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主了不起(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城主了不起(一) (第1/3页)
    

  早晨,天还微微亮,路灯也未熄灭,平时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也百般寂寥。只有早起的城市环卫工人在勤勤恳恳的工作,为这个城市的苏醒做好第一道准备。

  顾情打开灯,蹑手蹑脚的起床洗漱,不敢发出大的响动,好在顾家主卧都有自己独立卫生间,才能保障特工般的谨慎不会影响别人。她和陆明的卧室明明相差很远,一个在走廊东面,一个在走廊西面,但为了保险期间,行动还是小心翼翼,生怕吵醒某人。

  快速的洗漱化妆,去衣帽间找了一套适合出差的偏休闲服装。拎着小行李箱,不敢放在地上拉着,即使铺了地毯也以防万一。弯着腰,踮起脚尖,看见陆明房间的房门紧紧闭着,才略有放心。

  站在楼梯口的陆明见此画面,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意识到什么,立马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又变成往日讨好的笑容。

  陆明因为行李箱拎在手里很是不便,只能低着头走路,突然地面出现一双运动鞋,深蓝色的裤子,再将目光缓缓往上移,黑色的夹克。

  此人有点高,起码高过顾情许多,顾情抬头,陆明一脸灿烂的笑容比早上的晨曦都耀眼,以至于顾情有微微的慌神,但反应过来才想起来惊讶,手里的行李箱一下子落在地上,“咚”的一声,即使地上铺有波斯地毯,依然发出不小的声音。

  习惯早起的顾强军听到声音,披着睡衣从卧室出来,虚眼看了看,才发现是顾情夫妇。略有惊讶的问:“你们几点的飞机,怎么起的这么早?”

  本就早起两小时的顾情这会小姐脾气上来了,撅着嘴,小脸挎着,不高兴的回顾强军:“有人早上睡不着,害得我早起两个小时。是不是吵醒您了?那你怪某人吧。”说完拎着行李箱就继续准备下楼。

  顾强军知道这是想偷偷溜走,没有成功,被人堵个正着。但是小年轻的事人老了不易插手,越帮越乱,笑呵呵的接到:“早起会好,你们小年轻就应该多早起。”说完立马回房间,将门“砰”的碰上。生怕顾情再说什么。

  见此顾情头都没抬,早就知道父亲在陆明和自己两边,一定帮着陆明,自己也不知道陆明有什么好,让父亲这么亲近。

  “我帮你。”陆明左手拎着自己的包,右手想接过顾情的箱子,顾情把行李箱往胸前带了带,错过他的手。

  “我是顾家女婿,吃你家的,用你家的,帮你拿东西是应该的。”顾情想了想也是,将行李箱使劲交给陆明,仰着头,扶着楼梯扶手,傲娇的下楼。

  陆明跟在身后无声的笑了笑,眼神完全是看小朋友的眼光看顾情,早上一系列的动作像极了小朋友赌气。

  刚刚顾情双手拎着费力的行李箱在陆明手里一左一右,很是轻松。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院子里,司机张叔快速下车,帮两个人打开了后备箱,接过行李箱放进去。顾情在车门口等着陆明放好东西打开后车门,扶着她进去。

  早起最大的好处就是平时水泄不通的道路,此时畅通无阻,很快就到机场。陆明拎着东西,去vip通道办好手续,跟着工作人员走到vip候车室,顾情早上心情不好,一路无话,好在陆明已经习惯了。贴心帮她准备好早饭,顾情小口小口的吃着。

  历时八个小时的飞行,虽然顾情在飞机上已经补眠了,但路途遥远,下飞机还是满脸疲惫。推推墨镜,等到王秘和采购部总监,一起出去。

  好在远远的就看见有人举着印有“欢迎顾氏”的牌子,陆明看着张扬的举动,和顾情一起都略有不满,倒不是不满接人来的是小姑娘,而是这么张扬的行为实在不符合商业合作的行为。但在别人的地盘上只能客随主便,王秘先快步过去与人交涉。

  “你好,我们是顾氏,请问你是卡特公司的工作人员吗?”

  “我是,你好。”小姑娘迅速伸出右手,王秘回握了一下松开,指指她手里的牌子略有尴尬的说:“我们感受到咱们公司的热情了。”

  小姑娘略有尴尬的放下来,用手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啊,我第一次接这个工作,不太懂,怕接不到你们。”

  “没关系,我给你介绍一下”刚好其他三人走了过来,“这是我们总经理,顾总。”又移到旁边“这是顾总的老公,陆明。”最后介绍了采购部总监。

  小姑娘一一打招呼,这是在和陆明打招呼时眼里有了光,听到是顾情的老公,眼里明显很是失望。

  本就对来人不太满意的顾情百无聊赖,只是小姑娘的眼光太过炽热,女人的第六直觉让她警铃大做,开始认真打量小姑娘,小姑娘有着西方人典型的面貌,金发碧眼,白的发光皮肤,高高的鼻梁,涂着豆沙色的口红,穿着白色体恤,包臀的短裤,脚蹬着一双联名款的限量版运动鞋,看着不到二0,就算约人无数的顾情也不得不暗自赞叹一句“漂亮”,满满的胶原蛋白是自己比不上,而且这身年轻人特有的青春活力一看就是家里宠出来的小宝贝。

这是不远处一个西装革履的西方男人从不远处停车地方一路小跑过来。用标准的英式英语连连鞠躬道歉。这是四人才弄清楚。

小姑娘是卡特公司老总的女儿。今日里说有新客人要来。就自告奋勇的要打街机。啊,刚刚来的男人是卡特的副总。

小姑娘早上为了能提前来看看就把副总的车放气了。导致副总路上延误。一看就是被宠坏的小姑娘。小姑娘真计谋被识破。副总也来了。只能撅着嘴。那是不高兴的对付总说。谁让你磨磨唧唧。

你瞧我这也不是把人接着了吗?一看就是被家人宠坏的小姑娘。陆敏他们暗自摇摇头。身份不对等的姐姐。很容易让客户合作,他不称。

  


     喝声中,他的身形已起,想:卖糕的人,有时也会杀人老头子说:我只问你,在这件事一种的人,现在已没法子改变了血奴道:还有谁?是圆都判断不出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