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扫地出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扫地出门 (第1/3页)
    

几人登时都有些惆怅,那段让他们尽情挥洒的激情岁月又在记忆里翻腾。

  王翼喝了口酒,转向那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中年男人,道:“独狼,你呢?在冰球馆里截住他了?”

  “当然,”被称作独狼的大叔晒然一笑,道,“那小崽子傲的很嘛,又狂又野,活脱脱就是当年的我啊。”

  他眼里露出赞赏的笑意,也喝了口酒,另一只手却下意识的在自己的左腿上摩挲了下,继续道:“天赋好,技术好,就是傲气,得好好磨。”

  其他三人都笑起来,王翼道:“现在知道你当年多气人了吧,不合群,打独球,教练都差点被你活活气死。”

  独狼也笑,道:“我可没他这么明显,我那都是悄悄的嫌弃你们——”

  “嘁!”

  王翼等人齐齐表示不屑,铜球道:“可别逗了,就您还‘悄悄’呢,那鼻孔都恨不得戳天上去,跟我们打球就好像多玷污您老人家清白一样。”

  “可不是,得亏最后跟老王一起进了国家队,不然我看咱教练都要生生短寿十年!”快抢手接口道。

  王翼继续吐槽,道:“进了国家队也没收敛,那性子叫一个“独”!”

  “行了行了,老子现在给你带崽呢,老王你给老子留点脸。”被三个损友损的坐不住,独狼忙不迭打断他们,继而又慨叹道,“当年吃了打独球的亏,这辈子算是跟冰球队没缘分了。”

  众人一时都有些怅然,不约而同的想起他被迫退役的那一次受伤。

  那一次独狼在冰球比赛中伤的很重,让他的左腿现在都不能太激烈的运动,而这一切原因,说到底就是因为当年他太过孤傲,在比赛场中太过特立独行,被对方钻了空子。

  王翼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慨叹道:“那时候太年轻了。”

  独狼也洒脱一笑,道:“可不是嘛,太年轻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我犯的错在这孩子身上重演。”

  王翼感激的与他碰了一杯:“那剩下的这些天,就拜托了!”又一并朝另两人举了举杯子,“还有你们啊。”

  铜球爽朗的喝完一杯酒,搭着王翼肩膀道:“就上午那一场球下来,我就知道你这次带的这一批小崽子各个都抗揍,好的很,再经过我们三给你把那三个拔尖的特训一番,这要是都拿不到冠军,那绝对是你的问题!”

  快抢手应和道:“对对,好队员我们给你调教了,要是还打不赢其他队,你这教练也别干了,误人子弟嘛那不是。”

  王翼自信道:“放心,只要这三个小子的问题解决了,我一定能带他们拿冠军!”

  “冠军算什么,”独狼道,“带他们进国家队!他们生在好的时代,比我们都强,他们应该进国家队!”

  快枪手兴奋道:“对,国家队,一定要进去,我跟铜球当年没进去,简直是一辈子的遗憾,这次别人不敢说,我两带的小崽子你一定要带他们进国家队!”

  王翼郑重道:“好!”

  ……

  次日一大早,霍英和李归海就又窜到了爱打不打俱乐部中,霍英还特特鼓励了李归海两句不要怂,这才颠颠的奔着快枪手去了。

  那快枪手一瞧见他就笑,道:“你小子倒是来的早。”

  霍英狗腿的将手上的豆浆油条递过去,道:“这也没您早啊,来,吃点啊,别客气,我就怕您早上没吃饭,特意给您带的。”

  快枪手不客气的接过,领着人就朝外走,边大口吃油条边道:“态度这么殷勤也没用,不跟我下棋我就不跟你打冰球。”

  霍英:“人家都说吃人嘴短,您老这不但不虚,咋还这么难哄呢。”

  “下不下?”

  “下,下!”霍英无奈投降,“那下完了咱可说好要指导我冰球啊,别耍赖啊。”

  “嘿,这话说的,我忽悠你有啥好处?放心吧,保管教!”快枪手就领着他往外走,口中还道:“今天不在这冰球馆里下,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片刻后,霍英看着快枪手停下的地方,目瞪口呆。

  那是一个在俱乐部附近的公园,公园里空空旷旷,好久都看不见一个人影。

  而转过几个弯,就见到一个休憩凉亭,里面倒是聚集了不少老大爷,三三两两的摆着象棋,时不时聊两句,气氛很是热闹。

  霍英四处张望了下,眼睛里充满了怀疑:这里还有地方打冰球?

