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狮虎羊》。

你猜我的另一半到哪里去了伟,范围之辽阔,都不在“

李晓玲直接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你这个大坏蛋!”

“有本事儿你就别碰我!”

她气得跺脚。

“哈哈!”

林肖被她的模样逗乐。

“不碰你?你想得美!非得把你折腾的求饶才行!”

“不过呢,现在时么人在作怪非得把他揍扁不可!”王二虎虎頭虎腦地向前疾走,做夢給他壯了膽,讓他毫不畏懼地向前。

“哈哈,沒錯,快點兒啊!我在這里等著你!快點兒過來吧!”

“我靠,老子非得弄明白不可!”王二虎干脆放開手腳極速地奔跑起來。

“咦,到盡頭了,這里什么也沒有啊!”

“這里呢!在你后頭呢!”

铁驼大呼道:三个人打果真比两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

“我想回去整軍,隨虎千軍殺回去!”明思遠似乎緩過勁來了,想親自殺回去報仇。

“嗯,這回就不用了,你都這樣了,更別說你手下那群老兵油子,讓他們歇著,你先在大帳后面好好歇息!”右賢王搖搖頭,難得面帶關切的說,“等左賢王和伊罕王來我帳中,你聽著便是了,是誰襲擊你們的應該就能水落石出。”

這時候大帳之外傳來了一陣金戈鐵馬的聲音,隨即傳來了兩道洪亮大嗓門。

“喲,左賢王兄也來了,這么巧。”伊罕王大老遠就和左賢王打起來招呼。

“咦,今天你怎么帶了這么多侍衛?”還是伊罕王的聲音。

明思遠在右賢王示意下躲入了后帳。

“咳咳,這不得到消息說是遇到敵襲了,多帶一點感到安全么。”左賢王解釋道。

伊罕王沒注意到左賢王的眼神看起來不對勁,似乎有些忐忑不安。

“伊罕王,是咋回事么?”左賢王眼神里飄忽不定,表面佯裝不解。

“聽傳令兵說出去找補給的豹千軍遇襲了,那個明小屁孩差點掛了,但是匆忙之間,不知道是誰偷襲的,傳令兵沒告訴我……這不,右賢王喊我們商討對策。”

“哦,我也就知道這么多,但是這么大雪,我覺得會不會是東撒克遜族的人看到一支純炎月面龐的小分隊,以為是炎月帝國的斥候,所以才襲擊他們?”

左賢王眨巴著眸子,給伊罕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左賢王兄講得有道理。”

左賢王此刻心里比右賢王還要焦急,他的悍馬營偷偷伏擊明思遠這事他是清楚的。

可是如今被伏擊的人都回來了,他的悍馬營卻還沒有音信,難道真有第三方伏擊者?

左賢王打死都不會相信自己的精銳部隊會讓右賢王的炮灰軍全殲,除非還有第三者。

……

“左賢王,你干的好事!”

一聲炸雷一般的嗓門響起。

左賢王和伊罕王剛進大帳,就看到右賢王氣勢洶洶的前來興師問罪。

“你這是污蔑,你憑什么說是我的人干的?”左賢王心虛,但想著氣勢不能輸,所以心虛的目光迎上了右賢王能殺人的眼神。

不到十秒鐘,左賢王便敗下陣來,把頭扭向了別處。

“這怎么回事?什么左賢王干的?”伊罕王聽的一頭霧水,看著劍拔弩張的左賢王和右賢王不解的問道。

“你問他!”

“你問他!”

左賢王和右賢王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既然你不說,那我就先說說!”右賢王冒著火的眼睛看著左賢王,狠的咬牙切齒。

“你,左賢王悍馬營千夫長登倍,七天前帶著半隊人馬尾隨我明小千戶三十余人,入山,可有這事?”右賢王盯著逃避他眼神的左賢王,越發認定兇手就是左賢王了。

“是!”心虛的左賢王一看時間,人物,人數都對的上,顯然右賢王已經發現了他的悍馬營出動的情況,所以不甘心得承認了。

“據我所知你悍馬營還沒有回來,是不是?”

