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枢学院》。

如今一見,倒是名不虛傳。

他也看不透秦輝的真正實力,但有了秦輝的加入,無疑是如虎添翼。

若秦輝在破了幻橋,又把雷地鳥送回闐國后,還能幫他把司馬家族連根拔起,那他心中的“這一枚刺”,就能徹底拔掉了。

司馬家族弱小的生命,遭受苦难灭亡,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时常思考,自己产生这种思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一步步的强大了,正因为自己的强大,他才可以正视这种同类生命的死亡!

  原来强者,是可以注视着弱小......

这岂非也是种讽刺?生育比东方朔,求显用,以观

落葉飛見秦違上臺,立即起手,向前正掌擊出而后緩緩傾斜,秦違左手橫掃卸開落葉飛的掌,右手一拳,落葉飛出掌成爪擋住秦違,秦違右拳向下手腕彎曲向前,接著左手向前發出一掌,落葉飛一接才發現是虛招,秦違此時右拳力量爆發,拳向上回正沖拳,落葉飛后退一步,秦違一個半空轉身使出崩河萬穿掌一掌向下擊去。

落葉飛知道此招威力,不敢硬接,后退一步就見秦違來到面前使出懸河拳,落葉飛雙手接連擋住三拳,但是秦違的懸河拳使得飛快,秦違一招白浪滔天擊來,落葉飛一擋發現威力巨大,向后滑去離開了比武臺,倒在地上。 薛煉嘴角一笑道:“秦幫主手下留情。”落葉飛不語離開。

薛煉看一看獨孤勝道:“徒兒也這么認為嗎?”獨孤勝道:“秦掌門是我姑父。”薛煉一愣立即又醒悟道:“既然如此,我正好把此事告予。”

秦違看一看臺下眾人驚恐的表情道:“大河幫幫主秦違在此,有不服的都一起上來吧!”

薛煉道:“徒兒,你仔細看清楚。”獨孤勝并沒有在意秦違的招式而是在注意眾人進攻秦違的武功招式。

獨孤勝一見大叫:“不好!”飛上臺上,來到秦違身后收掌成爪催動無形大法向前發出,前方空氣中突然停頓了一些小水珠,獨孤勝向前發出一掌,水珠返回擊中一人,獨孤勝快步沖前,右爪催動無形大法將那人吸來,右拳直擊那人,那人倒下臺吐血身亡。

獨孤勝再想出擊,卻見飛來兩人將自己逼退,薛煉一看知道不妙,對獨孤勝大聲叫道:“快下來。”獨孤勝已經來不及下臺,兩人上前猛攻。

南宮萬看一看道:“是何亦非和百里幕策,海行江走和楓葉橫飛,這下可是真的麻煩。”百里幕策快招奇出使得獨孤勝擋無可擋,何亦非雙掌內力發出,百里幕策左拳為輔,右拳向前發力,獨孤勝難以躲開,此時飛來兩人,兩人各自伸出一掌,對何亦非出掌的人,手中隔空發出四把內力匯集的巨劍,而和百里幕策抗衡的人掌中內力發出四刃,何亦非、百里幕策一看后退,前來救獨孤勝的正是南宮萬和薛煉。

南宮萬和薛煉一人一手抓著獨孤勝肩膀飛下臺,何亦非和百里幕策見搗亂的獨孤勝下臺也就準備下臺,卻發現后方一掌襲來,兩人出手各接秦違的崩河萬穿掌一掌,兩人的手中微微一抖感覺內力巨大,秦違雙掌一抖,內力更大,兩人見獨孤勝下臺,各自雙手發力逼退秦違而后立即后退下臺,秦違見狀立即向身后旋轉向上發出一腳,腳底正中一人下巴,那人中招平行凌空正要倒地,秦違越起一腳前踢,將那人踢飛,此時的秦違越戰越勇,已是神擋殺神,在場的大部分人看得瞠目結舌。

秦違已經把場上的十六人擊敗,眾人本來都想瓜分大河幫的地盤,現在一看都不敢出頭,畢有期道:“秦掌門武藝高強,你擊敗的這些門派的水運都并入你大河幫。”

秦違道:“我絕不會允許他人欺辱我大河幫,但我大河幫也不會強占他人的命脈!”說著秦違就飛下臺離開。

秦違來到南宮萬、薛煉的面前抱拳道:“多謝兩位救我侄兒。”

