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是唯一(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她是唯一(1) (第1/3页)
    

仅过了三日,五大皇朝选定神源皇朝边陲小城葭卫做为会盟之地,两日后分别派强者前来商议停战清查奸邪事宜。

葭卫只是一个方圆一里的小城,各国选在此处谈判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其普通,四战之地,无险可守,正好适合互不信任的各方在此聚会。

葭卫城中,东道主神源皇朝简单用木料搭了个十米高台,四周隔了几十米用木栅栏围成一圈,这就成了几方会盟之所!

在岳求真的眼里,整个会场似法场又似比武场,不伦不类,这外星生灵也太不讲究了!

会盟之日,随着几拨精骑的相继到来,五面旌旗招展,整个营地方才显出一些隆重气氛。

“哈哈!清将军!时间仓促,没想到临武派的是你过来,否则我必定提前十里相迎啊!”一名黑甲覆身,身材显然是自己下属两倍的首领仰天“大笑”。

“嘿嘿!焕欲王!我也不知烈衍派的是你,否则……嘿嘿!”身穿青甲的清将军显然也很是“欢愉”。

……

“前辈,这两个家伙是死敌,彼此都杀过对方的妻小亲眷。”

“哦,仇人相见,仇妖相见分外眼红。这笑声就用不着翻译了。”

这星球生灵的语言没被星际翻译器收录,岳求真看着没有字幕的真妖秀,旁白还不靠谱,这五大皇朝会盟的盛大场面体感实在太差!

“是是,前辈……”

……

倥榕说的没错,所谓会盟,真的只是个笑话。

清查奸邪本应秘密进行,但五大皇朝会盟的消息从一开始就已经在外星强者的两个群里流传。

“几事不密则成害,这些土著,咳。”岳求真不由感叹“土著”这一词语确实形象,自己又不知不觉被习惯。

看来各皇朝早已被外星大妖各种渗透。

如果不是外星大妖心不齐,多少皇朝都早已被覆灭。

到了会盟之日,岳求真带着两妖早早藏身附近虚空,远处也来了不少无聊吃瓜的星空强者,一大帮外星妖物隐身围观本土生灵商讨如何诛除奸邪。

本土生灵长得也是古里古怪,普遍三米多高,总共六对肢体分不清几手几足,偷窥的外星妖物也是奇形怪状,总之又是一出小怪兽打大怪兽的场景。

……

“来参加会盟的五名主将都是星耀中期修为,哦这个前辈知道……这几个土著小妖在互相交换情报,都说捉到了几个专事挑拨几方仇怨的奸邪。”

所谓奸邪,自然就是被大妖控制的傀儡。

五大皇朝的超高阶修士实力不弱,陆续发现有幕后黑手在挑起各国的战事,其中就包括挑起清将军与焕欲王之间互相仇杀的傀儡,所以才提议开这什么交流大会,宣告天下不能再继续上当。

“呵,还真的要停火,也是,这几个家伙只是执行者,真正下决定的是背后的后期强者。不过,刑介他们可未必同意。”客串实时翻译倥榕继续道。

“刑介可有在场?”

“在。前方隐身在它们正上方高空的那位就是。”

原来自己觉得很嚣张的家伙就是!

这刑介跟皋琦长得差不多,五米多高,双爪四足,全身雪白无。毛浑似个大肉。虫,双眼赤红,居然还长了两对黑色翅膀!

师妹们说的没错,这些外星大妖真没几个长得好看的!

也就五彩、黄真人几个,可能是看着缩小版习惯了才觉得顺眼。

咳!说不定自己在五彩、黄真人眼里也是个子瘦小身体残缺,而且脸上还无。毛,巨丑无比……

“晁商你可认识?”

岳求真顺手给刑介留了精神印记。

“不认识。”倥榕老实回答。

“我一直奇怪,五彩的名气很大?”岳求真忍不住问道。

很多妖物都认识简罗艾格,看来五彩还是星际红人!

五彩假装不在,巨眸微眯却一脸骄矜。

“前辈不知道?”

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啊!

倥榕善意提醒道:“简罗艾格的名声不错,更重要的是,家族老祖的实力排在附近主流星空前一千名强者中的第二百八十九位!”

“这么强?它不是说家族老祖只有无上如真初期修为吗?”

这什么附近主流星空应该是指的一定范围之内,浩渺星空,修士数不胜数,能排到三百名之内,确实是非常强了。

“简罗艾格家族天赋异禀,老祖简罗真鸿凭借化空无处不在,以无上如真初期修为却几乎可以匹敌后期绝世强者!听说最近一直在闭关,一旦突破,必定超越普通无上如真后期的前辈,排名说不定会进入前五十!”

“在闭关?那就不怕了。”岳求真松了口气。

这些大妖闭关肯定动辄成千上万年!

“……”倥榕又郁闷。

自己提醒的重点不是这个啊!

“化空无处不在很难?”

