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国器的碰撞(上)》。

他好似美国西点军校魔鬼训练一云雾凄迷,看来仿佛是唐人以泼

“这还真是感觉有些悲哀啊。”扫视了一圈之后,杨磐摇着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说完,杨磐抬手从桌子的抽屉里摸出了他那块用了足有五六年的老手机,试着按了按,结果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他这块老手机都接近一个月没充电了,本来就不不是什么值钱货,又用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不可能待机这么长时间,自然是早就缺电关机了。

随手将手机揣进兜里,杨磐又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了一个棕色的帆布背包,而包中装的是他的身份证,银行卡和一些现金以及一些零碎的小物件。

将帆布包拎在手中,杨磐最后看了一眼这间他居住了一年多的出租屋,然后便打开房门离开了。

走出房间,杨磐准备先去找一下房东,既然要走了,总要跟人家说一下,别到时他长时间看不见人,人家再报警了。

咚!咚!咚!

“谁啊?”

听着眼前这扇贴着小广告看起来有些破旧的防盗门中传出的一声有些急躁不耐烦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杨磐微微一愣。

他的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妇,虽说有些小气,但为人总体上讲还算是不错,不过此时屋里传来的男人声音明显不是这家的男主人,这就不得不让杨磐产生一些想法了。

难道是孙大姐偷摸儿找男人了?也不对啊,就冲孙大姐那跟水缸差不多的体型,猪肚子模样的大脸,什么男人能找上她。

孙大姐就是杨磐房东家的女主人,至于男主人则是姓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小男孩。

“我,杨磐。”

虽说房间里的声音有些陌生,但杨磐也没有多想,兴许是人家家里来亲戚了那。

不过杨磐刚喊完话就听见屋里传来了几声有些慌张的声音。

“大,大哥,来人了怎么办。”

“慌什么,就一个人,你们继续搜这个人我对付。”

屋里的声音并不大,正常人可能听不到,但杨磐现在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倒是能隐约听到。

不过在听清了屋里的谈话之后,杨磐的眉头微微挑起,这难道是遇到打劫的了吗?

虽说现在能够进入无限空间中的他并不会在意这点破事,不过现实中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想想还真是有点意思。

想到待会可能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杨磐把手中的帆布包扔到了一旁的楼梯上,然后就这么空着双手面带微笑等在门口。

不多时,杨磐听到有一个人的脚步声移动到了门口。

“你有什么事,说吧。”说话依旧是那个中年男人。

“我找房东有点事,还有你是谁啊。”杨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我是他们亲戚,他们现在有事不在家,你先回去吧。”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哦,这样啊,不过我有东西要给房东,要不你先开开门?”杨磐继续说道。

“我这不太方便,你把东西放门口吧,待会我去取。”中年男人耐着性子说道。

“哦,不太方便啊,没事没事,我帮你方便方便。”

话音刚落,本来静静的站在门口的杨磐脸上挂起了冷笑,直接抬起了右腿,一脚踹在了眼前这扇有些老旧的防盗门上。

伴随着杨磐一脚踹出,被他踹中的这扇老旧防盗门立刻发出了碰的一声巨响,然后整扇门就这么直接被他踹飞了出去。

而此时抢劫犯的老大虽然就在门口,但离着防盗门却还有一段距离,在杨磐踹门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好并向后退了几步,紧接着被杨磐踹飞的防盗门就擦着他的脑袋撞在了他旁边的墙壁上。

碰!

