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上肉身对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无上肉身对抗 (第1/3页)
    

“如假包换。”杨晨东有意的一呲牙,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说说吧,接下来我要怎么惩罚你们?”

“大家一起上,他只有一个人,这么近的距离我就不相信他...”突然间有人打断了杨晨东之言,尔后最靠左边的一个汉子在不断的高喝下就准备冲上来。只是他的话都未等说完,便步了刚才那两人的后尘,扑通一声闷倒在了地上,就此在没了生息。

“难道之前的警告还不够?”杨晨东的目光一扫而过,接着在高雄等人身上一一看去问着,“还有谁?想死的说话,我马上就成全他。”

这一回高雄终于看出了端倪,发现那个杀他兄弟之人的武器竟然就是那把看似毫不起眼,体积也极小的铁枪。

要说枪铳他并非没有见过,明朝就有火器营,也叫做神机营,那里的士兵玩的就是火铳,听说如果打的准了,八十步外就可取人性命。甚至他还有幸见过一次。只记得地东西一打一股烟,动静可是不小,又没有连贯性,且准头更差,哪里又像这个东西,不仅体积小,易隐藏,更有如此的准确性?

“你这是火枪?”带着一脑子的疑惑,高雄忍不住好奇的问着。

对于高雄的观察力,杨晨东真是有些欣赏了。一是能够审时度视,眼见情况不妙,就主动示弱,站了出来。二,敢于主动站出来,便说明还是有一定的责任心,至少不是那种怕事的鼠辈。至于最后一点的观察力,那更是不俗,其它人都弄不清发生了什么,还有害怕的时候,他确可以看出事情的关键。

倘若是在后世,遇到这样的人,杨晨东甚至会想着办法让他进入军队,好好训练一番的话,定然会是不错的苗子。

“哎,有些可惜了。”但一想到高雄的身份,杨晨东就轻摇了摇头,这些人终是海匪,是敌人呀。

说着话,杨晨东的枪眼就轻轻转动,瞄准了最左边的那名海匪,他是要通过点名的方式,一一毙敌了。

“扑通。”很干脆的声音传出,高雄在看到杨晨东的动作之后,果断的跪在了地上。“六少爷,我们并非是什么坏人,都是为生活所迫。这些兄弟更是穷苦人出身,都是因为在家乡活不下去了,不然的话谁愿意把脑袋拐在裤腰带上,去做有今天没明天的海匪呀。今天来这里,是我们兄弟不对,是我们瞎了眼,事情全是我们的错,我们也应该受到惩罚,只是事情是我起的头,如果一定要死,杀我一人就可以,其它兄弟还请六少爷高抬贵手留下一条贱命,让他们当牛做马都可以的。”

很利索的说完了这些话后的高雄就把头向地面上磕上,通通通仅是几下之后,鲜血就顺着额头流了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大哥,要死一起死,大不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其它六位兄弟眼见一向在他们眼中宁折不屈的高雄,这一刻有如一个无助的孩子般不住的跪地磕头,都被感动了,一个个也是跟着把头向地上磕去,一时间,整个后院中传来了嘈杂的撞击地面的声音。

“少爷,他们也挺可怜的呢。”此时,便是一直在后面哆嗦的巧音都忍不住去替这些人求情了。她不是没有受到伤害吗?再说了,对方已经死了三个人,在善良的巧音眼中,错了也惩罚了,是可以饶一条性命的。

“够了。”眼见连巧音都这般去说,杨晨东、突然一声厉喝,此声在寂静的夜晚尤为响亮,这一声喊也震得高雄他们一个个抬起头,不知所措。

同时这一声喊也震得巧音愣在了当场,随后眼泪就要止不住的顺着眼角向外流去。显然她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得少爷不高兴了。

谁成想,下一刻杨晨东、突然由椅子上起身,手枪也被随意的放在了椅子上,随后变戏法般的拿出了一条手帕向着巧音的眼角上拭擦着,“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有说你,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哦。”

实话实说,巧音虽然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应该凸的地方凸,应该凹的地方凹,且加上本就长相甜美,倒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更是让他了解到她的善良,哪里又会忍心去惹哭对方呢?

眼见少爷并不是生自己的气,巧音马上是破涕为笑,“少爷没有怪巧音吗?”

