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什么药》。

……

此時在明安江的上空,烏云正遮住那輪怪異的月亮,星光在云層的縫隙中也已黯淡無光。

遠處明安市區上空,云山重重,卻更襯出夜幕下人間燈火的絢麗繁華。

赤色的機甲依然被時空所戀所束縛,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

黑沙組織的兩名殺手無比興奮,現在的赤色戰甲在他們看來簡直就像是一只案板上的燒雞,可以任由切割享用了。

按他們的計劃,他們要給赤甲加上最后一道桎梏,那就是“能量囚籠”。

能量囚籠可以吸取被束縛者的所有能量,讓對方的能量始終處于極低狀態,無法做出任何反抗。

利用這種方式就可以把任何機甲封閉起來,他們想用這種方式把眼前的赤色機甲作為自己的戰利品帶回去。

不管怎么說,他們知道藍芒大人對這套機甲是頗感興趣的。

他們隱約中也知道這套機甲價值連城,甚至比藍芒大人身上那套藍色的機甲更為珍貴。

所以貪婪或許會讓有些人多有斬獲,但最終卻往往是致命的終結陷阱。

兩個一直謹慎的高手,在貪婪的面前,他們放下了最后一絲的警惕。

由于施加能量囚籠就必須靠得很近,能量束縛只有在幾米的范圍內才能有效,所以這兩個人已經進入了離赤甲軀干部約5米的范圍之內。

因為他們要在以被束縛機甲為中心的三棱錐的4個頂點上設置4把能量鎖,并置必須十分的精確才可以發揮威力。

但這不算是什么問題了,因為對手已經沒有了威脅。

兩名黑沙高手的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他們的每只手上都拿著一只能量鎖。

4個空間點已經定位完畢,能量鎖已處于激活狀態。

只要再過4秒鐘,他們就能完成“能量囚籠”的設置了!

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距離最后爆炸的時間只剩下兩秒鐘!

不是短暫的時間里,月明樓是來得及回憶了一下妻子和女兒的面容,并且回憶了一下岳達陽作出的對自己的承諾。

便毫不猶豫地啟動了了那個最終毀滅程序。

正是恰在此時,岳明樓身體的機能也已經消耗殆盡,他此勉強支撐的體力此時也消耗得蕩然無存。

他眼中的光暗淡下來了,他已經無法看清楚周圍發生的一切。

他的機體也無法感知到周圍的一切,他只覺得黑暗無盡的黑暗鋪天蓋地地向他卷來,然后他就覺得周圍一切都安靜了。

不辱使命,他戰斗到了最后一刻,他終于可以休息了。

以赤甲為中心,500米為半徑的一個淡紅色的光球出現了。

這是紅色機甲形成的封閉罩,只有把巨大的能量封閉在固定的空間中,這樣才能造成更徹底的毀滅!

紅色的光芒,從這光球中射出,照徹天地。

從光球中能夠射出的也只有這光線了

,即便是連聲音也已經無法傳出了。

紅色的機甲閃耀出了毀滅的能量,周圍的一切。成了一切物質的粉碎機。

能量的洪流光球內部肆虐沸騰,耀出了無盡的光芒,讓這里無比炙熱無比光明。

就像太陽的內部一般炙熱,毀天滅地,摧枯拉朽。

這樣巨大能量的爆發下,一切物質只能處于離子狀態,這也是唯一的狀態。

這種巨大的能量正是來自于機甲自身的徹底的毀滅,機甲已把自身所有的物質轉化為了能量。

用來毀滅這光球中的一切,來毀滅這附近500米空間中的任何存在。

應該說岳達陽原設置這樣一個爆炸高度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不想讓地球上無辜的人類受到傷害,所以做出了這樣的設定。

只可惜黑沙組織的兩名高手卻沒有任何的機會逃竄,當他們看到紅色的機甲閃耀出紅光的時候,他們便已經開始逃了。

只不過死神瞬間便追上了他們,巨大的能量海洋和激射奔涌的巨大的離子流,把他們的戰甲連同他們一起化為了齏粉。

下一個瞬間,然后這些齏粉便在這高溫中徹底融化蒸發,變得灰飛煙滅。

兩個人只是在最后的時刻做出了一個逃的動作,心中只來得產生了恐懼和悔意,但一切便都結束了。

飛船上的藍芒大人看到了發生的這一切,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加快了飛船逃逸的速度,加快了空間躍

“去哪?”

