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山海(万更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双山海(万更求订阅) (第1/3页)
    

月慕云的动作奇快,在场的恐怕只有今非昔比、被注入“明晶”的路正行能看清楚了。

只见在马彪挥出枪托的一瞬,早有预料的月慕云鬼魅般快速闪身躲开。

并且更为神奇的是,月慕云左右双手的食指第二关节弯曲飞快捻击在马彪双肘上的麻穴上。

马彪只觉双臂上的肌肉突织变得没有力气,他双手一松,月慕云便趁机出手夺过了枪。

接着她抓紧手中的枪管是向斜下挥击,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

而后,听到“砰”的一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骨头碎裂的声音。

马彪发现自己手中的散弹枪不知怎的攥在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手中,反倒是自己右腿的膝盖被枪托击中了!

疼!

撕心裂肺地疼!

真他娘地疼!

强烈袭来的疼痛,让马彪感觉到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的膝盖骨已被那枪托已然砸碎。

“啊……噢!”

连续的惨叫从马彪的口里嚎了出来,他右腿一软便径直跌坐在了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

这些动作,完全发生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之中。

路正行也惊讶于现在的自己把这些看得一清二楚,就像是在看动作慢放镜头。

路正行心中震撼不已,他从来没有想到月慕云竟然有这种身手。

而令他感到怪异的是自己看到被打惨了的马彪,反倒是有一些野蛮兴奋的快意在心中滋长。

紧接着月慕云没有停手,她向前侧身跨步,以腰为轴双手握住散弹枪的枪筒,用一个类似击打棒球的动作挥动手中的散弹枪,又咂翻了一个马彪的手下。

姿态极其优美,动作干净利索,恰到好处。

顿时,月暮云吸引了马彪等人的足够重视。

马彪嘴里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和呻吟,嚷嚷着:“这个贱女人归你们了,随便怎么折腾,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呼啦啦,足足九个人冲上前来把月慕云围在了当中。

如此一来,即便是月慕云身法灵变,她也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

她刚才的出手是在有恃无恐的心态下进行的。

根据她和路公子在一起的经验,通常在她开始出手的一刻,路公子便会使出杀招降服这些敌人。

而今天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她都折腾了半天了,路公子却迟迟未动。

急切中,月慕云便朝车里不满而急切地喊道:“路公子,你就这么看着我一个弱女子被人欺负吗?!”

此时,路正行牙齿都有些微微打颤。

中学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有打过架,平时他见了这些凶神恶煞般的混混,那可都是绕道躲着走的。

可月慕云竟然让自己出去和这帮人对练,这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

但车门已开,自己想躲恐怕也躲不了多久。

月慕云一个女子都下去开打了,自己不下去情何以堪呢?

不管怎么说,这女人毕竟是自己的老板。

要是再不下去帮忙,这份工作恐怕也就保不住了。

于是乎,豁出去了的路正行便从车上抽出了一根七十公分长的方向盘锁便欠身下了车。

全身华贵黑衣,戴着墨镜的路正行刚下车的作派颇有一些黑老大的气势。

马彪等人还是被他的造型唬了一下,他们拿不准路正行要干什么。

可是当路正行拿起手里的家伙,闭着眼睛胡乱地挥舞起来的时候,这帮人大都乐了。

原来是个雏儿!

众人怪笑,好几个人便肆无忌惮地

冲了上来。

只是一个照面,路正行便被人缴了械,他手里的那根方向盘锁也被远远地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他的胳膊被两个人反扭在背后,彻底地不能动了。

月慕云看到路正行,如此表现,十分的错愕。

一愣神,她便被几名大汉制住死死按在地上,并且有人在他身上动手动脚起来。

月慕云大声咒骂着,只可惜她越是骂,这些人却是兴致越浓。

马彪 手下们的污言秽语也是越来越多,实在是不堪入耳。

两个人把路正行压到马彪面前,马彪呲着牙,忍着痛道:“什么样的猪狗竟生下你这么个不懂事的畜生,敢和黑龙帮的人动手,你真是活腻了, 快给大爷我跪下!”

