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能听你叶玄鬼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能听你叶玄鬼扯! (第1/3页)
    

第126章 号舍

在大宋,想要取得入仕的途径其实不少,大约有三个主要途径,即科举、制举、荫补。

大宋的科举一般要经过三次考试,曰乡试、会试、殿试。

乡试一般在秋天进行,所以又称“秋闱”。会试在第二年的春天举行,所以又称“春闱”。会试后就是赵佶亲自压阵的殿试,殿试完就公布榜单,即东华门外唱名。

乡试以诸州判官试举子,录事参军试诸科,合格者“第其甲乙”,监官、试官署名其下,然后举送汴京参加礼部举办的会试,谓之贡举。

礼部会试分设设进士及诸科。诸科包括“五经、三礼、三传、明经、明法”等科。应举之人,要什伍相保,不许有大逆,及诸不孝、不梯之徒。

原本按照太宗朝的规矩,像安宁这样的僧道归俗人员也不能参加科举,不过后来到仁宗朝就渐渐松懈了。何况似安宁这等奇才人物,甚至赵佶专为他开个口子都极可能。

会试又称锁厅试,其制度设定严格。不但入试考场需要搜身监督,试卷也有弥封制度。就是要糊住举子的姓名,使考官不知举子姓名。

再有誊录制度,安排胥吏将举子试卷重新抄写一过,以免考官认得举子的笔迹,上下其手。而且考官与举子有姻亲、师生关系,还有严格的回避制度。

大宋早期的科举就是乡试、会试两关,到了太宗皇帝时,因为担心科举的公平性,他还要对达官子弟中礼部贡举者进行复试,此谓之殿试。

殿试等第最初也只分甲乙,后来进士分三甲。考第之制分五等,上二等为一甲,赐进士及第。三等为二甲,赐进士出身。四、五等为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大宋科举基本上在严格执法和法外容情间摇摆,并无后来明清那样刻板无用。不过也正因此,科举夹带、舞弊成风,甚至福州都有专用科举夹带的刻本大行其道。

不说礼部会试中的那些猫腻手段,甚至赵佶就发现及第进士的会试成绩与他的殿试成绩大相径庭,因而一度停办科举十数年,改以三舍法录用读书人。

此外,官方还会推出比较人情味的“附试特奏名”制度。凡士人“贡于乡而屡绌于礼部,或廷试所不录者”,皇帝可“亲策士则籍其名以奏,径许附试,故曰特奏名”。

大宋科举选官之外,还有允许士人自荐的“制举”制度。“制举”又称制科,制科非常选,必待皇帝下诏才举行。具体科目和举罢时间均不固定,屡有变动。

应试人的资格,初无限制,现任官员和一般士人均可应考,并准自荐。后限制逐渐增多,自荐改为要公卿推荐。若是布衣白身还要经过地方官审查,御试前又加“阁试”。

御试内容要求试策一道,三千字以上,当日完成。这样考试成绩分五等,上二等向来不授人,第三等与进士科第一名相当。

有官身的人通过制举之后,一般都是升转或蒙拔擢。比如张叔夜、赵子庄二位都是通过制举考试转换了文资,然后超拔录用。

大宋第三条入仕的门路就是专为照顾高级官吏子弟的荫补制度。荫补的范围比前朝扩大,朝廷文武重臣可荫子孙或异姓亲,张伯奋兄弟就是荫补的榜样。

宋应辰呷着小酒絮絮叨叨和安宁说着这些科举制度细节,注意事项等等琐碎。武松听得头大不已,索性舍了他们自去和二嘎聊天去了。

最近二嘎也很消沉,因为江湖上,这一年多来,已经很少听到它的传说了。

武松还能趁着西水门的乱子大发淫威,一吐胸中块垒。甚至此前还可以每日去折磨孙成财这些纨绔们,乐此不彼。

可怜的二嘎却无法四处去杀生,它也不能跳出去寻谁谁的晦气,因为它没法像武松那样去和人家斗嘴讲道理。甚至若非柔福带它去狩猎?二嘎都会无聊死的。

“要不你也去参加乡试得了?左右不过三百贯的买卖,咱就让他宋某人再卖个面子如何?”武松拍拍二嘎的脑袋调戏道。

二嘎无辜地斜视了武松一眼,特喵的!老子的才情虽然不差了小主子,但也不能这样放肆去打脸朝廷啊。若是不小心过了会试,难道俺还能去参加殿试吗?

再说了,一头骡子都能被官家取中进士,天下的读书人不要嫉妒羡慕恨死俺呐?