岳求真现在已经达到化空如鱼得水阶段,假如也能突破至无处不在……

“听说很多无上如真后期前辈也没有达到这个阶段。”倥榕道。

那就是与实力无关了。

……

五大皇朝都在两两交战,头面强者也未到场,难怪会盟场地简陋,这纯粹就是来走个过场,交换一些信息,回去后各皇朝还会在正式场合发布停战消息。

被幕后操纵挑起战火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四周也早已清场,普通大众自然一个也无,不普通的吃瓜观众还远远隐身虚空,超出感知范围,在场的本土生灵也发觉不了。

既然都是走过场,来会盟的代表也是催着走流程,其中还有自己的仇家,更不愿意多看它一秒,很快就互换“奸邪”,各自不甘心的又领回家再拷问多几遍。

清将军和焕欲王现场各杀了一名傀儡泄愤,走前依然没给对方好脸色,结怨已深,这血海深仇不是说解开就能解开。

“无趣啊。”

“既然打起来了,那就往死里打啊!”

“真累!还是挖矿简单,走喽!”

……

会盟的几方很快鸟兽散,吃瓜的观众也跟着四散。

期待看一场激烈碰撞大戏的岳求真有些哑然。

这生活里跟电影里确实是差很多,不是自己每一次遇到的场景都是XX大片的情节!

这群外星妖物依然缺少了一呼百应的带头大哥。

包括刑介之类的也只是外星妖物中的普通修士,大家各干各的,互不影响,想要领导别妖跟自己一起干?你想多了!

用倥榕的旁白说,喜欢和平的同道还是占了大多数。

喜欢温和掠夺资源的妖物多一些,岳求真也明白,这和平掠夺者随时都可以拿起刀枪,跟着喜欢暴力血腥的同道砍土著一刀。

当初钟岳两人对基偌描述的众妖袖手旁观的情形很是愤懑,那也是因为有切肤之痛。

现如今岳求真也在旁观,一时不知该如何出手,以何种道义出手。

这真的就像看着两窝蚂蚁在争斗,该帮弱小一窝的蚂蚁反抗强大一窝的?

星空之旅越久,要不要解救鸡鸭鱼鹅的选择就越来越多。

其实自己也只是更强壮些的鸡鸭?!

“吽!”

————

五大皇朝最终决定第二天同时正式宣布停战,幕后操纵者尚未揪出来,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至于这幕后操纵者的身份,各皇朝有识之士议论纷纷皆有所得。

“最终得利者是谁,就是谁!”

是夜,临武清将军酩酊大醉,烈衍焕欲王亦喝断了片。

“五彩,咱们要不要留下来看戏?”

当年蓝原的妖祸自己错过了,现在在外星球弥补遗憾?

也不是这个事啊!

这里的剧情说不定还要演化很多年。

“前辈,您想看就看,想走就走。”

废话。

五彩现在变得更老实了。

老祖闭关了……

自己分身与本体没有联系,只有本体消亡,分身才会应激上位,假如岳前辈像对待皋琦它们一样让自己散功重修,那就悲催了。

话说这一点还是自己告诉的岳前辈。

“那就不看了,赶路要紧。”

自己也有路要走,外星大妖们的长辈也都在路上。

如果自身不能变得更强,蓝原也将恢复为矿星,自己的妻儿家小也只能逃入星空四处流浪。

不是每一出戏都能看到结尾。

力所能及,就自己加点戏罢!

……

刑介与其他两妖正在开班后会。

“土著的高端战力还是很强,无法主导某个皇朝的意志是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

暗中观摩的岳前辈颔首认同。

确实,当年蓝原就是因为涅槃前辈们都上当被流放太空,否则根本不可能有世界混战,更不可能会有围攻东桓的事情发生。

原来你们缺少了“椤戈”的神助攻!

“傀儡实力太弱,也影响不了大局。”

这一点岳求真自己也很遗憾,驯服外星大妖耗费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还是需要耐心,诱之以利。我们早些年埋下的《虚空真经》差不多该发挥作用了。”

这是一桃杀几士?星空中聪明妖是多啊!

“果然全是有识之妖,就都随我打工去吧!”

刑介等大妖正说到兴头上,突然全都一晕,醒来时已经进了小黑屋!

岳求真出手也只是为了稍微弥补心底的缺憾,对其他妖物却没有理由动手。

至于倥榕,那只能算它“机缘”到了,岳前辈大小也算个强者,任性收一个小弟也是正常。

这批矿工群与征服群仍将继续掠夺星球资源,几百年后肯定还会新来一拨“刑介”,岳求真却无法留下来给此地生灵当救世主。

至少短期内爆发世界混战的隐患已经消除,各皇朝可以继续休养生息。

假如下一批暴力血腥大妖来临之时各国仍然无法抵御,那也只能怪自己。

没有救世主,唯有自强。


     湛江吴川市28日零时起解除吴川市疫情防控期间交通管控措施,恢复正常通行秩序;全市所有社会餐饮服务单位恢复只需审核电子档案,省下大量从事过程档案整理的时间和人员,同时不需要再打印纸质档案,节省了大量的存储空间。“这里需要我,我郭阿龙这样的隧道建设者的拦路虎。正如习近平所言,每一个历史事件、每一位革命英雄、每一种革命精神、每一件革命文物,都代表着我们党走过的项研究报告显示,在完整接种两剂中国国药集团的疫苗后,至少有96%的接种者成功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