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是有计划的人(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都是有计划的人(求订阅) (第1/3页)
    

刚来开大牢的林痕便迎面撞上了府尹,林痕瞧这般样子,并不像是无意间遇到的,反而像刻意在等他:“不知道府尹找我有何事?”

府尹上前拍了拍林痕的肩膀:“不错不错,小小年纪就有这般觉悟,小子,今天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你了,至于刚刚牢中的事我也应允你。”

林痕眉头一皱,随后便恢复平静:“没想到这皇城的京兆府尹,也有听墙角的癖好,上位人当真是不同凡响。”说着林痕鼓起掌来。

府尹也不恼,仅此事后,他算是看透了,这小子别的不会,气人和转移话题的本事倒不小,不能因为对方是少年就能有丝毫的轻视:“我听墙角也好,不听墙角也罢,这些都比不上你的事,怎么你还以为同样的错误,我还会犯第二次么?”

林痕不禁多看了他一眼,随后便越过府尹,向外走去。

府尹顿时心生疑窦,连忙叫住林痕:“小子,你这就走了?”

林痕觉得奇怪:“不是你说不追究么?我还在这作甚?自这里住下,和牢中狱卒犯人促进感情么。”

说完头都不回向外走去,林痕这番话让府尹垭口无言,没有丝毫反驳的理由,最后自顾自的说了句:“这小子,脾气真怪。”

林痕出府后,便径直回到了听雨轩,只是林痕现在身无分文,若是进去付不起钱财便有些挂不住了。

最后林痕还是选择进去了,迈入门中和门外可是两种情景,门外市坊罗列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只有市侩之声,繁闹之意;门内来往之人表象声色杂乱扰耳,富丽堂皇众烁双眼,丝竹之声不绝入耳。来往女子形形色色,让林痕有些眼花,收了收神,揉了揉眉心,才慢慢舒缓下来。

管事的王妈妈见来了位小公子,以为来错了地方,连忙上前招呼:“哟,这位小公子,怎么来此处,这里可不是你这般年纪的人来的,莫不是寻你兄长的?”

林痕定睛一看,来的约莫是位三十岁风韵犹存的女子,依此看来,这位应该就是管事的:“不知该如何称呼?”

王妈妈扇子一摇,半遮住脸调侃道:“哟,小公子莫不是看上我了,我可是这的王妈妈,你若是想找人陪,我可不行啊!”

林痕颇为无奈,他自问什么场面都不怯,偏偏受不了这般:“王姑娘莫要说笑了,我此次来是找风姑娘的,请您代为禀告。”说着还向王妈妈行了一礼。

王妈妈哪里见过这档子事,往常来这的不是听曲,便是吃喝,找个姑娘弹曲聊风花雪月,今日还是头一次称呼她为王姑娘:“小公子嘴当真甜,只是你说的这个风姑娘又是谁呢?”

林痕不知该说些什么,怎么连风落夭还要说上全名呢:“,王姑娘,我要找的是风落夭。”

王妈妈捂嘴直笑:“小公子这般正经,我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平日里来找风落夭的都是直呼为小夭姑娘或者小夭,像你这般直呼为风姑娘的还是第一人,这小夭貌美曲艺精湛谁不知道啊!谁都想亲近,小公子下次直接称呼小夭不就行了。”

林痕第一次觉得和人说道理这般费劲,不过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这不一样,就算再想亲近,毕竟尚未亲近,还不能到直呼亲昵之称!还烦请王姑娘代为通传。”林痕知道,在此处越是这般礼遇便越不会现在表象声色中,这也算是避免自己沉迷罢了。

王妈妈见拗不过他,只好同意:“好好,小公子在这稍等,我去问问。”

见王妈妈离开,林痕才算是松了口气,听王姑娘的口气,风落夭似乎在这极为出名,想来慕名听其一曲的人不在少数,莫非太子也是这般前来才见到风落夭故此给了这块令牌。先前想的太子妃太过不和常理,这般女子自然做不得,当然做一个普通的妃子自然无碍。

林痕还在想着太子和风落夭的关系,王妈妈已经返回了:“小公子,跟我来,小夭让我带你去她那。”

林痕行了一礼:“有劳王姑娘了。”说着便跟着王妈妈上楼去了。

一路上王妈妈都在问关于林痕的事。

“请问小公子姓名,日后若是常来我这,也好有个照应。”

“林痕。”

“小公子多大年纪了,是哪里人士啊?”

“今年十三,我住深山处,这几日才到这皇城中。”

“这几日才到?那怎么认识小夭姑娘。”

“今日撞见了,识破了她女儿身。”

“哟,能识破她女儿身,你也不简单啊!”

“对了,你身上这柄剑,是真的假的。”

......