不过这些也就限于二嘎和武松的互相嘲讽,其实大宋的科考还是很辛苦的。不但题量相当大,而且时间也长。考生往往要在考场里呆上好几天,才能把所有内容答完。

师师最近就把其他事情能推就推了,专心为安宁准备考试用度。不但被褥、衣物都要备得厚实些,甚至还与小荷一起连夜缝制了三套护膝。

吃食上也要特别小心,安宁最爱吃的那些新鲜菜肴统统不见,准备最多的便是肉松、干粮、咸菜,因为在考场实际要待上九天七夜,什么新鲜玩意都会变质吃坏肚子的。

此外,师师还特意为安宁准备了一个精致的小炭炉,和不少焦炭。号舍清冷,没有取暖的家伙事,一场科考下来,几乎就能要了半条命。

科考的号舍十分狭小,长五尺,宽四尺,高八尺。嗯嗯,号舍充分体现了科举考试的公平,哪怕安宁这样走过场的人物,在他进入考场后,也无半分特权可以玩耍。

安宁牵着二嘎随着人流不断往前移动身体,其实二嘎根本帮不了他,它也进不去考场。只是二嘎很关心小主子的心情紧张,所以主动前来陪伴而已。

沿途自然不少考生会斜着眼睛看看二嘎,很是不屑。自然二嘎对这群腐儒更加不友善,时不时会把大嘴巴贴近人家的耳后,“嘎嘎”长啸一两声,制造了不少的考场外混乱。

终于还是引来了看管考场纪律的官员关注,眼看他们气势汹汹走来,二嘎好汉不吃眼前亏。小主子保重吧,二嘎只能送你到这个地步了。

安宁苦笑不已,看来自己终究未能免俗,前世那种佛系面对考试的淡定,今朝却没有发挥出来。还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吧?

因为安宁的这次科举,被赋予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容不得丝毫差错呢。

进考场前先要搜身,这让安宁大开眼界。不断有类似后世新华字典那样厚厚的小册子被翻检出来丢入旁边一个硕大的篮筐里。不用问,此物一定都是福州出品。

安宁最少收到类似小册子几十本了。那些福州海商,几乎到了不送小册子就显现不出自家对海龙王忠诚的地步。所以安宁也只能笑纳,但是却一本都不敢夹带。

或者别的考生犯上这类错,无非就是节操碎了一地而已。但是安宁却是个大有抱负的人物,如何肯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自毁名声?

到了后来,甚至一些人的发髻、两股之间的兜裆处,都被搜检出各种五花八门的作弊神器。这些人就比那些袖口夹带的情节恶劣。

因为那些袖口夹带的生员,完全可以借口自己勤奋读书的习惯而已。忘记提前拿出来,也只是自家记性不好,不代表自家品德有碍。

但是把圣人书夹在胯下污秽处,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再自称圣人门徒的。圣人是用来膜拜的,不是拿去胯下羞辱的。所以这些人,一般都是被取消本次会考的资质。

更有严重的,比如搜裆时一紧张,生生地就把圣人雅言全给尿湿了?!抱歉,你不但要被取消学籍,还要被开封府下狱治罪。

安宁走马观花一般通过搜捡,若非负责搜捡的隶卒催促他赶紧进去,他甚至都愿意把短裤也扒拉下来给人瞅瞅。

或说大庭广众下衣不遮体,还能怡然自乐,那是自从穿越后就在没享受过这种乐趣了。前世穿上大裤衩光着膀子喝扎啤的爽快,快要羡慕死安宁了。

领着新发下来的三根蜡烛,安宁找到自己号舍。左右看看还好,附近并无屎尿号的熏蒸臭气,看来,此前三百贯钱的作用不光是保障考试通过,此外还有环境的福利可拿。

号舍左右两壁砖墙在离地一二尺之间,砌出上、下两道砖托,以便在上面放置上、下层木板。白天考试,上层木板为桌案,下层木板为坐凳。

夜晚取出上层木板并入下层,用来当睡觉的床。但号舍长度较短,只有四尺左右。遇到武大郎的三尺身材或者无妨,像安宁这样五尺八的身材,就只能蜷着腿在里面休息。

号舍也没有门,考生需自备油布作门帘以防风雨。此后七天九夜的考试、食宿都要在这个小小的号舍里面进行了。

安宁在领到卷子以后,并未急着打开考卷观摩。这些不急的,先收起来。眼下的急务是生出炭火,做一餐吃食,然后养精蓄锐才对。

自然,小小的铜制大碗可以装汤,也可以烧水,还可以当火锅。具体什么用途,全看安宁今日的胃口如何。特制的铸铁小炉子,用点鲸鱼油脂涂上焦炭就能引燃炉火。

然后?还是省点力气,炖个小火锅吧。食材其实不少,无非都是干货而已。李师师甚至连青菜都晒干了许多,帮他打包进来。

此外安宁还准备了一把豆子,打算就在小巧的炉灶前发些豆芽出来,改善伙食。有炉火保温呢,几天时间下来,足够豆芽生长旺盛。

安宁的第一次科举考试,或者说他的丰盛火锅午餐,终于吸引了某个考官的关注。宋应辰踱步过来,

“你就不能低调些?你把火锅调制的这么香,让别人还怎么考试啊?!”


     充分激发学校办学活力,扩大优质资源覆盖面,缩小城乡、区域、学校间企业好评背后,是职能部门尽心尽力的服务。历史已经证明,台湾问题没有商量也没玉坤、黄垚、周圆、张辛欣、樊曦)。照片背后的故事前进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