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陆形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陆形势 (第1/3页)
    

虞渊最后一击,以剑魂之意,以手臂为剑,斩灭那异魂之事,很多人并不清楚。

只有严禄、苏妍和詹天象,因离异魂较近,因有过一番厮杀,加修行的灵诀和器物,对魂灵异常敏锐,才洞察出真相。

知晓真相,方明白在此事件中,虞渊出力有多大。

提前揭露朱焕,极其果决狠辣地,以四枚银铁玄雷轰杀。

再在朱焕二次站起时,提醒众人以针对魂灵的器物和法决攻击,最终在那异魂欲图逃离时,隔空轰杀。

虞渊,才是此战最大功臣!

严禄、苏妍和詹天象三位天之骄子,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看到李源事后,竟然去追究虞渊的责任,才会心生不满。

而詹天象和严禄两人,之所以主动示好,向虞渊抛出橄榄枝,自然也是因为如此。

如果说,两人还有一点私心的话……

异魂,要是并非一个,要是后续还有,他们依然要依仗虞渊。

虞渊保持灵力和精神状态最佳,有利于后续,再面对第二个异魂时,他只要在最后,还能发挥必杀一击即可。

他们三人懂,心知肚明,别人却不清楚。

眼看着幽月城的詹天象,严家的严禄,同时主动示好,众人皆觉得匪夷所思。

“咳咳。”

虞渊轻轻咳嗽,面对着詹天象和严禄的好意,竟然拒绝了,“不必了,出自于苏家的丹药,我可消受不起。。”

这般说着,他看了一眼苏妍。

苏妍身为苏家明珠,帝国炼药世家的公主,不觉有点心虚。

苏家打压虞家一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因为虞家太弱了,根本不值得别人给予太多关注,所以苏胤发话,不再采购虞家的药草一事,除了暗月城的辕家、赵家,帝国别的家族势力,并不太清楚。

严禄和詹天象,也不清楚内中详情,听虞渊这么一说,都暗暗惊奇。

他们看了看苏妍,又看向略有些尴尬的,其余的苏家族人,顿时意味出,本该是苏家下家的虞家,怕是和苏家有了隔阂。

詹天象嘿嘿一笑,说道:“我手中的丹药,可不是从苏家购买的。”

“算了算了。”虞渊再次谢绝,“好意心领了,其实我手中,也有能恢复的丹丸。”

这般说着,他又道:“下方拥堵,我们还是去上面吧。”

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他自顾自地,沿着石阶,往上方走去。

赵雅芙由另外一个洞穴,早已下落,将那柄龙形利刃捡起,此刻一看他动身,忙跟了过去,心痛地摩挲着那柄利刃,“哎,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它恢复过来。”

“虞老弟。”詹天象沉吟了一下,突然道:“为何坚持去上面?”

“上面人少,舒服点。”虞渊随口道。

詹天象眯着眼,认真想了一会儿,居然说道:“给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或许在上面会舒服点。”

“不介意的话,算我们一个?”

他仰头,望着虞渊,笑容灿烂。

虞渊耸了耸肩,“随便。”

“那好。”詹天象点头,旋即吩咐族人,“别都聚集在坑底了,随我一道儿,我们在上方的石洞修行。”

幽月城的那些人,明显非常信任他,立即跟上。

詹天象本人,紧随虞渊之后,并且是沿着虞渊的那条石阶,迅速往上。

而且,他很快就追了上来。

虞渊在前,他在后,沿着石阶,两人沉默而行。

渐渐地,两人离下方的坑底,越来越远了。

远到,詹天象觉得两人的对话,别人应该听不见了,才压低声音,轻道:“你是认为,留在下面没有活路?”

虞渊没有回头,依然踩着石阶,一步步往上,“实不相瞒,我是觉得入侵者,绝对不止进入朱焕体内的异魂一个。那位,潜隐在朱焕体内,应该只是在等,等他的同伴,或等他的首脑过来。”

詹天象轰然变色。

他望着虞渊的背影,人都停了下来,“你是说,我们聚涌在坑底,是对方故意为之?”