南宮萬道:“他也是我的師侄。”薛煉道:“我的弟子,當然要救。”南宮萬一聽看一看薛煉說道:“他是萬形派弟子。”薛煉不理走回座位。

薛煉見南宮萬臉色不好便說道:“明日午時你去派外五里,我們打一場,讓你看看我河雙豎派的絕學。”

秦違剛解開綁在樹枝上汗血寶馬的韁繩準備離開卻看到了劉復和劉復身后的方弧。

方弧來到秦違面前,和秦違對招,秦違小看方弧本以為一手足夠抵擋,卻發現方弧的攻擊速度不低,于是用雙手出招使出水縛手,卻感覺方弧雙手內力匯集,而且靈巧多變,秦違左右抓住方弧雙手交叉,方弧向前一吼,秦違中了內力,后退兩步,方弧越起凌空一腳,秦違立即使出崩河萬穿掌對腳,卻發現方弧是虛招,方弧身體空中直立偏移躲開,在空中翻滾一下,右手拿住馬的韁繩,向上一拉,馬前提越起,方弧騎馬跑到劉復面前下馬單膝跪下,劉復向前走幾步甩一甩衣袖,方弧起身。

秦違道:“你是何人?”劉復一笑伸出一掌,秦違明白是要對掌心中尋思道:“我之前打斗熱身使自己狀態達到最佳,此人武功必定更高,必須在最佳狀態使出全力方有機會。

秦違說道:“那么我們一掌定勝負!”

劉復來到面前,向前伸出左掌,秦違向前舉起全力擊掌,卻感覺劉復的掌力巨大,于是左手壓在右手手背,雙掌全力卻還是難已抵擋,彈指之間,秦違被逼的后退三步。

劉復道:“不錯,打斗了那么久,失去寶馬后在焦急狀態下與我三成的掌力相對還能不倒也算的上是高手!”

秦違看一看掌道:“你是!”劉復道:“既然已經知道又何必道出,我很看好你!”劉復招一招手,方弧牽馬而來,劉復拿起韁繩向前遞出道:“秦掌門,馬還給你!”秦違抱拳道:“我今日敗的是心服口服!良將輔明主,寶馬配英雄,這汗血寶馬就贈與前輩。”

劉復哈哈大笑道:“什么前輩的。”秦違道:“天下誰人不識君。”劉復道:“我看是識掌方識吾。”

劉復道:“你說良將輔明主,你愿意做我的良將嗎?”秦違行禮道:“請前輩恕罪,我不想參與紛爭,天下之勢我也不感興趣。”

劉復嘆一嘆氣道:“你走吧!”秦違道:“今日之事,我已當忘得一干二凈!”秦違轉身正欲離開,方弧上前來到秦違身后,劉復也同時來到秦違身后夾在方弧和秦違中間向方弧發出一掌,方弧被擊飛數丈倒地吐血起身。

劉復大聲道:“若再有為難秦掌門及其家人者殺無赦!”方弧知道劉復生氣,但是沒有殺自己已經是手下留情,便說道:“屬下遵命。”

秦違回頭抱拳道:“多謝。”走了幾步又回頭跪下拜了三拜方才離去。

劉復看著遠去的秦違道:“秦掌門是人中豪杰,我劉某敬佩。”

天陰派內,夏猶青直勾勾看著李觀背影,李觀察覺身后的夏猶青看著自己,閉目道:“徒兒怎么這樣看著我呢?”

夏猶青道:“你的武功怎么這么高?”李觀道:“羨慕為師嗎?只要努力練功,憑你的悟性和根骨假以時日也能到達這個境界。”

夏猶青道:“你說謊,太師叔不可能被你打敗,你和本派有血海深仇,你現在雖然可以滅派卻遲遲不動說明你身后有一個人在操控著。”

李觀道:“我也不想解釋,隨你怎么說,我知道你早想離開,如果不相信我,你大可離去。” 夏猶青拉著于風道:“風弟,我們走。”于風沒有動,夏猶青道:“怎么?”

