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蔚蓝蔚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蔚蓝蔚蓝 (第1/3页)
    

“表哥莫要慌张,这不过是玩笑话罢了。若梅岂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女子。若梅也没资格那般要求。表哥,这几个月来,多谢你对我的照顾。此次出山来京刺杀老贼,虽未得手,但却认识了你,这已经是极大的幸事了。若梅感恩在心。”张若梅轻声说道。

方子安愣道:“怎么又说这些话?你我之间老是谢来谢去岂不生分了么?”

张若梅轻声道:“表哥听我把话说完。这段时间,我自己也明白了很多事情,原来我想得太简单了,杀老贼靠着一腔勇气是不成的,得需要更多的谋划,更长的时间去布置。我之前想的是一剑砍了老贼的脑袋,快意恩仇一了百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正如表哥所言,老贼如那么容易便被杀了,还轮得到我去杀他么?他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方子安微笑道:“你能想明白这一点,我很高兴。这说明你成熟了。长大了。”

张若梅笑了笑,轻声道:“是啊,这几个月时间,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心智成熟了不少。不光是刺杀老贼这件事上,在其他的事情上也是如此。跟表哥相处这段时间,表哥教会了我许多事,受益匪浅。”

方子安笑道:“我可没教你什么,反倒是你来了,把我照顾的很好。嘿,咱们这是在干什么?互相的吹捧么?大可没这个必要吧。”

张若梅正色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绝非吹捧之言。而且,这些话,倘若我今日不说,以后便恐无机会再说了。”

方子安惊愕起身,叫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机会再说了?”

张若梅抬头看着方子安那张英俊刚毅的脸,低声道:“表哥,我要走了。”

方子安愕然瞪大眼睛道:“走?你要去哪里?”

张若梅轻声道:“这三天时间,若梅离开临安府是去找了一个人,那人是我爹爹当年的旧部冯亮将军。爹爹死后,冯将军便辞官不做回家种地了。他便住在嘉兴府胥山下,我此去便是去寻他的。冯将军和徐叔叔关系很好,当年徐叔叔送我去武夷山中,离开时曾说,将来若要寻他,可去找冯将军去问问情形,也许会有关于他的消息。我此去便是去打探徐叔叔的消息的……”

方子安沉声道:“然则你打听到了徐庆将军的下落了?”

张若梅缓缓摇头,轻声道:“没有。冯将军也不知徐叔叔的下落,上一次徐叔叔来找他,还是八九年前的事了。这八九年时间,徐叔叔再也没来过。”

方子安皱眉道:“那你为何说要走?既无徐庆将军下落,你这是要去何处?”

张若梅轻声道:“虽无徐叔叔的消息,但却误打误撞得知了另外一个消息,那是关于我大哥的消息。我大哥张荣,人称张敌万的那个,你还记得么?我跟你说过的。”

方子安点头道:“当然记得,不是说当初事变之后从军中直接逃走了,再无消息么?你找到他了?”

张若梅缓缓道:“冯叔叔知道他的下落,当初我哥哥离开军中时,有数百手下跟随他离开了。其中有人跟冯叔叔相识,有人还去找过冯叔叔,要他帮忙办一些事情。由此,冯叔叔便知道了他们的情形。我大哥当年是在淮北一带带着数百名岳家军士兵离开的。他们便一直留在沦陷的州府。这十年来,他们纵横于中原淮北之地,跟金人的交战一直没停过。他们和太行山一带的几只八字军合兵一处,组成了忠义八字军,兵马人数上万,成为金人心腹之患。我哥哥被他们推为首领,带着忠义八字军驰骋纵横,杀敌无数,搅得金人食不能下咽睡不能安枕,声威甚大。”

方子安惊讶不已,八字军他是听说过的,那是沦陷区的一只起义军。建炎年间,金军南下,迅速占领大宋半壁江山。康王赵构疲于奔命,朝廷尚未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力量的时候,河北招讨使张所部下一名叫王彦的都统制离开军中进入太行山中建立了一只反抗义军。据说所有义军之中的士兵都在脸上刻上‘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以示死战之心。要知道一旦脸上刻字,便再无背叛头像的可能,所以这只兵马作战勇猛,所向披靡,很快便打开了局面。有力的牵制了金人南下的脚步和节奏。为后来朝廷的反击起到了很大的拖延时间的作用。