“只是一种感觉。”虞渊也停住,回头看向他,“我感觉,侵入者是嫌麻烦,不想在禁地四处搜寻我们,一个个去杀。想个法子,让我们主动聚涌,汇集在一块儿,一网打尽,杀个干干净净。”

詹天象的那张脸,因他的这番话,阴沉的可怕。

“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你别太紧张啊。”虞渊又道。

“你的感觉,似乎向来很准。”詹天象勉强一笑,笑容,比苦还难看,“真是活见鬼了,偏偏让我们遇到外敌入侵。对了,既然你觉得那些侵入者,要对我们一网打尽,你们来到上面,是打算?”

“能怎样?如果侵入者的战力,真的强大到,足以轰杀我们所有人。”虞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在上面石洞,分开逃逸,兴许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打算带着暗月城的人,和下面人一起死守。

死守,又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詹天象又道。

“我说了,我压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有多少,至强者的战力如何。”虞渊皱着眉头,“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凭空猜测,没丁点证据。另外,我不是李禹,我说服不了别人,让他们去相信我。”

“大家聚集在地下,你们少量人在上,入侵者真的出现,实力足以轰杀所有人的话。”詹天象哼了一声,不满地说:“大多的入侵者,肯定是要先杀坑底的集中者,毕竟人多。如果入侵者,仅仅只有一位,要做出选择的话,自然也是先下坑底。”

“你们分开来,从不同石道逃逸,存活率,当然就大的多了,是吗?”詹天象很恼火。

将心比心,他觉得如果他是虞渊,如果对自己的感觉有信心,为了谋取活路,也会做出类似的选择。

别人的死活,与我何干?

他们的死亡,如果能换取我的幸存,为什么不去做?

何况,那些人本来就没有善意对待我,没有给予我,足够的尊重!

可做出这种选择的人,是虞渊,要被牺牲的人,是他詹天象和幽月城的同伴,他自然就不爽了。

“随便你怎么想了。”虞渊很无所谓,“底下就是一个坑洞,真有强大入侵者,简直就是瓮中捉鳖,避无可避。李禹离开前,应该也没有想到事情那么复杂。他,还有樊离这种家伙如果在此,一定有更稳妥的决策下达。”

詹天象冷哼,“你是说,我不如李禹,不如樊离了?”

“你,严禄,苏妍,脑子似乎真不够灵光。”虞渊才不管,会不会刺激到他,“你们要是真的够聪明的话,也不至于,被一个异魂寄托的朱焕,搞的那么狼狈了。”

丢下这句话,虞渊便不再理会他,速度骤然加快。

没太久,他就和更高处的辕霆,虞菲菲汇合。

“你们没事吧?”虞渊问。

“没事啊,我们都挺好的。”虞菲菲在洞口,探头探脑,“怎么还有严家的人过来?还有,哥哥你们下面之前,是不是有过战斗?离太远了,我们看不见,但好像听到了打斗声,看到一些灵光绽放。”

他们所处的方位,离坑底太远,视线已不可及。

“有过奇怪的家伙,被严禄几个合力杀了,不必担心。”虞渊敷衍了几句,打量着他们所处的石洞,待到发现石洞有甬道,能连接别处后,才放下心来,“詹天象,你们自己选择别处,不要和我们太接近。”

“知道了。”詹天象语气沉重。

从虞渊口中,得到他所谓的感觉后,詹天象就心事重重。

不过,他还是暗自庆幸,庆幸他的主动示好,并且不要脸的非要跟来,才能从虞渊口中,听到他的那些“凭空感觉”。

“虞大哥,那个,那个,又有人过来了。”拉在后面的赵雅芙,还没有进入石洞,还在岩壁的石阶上高悬着,她望着头顶,看向渐渐显现的一行人,说道:“虞大哥,是你未婚妻蔺家的族人。”

数秒后,她小脸骤然一变。

几乎同时,探出头的詹天象,眼神也变得阴沉起来。

因为,在蔺家的队伍中,赵雅芙和詹天象两人,都看到了一个衣着明显不同的外人。

那外人,赵雅芙和詹天象都隐隐有点印象。

和朱焕一样,也是残月城的人,在禁地口时,就站在冯馨左侧。

……


     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示:“一束耀眼的光柱倏然向上发射,仿佛穿透了星空。各级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成员单位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大会报告指出,中国为应对遗产保护和管理工作方面的,“三公”经费不仅少了,而且减少的幅度接近一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