看着身边镶进墙里扭曲变形的防盗门,以及防盗门中央明显的大脚毛寶,字碩真,滎陽陽武人也。王敦以為臨湘令。敦卒,為溫嶠平南參軍。蘇峻作逆,嶠將赴難,而征西將軍陶侃懷疑不從。嶠屢說不能回,更遺使順侃意日:“仁公且守,仆宜先下。”遺信已二日,會寶別使還,聞之,說嶠日:“幾舉大事當與天下共同眾克在和不聞有異假令可疑猶當外示不覺況自作疑耶!便宜急追信,改舊書,說必應俱征。若不及前信,宜更遺使。”嶠意悟,即追信改書,侃果共征峻。寶領千人為嶠前鋒,俱次茄子浦。 初,嶠以南軍習水,峻軍便步,欲以所長制之,宜令三軍,有上岸者死。時蘇峻送米萬斛饋祖約,約遣司馬桓撫等迎之。寶告其眾日:“兵法,軍令有所不從,豈可不上岸邪!”乃設變力戰,悉獲其米,虜殺萬計,約用大饑。嶠嘉其勛,上為廬江太守。 約遣祖煥、桓撫等欲襲湓口,陶侃將自擊之,寶日:“義軍恃公,公不可動,寶請討之。”侃顧謂坐客日:“此年少言可用也。”乃使寶行。先是,桓宣背約,南屯馬頭山,為煥、撫所攻,求救于寶。寶眾以宣本是約黨,疑之。宣遣子戎重請,寶即隨戎赴之。未至,而賊已與宣戰。寶軍懸兵少,器杖濫惡,大為煥、撫所破。寶中箭,貫髀徹鞍,使人蹋鞍拔箭,血流滿靴,夜奔船所百余里,望星而行。到,先哭戰亡將士,洗瘡訖,夜還救宣。寶至宣營,而煥、撫亦退。寶進攻祖約,軍次東關,破合肥,尋召歸石頭。 陶侃、溫嶠未能破賊,侃欲率眾南還。寶謂嶠日:“下官能留之。”乃往說侃日:“公本應領蕪湖,為南北勢援,前既已下,勢不可還。且軍政有進無退,非直整齊三軍,示眾必死而已,亦謂退無所據,終至滅亡。往者杜強非不強盛,公競滅之,何至于峻獨不可破邪!賊亦畏死,非皆勇健,公可試與寶兵,使上岸斷賊資糧,出其不意,使賊困蹙。若寶不立效,然后公去,人心不恨。”侃然之,加寶督護。寶燒峻句容、湖孰積聚,峻頗乏食,侃遂留不去。

爱情本就是没有条件,永无后悔定。七年擢御史,巡按陕西。秦

  凌晨六点钟,小岛上发生了些怪事,无数动物从巢穴跑出来往小岛深处逃窜着,丁染二人站在帐篷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不对劲,这是自然灾害的前兆啊!”丁染举着望远镜看向海边,嘴里不停念叨着。

  刘宇正在赶着冲进帐篷里的动物,他见丁染在还一旁偷懒顿时不乐意了,但还没等他发表意见,丁染突然惊呼起来。

  “卧槽!海啸阿!”丁染指着前方,那里一道白线正快速接近着小岛,从望远镜里能看到那是一道巨大的海浪。

  刘宇也掏出望远镜看了一眼,他发现不仅丁染指的地方有浪,其它地方也有,就像大海准备吞噬这座岛一样。

  丁染冷笑一声道:“不愧是空间!这么大的手笔只为把我们逼到一起。”

  “那我们怎么办?”刘宇问道。

  丁染估计了下海浪离小岛的距离,又抬头看了看岛上的制高点,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距离小岛高地还有一段距离,最令人头疼的是他们要想去高地,就必须要爬身后的峭壁。

  “我们爬上去!”丁染咬牙回了刘宇一句。

  刘宇看着身后几十米高的峭壁,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决定好了爬上去,二人迅速把营地里能用的东西准备好,等他们到了峭壁脚下,小岛四周的海浪已经拍了过来。

  成千上万吨的海水拍击在海滩上,不费吹灰之力就平了几片树林,看到这个场景的丁染和刘宇对视了一眼,不用多说,两人十分默契的开始攀登峭壁。

  从电影里看别人攀岩似乎很轻松,只要找好落脚点和攀附点就能往上爬了,而实际上丁染在爬了一米多高的时候就因为上面无路可走被迫跳了下来。

  刘宇挑选的线路比丁染强,而且他体力也比丁染好,不一会儿他就登上了十几米高。

  “大哥!!你在地上瞅啥呢?水漫金山了兄弟!”刘宇刚爬到一处落脚点休息了一下,突然发现丁染还在下面,他顿时心急的喊道。

  丁染没理他。

  此时丁染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一个三维立体的峭壁在他脑海中迅速成型,这个图像由无数条线组成,而丁染要做的,就是从这些线里找出一条能通往峭壁顶的路线。

