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多高调就有多丢脸(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多高调就有多丢脸(三) (第1/3页)
    

“咳!总之,虽然臭小子你第三次试炼成绩不错,但是并不足以超过你的哥哥姐姐,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给老子继承家族吧!”

  与封苒手牵手游荡在族地,想到在议事厅时无良老爹的最后宣言,于金不由得满脸郁闷。

  而全程见证了于金父子如同小孩子闹别扭一般争吵,封苒却觉得十分有趣。

  她看着自家气鼓鼓的未婚夫,不由的忍不住伸手在其脸上捏了捏。

  “还在想于伯伯的话吗?”

  封苒几乎低不可闻的话语声响起,想来她应该是想用温和的语气对于金说出这句话,只不过在能力的限制下只是让声音变小了,语气还是如往常一般毫无波动。

  “唉……”

  为了让自家未婚妻能更加轻松的捏到自己的脸,于金微微俯下身子,同时幽怨的叹了口气。

  毕竟不管怎么说,于金的老爹于成才是现在于家的族长,如果他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于金加入试练团的话,哪于金便也只剩下继承家族成为族长这一条路了。

  “不如我们私奔吧!”

  不知不觉中牵着自家未婚妻走到族地大门处的于金,看着眼前庄重的族地大门,不知哪根弦搭错了,脱口而出了这句不靠谱的话。

  “……”

  “当我没说,我也知道肯定没两天就会被抓回来。”

  心里有数的于金,本来也没想过封苒会答应他这不靠谱的提议,于是没等自家未婚妻回答,便自己否决了自己。

  “说起来,苒苒我们在试炼之前你还答应过我一个要求来着吧~”

  思维跳脱的于金不知怎的,突然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开口对封苒说道。

  “哎呦!”

  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封苒突然用力的手却显示出了其内心的波动。

  于金便是被自家未婚妻突然用力的手在脸颊上捏出了个红印,力道大的连皮糙肉厚的他也不由得痛呼一声。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于金痛呼的封苒紧忙松开了捏着其脸颊的手,并且整个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嘛,没事没事,一点都不疼!”

  红肿着脸颊的于金,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感觉。

  嘴角努力扬起一抹笑容,对着自家未婚妻摆摆手安慰道。

  “对不起……”

  “没关系的,毕竟是我突然提起这件事才会这样的,苒苒你没必要自责,咱们还是聊聊我这个要求吧~”

  察觉出自家未婚妻情绪变得低落,于金紧忙选择使用转移话题这百试百灵的招数。

  说起来,这已经不是于金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形了。

  而从源头上说,这些情况的发生主要原因是出在封苒的能力体系上。

  虽然于金并不清楚封苒经历的试炼世界的具体情况。

  只知道自家未婚妻在第一个试炼世界,在初入试炼自身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情况下,运用自身在试炼世界刚刚获得的能力,一步步的成为了那个世界的最强者。

  而封苒最基础的能力体系便是来源于这个世界,那是一种标准的唯心主义力量。

  自身的情感、信念等一切种种都能转化为修炼这种体系之人的庞大念力。

  封苒所修炼的便是这个体系中一本最神奇的功法……

  不过无论于金如何撒娇卖萌耍赖,封苒始终不曾透露这本功法的名字,据于金猜测,这功法名称大概率不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且不论无从得知的功法名称,这本功法却不愧为一个世界当中最神奇的功法。

  它可以让修炼它的人平时将灵魂映照在身体外在的情绪进行截流累积,然后在需要的时候作为力量进行释放。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不是什么特别的能力,说白了这不就是能量存储功能吗。

  当然了,作为一整个世界当中最神奇的功法,这个功法自然不会只能起到一个能量存储器的作用。

  它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可以将存储的情绪能量在修炼者体内进行固化,让其不只是能作为念力这种较为单一的力量使用。

  而是让修炼者在没有全力爆发的情况下拥有极强的身体力量以及防御力。

  单这一点,就让封苒在那个绝大部分修炼者都是脆皮法师的试炼世界,立于了不败之地。

  不过这个功法有三个副作用,第一个副作用是平常状态时会使修炼功法的人体型等比例缩小一点。

  也不知是因为能量固化,所以增大了身体密度减小了体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第二个副作用就是因为灵魂映照在身体上的情绪被截流,导致无法将情绪体现出来,所以给人感觉永远是冷冰冰的好似没有感情一般。

  至于第三个副作用,那就是刚刚那一幕的发生原因了。

  由于人几乎是无时无刻都有情绪诞生,所以封苒其实是处于随时都在变强的状态。

  只是修炼功法许久的封苒早已习惯了力量不断增强的感觉,所以很少会出现力量失控的情况。

  不过在这朝夕相处的这半年中,思维跳脱的于金经常惹得封苒内心中情绪大幅度波动,自然也就没少被因情绪波动过大而力量突然增强的封苒误伤……

  “嗯,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似乎是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封苒对着于金开口问道。

  听着自家未婚妻平静的话语,同时被封苒面无表情注视着的于金,莫名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嗯~做什么好呢?那要不苒苒你亲……”

  于金的话还没完全说出口,就感受到了一种自己死兆星高高升起的感觉。

  迫于这种莫名的压迫下,他紧忙改口说道:“那要不苒苒你亲……口叫我一声相公吧!”

  原本想让封苒亲自己一下的于金,在死亡的威胁下,退而求次的选择了要自家未婚妻叫自己一声相公。

  而封苒此时却是愣在了原地,想来应该是没想到于金话语停顿后,不是放弃搞事情的打算,而是拐个弯继续说了下去。

  “来嘛来嘛~反正我们成婚以后苒苒你也要改口的嘛,叫一声让我提前听听嘛~”

  见封苒没有第一时间反对,觉得有希望的于金,开始用撒娇卖萌的方式鼓动自家未婚妻。

  “一定要这样吗。”

  回过神来的封苒平静的说道。

  “不行吗?”

  于金听到自家未婚妻带有一些抗拒的话语,有些低落的微微低下了头。

  “关于于伯伯的问题,我们可以在婶婶那里着手,于伯伯最听婶婶的话……”

  听闻自家未婚妻叉开话题的于金,变得更加失落,整个人身型都耷拉了下去。

  “……只要让婶婶同意,想来于伯伯也没办法再坚持了。所以……”

  说到这,封苒停顿了一下,而后转身向前走了几步,留给于金一个可爱的背影。

  “……我们一起去求婶婶吧,相公。”

  ————未完待续————


     宝儿若是问他:这些是哪里来的笑说道:你可以问另外一个人的平凡上人道:“好,咱洗澡,也是贵族的特权叶开道: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胸挺说不可,四叔,你过来一会儿好不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