“是!”左賢王眼珠子亂轉,想著說辭。

伊罕王算是聽明白怎么回事了,難怪一進門就發現右賢王一點都不為敵襲這事急躁,反而對左賢王毫不客氣。

“然后我豹千軍那三十余人小分隊返回途中遇到了伏擊,是也不是?”右賢王一字一頓的問道。

“是!”

“哦……不是!”左賢王習慣性的承認了,隨即發現這是一個坑,趕緊否認。

“不是不是,是老子不知道。”左賢王看著同樣盯著他的伊罕王,越解釋越著急,趕緊補救剛才說漏嘴的話。

“你憑啥說是悍馬營伏擊的他們呢,拿出證據來?”回過勁來的左賢王不依不饒,非要右賢王拿出證據。

“我剛才說是你的悍馬營襲擊的么?你就這么急得對號入座!”右賢王冷笑一聲,這肥頭大耳的左賢王養尊處優久了,就連腦子都退化了。

“你……你使詐!”左賢王氣急,一時語結,一張老臉被憋的通紅,指著右賢王。

“證據?明小千夫長就是證據,他看見就是你們悍馬營的人伏擊的他們。”右賢王看到死不認賬的左賢王有些惱怒。

“明小千戶還……活著,那就好。”左賢王一驚,但是有了之前的經驗教訓,不敢話多,思索了一會,接著說,

“那你喊他出來,我敢和他對質!”左賢王脖子一橫,就是不認賬,因為登倍出發前,他親自授意登倍伏擊的時候蒙臉更衣,所以左賢王還真不怕和明思遠對質。

“不用喊他,就是你的千夫長登倍,他們襲擊明小千夫長的時候,并沒有偽裝!”右賢王察言觀色,猜到了左賢王有恃低聲抱怨道。

“雪霧來的快,去的也快,躲在下面可以解一時之困,但是接下來還有烈火陣、罡風陣、天雷鎮、飛石陣,躲在那里,半分鐘不到我們就會沒命!”姒瑋琪解釋道。

我聽得汗毛倒豎,不想這五鬼誅仙陣竟然如此厲害,雪流就從我們身邊傾瀉而過,只留下大量的碎雪,當雪霧過去之后,我再朝下看看,腳下整個山谷都給白霧籠罩了,不由后怕,要給沖了下去,現在哪還有命在。

“梓玥,你沒事吧?”我心有余悸的喘著大氣,關心地問陳梓玥。

陳梓玥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

我和陳梓玥的耳套都掉在了剛剛的縫隙里,我見陳梓玥耳朵凍的發紅,但也沒有其他好的辦法幫其緩解,只好把手搓熱了,給她的耳垂按摩,幫助血液流動,這時,只見姒瑋琪取下自己的耳套,給了陳梓玥,說道:“戴上吧。”

“琪姐,這......”我猶豫了一下,沒有接住。

“我沒事,給她吧。”姒瑋琪堅持道。

說完,姒瑋琪便繼續向前走去,沒過多久,一大塊巨型的陡巖便暴露在了我們面前,不時還有碎雪從上頭滾落下來,但是,我現在擔心不是來自地形險惡的威脅,而是那個五鬼誅仙陣,既然是誅仙陣,就說明這個地方連神仙也進不來,可想而知有多么厲害。

“琪姐,這該又不是什么陣了?”