于風沒有回答,兩人沉默了片刻,于風道:“夏兄,你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人,但是我不是!我離開之后不知道能去哪里,秋妹知道真相后也離我而去,我還能去哪里,我想要成為站在頂端的武林高手就不能離開,我相信師父是有苦衷的,我當初不對秋妹說實話也是有苦衷的。”

夏猶青大嘆氣一口轉身離開,于風說道:“以后我們就是敵人了,夏猶青。”夏猶青沒有回話也沒停下腳步,離開了天陰派。

夏猶青沒有銀兩是無法離開天山的只好來到斷璧崖,所謂斷壁崖,就是崖下空了一大截和浴火龍君的潛龍山的崖下一樣。

夏猶青拿著編織好的藤蔓往下走,好不容易沿著斷壁處向里面走,來到山崖下,卻看見斷崖出長出許多奇花異草,夏猶青隨便一看大驚道:“這是書籍上記載的和氣草,具有能夠使內力平正柔和的神奇功效,天元也就一株半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有十多株。”夏猶青認為如果采摘交給龍陽便可從回天元派,立即拿出后腰上的一把鐮刀,但是一個不小心失手,腳踩空,在藤伤好之后就没事了,红衣女子赐给他的是心灵上的创伤,是一辈子难以忘却的屈辱。

感受到梓阳那充满怨恨的目光后,红衣女子轻声挑衅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不要脸!”梓阳脸色阴沉咬牙说完,就脱下衣服,将衣服里面的水拧干。

“我不要脸?”红衣女子轻笑一声,道:“你躲在这里偷看我洗澡,你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

梓阳背对着她,厉声道:“我是来这里取水的!根本不知道你在这里,要不然,打死我也不会来这里取水。”

“取水?取水需要多久?你在水潭岸边待了这么久。”红衣女子靠近他后背,在他耳边柔声道:“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好看吗?”

梓阳拿着衣服走到一边,死不认账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好,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红衣女子伸出双臂,从背后将他抱住,下巴靠在他肩膀上,显得十分亲昵。

梓阳没有反抗,也不讲话,他只站在原地,任由她抱着。

其实,早在红衣女子抓住他双臂的时候,他就试过用流力抵抗,然而,他却没能撼动红衣女子,不然也不会被她强吻。

二人相差七个境界,他在红衣女子面前,就如同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不管他如何反抗,始终都是徒劳。

“这荒郊野地的一个人都没有,你最好乖乖的,否则,可别怪我对你做些什么。”红衣女子的手掌从他的腹部缓缓向上,一直到他的胸部,她娇呼一声,挑逗道:“你心脏跳得好快,是不是也很期待呢?”

“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我?”梓阳面冒冷汗,身体轻微哆嗦起来。

“很简单,你陪我一夜,我就放了你。”红衣女子双臂一用力,梓阳向后退了两步,后背紧紧跟她柔软的双峰贴在一起。

梓阳体内气血高涨,对他一个不懂男女之事的少年而言,红衣女子口中的每一个字都跟充满魔力似的,使他有些心猿意马,难以抵挡她的诱惑。

梓阳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道:“我不喜欢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红衣女子情绪激动,极为不悦道:“什么?!你说什么?”

梓阳赶紧补充道:“不过,我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朋友?我不稀罕!你既然不喜欢我,那我也不用再跟你客气了。”红衣女子手掌摸向他的腰带。

梓阳急忙喊道:“等等等等!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现在不喜欢你,不代表我以后也不喜欢你呀,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你看怎么样?”

为了稳住红衣女子,他也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来跟她商量,让她看到希望,或许能全身而退。

红衣女子十分强硬道:“你人是我的,心也逃不掉。”

梓阳无奈点头,故作关心道:“站了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吧,不如我们去那边歇一歇?”

“不累,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你。”红衣女子俏脸微红,双手抱得更紧了,生怕梓阳会逃掉一样。

梓阳另起话题道:“我们脚下的水太冷,长期浸泡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女孩子,你可不要着凉了。”

红衣女子微微侧目,盯着他的脸,问道:“你这是关心我?还是为了脱身,故意说这些话来讨好我?”

梓阳尴尬一笑,随后说道:“我们是朋友嘛,互相关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红衣女子收回手臂,冷声威胁道:“你别跟我耍什么小心思,惹恼了我,你应该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下场。”

梓阳点头,他抬脚向前走了没几步,一只嫩手很是从容地伸了过来,二人十指相扣,他扭头看向红衣女子。

“怎么了?朋友之间不能牵手吗?”红衣女子眼眸微眨,她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没过多久,两人便走出了潮湿的草丛,梓阳刚想弯腰捡起地上的鞋,红衣女子一句话,令他大惊失色。

“你坐下,我来帮你穿吧。”

梓阳伸手阻拦,拒绝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嘶!