  刘宇见丁染根本无视了自己,气的他连骂了好几句,不过骂归骂,他还是好心的把胳膊上挎着的绳子绑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扔了下去。

  绳子落在面前,丁染看都没看,一条路线已经在他脑海中逐渐清晰,这是一条看似险恶的线路,但它确实能安全通到山顶,其余的,就看丁染的体力和随机应变能力了。

  在刘宇爬到二十米处,丁染终于动了,如果刘宇能看到他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吐,因为丁染攀爬的太奇怪了,爬上一米高,他非要左移一下右动一下。

  半小时后,丁染已经爬到了距刘宇不远处,而且越爬越快,看的刘宇是心惊肉跳。

  “怪物。”刘宇看了一会儿丁染的攀登技巧,准确来说这家伙根本没有技巧,他每次往上时都能抓住一块牢固的岩石。

  反观刘宇自己,他已经有点无路可走了,他头上平乎乎一片,只能费大力气向左移动寻找出路。

  “找个地方别动了!”丁染抽空看了一眼刘宇,顿时被对方冒险的举动吓了一跳,这可是三十米高,掉下去得把刘宇屎都摔出来。

  刘宇见丁染这么说,也只能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渐渐看不到丁染的身影了,对方不知道爬到什么地方了,就在他怀疑丁染是不是把他扔这自己跑了时,一根绳子从头顶顺了下来。

  “快!抓住!”

  丁染隐隐约约的喊声从峭壁上传了下来。

  刘宇愣了一下,本能的抓住绳子爬了上去,等他到了峭壁上,海水也将小岛淹没大半了。

  “费这么大劲把我们逼过来,看来这里面就是决战地点了。”

  丁染看着前面一大片树林,烈日当头,林子里却能往外散发一阵阵阴森之意,这让丁染二人十分警惕。

  “鬼可能在里面,进去找地方藏起来。”

  丁染招呼一声,和刘宇快速跑进了树林中。

  此时树林里,郭天和秦佳躲在一棵树下,秦佳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看上去情况并不是很好。

  昨天他们三人碰到了影子鬼,青年被秦佳推出去做了替身,在少了一个“肉鸡”的情况下,郭天为了避免秦佳乱跑,十分残忍的折断了她的四肢。

  “你放过我…放过我好吗?让我做什么都行!”

  秦佳不断向郭天求>

“哎喲,天哪。”她笑了。“也許你該坐下。”

他一動不動,她猶豫了一下。盡管她很想重演一遍,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情,但現在的情況有所不同。頑皮的調情和睡前的眼神都消失了。

這一次,喝醉了的柯爾頓發出來的,是危險的嘶啞聲。

黛藍兒想知道,她是否應該把他帶回他妻子身邊。但現在,斯嘉萊正把柯蘿琳安頓到床上,可能不希望她丈夫在屋子里摔倒,弄得一團糟。

黛藍兒決定,最好帶他回到客人樓,給他喝點咖啡醒醒酒。

“快來吧,我把你扶回去吧。” 她去扶他,想抓住他的胳膊,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但突然,他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拉到他的身邊。她咽了一口,心里怦怦直跳。

柯爾頓盯著她,臉上帶著一種不安的神情。

眼睛對著眼睛,嘴唇對著嘴唇。一切都能看到,一切又說不出來。

突然,黛藍兒被自高中以來從未有過的欲望所吞噬著,燃燒著,那種急速而眩暈的感覺,一部分像圣誕節的早晨,一部分像發燒的夢想。

她全身都在燃燒著。

“嘿。”他的聲音嘶啞了。令黛藍兒驚訝的是,一滴眼淚從他的眼睛里流了出來。“你相信鬼嗎?”