“少爷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杨晨东继续帮其擦拭着流下的眼泪,只有眼角的余光在时刻注意着身后之事。他的身上自然不可能只带了一把手枪,这本就是他的习惯。刚才把枪放在那里,不过就是为了试探。

虎芒出去寻找练武的家丁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可一直没有传回消息,这让他感叹着人才的难找。今天看着高雄那义气的一面,尤其是表现出来的能力,便有了收服之意。而这不过就是试探罢了。

当然,这种试探是有限度的,倘若对方刚才只是为了求饶,那现在有机会在眼前,势必会拼力一击的,要是那样,他不介意转身就一个个点名报销了这些匪人。

试探也有了,结果还是让杨晨东满意的。在他安抚着巧音的时候,七个人都没有什么动作,或许是他们真的被自己杀怕了,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真是忠义之士,即然求饶,就不会在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都证明着这些人可用,即是这样,杨晨东当然也会试着去说服这些人为自己所用了。

这些人可是海匪,也就是海盗,而1445年的海盗代表着什么?那就是无限的财富和机遇呀。

此时正当明朝官府海禁的时候,也正是海上势力最为空虚的年代,倘若可以在这里建造一支武器力量,那不仅可以做到掩人耳目,更可以于海外开辟出一个新的战场,培养着更强更大的势力。

至不济也等于给自己寻了一条退路,不至于在陆地上遇到什么危险而会不知去往何地。

眼看着这些人没有在妄动的意思,杨晨东终于慢慢的转过了身子。“你们面临着有两条路,一条是被我杀死,一条是臣服于我,为我做事,你们选择吧。”

“啊!”原以为必死的高雄眼中闪过了一道亮光。六少爷竟然愿意收他们为奴,虽然因此可能会失去自由,但从其人表现出的实力来看,无疑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大哥呀。即不用死,只是失去一点自由而已,便可以拜在强人之下,谁还能会不愿意?

“通通通”,又是一阵磕头的声音响起,“六少爷,我们愿意,愿意臣服于你,以您为主。”

或许是权宜之计,又或许是真的心服,但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是服了。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杨晨东相信,当他表露出足够强的实力时,对方有的只能是更深一层的恐惧,那个时候怕是逼他们反他们也没有了胆子。

“都起来吧,下面我们宣布给你们的第一条命令,把你们的三个兄弟给处理了。另外,你和我进书房来。”指了指高雄,说完话的杨晨东是转身就走,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些人会因为没有了受制而逃走。

“老大?”看着没有制约的这个场面,其它几名兄弟纷纷来到了高雄的身边。

高雄自然知道他们何意,受制于人的感觉当然不好。只是刚才已经认服了,加上又不知道周边是什么样的环境,是不是还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他就轻摇了摇头,“好生把兄弟们的尸体给处理了。记得离远一点,我进去看看在说。”

书房之中,这里的灯光要明显比外面清晰许多。等着高雄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已经大马金刀座在桌后的杨晨东。

“六少爷。”在看到那把乌黑的铁枪就放在桌面上时,高雄不由浑身就是一抖,连忙跪倒在了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主要干什么营生?”杨晨东的声音平淡无奇,年纪也不大,偏生就给人无穷的压力。

“小的叫高雄,祖籍福州人,因为家里良田被贼人所侵,父母被逼死,我一怒之下杀了他们,逃到了海边,现主要就是海上讨生活,平常劫掠一下商船什么的,不过,我从来没有抢过百姓,我动手的目标都是大户人家。”

语言回答还算是清晰,加上之前不错的观察力,高雄的能力越发的得到了杨晨东的认可。“嗯,在海边讨活?那就是做海匪了?可与其它的海匪动过手?”

“有的,只是因为我实力有限,只有两艘战船三十名兄弟,实力有限,平时不太敢去深海处,活动的区域有限。”高雄把情况一骨脑的都讲了出来,即然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哦,这么说你还有二十名兄弟在外面?”

“是的,他们都在福州的黑码头等着消息呢。”高雄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有着小九九,那就是你不能随便杀了我,不然谁知道我那些兄弟是不是会替我报仇呢?如此你就真的不得安生了。


     他站在门外面,在门上挖一个小孔,门里面有李桓英的到来,给麻风病人带来了希望。去年,姚庄镇将几个紧邻村的6000亩农田统一规划,通过土地流转、以棚换棚的形式,让近平强调:“各民族都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贡献,各民族要相互欣赏、相互学习。“坚持全面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激荡时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