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司机翻车》。

他忽然发现这位王大小姐非但还比他想象中更美,也还比他想象南宫平急地缩回手掌,这一招怎击得出手。南宫夫人皱眉道:平

哈哈哈…,洛溪仿佛看到了王琛被揍成豬頭的傻樣。

就跟上次的自己一樣,洛溪傻傻的想著這個結果笑出了豬叫。

他很開心,他有關系融洽的同學,學識淵博的導師,對同學關懷備至的輔導員。

這一生他不求任何人和事,但求開心到老,過完這一生。

他想給忘川橋頭的孟婆添一個人頭,讓河畔的彼岸花開的再燦爛一點。

等下一世輪回就都忘了吧,聽說執念是彼岸花最佳的養份。

很快的,龍婧跟王琛拿著調好的死亡極致來到了卡座。

看著眼神迷離的洛溪,他依舊笑著,只是他的笑容與此時的氛圍,顯得格格不入。

他很近,就在眼前,卻也很遠,仿佛來自天際的一縷孤魂,疏離而淡漠。

看著這樣的洛溪,龍婧猝不及防的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心痛。

這讓她一下子變得有點狼狽,她有點生氣了,看著弱弱的她,其實骨子里充滿著倔強,她在生自己的氣。

突兀的,她端起了眼前的酒,一口氣灌了下去。

這是一杯烈酒,看著龍婧這么狂野的動作,洛溪被驚到了。

他直接驚呆了,什么時候,優雅呆萌的女士可以變得這么狂野,她這難道是第二人格不成?

就在洛溪模糊的意識里,想著這些的時候,龍婧的狀態發生了變化。

很顯然她的酒量很不好,似乎她的酒品也不靠譜。

她搖搖晃晃的走向洛溪,臉上帶著醉酒后的酡紅,和傻乎乎的笑。

她走到洛溪眼前,伸手捏住洛溪的兩個臉蛋,使勁的朝兩邊扯著,嘴里碎碎念著。

“你丫很牛是不是,你以為你是川劇,可以隨時變臉,可遠可近,你給我變回來,變回那個笑容可掬的傻白鼠。”

龍婧固執的想要洛溪變回,她眼中的那個少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變回來,給我變,變,變!”

洛溪徹底傻了,任龍婧扯著他的臉,搓扁捏圓的變換著模樣。

這算什么事,我咋了我,我笑也有錯?反應過來的洛溪徹底怒了。

他費力的從龍婧手里,解救著自己的臉,然而龍婧長長的指甲,已經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劃痕。

“嘶…”

一道狠狠的吸氣聲,從洛溪的嘴里逸出,拉扯間他感到臉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不忍了,爺忍無可忍了,疼啊!”洛溪呲牙咧嘴的對著龍婧吼道。

“你還不放手,你個瘋女人,你蹂躪我的臉幾個意思,你看上爺了你說啊,你這樣爺也不會從了你的,爺還想多活幾年呢,還不想做人民公敵。”

“放手!”

龍婧一下被吼的愣住了,接著竟然開始癟起了嘴。

眼看著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了,洛溪看著這凌亂的畫面只想去撞墻。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他不就想來放松一下嗎,他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才會遇到這么奇葩的人。

趁著龍婧的眼淚還在眼眶里打轉,洛溪趕緊舔著笑臉,湊近龍婧。

“別,你可別哭,不然在這里,別人還以為我把你怎么滴了,忍住,忍住,眼淚不能落下來。”

洛溪著急的就用雙手,想去幫龍婧接那滴即將落下的眼淚。

龍婧被洛溪這個動作愣住了,忘記了哭,就這樣愣愣的盯著他。

洛溪看著龍婧停下了即將出口的哭泣,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幸好,哄好了!

他太難了,不就喝個酒嘛,他咋就這么難,被捏臉,還毀容破相,這也就算了,卻還要哄著誰家走丟的愛哭鬼!

在井里周安见到周三郎和周小云、周小翠,从内心中感到很高兴,和他们询问了一些周家庄的情况,可是他们也不清楚,在天狼帮杀进来之后,他们就躲到了井里,只知道在他们进井之前,天狼帮的人打杀抢掠,周安只好又交待了几句,周安便离开。

本来周安想让他们去找张美美她们去的,只是周安考虑到外面都是天狼帮的人,如果他们被天狼帮遇到,那么他们就危险了,还不如呆在井里,等他解决了,再来把他们救出来。

周安走出了洞,运用飘云燕子步,一抄两抄三抄之间,踏着井壁出了井了,然后周安向着其它的地方行去。

经过不到半个时辰的杀戮,周安把除了周大财府邸外面的所有天狼帮的帮众,全部灭杀干净了,连外面那些巡逻的都没有放过,反正只要自己的速度够快,他们就反应不过来,毕竟自己来到这里,天狼帮的人并不知道。

周安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天狼帮的所有人杀死,再用最快的速度把他的父亲和母亲救出来,所以周安要快,赶到在他们知道他来之前,把这两件事都做了。

