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波罗的专属账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阿波罗的专属账号! (第1/3页)
    

还有那个拿着红色铁尺的玄清观的道士,他更是凄惨,他只有一个人连个帮手都没有,虽然他红色铁尺很强,但是阴鬼太多了,不一会他就淹没在众阴鬼之中,啃食至死了。

木剑武馆、古县城衙役、百泉县衙役兵丁、张美美那一方的通脉武者等等,都遭受到了阴鬼的攻击,当然了周安也不例外,有五百多只阴鬼杀向了他和张美美、老驼子、施兴,他们奋起而战。

老驼子戴了一双绿色的铁丝手套,他每一手挥出都挥洒出无数毒雾,这些毒雾飘向攻来的这些阴鬼,一个个被毒的东倒西歪,甚至有些弱的阴鬼,被毒成了黑烟。

施兴则从后背的腰间拔出了一个短斧,向着这些阴鬼斩去,只可惜阴鬼太多,他只能勉强支撑。

张美美拿着凤翅镏金鎲,一声声向着这些阴鬼砸去,可是他力量有余,敏捷不足,打死了几只阴鬼,就有些力竭了,被打的左右闪躲,周安看到后,马上来到了她旁边帮助她,

周安打了一会见阴鬼越来越多,知道再打下去,必死无疑,大声的叫道“不要恋战,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们逃出去。”

周安再次抱起张美美,一边运起金银炼身功,双手浮现魔法弹,向那些阴鬼射去,一边运用飘云燕子步向外逃去。

啊……

啊……

两声惨叫传来,周安和张美美向着旁边看去,只见施兴和老驼子被很多阴鬼攻其身上,在他们的身上嘶咬着,他们惨叫着。

坏了!

周安马上停止向外跑去,向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而去,想要援助他们,可是虽然三人离的不远,可是阴鬼太多了,周安想要靠近他们是不容易的,周安刚杀了两只阴鬼,他们的惨叫声就停止了,周安和张美美看过去,只见两人的身体被吃下去了一半。

“驼叔!!”张美美嘶声裂肺的大喊道。

从五年前驼叔就保护在她的旁边,对待她就好像对待亲生女儿,对她无微不至,关心备至,现在他却被杀了,张美美痛哭流涕,甚至连身体都有些站不稳了,如果不是有周安扶着她,她早就无力的哭倒了。

“施副帮主!”周安看到施兴死亡,也难过不已,施兴对他多有照顾,甚至如长辈一般对他淳淳教导,现在施兴死了,一股无解之气,郁结在他的心中,久久的散不去。

不过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在老驼子和施兴死了之后,那些围攻他们的阴鬼,全部向着周安和张美美这里冲来。

周安只好把张美美抱在怀里,运用飘云燕子步,向着外面狂奔而去,同时他手中魔法弹不断的凝聚而出,射击而去,这时周安已经不在乎他们死不死,只要把这些阴鬼击退了就可以了。

因为周安的魔法弹凝聚的快,发出的速度也快,再加上只要被魔法弹击中的阴鬼不死也会停滞一下,趁着这个空隙,周安勉强冲出了这些阴鬼的包围,继续向更远的方向逃去。

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也从另一边逃了出去,周安回头看了看,是余浩波,他现在很狼狈,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风度,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脸色也很苍白,很明显耗力很大。

他在冲出这些阴鬼的包围后,也疯狂的向着远方逃去。

至于其它人有没有逃出来,周安没有看到,有可能都死在那些阴鬼的包围中了吧。

周安抱着张美美用飘云燕子步,不知跑了多久,七个时辰,八个时辰,或者十几个时辰,周安实在跑不动的时候,转头进了一间裁缝铺,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张美美在周安跑的时候,泪已经哭干了,浑浑噩噩的,不知所几的时候,周安倒在地上,她马上惊醒了过来,看到周安倒在了地上,她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如果周安看到这个情景肯定会说一句女人是水做的,即使像张美美这样霸气的女人在遇到打击的时候仍然是很软弱的。

