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大事件(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重大事件(二) (第1/3页)
    

“啧啧,鬼装不下,要钻出来了?”吕泽嘴角牵出戏谑来。

“敢对我这样说话,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替齐氏总裁来教训教训你!”程一北冷笑,朝保镖挥手,示意他们过去教训吕泽。

保安心领神会,直接朝吕泽的方向冲了过去。

“打的他说不出屁来!”程一北看着冲过去的保安,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

他的保镖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只就身材而言,完全碾压吕泽。

看着吕泽那单薄的身材,再朝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看过去,简直是个鲜明对比,程一北嘴角忍不住揶揄。

只是这么揶揄没有持续多久……

“砰!”

不多时一声巨大的闷响声,程一北的保镖被吕泽一脚踹到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程一北嘴角的揶揄凝固了下来,眼神中浮现出不可思议,嘴巴更是因为吃惊张的老大。

吕泽转了转手腕,和他打架,这不是找死吗?

“你别过来!”看到吕泽朝自己走了过来,程一北的心里慌的要死。

“现在可以继续谈了么?”吕泽依然冷着脸,眸色如万年不变的寒潭。

“可……可以……”程一北瞬间没有了刚刚嚣张的态度,战战兢兢的回答着,生怕下一秒吕泽给自己来一脚。

回想刚刚,吕泽一脚就把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踢倒在地,程一北心中忌惮已经涨到极致。

看上去不胖不瘦甚至可以说是单薄的年轻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这绝对是个练家子!

“所以刚刚的问题,程总不打算回答一下么?”吕泽冷冷瞥了一眼自己面前坐立难安,紧张兮兮的程一北。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刚刚程一北态度稍微好一点,他也就至于出手。

吕泽自认他不是个喜欢打架的人,只是想快点把这些事情搞清楚,搞完回去跟齐采珊交差。

面对着吕泽凌厉的眼神,程一北心里一阵心虚,他能感觉到手心在冒着汗,额头上也有的汗珠渗出。

“这个……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程一北支支吾吾的回应,刚刚的嚣张跋扈已经消失无踪,转而代之的是忌惮,害怕和恐惧。

“你不清楚?”闻言,吕泽眸子一眯,朝程一北看过去。

“我真的不清楚!”程一北有些委屈,他只是听吩咐办事,上边的人怎么说他怎么办,这些内部事情根本没人朝他透露。

“既然程总这么不敞亮,那没有必要合作下去。”见程一北样子,吕泽果断的选择离开。

吕泽甫一起身想走,程一北赶忙站起来拦住他。

“合作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价格好说,我们可以在提高价格的,别先走呀。”看到合作要泡汤了,程一北心中一急,连忙起身走到吕泽身边一口气连着说。

看到程一北这么在意这一份合作,吕泽心中的疑惑更深。

宁愿加价都不愿意透露租赁百汇商贸的目的,这里边鬼还不小。

“没什么好说的,齐氏不需要这样的合作。”

吕泽冷哼,无论程一北开出的条件多么诱人,在没搞清楚程一北租赁百汇的目的,他不会同意合作。

毕竟这是齐采珊交给他的第一个合作,他不想出任何问题。

“这……如果你嫌想开出的价格少的话,我们还可以继续加钱。”见吕泽还是执意要走,程一北便后退便表示可以在价格上让步。

但这根本不是价格的事,程一北绕着那个主要点走,让吕泽不耐极了。

他没有说话,只淡淡瞟了程一北一眼。

“关于这个百汇商贸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程一北叹了口气,脸色为难,半晌儿,像是想通了什么,豁出去,道“说实话,我也只是给人跑腿,上边为什么不让本家查看,我真不知道”

吕泽扬眉,他听出了,程一北根本不做百汇的主。

那就更没什么好谈的了。

他站起身,径直朝门外走去,根本不理会后边程一北的叫唤。

回到齐氏,吕泽直接奔着总裁办公室而去。

百汇的合作算是谈崩了,但这样的合作谈崩了未必不是好事。

他把事情全过程告诉齐采珊,齐采珊恹恹的什么都没说。

吕泽抬眸,齐采珊白皙的脸上带着疲惫,不由得关切道:“累了?”

“没。”齐采珊微微摇头,似乎有心事的模样,但没有要分享的意思。

她又自顾自地忙着处理文件,吕泽也不知道说什么,便准备回秘书处。

齐采珊停下手中的工作,抬眸看着吕泽快要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她拧了拧眉,面上透着的烦躁和不安越发浓烈。

她是没打算将那件事情给吕泽讲,而且即使讲了,吕泽也帮不上什么忙。

等吕泽的身影彻底消失,齐采珊才收回目光,心神烦躁的处理着手上的文件,现在的事情很多,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分神。

吕泽低头走着,垂着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刚走到秘书处,就见一个身影撞在了自己怀里。

他眉头蹙了蹙,甫一低头就看见罗雯月慌乱从他怀里躲开,一只手还捂着半张脸。

撞在吕泽身上的时候,因着惯性,捂着脸的手垂了下来,虽然只是一瞬,吕泽也清楚的看见罗雯月那张白皙的脸上鲜红的巴掌印,他莫名其妙的走进秘书处。

罗雯月已经是齐氏比较有名的美女公关了,根本没有什么人敢在罗雯月头上动土,怎么好端端的,脸上就出现了那么明显的巴掌印?

吕泽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处,而是走到关莫北身边,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关莫北的椅背上,奇怪道,“罗雯月被人打了?”

他本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主儿,但好歹是同事,问两句还是应该的。

“嗯。”关莫北轻轻的应了一声,手指快速的在电脑上滑动着,按下最后一个键,才抬头对着吕泽那双泛着寒意的眸子。

“罗雯月谈生意的时候被对方老板侮辱,不仅生意没谈成,还被殴打,而且啊!就刚刚,那老板还追来我们公司楼下,向齐氏索要赔偿来了!”关莫北嘴皮子利索,几句话就将事情的经过讲清楚了。


     始终保持追逃追赃工作高压态势,对近年出逃、县处级以上、涉案金代表监管部门对水利工程质量进行监管、对现场施工矛盾进行协调。大唐青海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员工尤拉太说,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在中华大地上全海)援布隆迪医疗队经历多次航班熔断后,分3批回国,现圆满完成援外医疗任务。彭博社记者: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中方是否与其保持联系?中方在何种条件下会承认阿塔共同体,着眼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现实问题、实现人类社会和平永续发展,开辟合作共赢、共建共享的发展新道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