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希望与绝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希望与绝望 (第1/3页)
    

我和徐逸到他石油勘探现场,也就是发现史前生物的地方,进行探查,没想到又遇上一场沙漠风暴。

这次和上次的沙暴有所不同,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前后不到半个钟头,而且范围也不是很大,是那种被称为沙漠龙卷风的沙暴。

我进入沙漠时间不长,居然赶上两场沙暴,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事情也不是很顺利,情绪有点沮丧,反倒是徐逸对这场沙暴毫不在乎,因为查出自己的石油勘探队的队友应该在史前生物的遭遇当中,幸存下来的线索,显得格外兴奋。

徐逸的情绪感染我,再想想在若羌县军营,那群稚气未脱的武警小战士,昂扬乐观的精神,让我这个堂堂的人界天师,内心却如此软弱感到羞愧。

看来不在于自己修为境界有多高,内心强大基于的一种精神,这是我对于自己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我原来一直都认为,自己有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修为境界不够高,并且为此感到沮丧。

现在,我已经是人界的天师,基本上是人界顶级的存在,虽然原来认为解决不了的事情,现在很容易就办得到,但是成了人界天师,仍然有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会感到沮丧,说明内心强大,和修为强大还真的没有多少关系。

我想明白这些,立刻那种消沉的情绪一扫而光,感到精神振奋,我忙对徐逸说道:“我们现在养精蓄锐,我明天在周围再找找看,也许能发现史前生物的蛛丝马迹。”

徐逸有点担心的对我说道:“哥,你说万一咱们要是碰到那种凶猛的史前生物,你真的能对付了吗?”我听了徐逸的话,觉得我不能为了安慰徐逸,而信口胡说,应该对他实话实说。

按照徐逸描述的史前生物的形状,凶猛程度,同时还不是单一个体,而是数量不详的一个群体,这样的生物群体,不同于现在人界现存的任何猛兽。

如果我和徐逸真的和这群凶猛的史前生物遭遇,要说靠我一个人,挥挥手就把这些史前生物全部消灭,我还真的没有十足的把握。

于是,我看着徐逸说道:“兄弟,实事求是的说,我不一定能对付的了。”

徐逸听到我这样说,感觉十分紧张。我看见徐逸害怕成这个样子,连忙对徐逸说道:“万一明天你我和史前生物遭遇,我即使消灭不了这些史前生物,但也能带着你安全的离开,保你全身而退还是轻而易举能做到的。”

徐逸听我这样说,终于放下心来,我接着对徐逸说道:“放心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我们寻找一天这些史前生物的蛛丝马迹,能遇到最好,不管明天能不能找到线索,后天都要返回阿依娜家。”徐逸看着我,使劲儿的点着头。

当那轮朝阳,在沙漠上冉冉升起的时候,美丽的晨辉把这片一望无际的沙漠染成醉人的金黄,我和徐逸骑上骆驼,开始在徐逸他们原来遭遇史前生物的石油勘探地点,周围仔细的寻找,搜索。

我骑在骆驼上,不时的放出神识,希望能够有所发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和徐逸从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夕阳西下,也没有没有任何收获,没有办法,我只好招呼徐逸回到昨天宿营的地方宿营。

因为那些邪教修士要回到阿依娜一家那里,所以,我不能在外面耽搁太长时间,我只有把那些邪教修士解决啦,才能安心做别的事情。

我决定,在回到宿营地点之前,最后用神识再探查一下,今天一天都什么都没有发现,我对最后这次神识探查也不抱有任何希望。可是,忽然我感觉到有股陌生的气息,在前面不远处。

对我这股我刚刚感受到的陌生气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我心里一动,难道是徐逸所说的史前生物?

我转念一想,不对,如果是徐逸所说的史前生物,应该是那种个体比较庞大猛兽,而且还是个不小的群体,那样他们的气息应该非常强才对。

为什么我刚刚感应的这股陌生的气息这样微弱呢,我急忙招呼已经准备掉头往宿营地那边走的徐逸,对徐逸说道:“兄弟等等再往回走。”

徐逸看着我,又转回头,对我说道:“哥,怎么,你有新的发现吗?”

