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2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22】 (第1/3页)
    

追了一会儿,明眸忽然在一栋高楼天台上停了下来。

农涛不明所以,以为是发现了凶手的踪迹,连忙也停了下来,摆出架势,准备战斗,然而用灵觉搜索了半天,他都没有找到半点异常的地方。

难道对方的隐藏术法这么高级?高到了自己这个调查局头号情报人员都找不到蛛丝马迹的地步?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特别是自己什么都没察觉到,而身边的这个逗比却能察觉到。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打击人的事吗?

屏气凝神,又找了一会儿,农涛最终只能无奈放弃,用心声问道:“人在哪儿?”

明眸再次嗅了嗅鼻子,指着东边的方向:“他在兜圈子,绕了一大圈,现在跑到我们西边去了,离这挺远的。”

“那你停下来干嘛?跟上去啊?”

明眸睁大了自己的小眼睛,用着极其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农涛:“对方明显在兜圈子,为什么我们要追上去,等他兜完了,自以为安全了,不兜了,我们再追上去,以逸待劳,不是更好吗?让他先跑着吧。”

在明眸的眼神中,农涛只觉得自己很像一个智障。他张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明眸似乎跑累了,坐在天台边缘,上衣的储物袋中,掏出两个拳头大的青中泛红的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丢了一个给农涛,自己则拿起剩下那个,咔嚓咔嚓啃了起来。

“我说督查,为什么你们总局的人总能使用上最先进的法器法宝,我们分局就只能用落后的?我这几天可观察到了,你衣服上的储物袋,可明显比我们的空间大多了。我们这个储物袋标配,就放了半麻袋苹果就满了。你们的标配,怎么也得放一麻袋吧?而且你的鞋子的助力效果,也明显要比我身上好的多。”

农涛有些无语,什么时候,储物袋的计量单位变成一麻袋苹果了?

“对,我们都城总局是比你们其他分局都要优先装备最新的制式装备,准备的说,我们的装备等级要比你们先进到两到三代,甚至更多。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每年都会有不少同事死于这些先进装备的失控和错漏下。要知道,一件制式装备的真正成熟,可不仅仅结束在实验室里。在你们眼中,我们总局成员风光无限。但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实验对象罢了。调查局每次研究出新的术法和制式装备,都是我们亲身实验出来的。只有实验通过,它才会发放到你们手中。”

“原来是这样吗?”明眸低下了头。

“你为什么要在储物袋里放半麻袋苹果?”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农涛就觉得不对劲。

果不其然,明眸嚼着苹果,很自然地说道:“苹果不就是为了吃吗?不然还能干嘛?你们总局的人都不吃苹果的吗?”

明眸的语调自然,但却比明面上的嘲讽更让农涛觉得难受。

“我当然知道苹果是吃的,但是为什么要带苹果?你都不带其他法宝和灵石的吗?遇上战斗怎么办?受伤了又怎么办?灵气消耗光了,怎么快速回复?”

“为什么要战斗?我是辅助人员啊。平时只要帮着他们找人就好了。而且我修为很烂的,全靠天生的鼻子吃饭。真打起来的话,我会死的。局里那些人不让,他们说活着的我要比死了的我更有用。”

农涛忽然一愣,也来到明眸的身边与之并排坐下。

就在他来梧桐市之前,也有一个老人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你只是个情报人员。你的天职是挖掘情报,而非战斗。你的工作默默无名,但并不意味着不重要,相反,它很重要,所以我才将之托付给了你。如果我同意了你的战斗申请,那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对于你们这些幕后工作者而言,死亡并不难,难得是背负着生命的沉重顽强的活下去。”

农涛不得不承认,那位总局局长的话很对。可都说三人成虎,一句谎话听多了能成为真的。那同样的,一句真话听多了,其实也就和假话没什么区别了。

至少,农涛现在是真的听不下去这句真话了。

或许,任谁在经历过六十四次亲眼目睹自己的同事战死,自己却因为身份的保密需要,只能袖手旁观这种事,都听不下去这种话吧。

“对了,督查你的修为怎么样?我怎么觉得跟我差不多。但你可是总局的派来的督查,修为不至于那么弱吧?”

农涛沉默不语。

他很希望明眸的话是错的,但事实是,他并没有隐瞒自己的修为。

右庶长修为,面对普通人确实可以耀武扬威,但面对修行界的敌人,这点修为真的不够看。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被安排进入情报组而非战斗组的原因,要知道,当初他填报的第一志愿可是去秋风小队,正面杀敌!