后来八字军跟随王彦被编入朝廷兵马之中,但并未所有的八字军都愿意成为官兵。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不肯归附朝廷,零星人手依旧坚守中原沦陷区和金人作战,一直没有间断过。那张宪之子张荣,应该便是跟这些八字军中的一部分兵马组成了‘忠义八字军’,在金人内部进行作战了。

“如今的情形,我留在京城已经没什么大用。倘若我不知哥哥的确切下落便也罢了,既知他身在何处,若梅岂能不去找他。我在这世上怕是只有他一个亲人在世,我必须要去找他。本来,我可以直接从嘉兴府乘船北上的,但是,我不能不辞而别。我和表哥之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了断,所以这次回来,便是来跟你道别的。”张若梅轻轻说道。

方子安心中不知做何感想。他本能的想出言阻止张若梅去找她的哥哥,但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张若梅也许只有这么一个亲人在世了,十年生死两茫茫,现在得知了确切的消息,她怎能不去找他团聚。张家家破人亡之后,两兄妹理当重逢相聚,自己若是阻止实在太没道理了。可是,方子安又难舍张若梅就此离去。虽然只相处数月时间,但方子安其实已经习惯了张若梅的存在。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甜蜜时刻,甚至直到今晚才真正的挑明了相互之间的爱意。但只要看到对方在那里,便有一种心安的感觉。而方子安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张若梅此去之后前景。

“若梅,令兄有了确切消息,这确实是个令人高兴的好消息。令尊在天之灵保佑,你们张家有你和你哥哥活下来,此乃天大的好事。你要去找你哥哥,这本无可厚非。兄妹团聚,此乃天伦之义。可是,你哥哥在北方金人占据的凶险之地,虽有手下兵马,但一定是处境极为艰难和危险。你此刻去北地找他,凶险莫测啊。能否找到他们尚未可知,就算找到他们,你莫非打算留在那里么?”方子安沉声道。

张若梅点头道:“我知道那里不是什么太平之地,必是凶险无比。但越是如此,我越是不能安心留在这里,我得去帮我的哥哥,助他一臂之力。至于危险,对我和我哥哥而言,何处不凶险?我们是朝廷的眼中钉,朝廷对我兄妹不见得比金人仁慈。我知道,表哥是为我担心,我若留在这里,表哥也会好好的保护我,但是我难以心安。表哥,我决意去和哥哥团聚,希望表哥能理解我的心情。”

方子安默默的看着张若梅沉吟不语,他从张若梅的眼神中看到了决绝之意。她想必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了。

“若梅,既如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你已经做了决定,我也无法阻拦你,更不能强迫你。我也没资格去要求你做什么。”方子安叹息道。

张若梅缓步上前,伸手轻轻勾住方子安的脖子,柔声道:“表哥,若梅很任性是么?其实若梅心里最舍不得放不下的便是你了。所以若梅一定要回来跟你道别,跟你说清楚。你前程远大,将来必有一番作为。若梅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什么,反而会影响你的前程,毕竟我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秦桧那狗贼也盯上了你,我在这里迟早会被他们发现我的身份的。”

方子安苦笑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理由,我也不怕这个。”

张若梅微微一笑,点头道:“我当然 知道你不怕,否则你也不会将我收留在身边了。但是我怕,我怕害了你。我怕耽误了你。”

方子安皱眉道:“你若是因为这个而离去,便是要我心中难安。”

张若梅道:“莫要生气,这些只是其中的部分原因,主要还是我必须去找我的哥哥,我们兄妹必须要团聚,我想我爹娘在天之灵也希望我们兄妹团聚,相互扶持的。”

方子安轻声叹息,心中颇为难受。

“表哥,你莫以为我不难受,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我希望能和你天天厮守在一起,白头偕老,永远不分开。但是,有些事未必便能尽如人意。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你是我张若梅倾心相爱的第一个男人,却也是最后一个。似你这样的男子,我走之后必有好女子喜欢你爱你照顾你。我也能放心。就算远隔天涯海角,我的心也是想着你的。表哥,我……我……此刻真的心如刀割一般。”

张若梅轻声说着话,两只大眼睛里的泪水啪嗒啪嗒滚落下来,落到方子安的手上,一片滚烫灼热。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国乡村发展的第一驱动力。2 不断创新,实现一为几中人民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各地和学校要切实加强返校前人员健康监测,精确掌握师生返校前连续14天健康状况和行程轨迹,中高〇九所火星环绕器总体主任设计师牛俊坡近日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讲述他所经历的“天问探火”故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