头,任凭几个混混死命的往他身上招呼。文婧喊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我报警了。”说着,去摸包里的手机。

潘大少轻蔑的说:“你打电话给警察记得说清楚点,就说五洲歌城打架了,警察要是半个小时内赶到算我输。”

夏琳被刀抵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吓得花容失色。

谁都没有想到,刘婷婷这时冲到潘大少面前,咬着嘴说道:“潘哥,我知道你一直想要什么,放过他们,我答应你。”

潘大少想要什么?想要这具惹火的身体呗,换做平时,他肯定想都不想就要答应,但眼前这小子实在可恨,不但搞得他头破血流,看样子居然还和刘婷婷有一腿。

潘大少歇斯底里的喊道:“放过他,不可能,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你们给我打,给我打死这个王八蛋。”

“天王老子来了没用,那我来了管不管用?”在众多小弟的簇拥下,齐坤分开众人走上前来。不用他吩咐,手下的人就把潘大少带的混混隔离到一边。

齐坤神色严峻的说道:“我数三个数,放人。一……”

“干爹,就是这个人前几天把我打伤的人。”

“二……”

“干爹,你说过要帮我找回场子的,现在人就在面前,你怎么还要我放了他。”

“三……”

“我……”潘大少还想说,可看到齐坤吓人的眼神,只好颓然的放下刀子。

齐坤对身后喊道:“小黑。”

“是。”一个身材精干的年轻人走出来。

齐坤淡淡的说:“居然等我数完三才放刀子。”

小黑没说话,直接走上去,“啪啪啪”连扇潘大少三个大耳光,每一巴掌都势大力沉,潘大少的脸立刻肿起来,嘴角也渗出血丝。

齐坤对林骁和文婧他们说:“各位来了五洲歌城,就是我齐某人的贵宾,我的人冒犯了大家,我给各位赔个不是,今天所有的消费免单。”

大家心底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还是有讲道理的人嘛。随即收拾东西想结伴回家,但这五洲歌城,怕是再也不敢来了。

齐坤看着林骁说:“小伙子,我干儿子是你打的?”

林骁并不否认,点头说是。

齐坤接着说:“承认就好!小伙子,我齐坤向来公私分明,你在我这儿消费,就是我的客人,我有责任护你周全。但你打伤我干儿子,也就是落了我面子,今晚,我必须要个说法。”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要时刻,带领全国人民取得了脱贫攻坚伟大胜利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无论什么时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千万2018年11月任揭阳市榕城区委副书记。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发生后,他都受,对于未成年人来说更是煎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