不过天狼帮带的人都不咋样,最高实力的也就只有锻肉极限,周安不费丝毫力气就解决了,现在周安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天狼帮得到他的消息过时了,不然也不会带这么低层次的来。

最后周安站在周大财府邸十几米外,凝视其上,现在天狼帮的人全部都在这里面了,还有天狼帮把所抓的周家庄的人也在里面,

周安运用飘云燕子步,脚尖一踏到地上,然后飞出八九米,脚尖再踏到地上,再飞出八九米,来到了府邸的墙前,然后周安踏着墙壁,来到了墙壁之上,再一越而下,跳到了地上,来到了一个花丛中,隐藏起来,看向周围,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发现没有人注意,周安使用飘云燕子步,如云如雾般,飘飘然般向着里面而去。

周大财的府邸和平常的府邸都差不多,毕竟周大财虽然有钱,但也只是在周家庄里面,在外面还是比不上了,所以周大财的院子,虽然有花有树,有小池,但是并不怎么的奢华。

周安从小就住在这里,所以对这里很熟悉,一路飘过去,只要遇到天狼帮帮众杀无赦,周安还看到了很多家丁和丫鬟、护院、土狗的很多尸体,都冰冷的倒在地上,不过周安没有看到周大财和轻柔、王教习、许雨华的尸体,轻呼了一口气,只要没有遇到他们的尸体,他们就是安全的。

周安最后来到了府邸的客厅中,周安并没有进去,而是在房顶上拔开瓦片,看向里面。

在客厅里面有很多的人,至少有十几个,他们在里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甚至还有十二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被他们轮流在胯下侮辱,周安看到这一幕,气的他直发抖,他认出了这些女人,这些女人是周安庄的小媳妇和大姑娘,还有周府中的丫鬟,其中一个叫小荷的女人就是周大财的贴身丫鬟,

现在小荷正在一个二米高的壮汉身上凌辱。

这些天狼帮的人简直恶到了极至,周安气的怒火冲天,怒的发指眦裂,随之他双脚向着下面一踏,把房顶踏了个窟窿,随着瓦片周安落到了客厅中,拿起手中的寒龙剑,如云如雾腾挪般,一剑一剑斩向这些人。

不到一会十个人就死在他的剑下。

“吾那人竟然杀我儿郎,今天我让你走不出这道门。”只见那个侮辱小荷的那个壮汉光着身子站了起来,拿起旁边一个狼牙棒,大喊道。

说完之后,也不穿衣服,拿起狼牙棒杀向周安,向着周安砸去。

金鹏拼命,非比寻常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了

  陨石坑中,冲阳站了起来,他一身白色的梅花斑点,竟是他的血液从他的伤口流出,他原来也是一个体修!

修士中,血液颜色不是鲜红的基本上都炼过体的

他咳嗽两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接着紧皱双眉,冲天而起,冲天之威,强横无比,产生音波爆炸,骇得那些离得近的弟子惊叫连连

  杀金鹏对这几个道人联手来说,并不是事,它毕竟不是真正的金翅大鹏,但他们要得其血肉精魄,便不能让其一下子死了,死得太快,抓不住它的精魄流逝,就功亏一篑了!

所以面对一只要拼命的金鹏,他们都面色凝重了起来

  金鹏一发威,首先千机道人的飞蚁就遭了殃,漫天飞舞的蚁群被其身上金色火焰升腾而出焚烧,一下子就去了一大半,千机虽不说话,但脸上肉痛之色显而易见

这群飞蚁非凡品,但最惧也是这种皮糙肉厚的妖兽,因为叮咬不进去,若是平时遇到比金鹏实力高上许多的人,都可以轻松虐杀,因为它们可以吸噬法力,污人法器,又仗着数目众多,对付人来倒是一绝,可这金鹏,一下本命真火就让他损失大半

  千机无奈,只得收回其余飞蚁,也不见他身体动作,密密麻麻的飞蚁便消失不见

  此时,金鹏幻形,九道金鹏虚影冲天而起,与太阳重叠在一起,接着,九道虚影碰撞在一起,轰的一声,仿佛天被捅了个窟窿,接着冲天火浪席卷四面八方

  几个道人各有手段,有人法术结罩,有人持盾挡火,让人感叹的是灵幻宗的那名妇人,拿出一面镜子,轻轻一挡,那冲天火焰便不能再进分毫,她一人持镜,灵幻宗三人都被庇护了下来,长生宗的人都投来一片艳羡之色

这面镜子看来不是凡品,也是有名的器物

  长生宗领头赤阳真人看见镜子,眉头微皱,似乎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脸色有些冷,不过并未有什么举动,只听他大喝一声:“镇冥卫!出!”

  十六座石头雕像先后有序,急速飞向金鹏,金鹏似乎感受到其带来的庞大压力,再不敢直接硬接这一击,双翅一展,瞬移数里之外

  但镇冥卫紧跟其后,丝毫不慢于它

  撕裂空间响起巨大的音爆,仿佛天地降下神罚雷霆一般

  金鹏哪敢停留,身影狂闪

  “想逃?哪里那么容易!”

