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界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界桥 (第1/3页)
    

笛声悠悠婉转,曲调轻松俏皮,木离闭眼聆听着,在这悠扬中木离却听到一股悲伤落寞,在这笛声之下,一个在战场上如同恶鬼的人,竟然能吹出这样的笛声,真是人不可貌相,蛮启的事迹在木离脑中还是太过模糊,只知道他是因为妹妹离世,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木离想到蛮暗曾经对蛮启的评价,是一个谦逊秀气的人,木离一直不信。但在今天听过蛮启的笛声后,对蛮启的印象逐渐发生改变,木离一直认为此人已经与野兽无异,如今看来,倒是木离太过片面。

良久,笛声戛然而止,木离也在声音停止的瞬间睁开双眼,只见蛮启将笛子从嘴边移开,木离这才看到这笛子的全貌,与云州的笛子很像,但是材质表面光滑,并不像是由植物所致,反倒是想某种野兽的骨头。

蛮启转身看向木离,双目中平静似水,木离也迎着蛮启的目光,二人的视线交集在一起,这是二人第一次这样对视,也是木离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蛮启,蛮启的相貌依然是那样普通,别说是在人才济济的玄苍派,就算是在苦艾村也是毫不起眼的存在,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能成为苦艾村的最强战力。

二人就这样呆了许久,蛮启先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木离本想问蛮启,为何会知道蛮烈拥有鬼纹的事,但是话到嘴边,舌头却在嘴中打架,看着那双如水的眼睛,木离总感觉自己要被吸入其中。话语从嘴中说出,却完全变了样子“你···怎么做到的?”

木离的话没头没脑,蛮启听到后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回答,毕竟他压根不知道木离问的是什么,只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木离,示意木离继续说下去,木离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刚刚一紧张,跑了舌头,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听蛮暗师父说,你从未修炼过一天血念术,为何在战场上,你的血念术那样熟练强大。”

蛮启没有想到木离会问到这个,先是一愣,随后笑到“我当是什么事。“蛮启的目光有些发散,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木离,不过很快,一抹悲伤涌现,在一眨眼,蛮启脸上刚刚的一丝笑意也荡然无存,只是静静说道“你做不到,虽然你体质特殊,但还是差太多。”木离心中一凛,蛮启的话似乎意有所指,莫非他竟然能看出自己的伪血煞之体?木离表面装作听不懂蛮启的话,心里却有些紧张,急忙岔开话题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蛮烈有鬼纹在身?”

“怎么知道?”蛮启将手中的笛子别在腰间,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三年前我曾与他有过一战,这鬼纹在三年前他就已经学会。”

木离心中已经猜到这个答案,听到蛮启的话,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随后对蛮启说道“那你为何要告诉我,难道我得到这第五个名额对你有什么好处不成?”

蛮启拍了拍身上的沙尘,轻声说道“好处?没什么好处。”蛮启再一次将目光放在木离脸上,这一次蛮启的双眼中不再是毫无波动,而是有几分迷茫,但是却并没多做解释,只是示意木离离开“该问的都问了,别再烦我。”木离还要发问,蛮启却先发了逐客令,只好悻悻离去。

“这种熟悉···,罢了,或许只是我的错觉吧。”蛮启看着木离的背影摇了摇头,随后看向大漠上的月亮,双手握紧“蛮神殿,我一定要···。”蛮启的剩下的话被忽然涌起的风撕裂,人也逐渐在风卷起的狂沙中消失。

庆典足足举办了两日,宴会的中心人物自然是要参加蛮神殿的五人,蛮烈与蛮吉曾经也参加过蛮神殿的试炼,将许多经验都交给他们选中的三位战士。蛮暗则是递给木离一本厚厚的兽皮书,再交给木离时脸上还止不住的肉痛,思虑许久才决定将兽皮书交给木离,同时嘱咐到“臭小子,这里面可有血念术所有的修炼方法,血化术,狂血术,蛮纹术,封穴技巧都囊括其中,全族也只有这一本,你可给我收好了,这几天好好看看,说不定能让你有些收获,蛮神殿之行结束再还给我,若是弄坏了我可饶不了你。”木离听到蛮暗的话,心中充满暖意,在苦艾村,文字记述的东西本就不多,毕竟在苦艾村能认识文字的人就只是少数,再加上蛮族的文字拗口至极,就连对文字及其熟悉的木离,也是这三年逐渐摸索才将蛮族文字认全七八成,也正是如此,书籍在苦艾村可以说是珍贵无比,之前就曾听说苦艾村记载血念术的兽皮书交给三位师父其中一人保管,没想到竟然是蛮暗。

此物的珍贵木离心中知晓,但却没有直接接过,而是单膝跪下抱拳施礼“弟子承蒙师父厚爱,定当不负师恩。”蛮暗见木离没有着急收下,心中暗自点头,这个徒弟虽然平日总做出些奇怪的举动,但是人品上佳,资质超群,蛮暗打心里希望木离这次蛮神殿之行能有所收获。

至于蛮启,自打那天晚上,木离与蛮启分别后,这几日都未见到蛮启,无论日夜,木离也趁着夜晚偷偷的在此去村西边的大漠寻找过。

直到第三日清晨,蛮启才出现在村中,阿公带着准备好的五人,在众人的期待下离开村子,木离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三年的苦艾村,心中还是有些不舍,这几日木离已经将哪兽皮书上所有的内容都记在心中,有了文字详细的记录,让木离修炼中曾经遇到的许多闭塞之处忽然想通,就连最不擅长的血化术,在兽皮书的帮助下,木离也有了一些长进。

五人站在村口,全族人都围在身边,阿公正在一件一件的交代这离开后族内的事务,木离忽然感到脖子一凉,回头正好对上一双怨毒的眼睛,正是蛮烈,听说蛮烈的双手关节处被自己击碎,哪怕以他的体质也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恢复,看着蛮烈被包裹严实的双手,木离心中却毫无愧疚之感,在木离眼中,钱震,蛮烈,都是一丘之貉,让木离不齿。

阿公,蛮暗蛮吉蛮烈三位师父,再加上死活都要跟去的元晴,和木离五人,十人一同出发,在苦艾村全族期待的目光中,消失在大漠尽头。


     截至5月底,“福康工程”为城乡困难残疾人配置假肢矫形器和轮椅、”中国革命博物馆曾展出过一辆轮子上沾满苔藓的手推车。期间,该市政法队伍还集中开展防止干预司法“三个规定,另外,暑期托管的学校的话能够设计丰富多彩的活动。推进民族事务治理现代义大党大国典礼制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