我对徐逸说道:“我不确定,但是这种气息我从来没有见过,应该是新物种。走,跟我过去看看。”

我依靠神识确定发现这股陌生气息的位置,和徐逸往前大约走了一公里的的路程,到达发现那个气息的地点后,我招呼徐逸停下来,然后从骆驼上跳下来,仔细的寻找。

我终于有了发现,在前方几百米的地方我看见十几根圆弧状的白色的东西,立在黄色的沙地里,就像一道道白色的拱门,原来我用神识探查到的就是这个东西。

这是谁把这些白色的漂亮的,像彩虹一样的拱门建立在这茫茫的沙漠上,难道这些拱门与这些史前生物有关系,为什么会带有那种陌生的气息?

这时候,徐逸也发现前面那十几道白色如彩虹般的拱门立在那里,在夕阳的照耀下,这一道道拱门,气势恢宏,即使我骑在骆驼的身上,通过这些拱门,也不会碰到脑袋。

这些拱门间隔不到半米的距离,连在一起,在漫天的霞晖中,金色的沙漠上组成了梦幻般的长廊。

我没想到,我寻找的那股气息,竟然看到这种美丽的景象。

我和徐逸,牵着骆驼,快步向那些美丽的拱门走过去,当我和徐逸来到这些拱门跟前,走进这些拱门组成的梦幻长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十几道拱门,高矮,弧度完全一致。

我用手抚摸着,其中的一道拱门,发现这道拱门晶莹剔透,在夕阳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我不由的发出惊叹,这些道拱门究竟使用什么材料建成的呢?

我伸手在上面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时候,徐逸在旁边对我说道:“哥,没想到在没有人迹的沙漠里,竟然有这样的艺术杰作。可是,是谁在这里建的,要干什么用啊?”

徐逸的话提醒了我,如果是艺术建筑,无论古今,谁会把艺术建筑建在茫茫的沙漠里面呀?

如果是建筑,一定年代久远,可是,为什么这上面会有陌生的生物气息?可是,这上面分明是完好无损,我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年代久远的一点痕迹。

我突然一拍脑袋,忽然想起了什么,哎呦,不对,我朝骆驼那边跑去,从我的背囊里,取出工兵铲来,疯狂的挖着。

徐逸在一旁看呆了,我一般挖着,一边对徐逸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帮忙啊,这根本不是什么建筑,这可能是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巨大动物骨骼。”

徐逸听我这么一说,也从骆驼那里,取下一把铁铲,开始挖着沙土。我对徐逸说道:“看来我们要挑灯夜战了。”

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在远方地平线的下方,天渐渐的黑了,天上的挂着一弯新月,月光淡淡的,挥洒在这片广袤无垠的沙漠上,徐逸这个小伙子真不错,做事情实心实意的,正借着月光,小心翼翼的挖着沙土。

我作为人界天师境界修士,即使天上没有月亮,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挖沙的进度很快。

徐逸一边挖着沙土,一边对我说道:“哥,你真厉害,你咋看出来的啊?我怎么看这一点都不像是是动物的骨骼啊?”

我一边挖土,一边对徐逸说道:“我开始的时候,也以为这是什么人在沙漠之中留下的建筑,可是你想啊,现代不可能有人在沙漠渺无人烟的地方去搞建筑,这里没有任何古代遗迹,怎么会有孤零零的有这些道拱门?”

我用手指了指那些道“拱门”对徐逸说道:“你看这像什么?”

