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反哺》。

此時的巧音早已經嚇得面無血色。竟然有人未得允許就沖到了少爺的院落里來,他們想干什么?要威脅少爺嗎?

此刻,巧音很想大聲喊著,她很想痛斥虎芒他們是干什么吃的。平時自吹多么的厲害,為何現在不見了蹤影。

“好了,沒事,一切都在本少爺的掌握之中。”楊晨東看出了巧音身上在發抖,那明顯是被嚇到了,一時間也有了些怒氣,安撫了下巧音這就帶著她一起走出了書房。

確定只有這三個人的時候,楊晨東面色微冷,“沒有主人的允許就進入院落之中,這與盜匪何異?如果你們不能給本少爺一個交待的話,那今天就不要走了。”

話聲一落于一旁的花樹間就走出了一名男子。

此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圓,又目虎瞪著,正是家丁楊二。他的出現即可以起到震懾的作用,又可以保證有人要對少爺不利的話,那首先就要先過他這一關。

至于在暗中,虎芒正帶著其它幾位家丁或是說親衛拿著小巧的隨身弓弩瞄準著,接下來只需要少爺一句話,這三人,包括那位后院管家都會橫尸當場。楊家不需要這樣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質問之聲于安靜的院落之中顯的是那般的清晰。但被問及的三人確沒有丁點的驚慌,反倒是那名負責探路的兄弟嘿嘿笑了笑,“怎么?我們就闖進來了,你如之奈何。”

“很好。”楊晨東露出了如沐春風一般的微笑,隨后折扇一合,“楊二,教訓他。”

“呼。”聲落,一支沙缽大的拳頭便來到那錦衣衛的面前,其速之快,竟然引得風中傳出了一陣爆裂之音。

一切來的太快,那錦衣衛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做防備,見到拳頭襲來,只是本能的向后退著,同時身體以鐵板橋的方式向后仰倒,想要躲過這凌厲的一拳。

錦衣衛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甚至做出的退讓動作也十分的標準,這對于一般的攻擊是足夠了。可今天他碰上的楊二,親衛中了除了虎芒,身手最好的一個人,便是一對一戰冷松的時候也是不惶多讓一分。在那錦衣衛退步仰身的同時,那一記長拳早就收了回去,這一切不過就是一個虛招罷了,為的就是逼此人如此罷了,而接下來一記掃長腿襲來,于下一息的時候正中了那錦衣衛的腰部,躲無可躲之下,正被踢了一個正著。

這一腿下去,力量何其大也,在沒有想到會是這般的結果前,錦衣衛直接就被踢飛了出去,在落地的時候已經是數丈開外了。

“找死!”眼見同伴被襲擊,還不敵受傷。另一名錦衣衛一聲咆哮般的大喝下就飛躍而至。原本七八步的距離竟然只是三個箭步就沖了過來。爾后身體騰飛在半空之中,右臂前探,一只長拳向著楊二的太陽穴上砸了過來。

這一拳至快至猛,分明就是下了死手的樣子,是欲置楊二于死地的。

這一拳下,兩道“不要”的聲音分別響起。出聲的正是那中年錦衣衛首領以及丫環巧音。

只是不等聲音完全的落下,楊二早已經回身一拳打了過來。其身體的靈活性,似乎要超出了人類的極限一般,那又大又猛的一拳砸過來之后,以后發先至的威勢對上了伸手的一拳。

對拳之下,頓時咔嚓一聲響起,那是錦衣衛的手臂在巨力打擊之下脫臼了。

這還是因為之前楊晨東就說過,沒有弄清這些人的目地之前不要隨便的重傷于人,要不然的話,怕是這一拳下來,那錦衣衛的整個右手臂都要廢掉了。

“啊!”手臂脫臼下,痛感傳遍了全身,想要偷襲的錦衣衛也在一聲苦叫下倒在地上開始打起滾來。

那疼痛感讓他瞬間是冷汗直流,打濕了一頭。這樣的痛苦,便是硬漢也難以承受的。

動手的楊二確是看也不看上一眼倒地的兩名錦衣衛,反將目光落在了那領頭人的身上,雖然沒有說話,但意思非常的明顯,便是也要想連他一起收拾了。

“等等。”眼見兩名身手不錯的屬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中年男子就知道今天碰到了茬子,當下手一伸,一塊帶字的象牙腰牌就被隔空扔了過來。