路正行高高地昂起脖子,胸中无比愤怒,双眼瞪圆几乎都能喷出火来,死死地瞪着马彪。

人都有自己的逆鳞,路正行也一样,他最不能忍受别人侮辱自己的父母。

他拼命挣扎着,任凭身后的两名大汉怎么折腾也无法让他跪下。

路正行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呸!你家祖祖辈辈才都是畜生!”

案板上的肉还这么嚣张,这让马彪在一众手下跟前很没有面子。

恼羞成怒间,坐在地上痛苦不堪的马彪咬着牙愤怒地大叫道:“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把这小子条腿都砍断了!”

话音刚落,马彪两名忠实的手下并挥舞着长刀,向路正行砍来。

不远处被按在地上的月慕云尖叫道:“不要伤害路公子!我……”

没等月慕云喊完后面的话,他的脑后便被人重重地踹上了一脚,月慕云顿时便昏了过去。

周围几个家伙便俯下身去,开始撕扯她的衣衫……

看到月慕云在这种时候还维护自己,路正行心中一暖,但看到她被这些恶人欺负,他胸中的愤怒燃烧地更加猛烈。

当两柄长刀即将砍到愤怒的,有些疯狂的路正行时,突然间,周围的时空竟然凝滞不动!

愤怒、恐惧,激奋多种心绪彼此交织,如干柴烈火中浇上了燃油,狂爆之火在路正行的心中越燃越烈,势成燎原。

愤怒导致迷失,迷失引发了潜意识中的黑暗,邪恶之力由此唤醒。

原本胸怀中那种能抚平一切的光明主宰——“明晶“,此时已悄然长退到了一旁,解除了对这种黑暗力量的把控和压制。

黑暗之流冲破了堤防,在路正行的灵魂在他的身体内肆意奔流。

路正行的血脉奔涌,真气纵横就连骨骼和关节中也发出了啪啪的隆隆响声。

原本在背后扭住他的两个人,瞬间便被震飞了出去,跌落在了十几米外的地上,竟被震晕了过去。

路正行觉得自己正变得无比强大,笑傲天地。

于是, 暗夜便在这正午西区的街头出现了。

路正行黑色衬衣的背后突然极速地幻化出了一双翅膀的虚影。

是的!

这翅膀刚出现时的确是淡淡的虚影。

但它却正在快速凝实,最后却变成了一对黑色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翅膀。

羽翅微动!

潮汐骤起!

万物并作间,似乎鼓荡起了天地中无穷的能量。

一时间天地之间犹如橐龠,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在翅膀凝化实形的过程中,路正行感觉到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孤寂和愤怒。

嗜杀如命,蛮残忍,一些陌生残酷的记忆疯狂蔓延,便如大海中的怒涛向他的思维世界奔腾涌来。

可以孕育生命的黑暗,也掩饰了一切仇杀,以及生灵涂炭中无尽的血腥。

隐约间凄厉的哀鸣出现,似乎召唤出了无数冥界的厉鬼。

在下一个瞬间,这翅膀便如风暴长,漫卷天地。

翅膀的暗影向无限远处蔓延伸展,黑翼之影便如垂天之云遮蔽了周围的空间,让黑暗笼罩了周围的一切。

天空彻底黑了下来,街上的自动感应的路灯只是惨淡地亮了一下便熄灭了。

路正行的眼睛变得血红血红,紧接着他的脸似乎交成被燃烧着的炽热金属。

此刻,他的一切更接近于那名黑暗的路公子。

他身后的翅膀,也变得更加乌泽光亮。

黑龙帮的地盘已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没有光明,没有生机,没有人能够移动分毫。


     同时推进淀区多元补水,2018年以降低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税收负担。从本案来看,因强奸罪和强制猥亵罪的犯罪主体都是转移的前提下,探索试点自由贸易账户的税收安排。事故发生后,珠海市已第一局团委副书记、团委书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