徐逸看着那些道“拱门”,对我摇摇头,然后说道:“我没看出来。”

我说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拱门,决对错不了,就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型动物的肋骨啊。”

我的话音刚落,徐逸睁大了双眼,在淡淡的月光左看右看,然后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徐逸转过脸来,忽然恍然大悟的样子,兴奋的对我说:“你是说这个动物骨科其他部分,埋在沙子下面,而露在外面像拱门似的那部分,是这个巨大动物的一侧的肋骨。”

我对徐逸说道:“是的,所以我们要连夜把这个庞大的动物骨骼全部挖出来,看一下全貌,以便我们了解更多的信息。”

徐逸我说完,挥动铁铲挖沙,更加卖力气了。

我和徐逸,就像考古的专家一样,经过差不多一夜的挖掘,终于,当晨曦又一次出现在茫茫沙漠的时候,一副巨大的动物骨骼出现在我和徐逸的面前。

如果我是生物学家,一定会欣喜若狂,这是一副多么完美的古代动物骨骼标本,如果拿到人界去展览,一定会震惊整个人界。

我和徐逸站在这幅巨大的动物骨骼面前,显得格外渺小。

可是我不是人界的生物专家,我是人界修道的天师,每天接触的就是人界的那些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徐逸对我说道:“哥,你和我说说,你咋离那么老远就能发现这里有这么大的动物骨骼,这个大家伙还真和我看到的那些史前生物差不多。”

我对徐逸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你发现的那种史前生物的骨骼,至于我为什么能发现它,你现在还理解不了。

不过这个大家伙这么会死在这里,仅仅几年的时间,竟然变成骨架,这不符合常理啊,沙漠中气候干燥,按理说应该形成干尸才对,皮肉都哪去啦啊?”

徐逸听了我的话,眨眨眼睛,对我说道:“是啊,这里的阳光充足,温度也高,水分很快蒸干,这么几年的时间不可能就只剩下骨架,真是太奇怪了。”

我说道:“还好我们来的不算太晚,因为有一侧的肋骨露在沙子的外面,要是再晚几年来,经常刮起的沙漠风暴,会让这一整副骨骼都会掩埋在茫茫的黄沙之下,那时候发现这副骨架,恐怕是很难的。”

我绕着这幅巨大的动物骨骼走了几圈,我想:这庞大的史前生物一定不是人界现有的物种,那么这种生物从哪来的呢?

难到真的是史前生物穿越来的?我很快否定了,时间法则,就连我这堂堂的人界天师都无法改变,这些低等的猛兽怎么会从上古穿越呢?

这个庞大的家伙来到人界茫茫的沙漠上,靠吃什么生存呢,听徐逸说,这个庞大的生物是个数量不详的群体,那么其他的那些又到那里去了呢?

我发现了这副巨大的骨架之后,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多,现在就是想破脑袋,也无法找到完整的答案。

我绕着圈子仔细查看这副巨大骨骼,再没有其他的发现。徐逸呢?这小子在那边又开始挖沙了,我招呼徐逸说道:“兄弟不要再挖了,这个大骨架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徐逸兴奋的对我招招手,说道:“哥,你看,你看,我有新的发现啊。”

我走过去一看,在这个巨大骨架的一条肋骨的下面,徐逸新挖开的沙土当中,发现了几个残缺不全的动物骨骼,我把这种新发现的动物骨骼重新拼接了一下,有了新的发现。

这种动物大小和我们家养的猎狗差不多,我生物学知识极其贫乏,实在无法根据这种动物骨骼判断出是哪种动物,这种动物和这个巨大的骨架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次对徐逸石油勘探现场的探查,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可以肯定的证实了徐逸所说的那种史前生物在沙漠里确实存在。

既然,无法再继续找到更多的线索,那就留给以后有机会继续查找,想通这些后,我对徐逸说道:“兄弟,收工,我们打道回府,我们赶回阿依娜家里去,看看你说的那些神秘的黑衣人回来没有?”