“嗯?”红衣女子手掌稍一用力,梓阳只感到手臂一阵酥麻。

之后,他就坐在地上,红衣女子一手拿着鞋子,一手抬着他的脚,细心体贴地替他穿上鞋,在此期间,并没有捉弄他。

她替梓阳穿上鞋子后,坐在他身侧,双手搂住梓阳的手臂,侧脸靠了过来,梓阳哪里敢躲,他坐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为什么一直戴着面纱呀?脸上有伤吗?”

“怎么?你怕我长得丑配不上你吗?”

“不是不是,相貌美丑都是父母所赐,是无法改变的东西,心灵的好坏,自己是可以操控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一个坏人咯?”

“没有没有。。。。。。”

“没有最好!”

梓阳本想着通过闲聊来拉进彼此之间的关系,可红衣女子的态度不太友好,他也就不敢再多问了。

吴争镇西面的沙漠中

黄沙漫天,一座由沙砾汇聚而成的圆形战场内,一金一蓝两道身影,正在发生激烈的碰撞,看上去两人是平分秋色,势均力敌。

两人交手之余,沙漠中出现了此起彼伏的剧烈动荡,被利爪划过的沙砾墙壁,转瞬之间又缓缓聚在一起。

武神站在战场之外,唉声叹气道:“仇天刹生了个好儿子啊,我儿与他相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突然,蓝色天狼脚下出现一轮乳白色亮光,武神双目一凝,林孝杰苦撑半天,终究是没能摆脱失败的命运,他身体撞碎沙砾墙壁仰面倒地。

战斗结束,仇冷恢复本来样貌来到武神面前,整个人看上去跟战斗前没什么两样,他拱手一拜道:“武神叔叔的爱徒果然非同寻常,小侄迫不得已动用‘半我之力’,还望见谅。”

世间六大极道之力,可分为黑暗之力与光明之力两类,而仇冷口中的半我,属于黑暗之力的觉醒,并且无我之力分为两种,分别是半我以及忘我。

半我,就是仇冷所用的,拥有一半意识,使自己全身心投入战斗中,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最完美的极道之力。

而忘我,千百年来仅有一人拥有,也是这个世上最强的人,忘我状态下意识全无,战斗如疯子一般,招招致命,杀掉眼前所有的人。

忘我本是世间最强的极道之力,但缺陷太过残忍,根本无人能够驾驭,又因极少有人拥有忘我之力。

因此,半我则被世人称为最强。

武神并没有因林孝杰的落败而动怒,他反而是笑赞道:“贤侄对半我的掌控愈发娴熟,真是今古罕见啊。”

“既然此事已了,小侄就先行告辞了。”仇冷没说客套话,转身离去。

武神也没有开口挽留,他望着仇冷离去方向,面无表情道:“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躺在地上的林孝杰大口喘息,面部的爪痕十分显眼,在仇冷开启半我状态时,他全无招架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此等惨败,丢的不仅是自己的脸,更是丢尽了武神的颜面。

如果不是仇冷留手,这场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他之所以不肯使用极道之力,也是在给武神留面子。

林孝杰跪在武神面前,道:“师父,我太弱了,半我状态下的他毫无弱点,我竟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徒儿让您失望了。”

武神开口安慰道:“不是你弱,是他太强了。”

当武神说完这句话后,林孝杰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眶中的泪水滑过脸颊上的伤口,他两手攥起一把沙砾,血珠一滴一滴的从手心中流出。

经此一败,对林孝杰的打击很大,同为被神府所认可的人,他的神兵却败给了仇冷的幻兽手里。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能否敢于直面失败,重新站起来。”武神笑着弯腰,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林孝杰见后,一头磕入坚硬的沙砾中,迟迟不愿抬头去看武神脸上那充满自信的笑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枢学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归零易传

吾道长不孤

归零易传

李四羊

归零易传

舒怀

归零易传

刘狗花

归零易传

头顶一只喵喵

归零易传

行者雷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