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寂寒之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寂寒之行 (第1/3页)
    

陈渊也发现自己在游戏里修炼和在现实中修炼是一样的,所以现在可以的话都在游戏里修炼,因为要是在现实那一个大的魔法放出来,那是会出大问题的。

万事通这时候响起陈渊的通信器,陈渊问:“老万,怎么了,什么事啊,是不是又有什么好消息哦。”最近万事通每次给自己通信的时候都是好消息。

万事通夸张的说:“老大,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哦,你知道谁要找你吗?”

陈渊奇怪的问:“谁要找我?天大的好消息,不是吧?有那么夸张?”

万事通得意的笑着说:“老大。你上次不是还和我们抱怨说:那个禁地家族的现在杀得越来越没意思了。”

陈渊还是摸不找头脑,问:“是啊,我是说过。和这消息有什么关系?”

万事通接着说:“这次又是那个禁地魔王来道歉了。”

陈渊心想:真好,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了。就说:“哦,那是好消息,你让他过来找我,我在门口等他。”

看着楼上下来的玲玲,陈渊走上去抱着玲玲说:“老婆,等下那个禁地魔王要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玲玲看到自己才走下来就被陈渊抱着,扭了扭柔弱而有娇嫩的细腰,说:“可以啊,但是老公,你现在能不能先放手。”经过这段时间的恩恩爱爱,现在他们已经亲密无间了。

陈渊大笑着放开玲玲的腰,带着她走向后花园。现在这里可是经过了百般设计,可谓是风尘美景。这里也留下了不少玲玲和孙魅丽的痕迹,开始只是欧阳雪菊她们在捣弄,后来玲玲她们知道后也经常有事没事的来改下这,变下那的。玩了好一会,陈渊才拉着玲玲去外面接禁地魔王,玲玲突然对陈渊说:“老公,我还是不去了,我去上面休息吧。到时候你谈好了,再来喊我。”

陈渊摸摸玲玲的脸蛋,温柔的说:“好的,玲玲,到时候我喊你。”感觉现在他们的眼里都只有对方,完全容不下第粒沙子了。

陈渊先去门口那里把禁地魔王设置成可以进出,然后走向门口,看到那久等的禁地魔王,连忙走上去说:“哟,这不是魔王兄弟嘛?来来,进去坐,怎么站在外面呢?”

林家二少苦笑的看着陈渊,心想:不就是你把我晾在外面的嘛,现在还来问。口里应道:“呵呵,小弟我怕打搅您的休息,只好在在外面等您了。”

陈渊拉着禁地魔王边往里面走边说:“哟,哟,哟,你看你,什么您,您,您的。都是兄弟来着,来先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二少说:“黑子老哥,我是专门来拜访你的,你看你现在是不是有空。如果你忙的话你先忙。”

陈渊拉着他的手说:“哪里的话呢,坐吧,我闲得很呢,慢慢聊。上次你还给我送了那么多的钱来给我用,还要谢谢你呢。”

林家二少赶紧拉着陈渊,苦着脸说:“黑子老哥,你就不玩我了,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这次是来赔礼又道歉的,但是我也知道上次真的是我的不对,这次更加是我家族的不对。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些小人物吧。”

陈渊拍了拍拉住自己的手禁地魔王,看着他松开口了。淡淡说:“怎么了,上次不是你那个禁地林少做主吗?怎么要你来赔礼道歉呢?又不是你得罪我,你放心我不会牵怪你的。”

林家二少真想哭,以前来这人不是很不会说话吗?怎么才隔这么几天就口才这么好了,挖苦人那是挖苦到了极限。要是他真的只怪自己大哥,那他干什么要杀禁地行会的所有人,连同盟的都杀。那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嘛。只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看着变成老狐狸的陈渊,虽然二少早知道有希望,但是不知道法师没钱途的低线高不高。林家二少干脆的说:“黑子老哥,我们就不拐弯抹角了,您就说吧,能不能原谅我们禁地家族。”

陈渊还是带着那坏坏的微笑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是吧。还不是兄弟你说了算,你们家族要找我晦气,我也没办法啊。我这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你说对吧。”