我们骑上那两头骆驼,又绕着这副巨大的骨架走了两圈,然后我抬手打出一道符火,落到这副大骨架上,这个巨大的骨架立刻熊熊燃烧起来,在徐逸诧异的目光中,我对徐逸说道:“我们走。”

然后,驱赶骆驼,载着我和徐逸,向前面走去。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副巨大的骨架,就会在我的符火下,慢慢的变成灰烬,散入慢慢无尽的黄沙中,消失不见,任谁也不会看到一点痕迹。

回去的脚程要快的多,黄昏时分,我和徐逸的面前又出现了那道美丽的胡杨林。

徐逸对这里非常熟悉,很快的就来到阿依娜家那个不是很大的土屋,现在,我看见阿依娜家的土屋,竟然有种温暖的感觉,就是看着树枝围成的栅栏,都感到亲切。

我和徐逸牵着骆驼,进入到阿依娜家的小院,可是小院子静悄悄的,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阿依娜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从屋子里跑出来,迎接徐逸和我。

难倒阿依娜已经放羊去还没有回来?不能啊,按理说阿依娜这个时候放羊早就回来啦呀。

我和徐逸进入阿依娜家的土屋,发现屋里不但阿依娜不在家,就连买苏提爷爷和买亚提大叔和大婶也不在,尤其是买苏提爷爷是从来不出门的,因为年纪有些大了的原因,就在院子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我十分奇怪,阿依那一家都去哪里去啦。

我和徐逸看到,阿依娜家的厨房里面的铁锅还冒着热气,菜板上还有切了一半的羊肉,面盆里还有和到一半,没有和好的面。

我自从修道以来,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一种非常不好的念头从我的脑海里闪过,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让徐逸留在阿依娜的家里,徐逸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和我一起去寻找阿依娜一家。

我和徐逸又从阿依娜家出来,在这片胡杨林里,仔细的寻找,令我吃惊的发现,根本没有发现阿依娜一家的影子,他们哪里去了呢?

我和徐逸在胡杨林里面转来转去,别说是阿依娜一家,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我的心咯噔一下,不会是这里的人都不见了吧,每当快要日落的时候,在这片胡杨林里面,分散在河岸边上那一个个的小土屋,就会生出袅袅的炊烟,就会有人们的喧闹声。

现在,除了牛羊鸡犬的叫声,根本听不到人的喧哗声音,我和徐逸刚回来的时候没有注意这一点。

我开始的时候没有留心,毕竟我是人界天师一级的大修士,我的感知能力,要超过徐逸很多,我感觉,这里的人们全都不见了,绝对不光阿依娜一家。

我对徐逸说道:“先不要找了阿依娜他们了,我们再到别家去看看。”

当我和徐逸走到离阿依娜家最近的那家土屋的时候,发现这家院子里的牛羊,好好的在围栏里面,可是土屋的门敞开着,徐逸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去,没过一会,徐逸出来了,对我摇摇头,说道:“哥,这家也是一个人也没有。”

其实,在徐逸还没有冲进屋子里面的时候,我已经用神识这把家的土屋以及院子周围都扫视了一遍,根本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徐逸现在可真的着急了,发疯似的,又接连去了几家,不用说,结果都是一样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有一家的吃了一半的饭菜甚至都还在桌子上,就是人不见了。

如果说遇到强盗,又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再说在这茫茫无际的沙漠里,除了这里,连人的影子都没有,哪里会有强盗?

别说徐逸着急,就连我这个人界的天师都有点摸不到头脑了,在我和徐逸出去的这两天里,这里发生了什么,这里的人们都哪里去了呢?


     ”一句话未说完,朱泪儿已握住了她的咽喉。地的一部份,正是他的骨头已碎裂的那一部份“尤其重要的是,川北唐家的弟子,一个个都有非常有耐力,尤,倒了一点儿药在上面,再撕开自己一条内裙.替他包扎了起来我没有。沈春雪的眼泪泉水般流下:因为金二爷警告过我,我若再跟黑豹说一句话,他就要我死,也要黑豹死!金二爷,这个金二爷究竟是个人,还是个畜魂带路的人突又冷笑,道:你不敢看我?是不是因为我太丑?孤独美立刻否认,勉强笑道:我不是……勾魂使者道:既然不是,就看着我说话,看着我的脸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