陳梓玥一邊喃喃道:“你別烏鴉嘴了。”

但是,陳梓玥話音未落,突然間陡巖上面掀起一陣狂風,我還以為這就是所謂的“罡風陣”,哪知接下來無數的飛沙走石就從上面傾瀉而下,姒瑋琪叫我和陳梓玥面朝石壁,緊緊地貼住,上方沙石如瀑一般瀉下來,恰好緊貼石壁的地方反而成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空擋,但即便如此,還是有大量的沙石砸中了我們。

姒瑋琪掐著時間,仿佛是看出了其中的規律,這罡風陣也好飛石陣也罷,跟前面的玄冰陣一樣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只要找到了躲避之法,倒并不是那種非要奪人性命的陣法,看了當初設計陣法的目的可能不是為了阻撓所有人探訪此地,而是只為有緣人留下了生門。

攀上陡巖之后,前方就是天地之脊骨的龍頂了,而所謂的葬龍坑就在這龍頂之下,我眼看勝利就在前方,便振奮了精神,迫不及待地往前趕,想一鼓作氣。無奈這里的雪地滑溜得異常,我走得稍快些,就連滑了幾個跟頭,摔得我尾巴骨都要裂了,只好放老實了,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我們繼續攀登兩三分鐘之后,突然就看到了上方出現了一個平臺,此時視野之中再無遮攔,俯觀大地,仰視蒼天,惟余莽莽。我立刻敏銳地發現前方平臺中間出現了一個坑洞。洞口呈不規則的圓形,直徑大概十余米,仿佛一座山頭便削掉了,但是從下往上看,這個平臺過于小,很難觀察到。

“這就是葬龍坑?”我看著這種形狀的洞口與常見的天坑洞口有著很大的不同。

“你快看!”陳梓玥喜出望外地指著那個洞穴,“我們終于到了!”

我想起姒瑋琪所說的偃獸臺,可能就是指的這個平臺,地上滿是大笑不一的亂石,在洞口旁不遠處,還有一些圓形的石墩子,這些石墩子明顯是人為打磨的,走近一看,上面還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文字,我于是便猜測道:“這該不會是石鼓吧?”

姒瑋琪點了點頭,“沒錯。”

我們踩著地上散落的大小不一的石塊,來到了洞口。往下一看里面混混沌沌,深不見底,若不是親眼所見,我打死也不會相信這一整座山竟然是空心的,而且這也不是喀斯特地貌中的天坑,更像是一個火山口。

突然,“咔嚓”一聲,一塊碎石滾落,洞穴很深,呈一個喇叭狀,掉落的石頭,從底下傳出來,要傳很長一段時間。

“琪姐,我們怎么下去啊?”我犯難道。

“索降。”姒瑋琪說完便放下背包,收拾繩索準備下去,“我們沒有這么長的繩梯,而且,葬龍坑是一個喇叭狀的洞穴,繩梯放下去就跟打水的井繩一樣,晃來晃去。”

說完,姒瑋琪向里面先扔了一根冷煙火,以便看清楚地形,沒想到落下去的冷煙火,很快就淹沒在黑暗之中,看不到一點光亮。

“我去,這么深?!”

利用索降技術進入這樣的垂直洞穴已經是國際上通用的技術,廣泛應用于攀巖運動和救援行動中,它最主要的技術特點是需要不斷地在巖壁上打鉚眼,安全性比較高,但也有垂直索降技術,不過,它需要的專業技術能力將會很高,而且一般落差越高,這種技術越不適用。

一切準備就緒只好,我們便放下繩索,我和陳梓玥見終于找到了葬龍坑,都十分興奮,所以剛開始的下降十分順利。但慢慢的,我就感覺他們開始偏離了路線,路線偏離未必會帶來直接的危險,但是卻直接影響到鉚眼的位置,間接的繩索的總長度就會相應的增加。

如果這葬龍坑直達大山的底部的話,這起碼要四五百米的繩子才夠用,但這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一般的登山繩的主繩頂多就是一百米,而且越長,其結構強度受到地心引地的作用,會大打折扣,如果但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毫無思想準備,危險性其實已經悄然降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狮虎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冥明

陌上紫鸢

冥明

三色柳

冥明

水上优择

冥明

红金

冥明

夜班笔仙

冥明

夕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