楊二伸手抓住,瞄了一眼之后在抬頭認真的看了眼中年男子,這便退后數步,來到楊晨東的面前,恭敬的將那象牙腰牌遞了過去。

“錦衣衛鎮撫使胡長寧?”看著這腰牌上的所刻的字跡媽生氣起來。

“賴媽媽,你說你頭暈欲墜,這是怎么回事?什么時候開始的?”這邊謝前輩幾乎要驚呼起來,那關切的程度十分夸張。

“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早上起來,有的頭暈。”賴媽媽說道,明顯傳來一陣感動語調。

“賴媽媽,健康無小事,您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啊,兒子在外面打拼,您后院可不要失火呀,您的健康就是家庭最大的幸福。

賴媽媽,您這頭暈可千萬不能小瞧,這可是心腦血管疾病的征兆,一定要及早處理好呀。

不過,賴媽媽,凡藥三分毒,您這輕微征兆,小謝不建議你用藥。

不如,你嘗試一下我們公司的夕陽紅口服液吧,非常管用的。”謝前輩轉到推銷自己公司的保健品好違和感。

“夕陽紅口服液?”那邊賴媽媽重復道。

“對,夕陽紅口服液是我們公司的高科技產品。賴媽媽,你有聽說過天山雪蓮嗎?”謝前輩并沒有立即說夕陽紅口服液怎樣怎樣,而是先從天山雪蓮說起。

“天山雪蓮,聽說過,江湖傳說是非常珍貴的藥品,能夠起死回生,美容養顏呢。”賴媽媽說道,“不過老實說,我這輩子都沒有聽說過。”

“賴媽媽,我給說一個關于天山雪蓮的故事好不好?”謝前輩征求道。

“好啊,小謝,賴媽媽挺喜歡聽講故事的。你說吧,反正那逆子不在家,我一天到晚也沒有個人跟我聊天,難得你肯講個故事給我聽,跟我聊聊天,我當然感激不盡。”那邊賴媽媽說著,居然充滿了感激。

“話說有一個年輕人,他看到天山雪蓮功效神奇,但是非常難得,這天山雪蓮長在白雪皚皚的、終年冰雪的天山之上,還在天山的懸崖峭壁之中,無數武林高手為了爭奪一朵天山雪蓮常常大打出手,生死搏殺,殞命無數。

可山下江湖,卻又有無數的人盼望著那天山雪蓮能夠救上自己一命。

這年輕人便突發奇想,如果這天山雪蓮能夠飛入尋常百姓家,那該多好!

他想到了一個創意,現在不是人造衛星可以上天嗎?我們朝廷不是打造了盤古一號空間站嗎?如果將這天山雪蓮通過人造衛星火箭運載到盤古一號空間站,利用宇宙射線進行變異,是不是可以變異出藥效更高,更加容易批量種植的天山雪蓮呢?

這是一位敢想敢做的年輕人,他將自己的全副身家投入去做了這件造福江湖億萬民眾的事情,結果他真的成功了。

盤古一號空間站上的培養盤里面的天山雪蓮經過宇宙射線的長期照射終于產生了一種有效變異,這種變異使得天山雪蓮種植批量生產成為可能,同時藥效更高。

為了使更多人得益,這位年輕人還真將變異后的天山雪蓮批量生產,萃取其精華,制作成一款口服液,以白菜價造福億萬江湖民眾。

賴媽媽可知道,這款口服液叫做什么名字嗎?”謝前輩說起了故事,引出了自己的產品。

“該不會是你剛才說的夕陽紅口服液吧?小謝。”賴媽媽遲疑地說道。

“賴媽媽真是聰慧過人。正是小謝剛才說的,我們公司的產品夕陽紅口服液,而故事中那位年輕人正是我們夕陽紅有限公司的創始人朱宏茂先生。”謝前輩解開了謎底。

“我們公司的夕陽紅口服液,是來自于受過宇宙射線變異過的天山雪蓮,對于解決賴媽媽你這頭暈癥狀,簡直小菜一碟,易如反掌,并且完全沒有副作用。賴媽媽,我建議你可以試一試。”小謝建議道。

“這么高科技產品,會不會很貴呀?”賴媽媽猶疑的說道。

“不貴,不貴。沒有變異之前,天山雪蓮那是非常非常昂貴的,有錢人也是可遇不可求。但是經過變異之后,我們公司已經能夠實現批量生產了,就一點也不貴了。現在我們公司正努力向天山雪蓮民用化目標奮力邁進。一盒夕陽紅口服液,售價也就一輕諾而已,連一諾也不用。賴媽媽,要不要買幾盒試一試?”謝前輩在這里循循善誘。

