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末最后一天,求月票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月末最后一天,求月票了! (第1/3页)
    

现在狼王处于虚弱期,精丹里面的玄气尚未稳定。如果不趁此时动手,待到月狼彻底晋入三阶,那七人便再无任何机会。

狼嚎声还在继续,埋伏在周围的四人手持兵刃从树上滑下。狼王见到周围出现了四个人,当即停止嚎叫,因为玄气激荡,震出一嘴鲜血。它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跑,而是虚张声势冲向四人。

“不要怕,它现在不敢和我们打,迎上去!”满脸横肉的汉子虽然这么说着,却也心底发毛——哪怕是刚完成突破的虚弱期三阶灵兽,也不是肉体凡胎能招惹的。

能晋升到三阶的狼王并不愚蠢。它看见四人没有退意,身形一转直接向来路逃去。

树上的李衍三人,望着一路奔逃而来的狼王,皆是绷紧浑身上下每一丝肌肉。他们还在等,等着狼王跑过树下,背对着自己的那一瞬间。

“动手!”史云松的一声爆喝,三道身影动了起来。

李衍一脚蹬在树干上,自腰到背齐齐发力,黑石古剑夹带着破风声直直刺向狼王的腰腹。这一招,正是家传剑法的一记杀招——剑指苍龙。妙妙一拳,史云松一刀,左右夹击。李衍的这一剑,狼王已然是避无可避。

“嗷呜~”铜头铁尾豆腐腰,哪怕是三阶月狼,也不例外。狼王权衡利弊,身子向右一转,直接拿头顶向史云松的这一刀。

“哐!”一声类似于金铁交击的声音过后,史云松手中的钢刀向后一弹,刀刃翻卷。

李衍与妙妙一击扑空,连忙稳住身形,三人团团围住狼王。

狼王收紧身形,往三人的方向看去,嘴里发出低嚎声。

“别给它时间恢复!劈山斩!”史云松大喝着提刀上前。

“蛟龙擘水!”李衍剑招一变,直取狼喉。

“清影神掌!”妙妙身如鬼魅,一掌狠狠拍向狼腹。

狼王一口咬住了史云松的大刀,借力一扭腰,用后腿挡住李衍和妙妙的杀招。它后腿又再发力一蹬,李衍只觉剑上传来了一股千斤巨力,右臂脱臼,整个人向后倒飞,狠狠撞在树干之上。

狼王借着这一蹬,再次扑向史云松。刀上传来的巨力早已崩开史云松的虎口,史云松右掌血流如注。眼见狼王两只前爪扑向自己,史云松当即弃刀,双手挡在身前。狼王这一爪挠得史云松血花四溅,右手皮肉外翻,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咻。”余下四人姗姗来迟,破空一箭,射中狼王的喉咙。

“嗷~”狼王一声嚎叫。箭尖刚刚透过狼王的毛发,无力掉在地上,并没有伤到狼王。

“畜生!”史云松心下一横,直接用受伤的右手堵住狼王的嘴,左手摸出一把短匕,狠狠刺向狼王腰间。

“嗷~嗷~嗷~”狼王使劲跳开,牙齿在史云松的右手上划下数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它在大意之下,被这一刺伤了。

“哪里走!”妙妙见狼王跳开,生怕它逃走,一招流风回雪锁住狼王去路。

狼王硬吃一掌,情知妙妙实力最强,史云松那边还有另外四人虎视眈眈,强忍伤势,扑向左手捂住胸口不住咳嗽的李衍。只要越过这个人类,再往前就是一片密林!

“狗贼,看不起我?”李衍怒骂着,左手拔出插在地上的黑石古剑,选择以硬碰硬的方式接下这一扑。

“哐啷!”

李衍硬接为虚,化劲为实,在黑石古剑和狼爪接触的瞬间,把剑柄抵在身后的古木上,倒转一脚,踢向狼腰处的伤口。

狼王反应更是迅敏,前爪卸力,腰一弓,后爪上寒光一露,四片如同刀锋一般的指甲直直蹬向李衍小腿。

看见史云松的惨状,李衍不敢托大,连忙撤回这一脚,却还是被狼爪挠出四道深深的血痕。

“嘶!”李衍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左手连忙护住胸前。狼王并没有乘胜追击,落地后四爪一蹬,便往密林逃去。

“敢伤我衍衍,我弄死你!”妙妙见状大怒,左手一挥,赫然是那座许久不见的石塔。

“给我!回来!”

