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魔阵 (第1/3页)
    

数日后,李禹孤身一人,重返那片旷野。

“禹哥!”

李源等李家族人,看到他的那一霎,简直要热泪盈眶。

实在是苦侯太久。

严禄、苏妍和蔺竹筠等人,在李禹现身之后,也分明生出一种轻松感。

这几日,他们日夜都在担忧。

担忧,会再次出现朱焕、娄玲般的异魂夺舍者,担心即便是合力斩杀了,会留不住逃逸的异魂。

因为虞渊带领暗月城、冷月城和幽月城的人,已先行离开。

如今李禹来了,怀有大杀器“祭魂球”的他,将会取代虞渊,成为众人的定海神针!

“怎样?”

落定之后,李禹以淡漠的眼神,扫了一下众人,微微皱眉。

他离去后,李家有族人不在李源身边,他已经猜测出,必然有意外发生。

只是,修行之路,从来都步步凶险,谁都面临着死亡危机。

他天性薄情,即便是自家的族弟,死了也就死了,动摇不了他的道心。

“是这样的。”

李源知道他性情,不指望他一句句追问,赶紧一五一十地,将他离开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股脑儿倒出来。

李禹始终都很冷漠,中途没有发问。

只在李源说到,从朱焕、娄玲体内逃逸的异魂,似乎是被虞渊轰灭时,他才略显惊讶。

别的事情,包括虞渊识破朱焕的身份,突然下杀手,他都没有丁点吃惊。

“是这样吗?”

待到李源停下来,他忽然望向严禄。

严禄点头,“大差不差。除了他对虞渊,稍稍有点恶意,说了几句不中肯的话,别的都是事实。”

“哦。”李禹神态自若,“看来,那暗月城的虞渊,还真帮了不少忙。”

“你呢,可遇到类似的家伙?”严禄奇道。

“碰见一个,也出自残月城。”李禹很随意地说,“试图暗算我,被祭魂球提前预警发现,我废了一点功夫,将他轰杀了。”

“魂魄呢?”严禄再问。

“被祭魂球祭炼了。”李禹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神情振奋。

他们斩杀朱焕、娄玲,众人合力,煞费苦心,而且还付出了死亡代价,才最终成功。

李禹仅一人,单枪匹马,轻而易举地轰杀一位,并令其魂飞魄散。

这让苦苦等候的众人,都觉得没有白等,都觉得自己留下来的选择,是极其明智的。

有李禹在,有祭魂球,何惧入侵的异魂?

而且,李禹可是李家新一代的至强者,帝国未来的擎天柱。

他在这里,帝国和李家,必然要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他。

因此,和李禹一道儿,绝对是最明智的决定。

“禁地不宜久留。”

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李禹,微微皱眉,道:“那虞渊的判断,是非常聪明且理智的。我们也立即动身,放弃后续的禁地试炼,先逃出去再说。”

“为什么?”苏妍奇道。

“天地灵气发生巨变,从禁地深处,涌入了暴乱的灵气波涛,即将淹没这里。”李禹给出解释,“另外,我小姑始终未曾现身,我总觉得不对劲。为了大家的安全,必须尽快撤出。”

他和虞渊,做出同样的决策。

……

虞渊一行人,不再探索任何坑洞,只是在银白旷野赶路。

月夜漫长,似永无止境。

赶路的众人,都感到陨月禁地变得比来时,要酷寒冰冷。

尤其是深夜,寒风怒啸,宛如冰鬼恸哭。

“奇了怪哉,怎么夜晚,越来越长了。”詹天象望着天空,仿佛永远高悬的弯月,道:“我们这趟试炼,又不是在寒冬。我们银月帝国的天气,不会那么多变啊。”

他想不通。

“嗯,确实有点古怪。”韩慧也轻轻点头,“寒夜漫长,气候冰冷,完全不合常理。不过……”

“不过什么?”詹天象讶然。

韩慧没有立即答话,而是紧皱着眉头,暗暗深思。

好半响,韩慧猛地变色,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帝国一个古老传说?”

“什么古老传说?”

虞渊也被勾起兴趣,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

“古老传说?关于帝国的?”詹天象一脸迷茫,揉着额头,突然骇然失色,道:“韩慧,你,你不会是说,不会是?”

韩慧重重点头。

其余人,依然一头雾水,都在催促两人,快快说清楚。

詹天象不断深呼吸,调整着心境,正要开口解释,又听到什么动静,道:“有人!”

所有人瞬间紧张起来。

寒风呼啸声中,有明显的破空声,迅速接近。

大家各自运转灵力,取出器物,严阵以待。

“虞渊,如果是娄玲、朱焕那样的家伙,我们负责轰杀其血肉,你来解决逃逸的异魂。”詹天象面对未知凶险时,相当的冷静,“你放心,我们全力下杀手,绝对可以轰灭其血肉。”

在他眼中,蕴灵境初期的虞渊,没有银铁玄雷在手,正面的硬碰硬厮杀,帮不上忙。

既然如此,就干脆省点力气,只来进行最后一击。

虞渊也很识趣,“嗯,第一波针对肉身的战斗,我就不参与了。”

大家达成一致,做好了来一场恶战的准备。

可等到人出现,紧张不安的众人,瞬间懵住了。

来的人,是樊家的樊离。

帝国年纪一代,最著名的美男子樊离,如今孤身一人,衣衫破破烂烂,满是血迹,他本人也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犹如逃荒乞丐。

再没有一丝风度翩翩可言。

“是你们!”

樊离看到他们之后,眼睛骤然放光,“你们,有没有遇到残月城的人?有没有,被残月城的人攻击?”

“可是,你们遭遇了被异魂夺舍的残月城试炼者?”韩慧忽然明白过来。

“你们也遇到了?”樊离深深吸了一口气,眸中,有一丝痛苦之色,“我樊家参与试炼的所有人,应该都活不了。只有我,从两个这样的家伙手中,活着逃离了。那两人,还在追击我。”

“两个,就要了你们那么多人的命?”詹天象皱眉。

“我们未能识破对方的身份,他们下手时,我们没有任何防备。”樊离心情极差,“我们在修行时,被对方偷袭。在一霎间,就被杀了一半人。”

这番话一出,詹天象和韩慧两人,不由看向虞渊。

他们都想到一个不寒而栗的可能。

当初,若非虞渊识破朱焕身份,再让娄玲潜入,这两人在某个深夜,趁着大家修行时下手。

要死多少人?

……


     走过百年,中国共产党人对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制造业发展会带来产业1000元以下罚款。 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中南海怀仁堂,围绕主题进一步开展学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