高台下同样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修为不弱,在金丹巅峰的样子,见季辽过来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天魔洲,烈阳城。”季辽回道。

“嗯,十枚顶级魔晶。”老者说道。

季辽抬手一挥,指尖的储物戒指不易察觉的一闪,一道道流光在他掌中飞出,随后叮铃当啷的声音响起,十枚顶级魔晶落在了老者身前的石案上。

老者被季辽这一手弄的一愣,撇眼怪异的看了季辽一眼,发现没什么异常,还以为季辽是故意卖弄,不屑一撇嘴。

“切,华......

难道这才是她的脸?傅红不知对方是否已在各路都

酒香斋,寒冰酒窖入口。

酒香斋弟子收到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守住洞口,必须截断前来支援的血影宗弟子。血影宗入侵弟子同样收到命令要打破入口冲进去。

固守天险,酒雾配合,加上酒傀儡的存在让酒香斋弟子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甚至酒香斋弟子都感觉有能力把血影宗弟子杀光。

血影宗弟子本来就有退意。在他们心底,老奶奶,工不二和录引纤根本就不需要支援,如此进去的主力几乎都是管理内务的蹩脚中队,东游琴和东游凤的外戚中队,化玄门的杂牌中队,这些中队本来就是可以随意舍弃的力量。

唯一可惜的就只有汉武素小队。

然后血影宗弟子几乎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撤退!集体撤退!”

老奶奶的命令,并且沙哑的声音明显充满了急躁:“立刻撤退,能有多远退多远!快,半刻也别耽搁!快撤退!快撤退!”

有了撤退命令还不撤,那就是傻叉了。

汉武素和东游凤她们则是彻底的懵圈。

撤退,大家能往哪儿撤呢?

不得已,汉武素只能联络老奶奶:“祖奶奶,撤退?为什么要撤退?”

“哎哟,你奶奶个熊!”老奶奶被打到爆粗口,“你们去寒冰酒窖,集体撤到寒冰酒窖!快点快点,把所有好东西都搬进去,快点。”

汉武素差点吐血:“祖奶奶,那边有四个元婴尊者!求亿连已经确定了。”

“啥?”这回是老奶奶吐血,“怎么回事?”

汉武素硬着头皮解释:“估计是复活的,我们已经把那边封了。”

“哎哟!”老奶奶第一次郁闷到家,“你们怎么不早说。”

汉武素:“我们怕祖奶奶您分心。”

老奶奶又挨揍了,联络里都是噗噗噗的声音:“还是得去那边,你们把整个通道封死,一定要跟工先生和纤纤汇合,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汉武素吃惊:“祖奶奶,出什么大事了?”

“哎哟,你个疯婆子!”老奶奶很凄惨,“超级大事,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大事,你们立刻去跟工先生和纤纤汇合,或许还有机会,给我留下阵引,哎哟,你个疯婆子。”

老奶奶的联络被打断,汉武素她们这次真的是无语了。

镜阵那边有四个元婴尊者呐,这不是去送死吗?

汉武素:“这可咋办呐?”

东游凤:“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汉武素:“祖奶奶也说不清楚,但估计是超级大事。”

指挥中心,借助汉越俊两兄弟身上的器具观战的汉武从也疑惑:“发生了什么?”

汉昌宇更是不知道,这家伙紧急把酒香斋的作战沙盘调出来,三维地图上数百个红点正在紧急撤退,但除此之外还真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汉昌宇紧急在沙盘上调动了其他分析模型。环境,灵力,甚至神魂波动都用上了但还是找不到。

“怪了?”汉昌宇逐渐放大对比各种模型的差异,“宗门弟子是在大规模撤退,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大事还真看不出来。”

汉武从也皱眉:“看不出来?”

汉昌宇想放弃了:“只怕又是老祖奶奶的计策,这老奶奶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那这两世洞天该怎么用?”季辽收敛了心神,直视着玄甜问道。

“很简单啊,现在这个两世洞天乃是无主之物,你取下一截骨头,把两世洞天搁置在身体里,已血液温养,使其与自身血脉相融,让两世洞天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然后你自己就能知道怎么驱使这样宝物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啊。”玄甜回道,顿了顿又道,“别看这两世洞天难得,不过终究还是个储物法器么,想要将其炼化很简单的。”

“嗯!”季辽应了一声,抬手一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什么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南朝陈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香菜牛肉饺子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咬火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白化骨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影留香

开局签到无上神体

泡菜胡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