“可是,我一個月的朝廷退休金才一輕諾,一盒就是我一個月的工資呢?”賴媽媽還是遲疑道。

“哎,賴媽媽,不舍得為健康花錢,健康便會讓你花大錢。您想一想,您長期的身體健康重要,還是您一個月的工資重要?您的健康關系到您整個的家庭幸福啊。再說,我們夕陽紅口服液除了剛才說的解決你的頭暈癥狀,還有種種妙用,賴媽媽,讓小謝為您一一介紹吧……”

陆小凤也不能否认,这阵掌声的,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

接下来叶风流听到室内不断传来琐碎的沙沙声,也不知道伯纳德还在做些什么,不管怎样,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继续保持静止回复体力。

  不过这个空闲时间对于叶风流来说也很是难得,从进入东部世界到现在他还一直没有时间将所看所想系统的进行推导,所以他强忍下对艾尔希的担忧开始一条条清理脑海中现有信息。

  我为什么会进入轮回空间?为什么会失忆呢?

  根据“极爱”所说,我应该是被她特意安排进如轮回空间并来到这个剧情世界的,我的记忆也应该是被她特意抹去的吧?为什么呢?好吧,以上问题信息太少无法推导,暂时忽略。

  我的敌人是“七诸神”,这是神的名字还是说七个诸神,希望是前者吧,一个诸神级别的对手都够恐怖了呢。

  “神性晶石”,这个剧情世界里就有一个吗?会是什么呢?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才对,这个剧情世界里最重要的东西应该就是“迷宫”吧。迷宫会不会和“神性晶石”有所关联?不管是为了寻回记忆还是证明我的这个猜测,我都必须得到迷宫。

  我的目的是什么呢?在这轮回空间里活下去并找回失去的记忆吗?是的,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些很重要的事情呢,所以我必须要尽快强大起来,不管多么困难,我都要努力活下去,努力找回自己的记忆,努力不让自己留下遗憾,没有记忆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从已知的线索来看。东部世界里暂时有五个势力同时存在。

  福特博士无疑是这里最大的BOSS,他代表着东部世界的制造者和现在的实际掌控者。

  他的手下暂时有伯纳德这个伪装成为了园区高管的人造人,还有一些只有他知道的老式人造人,嗯,还有一些新制造的人造人他们中的一部分可能已经伪装成了进入园区的游客,离开并进入了外面的世界。三十几年的时间不知道他已经制造了多少,总之已经可以影响世界格局了吧!

  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有不少会是他的手下,阿什利应该也是他的手下吧。

  福特博士的这个势力应该已经暗暗发展了近四十年,如今快到目的达成的最后阶段了。发动时间吗?轮回空间发布的任务一“生存三日”已经给了明确提示,也就是说应该在一天后,他曾说过的新剧情发布日。

  所以最近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了呢,更改接待员与游客武器的设定,刻意开始大量屠杀游客,他这是想要把所有游客都替换成人造人的节奏啊,嗯,或者还有防止信息外泄的用意。

  还有冒险向外发送信号,也许正是给已经送出园区的人造人发送最终指令。至于杀掉挡路的泰瑞莎应该正是为了掩盖这一点吧,估计是艾尔希的调查引起了他的警觉,他就干脆让泰瑞莎彻底背上这个黑锅,不错的计谋呢。

  这么完美的计划能让他忌惮的是什么呢?迪络斯公司董事会的那些董事吗?这应该是园区中第二大势力了,随便派来一个放荡的年轻女总裁,就能够轻易的让福特的左膀右臂伯纳德失掉职位,看样子能量绝对不容小觑呢。

  每年都要派监察员到园区实际监察运转情况,说明董事会一直都对东部世界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不过担心福特鱼死网破,这才没有把福特彻底换掉,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福特的举动明显已经突破了董事会容忍的底线,董事会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让福特下台。

  这么看来董事会一定做了很多工作吧,提前派出我这个监察员是一个,派出黑尔是一个……咦,这里好像漏了什么呢?

