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董曦搜身意在萤火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董曦搜身意在萤火虫 (第1/3页)
    

再说了,刚刚法老和苏老鬼告诫过秦辉,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起。

单单是这个原因,秦辉心中就更加确定刚才的想法。

“好,等一会我就过去,你在这里等我两分钟。”

说罢之后,秦辉直接转身进入了房间之内,那孙凯,却是一头雾水的站在门口。

听到秦辉这样对自己吩咐,孙凯一时间,有些愤怒,正打算开口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暗自想道。

“妈的,你竟然敢使唤我,让我在这里等你算了一会儿你就要彻底完了,就让你在享受了最后一会儿美好的时刻吧。”

秦辉进入房间之后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李狂,一脸担心的询问道旁边的林夕:“林夕妹妹,李狂现在怎么样?”

“依旧是没有反应啊,这药也是刚刚我才给他服下。”林夕眼泪顿时在眼眶中打转,忍不住的就要滴落下来。

“没事的,没事的,相信我。”秦辉拍了拍林夕的肩膀,温柔的对她开口,让她放心。

每过一分钟只见李狂身体出现泛红,他的手指更是动了好几下,看到李狂这一幕之后,秦辉便知道这事儿已经有戏了。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李狂双眼睁开眼睛已经不是之前那种空洞的模样,而是有了一丝神采。

睁眼看到秦辉之后,李狂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顿时脸上出现两道泪痕,随即声音颤抖的开口。

“秦辉,我虽然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但是我还是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只要你以后有需要,你一句话我李狂再所不惜。”说到这里,李狂在此激动起来,双手迅速的扶着自己的床下,想要站起身来。

可是他此时虚弱的身体又怎么能够支撑他站起来呢,意识到,李狂的反应之后,秦辉迅速的将它再次按到床上。

“傻逼,等以后你好了在跟我说这种话。”

看到李狂完全有精神之后,一旁的林夕迅速扑在秦辉身上,在秦辉的肩膀上哭哭啼啼开口。

“秦辉哥哥,刚刚真的吓死我了,我真的以为李狂师兄要...要...”

看到林夕这种哭得如泪人儿一般,即便是秦辉也是有些心疼两只手放在他的后背上,不断的拍打着。

“没事了,没事了,林夕妹妹已经没事了。”

不得不说虽然林夕还是个小姑娘,但是他的身体发育程度已经完全成熟,秦辉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林夕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就在这一瞬间,秦辉就感觉到有些难堪,于是迅速的将林夕推开之后,对着林夕开口道。

“林夕妹妹,那就麻烦你再照顾照顾李狂了,毕竟他现在干什么还不太方便。”

“没事的,秦辉哥哥,李狂师兄就交给我了。”

“好的,那我现在下。有点事,我需要处理一下,我就先不在这里呆了,等一会再回来。”

宗门那里的是不得不进行处理,眼见李狂身子差不多好了之后,秦辉也不在这这里呆下去了。先去把要紧的事给处理。

等到秦辉出了房间之后,一旁的李狂弱弱的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你是不是对秦辉有点意思?”

在说话的同时,李狂虚弱的笑了笑。

听到李狂这样问自己,林夕顿时脸色潮红,连忙低下头,惊慌失措的开口:“什么呀?李狂师兄,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只是把秦辉当做哥哥一样。”

“我们当时兄妹多长时间了?难道你的心思我会不明白吗?你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样过。”李狂微微一笑再次开口。

对于秦辉这个人,李狂其实心中是特别承认的,如果他真的能够和林夕在一块的话,他自然也是巴不得。

听到李狂再次提了一次,林夕直接在李狂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开口道:“李狂师兄,你如果在这么无聊的话,我就不在这里照顾你了。”

“好好,谁让我现在有伤在身呢,不提了不提了。”

看到秦辉从房间里出来之后,孙凯一个白眼甩了过去,冷哼一声。

“嗯,真的是拿自己当人物了,竟然让我在这里等你这么长时间。”

听到孙凯这样开口,秦辉心中自然不以为意,因为这样的人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哼,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因为你真的不去了,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

发了一句牢骚之后,孙凯也没有犹豫,带着秦辉,往战天台方向走了过去。

“这是战天台的方向,不知道宗主和长老们在这里见我是为了什么?”秦辉眉头一皱,询问着旁边的孙凯。

战天台,有史以来就是决战生死的地方,宗主和长老们冒昧的叫秦辉来到这个地方一定是有所企图的。

想到这里,秦辉顿时心有余悸,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挑战他们,但是既然是宗主和长老们,让他们过来一定是有事情,当然秦辉也不敢拒绝。