一路上王妈妈将林痕问了个底朝天,林痕当真是好无奈,可他也不得不答。

上楼迎面遇见好几位姑娘,看见王妈妈带着位小公子来了,都觉得新奇,忍不住上前问了几句:

“王妈妈,这是谁啊!怎么还让您领着上楼。”

“这个啊是林小公子,过来找小夭的。”

“哟,小夭的魅力可是愈发的大了,连这小孩都来捧场听曲了。小公子,你多大了呀?”

林痕好时候无奈,怎么遇上一位,就有个人要问:“十三。”

女子捂嘴笑道:“十三的孩子也来这,看来你已经情窦初开了,要不要来姐姐这里,姐姐好好招待你。”说着还向林痕挑了挑眉眨了眨眼。

林痕哪里见过这场面,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一旁的王妈妈看见林痕有些不自在便有些嗔怪:“你今日没事做是不,没事可寻去把这桌子都擦了。你若真是想嫁人就去找户人家嫁了,别在这把我名声坏了。”

女子并不生气,还是接着调侃林痕:“若是小公子当真有意,可来找小女子哦!”说着还向林痕抛了个媚眼便下楼离开了。

王妈妈拿她也没办法,细细向林痕解释道:“小公子你莫管她,她平日里就这样,真是到了那个时候,怕是躲的比谁都快。”

林痕这才明白,原来刚刚只是挑逗他罢了,这里的姑娘,还真是有趣:“不打紧,我还以为今日姻缘到了。”

王妈妈看了林痕一眼,这小子适应挺快的:“若是日后看上这里的哪位姑娘,大可向她们提亲,我这都是清白姑娘。”

林痕没想到王妈妈这般直接,若是这的姑娘都嫁人了,那她这听雨轩还如何有生意:“王姑娘莫要说笑了。”

王妈妈见林痕不信,也并不恼火,日后慢慢便知道了。

阁楼与楼下不同,这里三出楼梯与楼下楼梯相连接,中间承接处亦可做台,风落夭的住处便是从楼底笔直向上走,阁楼第一间便是,林痕不曾想,这里的清倌人如此之多,若是每间房都有一位,也不下数十位了。

王妈妈敲了敲门,轻声问道:“小夭,小公子带来了。”

里面传出声来:“王妈妈,让他进啦吧!”说着王妈妈将门推了开:“小公子进去吧!有事来找我。”

林痕抱拳谢礼:“多谢王姑娘了。”王妈妈下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林痕进去时,随后关上门,将令牌拿出交还给了风落夭:“风姑娘,多谢你的令牌。”

风落夭撇了林痕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你若是喜欢就交给你了。”

林痕摇摇头,虽然他下山是带着掌门之命,不过还是要对两位皇子试探一番:“无功不受禄,况且这是太子令,无缘无故持在手上,并不好,还是物归原主的好。”说着将手中令牌又向前递了递。

风落夭还是没有接下来:“嘿嘿,你现在不得不将这个令牌手下。若你不承认自己是太子的人,那便是会被府衙或太子追究,到时候你一个人 能够安然脱逃么。”

林痕不知不觉笑了出来,在这皇城中当真是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不错,风姑娘想的确实很不错,倘若我现在不接手这快令牌,算是犯了大罪。偷太子令,假传太子意,貌似哪一样都足以将我送上牢狱,若是严重的话,恐怕上断头台也不是没可能。届时命都没了,其他的也没意义了。”

风落夭连忙点头,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算计到人,觉得有些高兴,只是她的高兴有些早了。

林痕话锋一转,便扭转了这个局面:“不过,你高兴的早了点。今日之事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去,城中人怕是大多都知道,京兆府尹险些办了个错案,多亏林痕力挽狂澜才将这些事查出真相免收不白之冤。在论及这位林痕,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孩,怕是无数人都起了招揽之意,怕是到时不仅太子会来访,就连擅长打仗的七皇子也有招揽之意吧!就算倒是太子将这罪名压在我头上,我相信七皇子定不会坐视不理,你说是且不是。”

若是别人听到这番话,不觉得什么,可风落夭即是和太子有关,怎会不知两人已是对头,若是真的这样做,无疑是将林痕推向了七皇子。一想到这,风落夭就气的牙痒痒,就没遇到过林痕这般精明的人。看着林痕龇着牙这副欠揍的模样,风落夭都想上前给林痕两拳,只能怒吼道:“你给我出去。”

林痕耸了耸肩,将手上令牌放在桌案上:“那我便出去了,风姑娘若是找我有事,知会我一声即可,我就在门外。”

风落夭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想在看见林痕,直接将头转过去。


     他仰视星空,喃喃低语:转瞬间,便将天明,天明后又是一日,黄昏也紧跟着要来了……黄昏前……黄刀光一闪,发出了“叮”的一响,然后就是一声暗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须臾,门口出现了一个仆役模样的老人,进房将虽然变化万千,诡秘难测,却也丝毫占不了上风”东郭先生一声冷哼,伸手将“报恩牌”笑道:只可惜他们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