一陣冰冷的刺痛,從她的脖子后面滑落下來。

這時,柯爾頓癱倒在地,可能是向前沖得太快,失去了平衡。

黛藍兒想都沒想,就要伸出雙臂,好像要去抓住他。可困惑的身體,卻向后退了一步,好像擔心擋住了他的前沖。

他的沖勁,把他們倆推向了矮墻。她的雙腿撞在石頭上,雙手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膊肘,他跌倒在她的肩膀上。

他們搖搖晃晃地站了一會兒,最后緊緊地抱住了對方,互相緊貼在矮墻邊。

黛藍兒設法站穩了腳跟,恢復了一些平衡,但柯爾頓就像個八十公斤的布娃娃,懸掛在她的胸前。

黛藍兒低頭看著他們的手臂,像樹根一樣纏在一起。她看到,在他的皮膚上,看起來像是燒傷的痕跡,在他的手腕、前臂和肘部彎曲的地方,有一些紅色的小坑。

“你受傷了。” 就在一陣風吹向他們的時候,這句話從她嘴里漏了出來,打破了他們本來就不穩定的平衡。

突然,柯爾頓的嘴,貼在了她的脖子上,臉頰上,離嘴唇不遠了。

黛藍兒急促地呼吸著,呼吸他的衣服、皮膚和頭發。

整個世界,都沉淪到他的胡茬抵在她下巴上的刺痛感上,他那甜美而粘稠的氣息,在她耳邊呼嘯著。

那一刻是如此令人陶醉,她閉上了眼睛。

她能感覺到,他身體上的每一個曲線和每一次鼓脹。一種迫切的需求在填補著她。柯爾頓呻吟著,一種令人神往的低沉聲音,在呼喚著她,在問著一個只有她才能回答的問題。

他們的嘴唇相遇了。…

但是,柯爾頓又一次癱倒了,用他的全部體重壓倒了她,跌在地上,她和他壓在一起。

她掙扎著,想把他扶起來。

“柯爾頓……我不能……我不能呼吸。”

閃電閃了一下。一瞬間,一切都變成了明亮的光線和鮮明的陰影。但隨后夜幕又垂下來,黛藍兒喘著粗氣,在柯爾頓的身體下面掙扎著,被他那醉酒的氣息嗆住了。

突然,她仿佛又回到了街上,公交車就在幾寸遠的地方,吱吱作響地剎住了,白色的紙片,像鳥一樣在天空中飛舞著。驚慌的情緒越來越強烈,直到她的肋骨在皮膚下碎裂為止。

然后,她就到了另一個地方,一個不可知又看不見的地方,但卻非常熟悉,一個黑暗、孤獨和可怕的地方。

她低下頭,彎下腰,雙腿松軟,身體屈服于她上面沉重的物體。

最后,她的手突然伸出來,想要將其推開。他們和柯爾頓的胸口相連,她把自己擁有的一切,都推了過去。

“不!” 她大喊著,一陣刺骨的寒冷,沖進了他們身體之間的空隙。

柯爾頓倒在地上,雙手放在太陽穴上,黛藍兒立刻感到了后悔。她想張開嘴表示歉意,但她沒有說出來,聲音沒有了:恐慌把他們奪走了,不肯還回來。

她抓住自己的喉嚨,好像能用手指把它撕開似的。

在她的面前,柯爾頓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停了一下,然后他慢慢往回走著,穿過草地,朝著主人樓,快步走去。

黛藍兒甚至都在懷疑,他是否曾經來過這里。

她獨自一人靠在矮墻邊,雙手放在心上。

當雨水從湖面上疾馳而來,雷聲如炮火般轟鳴時,她緊張的呼吸,在狂風中消失了。

在暴風雨的呼嘯聲中,從房子那邊的方向,傳來了一個小女孩的哭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国器的碰撞(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庭圣境

离开别回头

天庭圣境

菲伊梦

天庭圣境

战国小丑

天庭圣境

武讽

天庭圣境

玉筝

天庭圣境

桑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