  可他没琢磨多久,就被同那些老大爷寒暄过的快抢手拉着坐在了石凳上。

  对面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大爷,带一副黑框眼镜,看着眼神格外不好。

  霍英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快枪手笑眯眯的跟老大爷道:“大爷,就是这小伙子,棋艺好的很,也爱下棋,您就跟他来一局,指点指点他。”

  霍英面上笑成一朵花,内心毫无波澜的吐槽:不,我的至爱是冰球,象棋是什么?不懂不明白不知道。

  老大爷慢吞吞的点头,又扶着眼镜仔细打量霍英,边看边倾身超前,看的十分费力。

  霍英:“……”

  感觉更不好了。

  他主动往前凑了凑,让老大爷看的更清楚。

  老大爷终于看清了,笑着朝快枪手竖起一根大拇指:“这小伙子好,嗯,模样俊,精神头也好,有对象了没啊?”

  霍英:“……”

  别这样我还小我还是个孩子!

  快枪手噗嗤一笑,道:“大爷,您这眼神越发不好了啊,人孩子才多大,不着急不着急……您先跟人下盘棋吧,他眼巴巴看着呐。”

  老大爷又咕哝几句,这才慢吞吞的伸出满是褶皱的手摆弄棋子。

  幸好他眼神虽然不好,下棋却没眼神那么不靠谱。

  霍英啪啪啪的摁着棋子,将老大爷的棋咬的死死的,两只马没两步就跳到了人家的那半边去。

  老大爷慢吞吞的动着小兵,堵死了两只马的脚步,慢条斯理的将那两枚躁动的棋子吃掉:“不要急,年轻人啊,多想想。”

  霍英急躁的抖着双腿,又躁动的派出了他的小兵,笑嘻嘻道:“小心啊大爷,我要将军啦!”

  老大爷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道:“再看看……哎呦,你的炮没了。”

  霍英定睛一瞧,果然没了,登时又忍不住焦躁,随意摆了一步。

  那老大爷又看他一眼,道:“将军!”

  第一局,霍英败。

  老大爷慢条斯理的去喝水,还与其他老大爷聊那一局棋。

  “年轻人太急啦。”

  “没耐心,那一步炮动的太早了。”

  “……”

  霍英转头去看快枪手,眼神直白:棋下了,该冰球了吧?

  快枪手将他的头转回象棋前:“好好下棋,赢一局就带你去打冰球。”

  霍英幽怨的看着他,用目光无声的控诉。

  奈何快枪手心硬如铁,不仅忽略了他的控诉目光,还过分的同其他老大爷笑着打趣。

  霍英委委屈屈的继续下棋,落子速度越来越快,人也越来越焦躁。

  第二局、第三局……第五局,败。

  快枪手忍不住敲他的头,训道:“你下这么快干啥?慢慢下,多看看全局!多想想!”

  霍英不服道:“都一上午了,这下棋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咱还要练冰球呢。”

  “年轻人,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下棋!”老大爷乐的呵呵,今天棋下的舒坦啊!他打定主意要和霍英再来个八十回!

  又是一局开始,霍英早就心浮气躁,上来就接连被老大爷吃了三子。

  快枪手实在看不下去了,敲了下霍英的头。

  “你下这么猛.干嘛?”

  “象棋不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吗?”霍英还一脸无辜。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你当是上战场呢?”快枪手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面前这个小家伙。

  霍英还一脸得意道:“棋盘如战场吗?你看这楚河汉界,不就是战场吗?”

  快枪手实在无语:“你要是下不赢,别想着我教你冰球!”

  “小伙子,你输了啊!”老大爷开心道。

  什么叫做虐菜他不懂,但是他今天的象棋下的是真的舒服。

  又是一局结束,霍英手都有点抖。

  “继续!”

  棋盘摆好,再度惨败。

  霍英哀嚎一声,如丧考妣!

  快枪手被他哭丧的脸逗笑,还是点拨道:“打冰球就跟下棋一样,棋盘就是球场,棋子就是队员,你连棋都下不好,还想打冰球?”

  “你现在就把这个棋盘当做冰球场,每个棋子都是你的队员,谁在什么位置,如何互相配合!”

  “诶呦……”霍英抖了抖,嘴上反驳道:“这明明是象棋!怎么能当它是冰球啊?”

  “ 不是让你想象吗?你只要把它想象成冰球就行了!”闪电大叔又打了他一掌。

  “怎么进攻怎么防守!你认真看认真想!每一局棋,都可以看成一次比赛,你要怎么赢?去好好琢磨! 现在你就是教练!! 你要让你的球队赢得比赛! ”

  “我知道了……”霍英垮着脸,嘴上虽然这么回答,行动根本跟不上,他一直都无法集中注意力,战线一拉长,时间一久,他坐在那里,身上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子爬过,坐立难安。

  “集中注意力!”

  “用点心啊!”

  “你能不能不要看来看去?”

  “你是一点儿也耐不住性子!”

  “喂喂喂! 你怎么还打瞌睡呢?”

  霍英的棋没赢过,快枪手的声音没停过。

  霍英终于嚎啕,师傅,我坚持不住了!!!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正高级工程师 刘家宏:,对河道堤防、防汛工程设施和河道内采砂、设障情况开展现场督查,并配合处置险情。7月16日,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活补助635万元,已全部下达至各县区。 同谋复兴:汇聚起团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