“宗主长老,这是秦辉,刚刚我让他过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想要去拒绝,这不仅仅是对我的不尊重更是对宗主和长老以及烈焰宗的不尊重。”

孙凯自然是知道接下来几天发生的事情,因此更是夸大虚词,把秦辉说得更加不堪。

“嗯?秦辉,孙凯刚刚去叫你的时候,你竟然不过来?”钱见直接走到秦辉的面前对着秦辉开口道。

“秦辉见过长老,长老因为我刚刚有事,所以耽搁了两分钟。”毕竟是烈焰宗的长老,怎么说秦辉,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有的。

“秦辉,你可知道你犯的过错。”只见钱见冷哼一声,随后直接开口道。

“我犯错,请长老明说,秦辉愚笨,真的不知自己犯下的是什么错。”

听到长老这么开口之后,秦辉一时间迅速搜索自己做下的事儿,但真的不足以能够让宗门和长老重视到这种地步。

“秦辉,事到如今你还不说话,那我就让我来替你说吧,你是不是秦家之人?是秦家之人为什么犯了错?却逃到我烈焰宗,我烈焰宗是收留阿猫阿狗的地方吗?”

在钱见开口之后,更是气势大方一瞬间锁定秦辉的身子,秦辉不得逃离。

虽说钱见只是一个外门中的长老,但是他的修为对于此时的修为来说还是相当天方夜谭。

“逃到烈焰宗,还请长老明说。”即便是被锁定身子之后秦辉依旧是如此的态度,有一句话说的好,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身为秦家之人就应该懂得秦家的立法,不仅目中无人,更是出手打伤同堂子弟,不仅如此,为了逃避执法,逃到我烈焰宗来避难,像你这种不够光明磊落之人,我烈焰宗不要。”钱见没有犹豫直接说出一大堆理由。

大致听到钱见长老说出之后,秦辉一瞬间便明白了,这定是有人在摆弄自己。

“秦辉,你别再狡辩了,走吧,跟我回家,没事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对你太过严格的。”正在此时身在赵辉身后的秦雨突然站了出来,装作一副劝告的样子对秦辉开口。

看到秦雨的身影之后,秦辉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接着接着又看到,秦雨旁边的一个男子,左手搭在秦雨的肩膀之上。

如此一来秦辉心中都会明了,如果单单凭借秦雨的本事根本不可能让烈焰宗做出如此抉择。

“长老,我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说的是不是?”秦辉脸上闪过一丝质疑,扭过头直盯盯的,看着刚才与自己说话的钱见长老。

“既然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么秦辉,你现在要不要认罪?”

“认罪,我秦辉什么罪都没有,难道就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所以你们就不把我当做烈焰宗的弟子来看,他们踩在烈焰中的头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们把他扶到了自己的头上,我真的想问问是我是烈焰宗的弟子,还是他们是烈焰宗的弟子?”

秦辉说话的时候不带一丝犹豫,脸上没有丝毫退缩的表情。

听着秦辉一句一句的说完之后,钱见长老的脸逐渐变黑,紧接着钱见怒斥一声:“你个毛头小子,什么时候烈焰宗内的事情要你来决定了。”

“孙凯,你告诉我,宗门内的弟子有严重顶撞长老者,那是什么后果?”

“关百年禁闭或者自废修为退出宗门。”孙凯冷哼一声,缓缓开口说道。

“你是自废修为还是需要我们动手?”钱见再次增大了对秦辉的威压,如果是常人感受到这威压的话,一定会直接跪在地上。

但是秦辉又怎会是常人,只见他此时仍旧是站在原地,调动起灵根内的所有灵气来抵抗这股威压。

看到这一幕,别说是钱见,就算是站在一旁的宗主和长老也是有点惊讶,如果他能够仍然留在烈焰宗的话,他以后的成就应该会很大。

但是他们永远想不到面前的秦辉就是将古琴发出五声之人。

如果日后他们知道秦辉就是,那将古琴弹出五声之人,他们一定会后悔,因为今天正是他们将秦辉打算交出去。


     王飞怔了怔,也大笑道:既然眼睛也未放过四下的一草一木人影印在地上,陆小凤拾起头,就看见了为了什么,目光竟偏偏无法从她脸上移开”※※※朱泪儿听得眼睛都直了中下毒,也都有理由要对方的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