一阵狂风自密林深处向石塔涌去,比之前狼王突破的时候还要剧烈。

“咔嚓!”李衍身后的这根能承受狼王一爪之力的巨木,在狂风的撕扯下断裂开来。李衍连滚带爬,这才堪堪避开。

狼王还没掠出几米,就被石塔的神力压制得不能动弹。李衍见状,拔剑而上。狼王凶光毕露,张嘴便要咬住黑石古剑。

咦!我能感受到,它精丹里的玄气在流动!

李衍心底涌起一阵玄妙的感觉,宛如高处的水自然而然想要往低处流去。

剑尖隔空划过狼头,一丝细微的破裂声响起。

“嗷——”这匹八百来斤的三阶狼王,仿佛是受到了重伤一般,发出最后一声哀嚎后应声倒地。

李衍还来不及回顾刚刚那奇妙的体验,剑身一挺,从狼王腰腹上的伤口插了进去。

“咔。”随着骨头的破碎声响起,狼王的脊椎已被斩断。狼王眸子渐渐失去了色彩,生机彻底消散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衍衍!你没事吧?”妙妙见大局已定,收起石塔快步跑来。她掏出匕首,小心翼翼地把李衍伤口附近的皮裤割开揭下,这才开始上药。

李衍望着在四人搀扶下才勉力坐起的史云松,苦笑道:“我这还好,史云松大叔才是真的惨。”

李衍说罢,掏出另外一瓶伤药,往史云松方向丢去:“这个药好用,你试试。”

……

众人疗伤完毕,稀稀拉拉走上前来,围住狼王的尸体。史云松右手打了个绷带,垂在身侧,也不知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恢复过来。

“妈的,三阶狼王,一千五百金币,这右手喂给它吃也值了。”史云松豪迈一笑,掏出匕首准备挖精丹。

只见史云松又再把狼腹的口子划开一点,上半个身子探进狼腹,从里面伸手往狼头掏去。

“啊!这个!”史云松浑身腥臭爬了出来,手里正是一颗血迹斑斑,还有一道细微裂纹的精丹,“怎么会这样?快!谁他妈的有三阶芥子!”

见到有人掏出三阶芥子,史云松当即把里面的兵器杂物全部倒出,将这枚精丹收了进去。

“该死!”史云松懊恼道,“妈的,精丹怎么会裂开?这一会儿至少泄漏了十分之一的玄气。你们他妈的刚刚全围着给我包扎干嘛?操犊子的,不知道先去挖精丹吗?我这条手,还能有这精丹值钱?”

李衍闻言心底一阵发怵,这些见惯了生死的汉子,说出的话也是如此惊人。他心知那道裂纹,肯定和自己那一瞬间的玄妙状态有关。再看着眼前这个身受重伤依然豪气冲天的汉子,李衍心里升起一股尊敬之情。

“史云松大叔,你受伤最重,搞不好就残废了。这个精丹归你们,那些一阶二阶精丹我也不要了,我要这个尸体就行。”李衍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慷慨道。

狼皮,可以给韩凯越做一身内甲;大腿骨,可以给姚宇做一对骨棒;狼牙打磨打磨,给妙妙做个簪子;狼肉里面残留的玄气,也是大补。至于马卫邦,李衍也知道,以他的实力,并不需要自己给他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史云松面带怒容,两枚二阶精丹、十七枚一阶精丹从芥子里直直飞向李衍,“精丹裂了,是我自己倒霉。该给你的,我一个都不会少。”

“大叔,说实话,我是尚武学院的。我师父是尚武学院的校长马卫邦。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历练,精丹什么的并不是很重要。”李衍伸手接住十九枚精丹,继续解释道,“先前那枚精丹是我第一次狩猎所得,也是我要送给一个好朋友的礼物,所以当时不愿把它让给你们。”

“好小子,我一不在,你就把我们的底细透了个底朝天。”阴影里走出来一道身影,正是马卫邦。他嘴上说不来,只是为了断掉李衍的后路,最大化发掘出他的潜力。

“师父。”李衍见师父过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哼!”马卫邦一拧,把李衍脱臼的右臂归位,“脱臼了也不知道自己接上,你这右手还想不想舞剑了?”

见众人沉默,马卫邦转身道:“走了!快一个月了,该回去了。”

李衍起身,收剑回鞘,向史云松深深鞠了一躬道:“史云松大叔,有缘再会了。”

地上,是十九颗精丹。

仅有的读者们,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是喜欢看老阴B混迹权力场,还是看通过杀伐一步一步提升实力获得地位,这将决定五十多章以后的剧情走向。(我感觉我个人更擅长写打架喷人!!!)直接评论在这里啦,请各位给个建议,万分感谢!


     对发现的问题,逐省开列问题清单,提出整改共产党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强大力量。为西藏经济社会发精神也历久弥新。在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墨脱,门巴族居民场分享辛育龄、吴天一的先进事迹和典型故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