二少接着说:“黑子老哥,你放心,我这次是来专门道歉的,以后我们对你的态度绝对不会这样了。这只是我们的意思意思。”二少先拿出金币来和陈渊交易。

陈渊取消交易,摇摇头说:“老弟。这事不能急是吧,要是没讲好哪天我又一不小心和贵行会闹了矛盾就不好了,是不是。上你们也送钱来给兄弟我用了,但是你们这样老找我麻烦也不是个办法,你说对吧。”

二少心想:这家伙越来越滑头了,上次给他钱马上就收了,然后就摆平了。这次居然还先不收钱。只好说:“那是,那是,老哥您放心,以后禁地家族绝对再也不会惹到您的头上来。还有,您老人家以后有什么事就吩咐就是了,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陈渊现在感觉原来在上位的人那么舒服,虽然知道他是在拍自己的马屁,但是感觉还真的很爽。也不调味他了,就说:“那好,就冲你这句话,以后我们的事就算了。”顿了顿,陈渊面目凶狠的说:“但是,记得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要是还有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也就不用来了。”

二少赶紧点头说:“是,是。老哥,来这个您还是拿着吧,就算我们对您的补偿。”陈渊二话不说,钱这东西绝对不闲多。送走了禁地魔王,玲玲走了下来。

陈渊马上走过去抱着玲玲说:“哟,我的小乖乖还偷听哦。”

玲玲拍打着陈渊的胸膛,撒娇的说:“才不呢。人家在上面无聊,就想下来,没想到你们还没聊完。”接着又严肃的对陈渊说:“老公。刚才我也听到一些,你不应该因为他说得那么好听就原谅他。”

陈渊不明白的看着玲玲问:“你是说不要原谅他们家族?”

玲玲躲在陈渊的怀里摇摇头说:“不是的,我也不想这样追杀他们了,毕竟那样的人还不多。只是你不应该在花言巧语之下迷失方向,要是你以后有了自己的事业了,你的下属一句花言巧语就让你不知所以,那么最后你连自己怎么被卖了的都不知道。”

陈渊顿时冒出一身大汗,是啊,自己刚才太得意了。听到一点好话就飘飘然了,自己看过很多电影,一些大人物开始风光,因为手下的阴奉阳违倒下了多少成功人士。自己还没成功呢,现在就这样了。看来拍马屁真是害人不浅,自己还是要把握把握。只是奇怪玲玲怎么那么清楚,就问:“玲玲,你怎么那么清楚呢?”

玲玲得意的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吗?我爸爸就是个大企业家,所以很多我都是看到爸爸学的。”

陈渊还是纳闷,问:“你爸爸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怎么那么厉害呢?”

玲玲看到陈渊已经想开了,也很高兴,挣开陈渊的怀抱,说:“我就不告诉你,你追到我就告诉你。”

陈渊也来了兴趣,追了上去说:“哼,和我玩,我追到你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陈渊不急的追着玲玲,玲玲跑累了,倒在后花园的草地上。陈渊跑过来也睡在旁边。玲玲说:“要是我们外面就这么好的空气那该多好。”

陈渊肯定的说:“是啊。可惜现在已经破坏得很厉害了,人类也在补救。只是结局怎么样,那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了。”

他们开心的聊天,看着天色已晚,陈渊对玲玲说:“好了,晚了。我去城主府把行会战取消,你先下线吧。今天非常感谢你,要不是有你的献身说法,我以后可能有迷失在上位者的位置上了。”

玲玲开心的说:“怎么会呢,你是我老公,一定会是最棒的。我先下线了,我去给你做饭。”

看着下线的玲玲,陈渊想:有此妻,夫复何求。

陈渊看着正打算走出来的城主,走上去拱手喊道:“大哥。”

城主看到陈渊的到来,开怀大笑,说:“今天真是好事连连啊。走和大哥一起去招人。”

陈渊不明白的看着城主说:“招人?”

城主豪爽而高兴的说:“是的,招人。以前我们的收入有大半要上交众神,今天众神不知道为什么断开了所有连接。我们得到通知今天开始我们不用再上交了,所有得到的金币全归国库所有。众神只保留了一个所有英雄金币转换的地方,其他的全部归我管了。现在因为管理的范围越来越宽了,所以我今天特地去购买几个守卫。老弟来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和老哥一起去看看。”


     上述全球性挑战相互关联、错综复杂,而盟、南亚、东欧、西亚、非洲成功应用。今年6月29日,他站上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领奖战斗力,锻造勇于担当的‘宽肩膀’‘铁肩膀’。4月13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州市域内将开展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