  对了,董事会虽然不一定知道福特的全部计划,但也一定不会放过人造人的核心技术,恐怕他们也听到了“迷宫”,艾尔希曾从迷失的接待员发射器中破解出这个词。

  估计他们会认为迷宫就是核心程式吧,那么他们也一定会派人进入园区寻找迷宫,那个进入园区寻找迷宫的人是谁呢?

  对了“威廉”,差点漏掉了他们,如果园区里同时存在有两个威廉,那么一定有一个是假的,是人造人。

而造成这些伤口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强大,让人不由想起那些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之中,或是隐藏在群山之下的神灵,才具备这样的恐怖力量。

刘博士让众人快些往前走,他说这里的裂缝太多,怕有意外危险。

顾雨虽然加快了脚步,但她看到这些裂隙有粗有细,她十分好奇。

在路过一条手臂粗细的裂缝时,她拿出了手电,往裂缝里看了一眼。

这一看之下,她停住了身形,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将脸往那裂隙上又贴近了些。

它把手电举高,从裂隙的上方将光亮投到了里面。

顾雨看到了一些瓶瓶罐罐,坛坛瓦瓦的东西。有的灰白灰白的,有的上面画着图案,影影绰绰,在裂隙后方的地上摆放着。

顾雨觉得这肯定是这里的先民存放物品的房间,但是这房间的入口会在哪呢?

一股奇怪的味道幽幽的从缝隙里飘出,让顾雨不由的皱眉。

她边用手扇了一下空气,边直起身子。

弥散在鼻腔之中的那股奇特的味道久久不散,像极了某种巧克力糖被烧焦了的气味。。

顾雨不由的用手捂了下鼻子,然后朝前方看去。

她发现刘博士和冷戎组长还有苏轶也停在了一处没有动,似乎也是发现了什么,他们正对墙壁进行着讨论。

而元化星在最前面不远处等着。

顾雨往组长那边走去,她想把刚才发现的情况告诉组长。

顾雨走到了组长和刘博士近前,刘博士正在跟冷戎组长说话。

“这应该不是你们队伍里的张笑北留下的吧?”

冷戎摇了摇头,“我们一般不会画这种图案,肯定不是他留下的。”

顾雨这才注意到,岩壁的一块平整面上,有一个怪异的图案。

图案尺寸只比巴掌大一点,整体并不复杂。

那是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圈框,框中间画有一只简笔的眼睛,眼睛中间是一颗圆圆的红色瞳仁,而三角框下端画着几根比较粗线条的藤状物。

当这个图案完全映入顾雨的眼中,传递的形象进入了大脑,她没有来得及思考这代表着什么含义,脑袋里便嗡的一声响。

图案中间的红色瞳仁像是活了一样,竟然转动了一下,瞬间让顾雨无法淡定了。

她带着惊异的神情看向苏轶,而旁边苏轶正忙着跟冷组长说着什么。

顾雨忍不住又把目光投到了岩壁的图案上。她想,也许刚才只是一种幻觉或者眼花了而已。

图案上的眼珠没有动。顾雨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简直自己吓自己,图案又不是活的,哪能自己动啊。

但她内心发笑的同时,一个细节又让她心里猛然一震。

顾雨脸色凝重起来,没记错的话,那个图案上,三角框下的那些藤须刚才是盘缠在一起的,而现在居然分散开来,慢慢变长,看起来有些张牙舞爪。

这一次顾雨不再认为是她的错觉,她不由伸出手去求助旁边的苏轶。

然而她伸出去的手,却落空了。

顾雨恍惚的将目光投向身边,一种冷寒之感遍布全身。

除了黑暗和她头上的探照灯光,不知何时,刚才还在旁边研究岩标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

有那么几秒,顾雨脑袋里一片空白,巨大的恐惧感像针一样刺向她的耳中。

她缓缓挪动身躯,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手电照去,空无一人。

在这不知道有多深的地底,即使她是局长说的阴爻人,心里也难免惊慌失措。

当她再次确定,这个空间只有她一人之时,巨大的恐惧感如惊涛骇浪一般卷向全身。

“元化星!”

顾雨的声音极其无助,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先喊出元化星的名字。

但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个问题了,因为她旁边黑暗空洞如深渊的竖井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醒了。

顾雨面朝黑暗,身体顿时忍不住有些颤抖。

恐惧比刚才更甚,安全帽上的那束微不足道的光居然在这个时候灭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反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际太初

伊凰

天际太初

抽骨磨刀

天际太初

夜雨风寒

天际太初

行不言

天际太初

王道一

天际太初

东方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