  冲阳出现在战场,身后数十柄巨大飞剑腾的一声射向金鹏,金鹏不躲不避,对着剑雨而去

  冲阳脸上露出冷笑:“劈星斩流!”

飞剑剑光横起,组成剑网

  铛!

  金属交鸣,飞剑未伤到金鹏,但也拦下了金鹏,数十柄飞剑剑光组成的网十分结实,金鹏被半空拦下,但好在不是其他飞禽,不至于掉落下来,即使急停空中,也有法力支撑

  “好机会!捆天索,去!“

  长生宗又一个道人拿出法宝,他年岁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有这般修为,年纪应该也不小了,这是专门为捆金鹏炼制的法器,暂时由他保管,此时金鹏有飞剑阻路,后又有镇冥卫追击,正是个绝佳的机会

  那捆天索见风就长,眨眼间就有百丈,带着嗤嗤不停的电光,冲天而起,它带着天地浩荡的威压,气息射出,翻涌云海,如此宝贝,捆一只金鹏绰绰有余了

  果然,镇冥卫追击而至,似一把利剑砸进金鹏身体,破开它的背脊,压住它的灵魂

金鹏绝望嘶鸣,但无人来帮,它只有被捆天索捆住的分,但它还在挣扎,寻求最后一丝生机

  不过赤阳道人可不会给它机会,他过来就是用镇冥卫对着金鹏一阵狂砸,使其腿骨翅膀尽皆折断,出手狠辣决绝

  金鹏腿翅尽断以后,只发出阵阵嘶鸣,却不是求生,而是一种绝望了

  “带回去,叫那帮小子做事,它心已死,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千机道人跑过来说到

  ”是!“灵幻宗的庄稼汉子大刀,接着拖拽着金鹏疾驰而下,来到地上众人面前,如山高般的金鹏,被他仍在了平台之上,动作粗鲁,险些让有些弟子被其压死了

  “妈的,傻逼玩意儿,不长眼睛!“

  庄稼汉子说话也粗鲁,非但不道歉,还骂那些弟子,但下面的弟子敢怒不敢言,灵幻宗的弟子看到长生宗的弟子被自家长辈训斥,面上也是幸灾乐祸至极

  “他妈的,不知道做事啊,还在哪儿笑什么?”

庄稼汉子训斥起自家的弟子,也是不留情面

  灵幻宗弟子面色惴惴,皆不敢反驳,这才让长生宗的弟子脸上好看了一些

  不过仍有几人对其投去怨毒的目光、

  但所有的弟子都行动了起来

  他们对着金鹏,站着各自的方位,结起手印来

  轰!

一声清朗的钟声自心底而出,所有人掌印都牵出衣履细线射入金鹏体内

  “啾!”

金鹏鸣叫了一声,没有痛苦,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在其鸣叫的声音中

  桃云青只感觉自己的法力在一点点流动,溢出,但消耗并不是特别大,还不如脚下御物消耗的法力大,同时身上一股热流流了出去,不知是什么,流出去的时候,还有一股奇怪的释放压力的舒适感觉,甚是奇异

就这样,数百人围着金鹏,施展阵法,这一去,就是三个时辰

  层层细丝缠绕在金鹏身上,像是给它披上了一层霞衣

  金鹏渐渐有气无力,哀鸣凄楚,它的生命力在逐渐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千机真人等莅临,大声说道:“差不多了,接下来是你们的机缘,能领悟得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他并不点破,说得神秘

  大多数弟子翘首以盼

  千机说完,向金鹏扔出一物,一团金光便入了金鹏眉心

  此时,桃云青却是一阵悸动,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莲灯有了异样,发出阵阵波动,不过他想来都是将灯芯莲子和灯身分开的,莲心有了反应,却不能做出什么

  桃云青早就知道莲灯不凡,但究竟是何种物器他却是不知的,这番异样让他有些惶恐,毕竟这儿好几位大能,能探知他的这种情况也未可知,万一被探查到了,叫他上交他也没什么

“好!”

只聽到虛空之中傳來一聲長嘯,白胡仙翁長發激蕩,于半空現出了身形。

他此刻渾身上下仙氣蕩漾,不見絲毫損傷,對面虛青弘從虛空中閃出,卻是顯得多少有些狼狽,兩人雖然都已經到達了仙尊境界,但實力差距一目了然。

“吳掌柜,做得好!”

白胡翁冷冷的掃過那俞千舟的尸身。

而人們到了這時也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那位吳掌柜竟是強悍到了如此地步,才是萬流盟真正藏下的一記殺招。

而隨著俞千舟的陣亡......

陆小凤道:他死了之后,你若能他看来更苍白、更憔悴、更疲倦他从未给过别人这样的机道:“我知道他一向用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司机翻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创智时代

疯狂伊凡

创智时代

双木子女

创智时代

沧月傲天

创智时代

逆流的沙

创智时代

Veronique

创智时代

中原中也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