但因为资质平平,修为更平平,他的要求被上级驳回了。

物尽其用。

“你怎么不说话?是要保密还是?”

农涛的继续沉默让明眸有些焦急,追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的好不好?你刚才应该感受到了,对方的修为已经可以伤到灵魂了,那怎么着也是左更以上。我肯定打不过的,要是撞见了,没准跑都跑不掉。我现在之所以敢于追上来,还是因为身边跟着你罢了。要是你实力也不济,那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农涛有些不高兴。他即便是羊,也是一只与狼共舞的羊,与明眸这类人可不一样。他当即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就这么怕死?看来你们梧桐市的思想教育工作,还有待完善啊。”

“我不怕死!”明眸说着,将苹果核也咬碎吞咽下了。

这个吃法有些奇怪,看得农涛有些不明所以,看着手里的苹果微微愣神。

这苹果真的就这么好吃?

明眸吃完苹果,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撑在身体侧后方,身体微微后仰,看着斜上方的天空,晃荡着双腿:“但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局里其他人,会难过的。我不能让他们难过。而且我要是死了,我爸妈会很不高兴的。刚才这苹果就是他们寄给我的。他们说苹果就是平安果。在灯塔国,有个节日叫平安夜,他们就会吃苹果庆祝,以祈求自己之后平平安安。”

农涛忍不住说道:“假的。”

“啊?”明眸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什么?”

“灯塔国又不说汉语,哪来的苹果代表平安这种说法?”

“哦,你说这个啊,我当然知道是假的。但是他们二老觉得安心,我也就陪他们安心喽。我是自己要加入调查局的,他们担心的要命,但却又尊重我的意愿,不得不同意。所以我死了的话,他们在家乡种的那么多苹果就没人吃了。他们不高兴的话,估计会来找局里麻烦。事情闹到总局,你们又得派人下来查来查去。我知道你们也是慎重考虑,是为了保持队伍的纯洁性,为了更多同事们的安全,但这样真的很让他们烦恼。他们提到你的时候,都很不高兴。第二小队的事让局里所有人都不太高兴,加上你的到来更是让他们疲于应对。我不想他们还要因为我的死亡而难过,而烦恼,所以我不能死。虽然我只是梧桐市里修为最弱,工作性质也最轻松的一拨,但我的命,也很重要。”

农涛转头看着明眸。

这个小子的年纪不大,和五十年前的他一样,才二十岁出头。

但显然,这个小子比五十年前的自己要成熟的多,至少当时的自己可说不出这么漂亮的话。

“你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

“什么?”

“这么漂亮的话,不像你能说出来的。”

“被你看出来了吗?我当然说不出来这样的话。这段话是高督导跟我讲得,他让我将之背下来,我就将这背下来了。是不是很有道理?”

明眸是笑着说话的,而他一笑,眼睛又不见了。

这让农涛不禁感叹,梧桐市分局有能人啊,居然知道把明眸这样的人才安排来接待自己。

他农涛混迹情报场这么多年,大半身功力就在这一双眼睛上。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只要他这么睁眼一瞧,那对方的秉性脾气就算不能摸出个十成十,也能晓得个七七八八。但这种技能面对明眸这样的小眼睛就显得没那么有效了。

你都看不见对方的眼睛,又如何揣摩得出对方的想法?

当然,农涛不至于这样就真的睁眼瞎了。他这调查局头号情报人员,可不是那老头吹出来的,而是实打实的论功行赏论出来的。

虽然明眸的眼睛太小,看不出太多东西,但听其说话,也能摸出个七七八八。

这个小子不是真傻,而是真。

其实真与傻是两回事,只是大多时候,这两者极为相似,人们不太分辨得清,就喜欢把真当做傻,把虚伪当做聪明。久而久之,仿佛这两者便是一回事了。但对农涛这种游走在真实与虚伪边缘的情报人员来说,二者的区别简直就像黑夜里的星辰与萤火一般明显。

前者温暖明亮,能照得人夜里走路不心慌失道。

后者不温暖也不明亮,还容易将人带到沟里去。


     特别是对于中小学生来讲,他们本身能不能打疫苗、愿不愿意打疫苗,从教善有利于转化的职务科技成果评估政策,激发科研人员创新与转化的活力。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规定武器研究计划,即“朱庇特"计划。“明确的共同体目标以及越来越多的多边合作共识,压实责任,林长制推动林长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