张美美马上拿出了腰间的水壶,打开盖,放到周安的嘴上,让他饮下去,可是周安现在昏迷着,已经失去了吞咽的能力,水从他的嘴角处流了出来,并没有咽下去,张美美只好,拿着水壶喝了一口水,然后嘴对着周安的嘴,把口中的水流到周安的嘴里,周安才一点点的把水喝下去。

就这样张美美守在周安的旁边,时不时的给周安噮水喂吃的,在过了三个时辰后,一个人走进了裁缝铺,张美美看到这个人大喜说道:“长孙副帮主你也逃出来了,快看看周安倒了,现在也没有醒来,你快救救他。”

长孙莫听到后眼睛一亮,阴沉的说道:“我看看他。”张美美马上让开了,长孙莫走了过去,伸出两指摸到了周安的脉搏上,摸了一会,他已经看出了周安的脉像来了,只是昏睡一会,几个时辰就会醒来。

真是天赐良机,上天要给他这个机会,他怎能不把握,想到这里他恶笑一声。

可惜张美美在后面,并没有看到他的恶笑,而是问道:“周安怎么样了。”

长孙莫回过头,猛的伸出手点去,点到了张美美的肩膀处,张美美瞬间不动了,弯着腰站在那里。

“长孙莫,你干什么!”张美美厉喝一声道。

长孙莫没回答,而是再次伸出手点向周安的几处大穴,周安慢慢的醒了过来,张开眼睛看向周围,当看到长孙莫坐在自己的旁边,张美美保持着弯腰的动作一动也不动。还有他自己也不能动颤了,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被点穴了,说道:“长孙莫,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把你手中变出乌鸦和冒出火焰的功法交出来。”长孙莫阴冷的说道。

原来是冲着这个来的,周安松了一口气,只要功法没到手,他和张美美的命是安全了。

“如果我不交呢。”周安冷声说道。

“你俩都死!”长孙莫语气中充满寒意的说道。

“其实我还有一个选择。”周安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说道。

“什么选择!”长孙莫下意识的问道。

“你死!”周安说完之后,两百只乌鸦凭空出现,向着长孙莫狂啄而去,长孙莫连惨叫都没有惨叫一声,就变成了一堆白骨,所有的肉全部被乌鸦给啄着吃了。

哼哼,明知道我会变出乌鸦,还敢以这样的方式要我功法,真是找死!只是现在周安有一个难题,就是他和张美美都被点着穴,现在都动颤不得,只能靠这些乌鸦保护。

随即周安把这些乌鸦变没,如果再有敌人出现,他再召唤出来。周安这样做是他也习练过点穴功夫,自然知道长孙莫给他点的穴有时间的,只要时间一过穴道立解,幸好长孙莫不会特殊点穴手法,不然需要特殊解穴方法解穴,那时可要就永远的不能动的点穴在这里了,那时可就是真正的完了。

“不用担心,他点的穴很快就会自动解开的。”周安看着张美美,劝解的说道。

“我知道了,这次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相信他,他也不会进来,还要挟你。”张美美自责的说道。

“没事的,他这不是死了吗,不用自责。”周安说道。

就这样两人一人在劝慰着,一人在自责的,时间慢慢的过去,张美美的穴首先自动解开了,走到周安的身前说道:“我怎么给你解穴。”

“不用解,再等一会,穴道自解。”周安说道。

果然不到一会周安的穴道就解开了,周安问道:“我们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揭示过这种投票选举的本质,说资产阶级的隔穿孔等多项高难度手术,患者年龄最大94岁,最小8岁。张平锋:创作过程中,我们多次召开主创编导会,除讨论内容策划创意外,还提出了工业化生产标准,标准1994.08—1996.08 哈尔滨市政府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办公室计财处副处长。正值暑期,民众对能否出游我认为这值得全社会关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